•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不同亞型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男童自我意識和行為問題特征研究

    樓主:中國神經精神疾病雜志 時間:2018-10-01 08:18:42

    ·綜述·

    不同亞型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男童自我意識和行為問題特征研究☆

    趙方喬* 沈惠娟* 易陽** 吳婷*** 霍舒寧*

    ?

    ☆ 江蘇省省級科技專項(編號:BL2014037)

    ? 常州市兒童醫院健康研究中心(常州213000)

    ** 常州市兒童醫院呼吸內科

    *** 常州市兒童醫院神經內科

    通信作者(E-mail:[email protected]


    ? ??注意缺陷多動障礙(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可依據癥狀維度分為注意缺陷型(predominantly inattentive type,PI)、多動/沖動型(predominantly hyperactive / impulsive type,HI)和混合型(combined type,CT)三個亞型[1]。國內學者尚煜等[2]研究發現不同亞型ADHD兒童具有不同臨床表現及行為問題特征。目前關于ADHD行為問題促發及維持因素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家庭環境、教養方式等外在因素等方面,而不同臨床亞型自我意識、人格特質等內因的相關性研究有待深入。DERMITZAKI等[3]和GNIWOSZ等[4]研究一致認為自我意識對兒童青少年的行為和學習成就有導向作用。BARKLA等[5]認為ADHD兒童在許多情境存在過低的自我評價及行為自我覺察能力低下,反映其自我意識水平低下[5]。因男童ADHD患病率明顯高于女童[6-7],本研究以男性患兒為研究對象,比較不同亞型ADHD患兒行為問題和自我意識特點,探討自我意識對于其行為問題的影響,為不同亞型ADHD患兒采取不同的教育策略和臨床干預提供參考。

    1 對象與方法

    1.1 研究對象? ADHD組來自2015年3月至2015年11月常州市兒童醫院多動癥門診就診的兒童。納入標準:①符合《美國精神障礙診斷與統計手冊第5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5th Edition,DSM-5)中ADHD診斷標準;②男性,年齡8~13歲;③未接受ADHD藥物治療及非藥物治療;④中國修訂版韋氏智力量表(Chinese-Wechsler intelligence scale for children,C-WISC)[8]總智商≥70。排除標準:①既往或現患有兒童精神分裂癥、情感障礙、孤獨癥、精神發育遲滯、癲癇;②既往或現患有嚴重軀體疾病,如神經系統異常、意識障礙等;③有物質濫用或依賴史。入組患兒按DSM-5分為3組,符合A1(注意障礙)6項及以上條目者為PI組,符合A2(多動/沖動)6項及以上條目者為HI組,同時符合A1和A2診斷標準者為CT組。

    ??? 對照組為2015年9月至11月期間在常州市兒童醫院體檢的健康小學生,均為自愿參與。納入標準:①男性,年齡8~13歲;②ADHD癥狀評定量表中注意障礙和多動/沖動條目中陽性的條目≤4項。排除標準:同ADHD組。

    ??? 所有入組被試的家長簽署知情同意書。本研究經過醫院倫理委員會批準。

    1.2 研究方法

    1.2.1 一般情況調查表? 由家長填寫,內容包括患兒年齡、居住地、家庭類型、家庭收入及父母文化程度等社會人口學資料。

    1.2.2Piers-Harris兒童自我意識量表(the Piers-Harris Chilren’s Self-Concept Scale,PHCSS)Piers E和Harris D于1969年編制的兒童自評量表,蘇林雁等[9]1994年修訂,適用于8~16歲兒童青少年自我意識的評價。該量表共80項是否選擇的條目,包括行為、智力與學校情況、軀體外貌屬性、焦慮、合群、幸福與滿足6個因子,得分越低說明在該方面對自己的評價越差。量表重測信度r為0.74[9]。

    1.2.3 Achenbach兒童行為量表(Achenbach childbehavior checklist,CBCL)? 該量表由Achenbach TM于1976編制,蘇林雁等[10]1996年修訂,是評定兒童廣譜的行為和情緒問題及社會能力的他評量表,由家長填寫。CBCL分為行為問題和社會能力兩部分,本研究只選用行為問題分量表。行為問題分量表共120項條目,包括分裂性、抑郁、交往不良、強迫性、體訴、社交退縮、多動、攻擊性、違紀9個維度。各條目按0~2三級評分,計算總分和各維度因子分,分值越高,行為問題越嚴重。該分量表重測信度r為0.77[10]。

    1.3 統計學方法? 建立EXCEL數據庫,應用SPSS18.0進行統計學分析。各亞型組ADHD患兒與對照組兒童自我意識和行為問題的量表評分比較采用單因素方差分析,兩兩比較方差齊選擇LSD法,方差不齊選擇Tamhane’s法。ADHD組自我意識與行為問題相關性采用Pearson相關分析。檢驗水準α為0.05,雙側檢驗。

    2 結果

    2.1 一般情況? ADHD組共納入ADHD男性患兒68例,平均年齡(9.38±1.17)歲,PI型31例、HI型12例、CT型25例。對照組共納入健康男童70名,平均年齡(9.44±1.23)歲。各組年齡(F=0.16,P=0.87)、家庭類型(χ2=0.36,P=0.62)、居住地(χ2=0.41,P=0.35)、家庭收入(χ2=0.53,P=0.12)及父母文化程度(χ2=0.39,P=0.15)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

    2.1 不同亞型ADHD男性患兒及對照兒童自我意識 ?4組間比較,各亞型ADHD患兒與對照組PHCSS總分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F=62.89,P<0.01),行為(F=34.02,P<0.01)、智力與學校情況(F=47.34,P<0.01)、軀 體 與 外 貌(F=30.43,P<0.01)、焦慮(F=12.65,P<0.01)、合群(F=25.90,P<0.01)及幸福與滿足(F=25.28,P<0.01)因子分差異均具有統計學意義。

    ??? 兩兩比較,各亞型組PHCSS總分及各因子分均低于對照組(P<0.01)。各亞型間比較,PI組總分高于HI組(P=0.01)和CT組(P=0.02),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行為因子各亞型組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智力與學校情況因子,PI組(P=0.04)和CT(P=0.03)組高于HI組;軀體外貌屬性因子,PI組高于HI組(P<0.01)和CT組(P<0.01);焦慮因子,各亞型組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合群因子,PI組高于HI組(P=0.03);幸福與滿足因子,PI組高于HI組(P<0.01)和CT組(P<0.01);其他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2.2 不同亞型ADHD男性患兒及對照兒童行為問題? 4組間比較,不同亞型ADHD患兒與對照組兒童CBCL行為問題分量表總分與分裂性、抑郁、交往不良、強迫性、社交退縮、多動、攻擊性及違紀因子分差異有統計學意義(均P<0.01),體訴因子差異無統計學意義(F=19.27,P=0.07)。

    ??? 兩兩比較,各亞型組CBCL行為問題分量表總分及除外體訴的其他因子分均高于對照組,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1)。不同亞型之間,總分PI組低于HI組(P<0.01)和CT組(P<0.01);分裂性因子,三亞型組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交往不良因子,HI組高于PI組(P<0.01)和CT組(P<0.01),CT組高于PI組(P<0.01);抑郁、強迫性、社交退縮、多動、攻擊性和違紀因子,PI組低于HI組和CT組(均P<0.01);其他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2.3 ADHD男性患兒自我意識與行為問題相關性? ADHD患兒PHCSS總分與CBCL中除分裂性、體訴之外其他因子均呈負相關(P<0.05);PHCSS中行為與CBCL中攻擊性(r=-0.47,P=0.04)和違紀(r=-0.25,P=0.04)呈負相關;PHCSS中智力與學校情況因子與CBCL中抑郁(r=-0.25,P=0.03)、交往不 良(r=-0.40,P=0.04)、社 交 退 縮(r=-0.50,P=0.04)呈負相關;PHCSS中軀體外貌屬性因子與CBCL 中 抑 郁(r=-0.16,P=0.02)交往不良(r=-0.32,P=0.01)、強迫性(r=-0.45,P=0.04)、社交退縮(r=-0.12,P=0.03)及違紀(r=-0.12,P=0.03)呈負相關;PHCSS中合群與CBCL中抑郁(r=-0.31,P=0.02)、交往不良(r=-0.26,P=0.04)、社交退縮(r=-0.29,P=0.04)、攻擊性(r=-0.34,P<0.01)及違紀(r=-0.40,P<0.01)呈負相關。PHCSS中幸福與滿足因子與CBCL中抑郁(r=-0.30,P=0.02)、強迫性(r=-0.69,P=0.02)呈負相關。其他相關性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3。

    3 討論

    ??? 兒童中后期(8~13歲)是整合自我價值感及形成客觀積極自我評價等自我意識發展的重要轉折時期,其對于行為控制、指向及反省的發展具有里程碑意義[11]。自我意識偏高會產生不合實際的“理想自我”,在與現實自我形成較大沖突時產生挫折感,從而導致社交退縮、交往不良等社會功能受損,以及內向性的情緒問題,如焦慮抑郁強迫等;而自我意識水平偏低則不能正確樹立合理的自我價值感,在某些特定領域內勝任感缺失,導致動機缺乏。因此,自我意識水平偏失將會對兒童行為表現及心理健康造成不利影響。

    ??? 本研究發現三種亞型ADHD男性患兒無論在整體自我意識,還是行為、智力與學校情況、軀體外貌屬性、焦慮、合群及幸福與滿足方面得分都比同齡對照男性兒童偏低,與國內此類研究結果一致[12]。王夢龍等[13]研究發現ADHD兒童低自我意識水平人數明顯高于正常兒童。說明ADHD兒童在整體自我價值感以及具體領域的勝任感較差。SALEHYAN等[14]認為兒童好的自我形象、自我效能感能促進社交中的樂觀態度,形成更好的社會適應。本研究發現對于自我意識,HI型和CT型ADHD患兒在軀體外貌屬性和幸福感方面均低于PI型,而在智力與學校、合群方面HI型ADHD患兒自我意識水平相較其他兩型低。說明具有明顯多動沖動行為的ADHD患兒可能在在整體自我評價、自我形象、情感體驗上的態度,比起PI型患兒更為消極,在人際交往方面的自我效能感差。本研究發現各亞型ADHD患兒在行為和焦慮方面自我意識未表現出明顯差異,而丁軍等[15]的研究認為CT型焦慮問題比其他兩亞型多。結果的差異可能是因為ADHD患兒,無論是PI型、HI型,還是CT型,都缺乏對行為的自我反省,對行為后果的他評內化和自我評價不良,因此在自我意識的行為因子上差異不顯著。此外,還考慮本研究存在ADHD兒童來源較單一及樣本量較少等不足,有待進一步深入研究。

    ??? 本研究結果表明在行為問題方面,HI型和CT型患兒在抑郁、社交退縮、強迫性、多動、違紀方面相對于PI型更為嚴重,而兩者間無明顯差別。鄭惠等[16]研究表明PI型的焦慮及心身問題突出,認為PI型ADHD患兒以學業成就不良等導致的焦慮、抑郁等內指性問題突出[17]。而多動沖動行為對于ADHD患兒的內向性和外向性行為問題均有促發或誘發的作用,更容易產生抑郁情緒、強迫性思維和行為,以及社會交往問題,因此,HI與CT型在上述方面的行為問題更多。COELHO等[18]認為ADHD兒童沖動、多動性質社交背景下的失調行為會給其人際關系帶來消極后果,引起的反饋往往與患兒愿望表達相反。由此可見,HI型比CT型表現出更多的社會交往不良和社交退縮等人際交往方面問題。

    ??? ADHD兒童自我意識和行為問題的相關分析發現,自我意識與抑郁、交往不良、強迫性、社交退縮、攻擊性、違紀行為問題呈負相關,而與分裂性、體訴和多動相關性無統計學意義。自我意識中行為因子與攻擊性和違紀行為問題呈負相關,合群因子與抑郁、社交退縮及違紀行為問題呈負相關。該結果可能由于ADHD患兒對于行為的自我覺察和反省不足,以及對他人評價和反饋的認識缺乏客觀性,導致心理社會地位的自我評價消極,從而促使社會適應不良行為的發生發展,進一步影響人際關系,繼而產生一系列內指性行為問題,如焦慮、抑郁等。而ADHD患兒自我意識中智力與學校情況因子及軀體外貌與屬性因子與自我表征的人際化程度有關,外在的不良評價往往會讓患兒自己貼上病理化標簽,從而表現出交往不良、社交退縮及違紀[19]。此外,自我意識中幸福與滿足因子與抑郁、強迫性行為問題呈負相關。據此結果推測可能由于ADHD兒童在與正常兒童社會化比較中,對自己的特質認識不良,生活滿意度低下,更易產生憂郁、焦慮及害怕等負面情感體驗[20],以及對這些體驗缺乏有效的自我調適和應對方式。

    ??? 綜上所述,ADHD患兒行為問題較正常兒童突出,與其自我意識水平偏低關系密切。不同亞型患兒的自我意識特點和行為問題表現不同,HI型和CT型在自我形象、不良情緒的自我體驗、幸福感相較PI型更為消極,行為問題表現為社會適應差、社會交往不良及違紀等更為突出。因此改善ADHD患兒自我意識水平對于行為問題的干預是不可或缺的,可以通過代幣式行為管理、自我指導語運用及社交技能訓練等方法[21],減少ADHD兒童在社會、學校、生活和家庭中的多動沖動等行為,提高自我價值感、自我表達和自我效能感等自我意識水平,從而減少內指性和外化性行為問題的發生,促進康復,改善預后。

    ??? 本研究不足之處主要在于納入的ADHD患兒未能排除共患疾病,而常見的如抽動障礙、品行障礙等對患兒的自我意識和行為有影響。此外,各亞型樣本量較小。因此,今后要更加純化樣本,擴大樣本量,并結合電生理等研究成果對認知機制進一步討論。


    參考文獻

    1.???????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 精神障礙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M]. 張道龍等譯. 北京: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4: 25-29.

    2.??????? 尚煜, 李進華, 閆承生, 等. 不同亞型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兒童行為問題的研究[J]. 中國婦幼保健, 2006, 21(13):1812-1813.

    3.??????? DERMITZAKI I, EFKLIDES A. Aspects of self-concept and their relationship to language performance and verbal reasoning ability [J]. Am J Psychol,2000, 113(4): 621-637.

    4.??????? GNIEWOSZ B, ECCLES JS, Noack P. Secondary school transition and the use of different sources of information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academic self-concept [J]. Soc Dev, 2012, 21(3): 537-557.

    5.??????? BARKLAX M, MCARDLE PA, NEWBURY-BIRCH D. Are there any potentially dangerous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of combining ADHD medication with alcohol and drugs of abuse?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 BMC psychiatry,2015, 15(1): 270.

    6.??????? 郭潤蒲, 杜亞松. 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相關腦網絡結構及功能磁共振研究進展[J]. 中國神經精神疾病雜志, 2016, 42(9):556-559.

    7.??????? 童連, 史慧靜, 臧嘉捷. 中國兒童ADHD流行狀況Meta分析[J]. 中國公共衛生, 2013, 29(9): 1279-1283.

    8.??????? 龔耀先, 蔡太生. 中國修訂韋氏兒童智力量表手冊[M]. 長沙: 湖南地圖出版社, 1993.

    9.??????? 蘇林雁, 萬國斌, 楊志偉, 等. Piers-Harris兒童自我意識量表在湖南的修訂[J]. 中國臨床心理學雜志, 1994, 2(1):14-18.

    10.??? 蘇林雁, 李雪榮, 萬國斌, 等. Achenbach兒童行為量表的湖南常模[J]. 中國臨床心理學雜志, 1996, 4(1): 24-28.

    11.??? 戴蒙. 兒童心理學手冊: 第6版. 第3卷, 社會、情緒與人格發展[M]. 林崇德譯. 上海: 華東師大出版社, 2009: 962-963.

    12.??? 黃燕虹, 許崇濤, 劉少文, 等. 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行為問題與自我意識的相關分析[J]. 國際精神病學雜志, 2016,43(2): 197-199.

    13.??? 王夢龍, 黃旭, 靜進, 等. ADHD兒童的自我意識和行為特征的相關研究[J]. 中國婦幼保健, 2007, 22(22): 3087-3089.

    14.??? SALEHYAN M, AGHABEIKI A, RAJABPOUR M. The Effectiveness of Emotional Management Group Training on Children's Self-concept [J]. Procedia Soc Behav Sci, 2013, 84:475-478.

    15.??? 丁軍, 羅學榮, 韋臻. 注意缺陷多動障礙不同亞型男性患兒的自我意識特征研究[J]. 中國婦幼保健, 2009, 24(35):4990-4992.

    16.??? 鄭惠, 林文璇, 胡華蕓, 等. 不同亞型注意缺陷多動障礙患兒的認知行為特征研究[J]. 中國兒童保健雜志, 2010, 18(4):275-277, 300.

    17.??? 肖朝華, 王慶紅, 羅甜甜, 等. 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共患病及功能損害研究[J]. 中國當代兒科雜志, 2013, 15(9):728-732.

    18.??? COELHO LF, BARBOSA DL, RIZZUTTI S, et al. Use of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and Token Economy to Alleviate Dysfunctional Behavior in Children with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J]. Front Psychiatry, 2015, 6: 167.

    19.??? ASHLEY M, RHONDA M, JUDITH W. Self-efficacy for self-regulated learning in adolescents with and without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J] . Learn Individ Differ,2013, 27(4): 149-156.

    20.??? 胡小梅, 馬興順, 傅一笑, 等. 遺傳與環境對兒童青少年情緒與行為問題的影響[J]. 中國神經精神疾病雜志, 2013, 39(12): 739-743.

    21.??? LEANNE T, JEFFERY NE, JAMES LP. Preliminary data suggesting the efficacy of attention training for school-aged children with ADHD [J]. Dev Cogn Neurosci,2013, 4: 16-28.

    (收稿日期:2016-07-01)

    (責任編輯:肖雅妮)



    doi:10.3969/j.issn.1002-0152.2016.12.008

    ?

    趙方喬, 沈惠娟, 易陽, . 不同亞型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男童自我意識和行為問題特征研究[J].中國神經精神疾病雜志,2016, 42(12): 737-742.




    本文作者享有本文著作權,《中國神經精神疾病雜志》專有本文出版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轉載請注明作者與出處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