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認知語言學與政治學的“美麗邂逅”

    樓主:亞太經合組織研究中心 時間:2018-11-25 17:13:39

    ?? ? ? ? ? ? 匕

    認知語言學與政治學的美麗邂逅

    韓濤 | 文

    ? ? ? ? ? ?阝 ? ? ? ? ? ? ?

    ? ? ? ? ? ? ? ? ? ? ? ? ? ? ??廴 ? ? ? ? ? ? ?匚

    認知語言學

    認知語言學是一門較新的理論語言學流派,大致興起于上世紀80年代。而在此之前,喬姆斯基創立的生成語法理論一直占據著語言研究范式的主流地位。被公認為認知語言學創始人之一的喬治?萊考夫早年也從事生成語法研究,并且是一員得力干將。但他最終從生成語義學轉向了認知語言學。他與約翰遜合著的“Metaphors We Live By”(1980)更被認為是認知語言學的開山之作


    Metaphors We Live By

    這本書顛覆了自亞里士多德以來的幾千年植根于西方人心中的一種固有的、慣性思維:隱喻僅僅是一種修辭手法,是一種特殊的表達方式,日常語言中根本不存在隱喻。然而,事實并非如此,后面我們會詳細談到。



    千禧年之際,日本成立了日本認知語言學會。但有意思的是,“認知”的日語表達是「認知」,通常情況下,日本人的第一反應是“認領”。什么意思呢?就是突然有一天有個孩子來到你身邊,開口叫你“爸爸”,而你和這個孩子的生母并無婚姻關系,此時你需要依據有關法律認定這個叫你“爸爸”的孩子和你是否是具有“父子關系”。所以,在日本當你說自己是研究「認知」的時候,別人用另一種眼神看你,也是情有可原的。

    認知語言學自其誕生之日起就具有跨學科特色。比如,認知語言學的原型范疇理論就源于認知心理學家對色彩的大量研究。簡單來說,不同語言、文化背景的人對色彩劃分的區間雖各不相同,但對基本色彩的認識卻呈現出驚人的一致。再比如,認知語言學中的“前景、背景”的概念也源于心理學。比如,我們可以說“The bike is near the house.”,但不會說“The house is near the bike.”。同樣,我們說“小王長得像他父親”,不說“小王父親長得像小王”。因此,從這一點來看,認知語言學與政治學“邂逅”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 值得關注的是,喬治?萊考夫本人除了身為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語言系教授、圣塔菲研究所科學委員會委員、國際認知語言學協會主席、認知科學學會理事會成員以外,還是美國左翼智庫洛克里奇研究所的主要研究員之一,被譽為美國總統候選人的“語言教練”。2004年美國總統候選人、前美國民主黨主席霍華德?迪恩說,“要是民主黨早幾年讀了喬治?萊考夫的作品,我們恐怕不會丟了在白宮的權利。”直至今日,萊考夫的兩部著作《道德政治》和《別想那只大象》依然被美國的進步派奉為“基本指南”。


    視角與真相


    視角是認知語言學中重要的概念。“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雖然客觀事物只有一個,但我們觀察事物的視角卻可以多種多樣。比如,當我們看到圖1,如果自下向上看是“上坡”;若從上向下看則是“下坡”。一旦缺少了視角,我們便無法判斷事物的“真偽”。

    圖1 “上坡”?“下坡”?


    同樣,圖2到底是兩個面面相視的人,還是一只花瓶,也取決于我們觀察事物的角度。并且,更為重要的是,我們能也只能二選一,要么看到前者,要么看到后者。


    圖2 魯賓的花瓶


    換句話說,一旦我們決定選擇其中的某個視角,則意味著選擇其他視角的機會將與我們失之交臂,正如盲人摸象所描繪的景象一樣。那么,何為“真相”呢?是否具有上帝的視角呢?

    前不久,筆者有幸觀看了一部名為《第三次殺人》(日文名『三度目の殺人』)的日本電影。當鏡頭在整個熒幕被點燃汽油、焚燒尸體的大火所映地通紅的場景與一個站立在熊熊大火旁邊、目光冷酷、臉上沾滿血跡的男人之間反復切換的時候,我們立即“斷定”他就是殺人犯,但這僅僅是電影“刻意”為我們提供的一個“視角”而已。這個男人的身邊是否還站著同犯,如果這個同犯是我們事先根本無法預想的人物(比如,死者的女兒)的時候,我們在認知上便會出現各種混亂(當然,這也正是電影所追求的效果)——到底誰才是殺人犯?誰才是事件的真正主謀?誰才應該受到法律懲罰?等等。

    從虛構回到現實。報道的真相又在哪里?




    在美國總統大選之際,新興右翼新聞媒體利用“網絡另類空間”為特朗普瘋狂地制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后真相”,正是給美國中下層白人提供了一個主流媒體所無法提供的、一個保守派勢力所期待看到的、觀察事物的“視角”。由此想到柯南的那句名言,“真相只有一個!”(真実はいつも一つ!)。雖然這句話與我們追求真理、伸張正義的心理極為吻合,但如果缺少上帝的視角,“絕對的真相”恐怕也只是一種理想狀態


    政治中的隱喻


    正如萊考夫和約翰遜在“Metaphors We Live By”中指出的那樣,隱喻是無處不在的,我們無時無刻不在使用隱喻(當然,大多數情況下這種使用是無意識的),政治領域也不例外。

    比如,萊考夫在《別想那只大象》中舉了這樣一則例子。2004年的美國國情咨文中出現了“舉手請準”這四個字。這四個字實際上激活了一個框架(frame)。在這個框架里,有人是成年人,有人是未成年人。當未成年人做某事時,通常需要向成年人舉手請準。比如,在學校,“你需要向成年人舉手請準去上廁所。如果你是老師,你是校長,你是執掌權力的人,你是道德權威,你不需要舉手請準。是其他人需要請求你的許可”。此時的美國總統是喬治?沃克?布什,他借助這四個字,“為其他國家作了成人—兒童的隱喻”。因為在“聯合國里大多數都是發展中國家和欠發達國家。這意味著它們是隱喻意義上的兒童。”

    甚至在特朗普出人意料地贏得總統大選后,有媒體發文認為是“隱喻”或多或少地幫助他獲得了這場勝利。

    “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并于11月9日發表了獲勝演說的唐納德?特朗普,并沒有使用在競選活動中反復重復的那句真言,“抽干污泥”(Drain the Swamp)。雖然作用未必很大,但幫了特朗普的或許就是這個隱喻。

    特朗普首次使用該隱喻是10月17日。在這一天的署名文章中,他明確指出“要把堆積在首都華盛頓里的厚厚的污泥全部抽干”。雖然這句話表達的意思和以往的政治家說的“要消除政府貪腐”的意思相同,但由這三個單詞(Drain the Swamp)構成的極為簡單的詞組,卻成為了數以百萬計的、感覺被現有政治所欺騙、對現存政治生態懷有極大不滿的選民們的一個(政治)口號。

    此外,特朗普在說到“選舉制度中存在舞弊行為”的時候,也會頻繁地使用隱喻。比如他向選民高呼“重新奪回國家”、“把銹清理干凈”等等。

    喬治城大學的語言學家Jennifer Sclafani指出:“很多人都覺得特朗普說的話極具吸引力,特朗普正是贏得了這些人的支持。”“在闡述自己主張的時候使用隱喻,讓選民們覺得特朗普不是在讀事先已經寫好了的稿子,而是在和自己進行親密的對話。而且,事先并沒有彩排,這種即興的說話方式,還可以讓選民產生特朗普是在用自己的話演講的印象。這樣以來,支持者便會自然而然地對特朗普產生諸如‘真真切切的’、‘可以信賴的’、‘彼此是緊密相連的’這樣的評價。”(福布斯日本2016年11月13日)。

    事實上,在特朗普的獲勝演說中確實能夠看到很多“隱喻”。例如:hard-fought campaign,fought very hard,to bind the wounds,rebuilding our nation,No dream is too big等等。隱喻能夠讓晦澀、抽象的概念剎那間變得鮮明而具體,能夠讓聽眾在隱喻激活的框架中進行自由的想象和推論,并以此來抓住聽眾的心。隱喻的一個基本定義就是,通過自己相對熟悉的事物(或概念)去理解對自己來說相對陌生的事物(或概念)。正因為對唐納德?特朗普來說,政治是一個較為陌生的領域,才注定他不得不選擇依賴隱喻。因此,與他的競選對手、政治女強人希拉里?克林頓相比,他更愿意借助隱喻,而不是直接高談闊論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政治抱負。從競選結果來看,一個政治“門外漢”,一個對政治一竅不通的人在總統大選中戰勝了一個在政壇摸爬滾打多年、經驗老道的職業政治家,這一結果似乎令人匪夷所思。但這或許正是隱喻的力量,隱喻“一旦抓住了我們的心,之后便無法放手。因為我們絕不會忘記那句話。”

    當然,每一次邂逅未必都美麗動人,但認知語言學與政治學兩者之間的邂逅卻碰撞出了絢爛多彩的火花。


    (本文的部分觀點已發表于名古屋大學『ことばの科學』30)



    作者:韓濤?日本名古屋大學博士(認知語言學方向) 北京外國語大學日語系講師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北外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亞太經合組織研究中心觀點



    主編:章曉英? 北外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執行院長

    責任編輯:?陳征? 北外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亞太經合組織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太和智庫研究員

    編輯團隊:薄立偉?陳慧嫻 陳云柯 馮景 高貴紅 韓子行 何伊然 金曦 李丹妮 李許濤 李澤 廖博聞 劉陽 劉仲謀 秦麗瓊 秦藝 薛雨彥 余雷 余碧琳 喻子欣 袁夢涵 張瑞文 張玉婷 趙運哲?


    本文版權為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亞太經合組織研究中心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歡迎向本中心投稿,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