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雷州石狗何以保留至今

    楼主:雷人在线 时间:2019-01-10 03:03:36

    作者:容乾

    雷州石狗冠天下。

    灵犬崇拜是中国影响较大的古代动物崇拜之一。雷州石狗被雷人视为呈祥灵物,历史悠久,盛行城乡,这与雷州先民的生活习性和精神信仰有关。它经历了由神灵崇拜而后成为地方守护神的历史演变过程,是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雷州文化重要组成部分。


    雷州石狗出名了!?#24736;?#20026;骇俗的媒体宣传用语中,人们的厚爱可见一斑?#20309;?#21270;奇观;天下一绝;南方兵马俑;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试点项目……

    于是,风景秀丽的雷州石狗陈列馆前的小广场上,常常出?#33267;?#28201;馨的画面:呼朋引伴的有闲阶层,津津有味地品?#38647;哦俗?#22312;草坪或颈挂铜铃,或脚踩云鼓的雷州先民“图腾?#20445;?#25658;家带小的自驾车旅游者,趋前仰后地为蹲卧有致、雌雄有别的“地方守护神”留影;优哉悠哉的自助游?#22270;?#32972;牛仔包,徜徉在大大小小的石狗群中,惊诧于这“吉祥之灵物”的阳刚之气和灵动之美;顽皮好动的孩子嬉闹着,忽然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偷摸一把身披红绸带老得忘了自己年龄的石狗硕大夸张的阳具,哈哈笑着跑开了;老成持重的白发学者,是探索世界的同时也探索着自己的人,面对栩栩如生的石狗,他们是探索多于欣赏,时而凝思,时而摄像,时而?#28982;?#25293;拍憨态可掬的石狗天灵盖,感慨不已。先走一步进城见“大世面”的石狗有1000多尊,造型粗犷古朴,纹饰简练而浸染楚越遗味,唐风?#21351;希?#20854;神采生动的形象,足以伴随一群不寻常的头脑度过不寻常的夜晚:雷州石狗横跨上下两千年,远至秦汉代出土,近至清末期乃至现代遗留;重者逾半吨,轻者约1市斤;大的约齐肩高,小的仅及人脚踝。

    天高云淡、心清神爽的日子里,雷州石狗真是“坐享”了不少荣耀。
    ?
    雷州石狗太?#20197;?#20102;!至今散布于雷州民间的各个年代的石狗仍有上万尊。几乎每个村庄里的老人都能讲上一段关于石狗的轶闻。从远古的蛮荒年代走来的雷州石狗,没有故事是无法想像的。正是这些古老的传说让游客的旅程变得兴奋而新奇:石狗祈雨、石狗惩凶、石狗?#35762; ?#30707;狗显灵?#20173;幀?#22312;回味无穷的同?#20445;?#20154;们总不免有点遗憾:真好!可惜故事离我们太远了,雷州石狗还有没有当代传奇发生呢?……人们议论着,盼望着,满怀期待地向我—一个旅游工作者频频探询着。

    我笑了。我虽生长在石狗的故乡,同时又有“天下雷王故里”之称的雷州,但?#20063;?#26159;考古学家,无意考究石狗的历史演变和民俗文化价值,而我?#31895;?#36947;石狗是不谙也不屑于人间的熙攘的,不平静的倒是人们热衷探奇的眼波,?#19981;?#31350;底的心海。

    其实,小时候的我是怕石狗的。刚上学?#20445;?#27491;是“文革”结束前后,百废待兴的年月。?#20197;?#23567;镇一所小学就读,同学中不少来自附近村庄。班上有个沉默寡言的男生,一次有同学不知啥事与他吵了起来,那同学脱口就骂他是“石狗见嫜流眼泪”?#19968;錚?#23260;:雷州方?#28798;?#22993;娘或成年女性)不料,平时看似懦弱的他刹时变得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扑而上揪住人家又踢又打又嚎,失常得吓人。从此,我就知道石狗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30431;?#26469;作比喻不会那么伤人。还有一次,一个顽皮透顶的同学不知从村子哪个旯旮捡到一尊小石狗,30多公分高,?#20063;?#28316;秋,雕工粗糙得简直像?#33618;?#24515;的工匠出的次品,面目怪模怪样,?#22378;?#22312;呲牙邪笑。他?#37027;?#24102;回班里。临上课前,他冷不丁地将石狗“?#26009;唷?#21040;讲台上。啊呀!仿佛妖魔横空出世,同学们一阵惊叫,纷纷夺门而出作鸟兽散。其?#20445;?#24180;轻的女教师也战战兢兢呆立一旁,不知所措。事后,她既不向上?#20174;常?#20063;不对那个同学做任何追究。因为这之前,这个学生曾不止一次地用掷在她宿舍薄?#26223;?#38376;上的石块砸痕,反复?#30001;?#20102;她的记忆。别说她惹不起,那时不少“臭老狗?#34987;?#25140;着帽子在学校夹紧尾巴做人,甚至有的还未从牛棚里解放出来呢!

    我们怕那尊小小的石狗是有道理的。那?#20445;?#22312;半岛农村长大的孩子,虽然不太清楚石狗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懵懂的脑子里还是有一个大致?#25293;睿?#30707;狗是受香火供奉的。承受香火的东西又总是跟神庙、神像、神位、神阁扯在一起的,而庙里的这些东西是要?#24809;?#34987;扫除打倒,再踏上一万只脚。既是被人们?#28216;?#30528;旗子,声嘶力竭呼喊着口号“横扫?#34180;?#30776;烂?#34180;?#25209;臭”的东西,那肯定可怕至极!

    ?#26377;?#25105;就对石狗没什么好印象,直至若干年后石狗堂而皇之地进了城,像天下?#35759;ǎ?#24449;尘洗尽的将士奉旨重归另类生活;也像大幕已谢,梨园风流挥霍殆尽的角色洒泪退隐。这样,我方有了心思好好打量和思量起石狗来。

    那?#20445;?#38647;州石狗无疑属于“?#26408;傘?#20043;列,为“革命”的群众所鄙薄、遗弃、批?#23567;?#22312;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雷州石狗能够如此大规模地幸存下来,实属奇迹!细究之下,当有三个原因:

    首先,销毁石狗费工费时。雷州石狗通常僻居村头巷角,荒?#23478;?#22320;,庙旁、河边、坟前均为其安身立命之地,远不似庙堂?#20439;?#30340;神像?#21069;?#23853;露?#26041;牽?#20063;不类做工精细的雕塑道貌岸然,它大多丑陋而笨重,线条简单,因而显得?#20599;鰨?#33258;古以来,富人穷人都奉祀礼拜过它,在阶级斗争中,难以利用来搞垮对手,不?#30528;繕鲜?#36136;性用场;有的石狗虽然体积小,石料俗贱,多为半岛常见玄武岩石,但毕?#25346;?#26159;硬物,不理?#20154;?#26435;当是石头一块;砸碎它,是石头多块,碍地,?#29399;?#19981;少力气,干脆就遗弃它算了。革命的风暴讲求痛快淋漓,大?#30422;?#30707;狗,总比不上大刀大斧?#29677;?#37324;啪?#30149;?#21435;砍劈花里花哨的木雕家具,精巧艳丽的砖雕灰塑,长棒短棍冲击雕梁画栋的古屋大院来得痛快而彻底,犯不上跟一堆又臭又脏又旧的石头较真劲。像?#29992;?#19977;四百年,稳度明、清两朝的李氏家族英贤荟萃的雷州邦塘古民居,就是一例。什么名人书画、绿釉花?#21834;⑸角?#24433;壁、木雕石刻灰塑砖雕,金箔镶嵌的“金神阁?#20445;怪?#25163;法纷繁复杂的屋檐梁脊,无不在劫难逃,?#24809;?#34987;“苦大仇深”的半大孩?#29992;?#19968;夜间摧毁殆尽。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封建遗产”呢?— 一百余座的宅院仿如?#20433;?#24067;局,深宅大?#28023;?#23041;仪十足,是最具明清民居特色和传统宗法观念的古建筑群。周边小桥流水,榕荫遮道,田园如画,?#30001;?#20256;?#24471;?#20154;,着实是“封建遗老遗少”颐养天年,尽享人伦之乐的一块风水宝地。“文革”中红卫兵捣得真个?#22411;?#24555;!

    其次,惧怕石狗神灵报复。石狗民俗源?#35835;?span style="letter-spacing: 0px; line-height: 1.6; box-sizing: border-box;">长,千百年来在雷州民间备受顶礼膜拜,香火熏陶,茶酒供奉,经历大小祀祭,长此以往无疑受了灵气,有了神力。在农村,谁不听过几个关于石狗的骇人传?#29275;考热?#23427;能够驱邪镇魔,保境安民,当然也能降祸于人的,?#28909;?#35841;惹了它!如相传古代雷州有个李财主,家财万贯却吝啬成性。有一年建茅厕?#20445;?#20182;为省石料不顾一过路和尚的?#30333;瑁?#25191;意将家中供祭的石狗砸成两截,充了茅坑的两块垫脚石。不久,李财主便染上了来历不明的腹泻病,屡医无效,痛苦万分,不出几个月几乎?#26408;?#20102;万贯家财。后李财主记起和尚的话,方知乃石狗显灵?#22836;?#25152;致,遂虔?#36132;?#20986;石狗粘好重新供奉,做善事,?#36739;?#20102;祸,?#25351;?#20581;康……假如它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好好先生?#20445;?#36830;自己都保不住,自然也就称不上有什么“灵验”了。崇?#24615;?#21453;有理的人们最终还是对本土神灵存了一点“怕心?#20445;?#19981;?#20197;?#27425;,?#20204;?#20219;由石狗灰头土?#25104;?#20046;乎地呆在村头巷口,阡陌河边,让?#22303;?#30340;太阳、摧朽的台风、无情的暴雨代替“革命小将”去狠狠?#22836;?#37027;旧时代的?#23433;性?#21543;!

    再者,斗争重点在于整人。狠斗?#38454;?#19968;闪念,这比整狗更能刺激神经。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年代,危险主要来自?#24052;?#25105;之心不死?#34180;巴?#22270;复辟”的阶级敌人,“革命”群众忙着在厂矿、学校、城?#23567;?#20065;村揪阶级敌人,忙着拉帮派,搞黑材料,开批判会,重点一时难以转移,实在无?#31455;思?#19968;味沉默、冷眼看人间的可怜的石狗。所以雷州石狗普遍得以保命。

    当然,雷州石狗也有难逃厄运的。像老辈人念念不忘的雷城北门大石狗。它造于明代,连基座通高2.5米,2吨来重,雄赴赴昂立于大新街古驿道边,背倚北门护城河,南望脚下石板街遥指的天南驿道。它?#26408;?#21476;城数百年沧桑,目睹了无数达官显贵宦海沉浮的匆?#20063;鉸模?#36814;送了古石板道上一?#26420;?#19968;缕晨光夕照。大石狗“文革”中被毁于一旦。或许是过于显赫的缘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34180;?#25991;革后,大石狗仍然活在人们的记忆里,成为一个时代挥之不去的特征。于是,古城的人们又重刻了一个大石狗置于原地,多少弥补了回忆里的残?#34180;?/span>

    那年月,石狗是令人厌恶的,它不会帮?#30333;?#38761;命,促生产”的人们多打三五斗粮?#24120;?#26377;人看到它就想呕;而另一方面,乡下总有人偷偷摸摸避开人,提些茶酒、熟番薯之类的简单物品来孝敬石狗。点柱香,拜一拜,祈个福,?#37027;?#36208;人。世道变?#21490;?#32439;,政治风云激荡,诸多禁区,诸多戒备,诸多困惑。当最高指示成为标准答案后,一切反倒变得没有答?#28014;?#26420;实而茫然的?#20064;?#22995;依照自己的方式?#25925;?#19981;了这变幻的世界,只好另辟蹊径,从祖祖辈辈遗存的民俗里捅出了一扇小窗吸吸空气,不管它是浊还是清。?#20945;?#20182;们感到,假若缺了它那真的就要窒息死去。这,或许是雷州的父老乡亲在特殊的年月里所进行的最少风险,而最令心灵受益的特殊的维权活动吧—苍天厚土,耕者无欺。

    多少命运的小舟都无奈地颠簸在大运动的波峰浪谷,即使如此,大多数雷州石狗仍然?#34892;藝村?#20154;间烟火,守望着?#22534;挑留?#30340;稻田和雷谣?#32479;?#30340;村庄。
    ?

    雷州石狗没有当代传奇。这应当是值得额手相庆的好事。我希望它将来也不会有。我确信,一个心态平和、安居乐业、充满自信的民族,一个政通人和,遵循正常发展规律的国度,是不会也不须仰仗于石狗或别的什么神?#19978;?#22307;显灵的。这样的国度,这样的人民,想必不会轻易将精神的痛苦,生存的困厄,发展的艰辛以及由此带来的不可想象的磨难,?#32784;?#20110;灵异事物的“开启”和帮助,恐惧于自己所造的一?#20449;?#20687;。一个心态平和的民族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他不会因为热爱柔情的光芒而一?#21335;?#25226;太阳扯到地球的怀里,他也不会神魂颠倒地抓起地球当足球来练习?#21543;?#38376;?#20445;?#25630;得自然界伤痕累累。

    一个文明、富足、知礼的社会,?#20064;?#22995;一定会更加乐天知命,常持有一?#21866;次?#33258;然的心,拥有更高的精神追求。他们的信仰会比对雷州石狗的膜拜积极得多,内涵丰富得多。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让雷州石狗永远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点?#21898;桑?#20154;们尽管去赏玩,去评点,去揣测石狗沧桑脸容后的奇闻轶事,变迁轨迹,而心地没有一丝阴影,洒满了和平?#31961;?#30340;灿烂阳光。这将是人民的福份。

    相反地,当雷州石狗的当代传奇?#21861;?#27969;长,如影随形地出没于大?#20013;?#24055;,那么,这个社会肯定是有点问题了。想想吧,一群衣冠楚楚的?#20449;?#28385;脸戾气的商人,心怀?#21916;?#30340;政客,都站在一尊尊石狗雕像前?#40092;?#31048;祷:

    石狗呀!请帮我狠狠?#22836;?#37027;个负心汉吧……石狗大圣,您就让那个骗我钱财的“朋友”现世现报……请石狗大仙帮帮我……石狗快快显灵……

    ?#28909;?#30495;的如此这般,你说可怕不可怕?长此以往,石狗必然被灌注了各种不好的信息,科学已证实,人的思想意识是有能量的。石狗毕?#25346;?#26159;人类创造的一种生命,而生命是可以接纳信息的,不管用何种方式,那也不一定是用人类现有思维能够理解得了的方?#20581;?#19975;物皆有灵,宇宙?#26053;?#38590;穷究。石狗因接纳思想信息多了而有了某些能量,不是不可能,慈祥的脸容会渐渐令人感觉改变,被险恶、奸邪所代替,怎么瞅怎么一?#34987;?#30456;。借用一句古语:自心生魔,相由心生。人们没有了正信正念,恶报不?#24076;?#20854;时灵异小术流行,旁门左道无阻。你说这石狗还可爱吗?你能不说社会已失去了和谐和爱心吗?

    神情淡然,已忘了人间痛痒的雷州石狗没有当代传奇,不是它不灵验,是由于它一年年地越来越少看?#28966;?#32773;心中最强烈的私欲,所以它平?#30149;?/section>
    我?#19981;?#23427;的平?#30149;?/section>

    因此,雷州石狗没有当代传奇,绝不是什么遗憾。
    ?
    注:本文曾发表于《?#26412;?#26202;报?#32602;性鏨尽?/section>
    ???
    作者系广东省作协会?#34180;ⅰ?#38647;情汇?#39134;倘?#24179;台发起人。

    编辑 |?雷人君
    雷青?#21254;稻?#20048;部
    ? ?红|土|随|笔
    【雷人在线】
    乡村文化的倡导者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