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雷州石狗何以保留至今

    樓主:雷人在線 時間:2018-10-22 07:57:58

    作者:容乾

    雷州石狗冠天下。

    靈犬崇拜是中國影響較大的古代動物崇拜之一。雷州石狗被雷人視為呈祥靈物,歷史悠久,盛行城鄉,這與雷州先民的生活習性和精神信仰有關。它經歷了由神靈崇拜而后成為地方守護神的歷史演變過程,是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雷州文化重要組成部分。


    雷州石狗出名了!從頗為駭俗的媒體宣傳用語中,人們的厚愛可見一斑:文化奇觀;天下一絕;南方兵馬俑;中國民族民間文化保護工程試點項目……

    于是,風景秀麗的雷州石狗陳列館前的小廣場上,常常出現了溫馨的畫面:呼朋引伴的有閑階層,津津有味地品評著端坐在草坪或頸掛銅鈴,或腳踩云鼓的雷州先民“圖騰”;攜家帶小的自駕車旅游者,趨前仰后地為蹲臥有致、雌雄有別的“地方守護神”留影;優哉悠哉的自助游客肩背牛仔包,徜徉在大大小小的石狗群中,驚詫于這“吉祥之靈物”的陽剛之氣和靈動之美;頑皮好動的孩子嬉鬧著,忽然小心翼翼地湊上前去,偷摸一把身披紅綢帶老得忘了自己年齡的石狗碩大夸張的陽具,哈哈笑著跑開了;老成持重的白發學者,是探索世界的同時也探索著自己的人,面對栩栩如生的石狗,他們是探索多于欣賞,時而凝思,時而攝像,時而比劃,拍拍憨態可掬的石狗天靈蓋,感慨不已。先走一步進城見“大世面”的石狗有1000多尊,造型粗獷古樸,紋飾簡練而浸染楚越遺味,唐風宋韻,其神采生動的形象,足以伴隨一群不尋常的頭腦度過不尋常的夜晚:雷州石狗橫跨上下兩千年,遠至秦漢代出土,近至清末期乃至現代遺留;重者逾半噸,輕者約1市斤;大的約齊肩高,小的僅及人腳踝。

    天高云淡、心清神爽的日子里,雷州石狗真是“坐享”了不少榮耀。
    ?
    雷州石狗太幸運了!至今散布于雷州民間的各個年代的石狗仍有上萬尊。幾乎每個村莊里的老人都能講上一段關于石狗的軼聞。從遠古的蠻荒年代走來的雷州石狗,沒有故事是無法想像的。正是這些古老的傳說讓游客的旅程變得興奮而新奇:石狗祈雨、石狗懲兇、石狗醫病、石狗顯靈救災……在回味無窮的同時,人們總不免有點遺憾:真好!可惜故事離我們太遠了,雷州石狗還有沒有當代傳奇發生呢?……人們議論著,盼望著,滿懷期待地向我—一個旅游工作者頻頻探詢著。

    我笑了。我雖生長在石狗的故鄉,同時又有“天下雷王故里”之稱的雷州,但我不是考古學家,無意考究石狗的歷史演變和民俗文化價值,而我卻知道石狗是不諳也不屑于人間的熙攘的,不平靜的倒是人們熱衷探奇的眼波,喜歡究底的心海。

    其實,小時候的我是怕石狗的。剛上學時,正是“文革”結束前后,百廢待興的年月。我在小鎮一所小學就讀,同學中不少來自附近村莊。班上有個沉默寡言的男生,一次有同學不知啥事與他吵了起來,那同學脫口就罵他是“石狗見嫜流眼淚”家伙,(嫜:雷州方言指姑娘或成年女性)不料,平時看似懦弱的他剎時變得像一頭暴怒的獅子,一撲而上揪住人家又踢又打又嚎,失常得嚇人。從此,我就知道石狗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要不拿它來作比喻不會那么傷人。還有一次,一個頑皮透頂的同學不知從村子哪個旯旮撿到一尊小石狗,30多公分高,灰不溜秋,雕工粗糙得簡直像沒耐心的工匠出的次品,面目怪模怪樣,似乎在呲牙邪笑。他悄悄帶回班里。臨上課前,他冷不丁地將石狗“亮相”到講臺上。啊呀!仿佛妖魔橫空出世,同學們一陣驚叫,紛紛奪門而出作鳥獸散。其時,年輕的女教師也戰戰兢兢呆立一旁,不知所措。事后,她既不向上反映,也不對那個同學做任何追究。因為這之前,這個學生曾不止一次地用擲在她宿舍薄木板門上的石塊砸痕,反復加深了她的記憶。別說她惹不起,那時不少“臭老狗”還戴著帽子在學校夾緊尾巴做人,甚至有的還未從牛棚里解放出來呢!

    我們怕那尊小小的石狗是有道理的。那時,在半島農村長大的孩子,雖然不太清楚石狗是用來做什么的,但懵懂的腦子里還是有一個大致概念:石狗是受香火供奉的。承受香火的東西又總是跟神廟、神像、神位、神閣扯在一起的,而廟里的這些東西是要統統被掃除打倒,再踏上一萬只腳。既是被人們揮舞著旗子,聲嘶力竭呼喊著口號“橫掃”“砸爛”“批臭”的東西,那肯定可怕至極!

    從小我就對石狗沒什么好印象,直至若干年后石狗堂而皇之地進了城,像天下已定,征塵洗盡的將士奉旨重歸另類生活;也像大幕已謝,梨園風流揮霍殆盡的角色灑淚退隱。這樣,我方有了心思好好打量和思量起石狗來。

    那時,雷州石狗無疑屬于“四舊”之列,為“革命”的群眾所鄙薄、遺棄、批判。在那個史無前例的年代,雷州石狗能夠如此大規模地幸存下來,實屬奇跡!細究之下,當有三個原因:

    首先,銷毀石狗費工費時。雷州石狗通常僻居村頭巷角,荒郊野地,廟旁、河邊、墳前均為其安身立命之地,遠不似廟堂端坐的神像那般嶄露頭角,也不類做工精細的雕塑道貌岸然,它大多丑陋而笨重,線條簡單,因而顯得低調;自古以來,富人窮人都奉祀禮拜過它,在階級斗爭中,難以利用來搞垮對手,不易派上實質性用場;有的石狗雖然體積小,石料俗賤,多為半島常見玄武巖石,但畢竟也是硬物,不理踩它,權當是石頭一塊;砸碎它,是石頭多塊,礙地,還費不少力氣,干脆就遺棄它算了。革命的風暴講求痛快淋漓,大錘敲石狗,總比不上大刀大斧“噼里啪啦”去砍劈花里花哨的木雕家具,精巧艷麗的磚雕灰塑,長棒短棍沖擊雕梁畫棟的古屋大院來得痛快而徹底,犯不上跟一堆又臭又臟又舊的石頭較真勁。像延綿三四百年,穩度明、清兩朝的李氏家族英賢薈萃的雷州邦塘古民居,就是一例。什么名人書畫、綠釉花窗、山墻影壁、木雕石刻灰塑磚雕,金箔鑲嵌的“金神閣”,構筑手法紛繁復雜的屋檐梁脊,無不在劫難逃,統統被“苦大仇深”的半大孩子們一夜間摧毀殆盡。那到底是什么樣的“封建遺產”呢?— 一百余座的宅院仿如官府布局,深宅大院,威儀十足,是最具明清民居特色和傳統宗法觀念的古建筑群。周邊小橋流水,榕蔭遮道,田園如畫,加上傳說迷人,著實是“封建遺老遺少”頤養天年,盡享人倫之樂的一塊風水寶地。“文革”中紅衛兵搗得真個叫痛快!

    其次,懼怕石狗神靈報復。石狗民俗源遠流長,千百年來在雷州民間備受頂禮膜拜,香火熏陶,茶酒供奉,經歷大小祀祭,長此以往無疑受了靈氣,有了神力。在農村,誰不聽過幾個關于石狗的駭人傳聞?既然它能夠驅邪鎮魔,保境安民,當然也能降禍于人的,倘若誰惹了它!如相傳古代雷州有個李財主,家財萬貫卻吝嗇成性。有一年建茅廁時,他為省石料不顧一過路和尚的勸阻,執意將家中供祭的石狗砸成兩截,充了茅坑的兩塊墊腳石。不久,李財主便染上了來歷不明的腹瀉病,屢醫無效,痛苦萬分,不出幾個月幾乎耗盡了萬貫家財。后李財主記起和尚的話,方知乃石狗顯靈懲罰所致,遂虔誠挖出石狗粘好重新供奉,做善事,方消了禍,恢復健康……假如它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好好先生”,連自己都保不住,自然也就稱不上有什么“靈驗”了。崇尚造反有理的人們最終還是對本土神靈存了一點“怕心”,不敢造次,姑且任由石狗灰頭土臉傻乎乎地呆在村頭巷口,阡陌河邊,讓猛烈的太陽、摧朽的臺風、無情的暴雨代替“革命小將”去狠狠懲罰那舊時代的“殘渣”吧!

    再者,斗爭重點在于整人。狠斗私字一閃念,這比整狗更能刺激神經。階級斗爭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的年代,危險主要來自“亡我之心不死”“妄圖復辟”的階級敵人,“革命”群眾忙著在廠礦、學校、城市、鄉村揪階級敵人,忙著拉幫派,搞黑材料,開批判會,重點一時難以轉移,實在無暇顧及一味沉默、冷眼看人間的可憐的石狗。所以雷州石狗普遍得以保命。

    當然,雷州石狗也有難逃厄運的。像老輩人念念不忘的雷城北門大石狗。它造于明代,連基座通高2.5米,2噸來重,雄赴赴昂立于大新街古驛道邊,背倚北門護城河,南望腳下石板街遙指的天南驛道。它閱盡古城數百年滄桑,目睹了無數達官顯貴宦海沉浮的匆匆步履,迎送了古石板道上一縷又一縷晨光夕照。大石狗“文革”中被毀于一旦。或許是過于顯赫的緣故,“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文革后,大石狗仍然活在人們的記憶里,成為一個時代揮之不去的特征。于是,古城的人們又重刻了一個大石狗置于原地,多少彌補了回憶里的殘缺。

    那年月,石狗是令人厭惡的,它不會幫“抓革命,促生產”的人們多打三五斗糧食,有人看到它就想嘔;而另一方面,鄉下總有人偷偷摸摸避開人,提些茶酒、熟番薯之類的簡單物品來孝敬石狗。點柱香,拜一拜,祈個福,悄悄走人。世道變故紛紛,政治風云激蕩,諸多禁區,諸多戒備,諸多困惑。當最高指示成為標準答案后,一切反倒變得沒有答案。樸實而茫然的老百姓依照自己的方式詮釋不了這變幻的世界,只好另辟蹊徑,從祖祖輩輩遺存的民俗里捅出了一扇小窗吸吸空氣,不管它是濁還是清。反正他們感到,假若缺了它那真的就要窒息死去。這,或許是雷州的父老鄉親在特殊的年月里所進行的最少風險,而最令心靈受益的特殊的維權活動吧—蒼天厚土,耕者無欺。

    多少命運的小舟都無奈地顛簸在大運動的波峰浪谷,即使如此,大多數雷州石狗仍然有幸沾濡人間煙火,守望著炊煙裊裊的稻田和雷謠低唱的村莊。
    ?

    雷州石狗沒有當代傳奇。這應當是值得額手相慶的好事。我希望它將來也不會有。我確信,一個心態平和、安居樂業、充滿自信的民族,一個政通人和,遵循正常發展規律的國度,是不會也不須仰仗于石狗或別的什么神仙顯圣顯靈的。這樣的國度,這樣的人民,想必不會輕易將精神的痛苦,生存的困厄,發展的艱辛以及由此帶來的不可想象的磨難,寄托于靈異事物的“開啟”和幫助,恐懼于自己所造的一切偶像。一個心態平和的民族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他不會因為熱愛柔情的光芒而一心想把太陽扯到地球的懷里,他也不會神魂顛倒地抓起地球當足球來練習“射門”,搞得自然界傷痕累累。

    一個文明、富足、知禮的社會,老百姓一定會更加樂天知命,常持有一顆敬畏自然的心,擁有更高的精神追求。他們的信仰會比對雷州石狗的膜拜積極得多,內涵豐富得多。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讓雷州石狗永遠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點綴吧!人們盡管去賞玩,去評點,去揣測石狗滄桑臉容后的奇聞軼事,變遷軌跡,而心地沒有一絲陰影,灑滿了和平安謐的燦爛陽光。這將是人民的福份。

    相反地,當雷州石狗的當代傳奇飛短流長,如影隨形地出沒于大街小巷,那么,這個社會肯定是有點問題了。想想吧,一群衣冠楚楚的男女,滿臉戾氣的商人,心懷叵測的政客,都站在一尊尊石狗雕像前合十祈禱:

    石狗呀!請幫我狠狠懲罰那個負心漢吧……石狗大圣,您就讓那個騙我錢財的“朋友”現世現報……請石狗大仙幫幫我……石狗快快顯靈……

    倘若真的如此這般,你說可怕不可怕?長此以往,石狗必然被灌注了各種不好的信息,科學已證實,人的思想意識是有能量的。石狗畢竟也是人類創造的一種生命,而生命是可以接納信息的,不管用何種方式,那也不一定是用人類現有思維能夠理解得了的方式。萬物皆有靈,宇宙奧妙難窮究。石狗因接納思想信息多了而有了某些能量,不是不可能,慈祥的臉容會漸漸令人感覺改變,被險惡、奸邪所代替,怎么瞅怎么一副壞相。借用一句古語:自心生魔,相由心生。人們沒有了正信正念,惡報不斷,其時靈異小術流行,旁門左道無阻。你說這石狗還可愛嗎?你能不說社會已失去了和諧和愛心嗎?

    神情淡然,已忘了人間痛癢的雷州石狗沒有當代傳奇,不是它不靈驗,是由于它一年年地越來越少看到觀者心中最強烈的私欲,所以它平靜。
    我喜歡它的平靜。

    因此,雷州石狗沒有當代傳奇,絕不是什么遺憾。
    ?
    注:本文曾發表于《北京晚報》,有增刪。
    ???
    作者系廣東省作協會員、《雷情匯》商圈平臺發起人。

    編輯 |?雷人君
    雷青創業俱樂部
    ? ?紅|土|隨|筆
    【雷人在線】
    鄉村文化的倡導者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