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渡海三家?#34180;?#28325;儒画选

    楼主:融润文化 时间:2019-01-14 03:11:01

    溥儒(一八九六—一九六三),初字仲衡,改字心畬,号羲皇上人、西山逸士等,斋名寒玉堂。清宗室,道光帝旻宁曾孙,恭亲王奕欣之孙,贝勒载滢之子。自幼即聪慧过人,九岁能诗,十二岁能文,于经史子集皆有涉猎,有‘皇清神童’之誉。辛亥革命以后,奉亲隐居于京西戒台寺,泛滥百家,穷究今古,尤致力于诗文书画创作。与当时的旧?#23478;?#32769;多有文字交往,所为诗词往往出群拔类,令?#20154;?#21497;服。而家藏宋元名迹颇富,积年潜心?#24515;。?#36930;成一代书画大家。与时人张大千颉颃,世称‘南张北溥’,又与吴湖帆齐名,世称‘南吴北溥’。一九四九年浮海去台,曾在台湾师范大学、香港新亚书院等学校授课讲学。平居依旧?#23588;?#26102;兴,点染不辍,尺素寸缣,人争宝之,复与张大千、黄君璧并称‘渡海三家’。

    ?



    《松枝红豆》写的是一种?#20843;?#26525;红豆皆诗意”的情怀,用得则是他看家的宋人?#21490;ǎ?#30011;中花瓶中小巧的“北宗”山水可谓神来之笔。款识:芳树寒宵露未晞,衡门终日掩荆扉。松枝红豆皆诗意,犹似西山采蕨薇。庚子孟陬元日写岁朝清供并题,心畬。



    上款墨云夫人为溥儒之爱妻李墨云女士,从款识可得知溥儒此作是画于夫人生日之际,无论从画作的技法?#25925;?#36873;材来看,可谓精心之作,是溥儒花卉作品中最杰出的一幅。

    ?

    此画款识:“瑞卉仙葩带露开,锦园翠绕似蓬莱。愿教颜色如春永,?#26102;?#24212;同?#36164;?#26479;。墨云夫人生日画此敬祝,甲午正月溥儒。”由此可知是溥儒为自己的爱妻庆祝生日而作的一张工笔花鸟画。溥儒自幼饱学,稍长专心研究文学艺术,能诗善画。此图中款识诗词内容表明画家借鲜花寄?#20852;?#24076;望妻子芳华永驻的美好心愿,也表达了他?#20113;?#23376;深厚的情意。溥儒善山水、人物、花鸟、走兽,山水以“北宗”为基,?#21490;?#20197;“南宗”为法。注重线条钩摹,?#20185;?#28888;染。款识行笔飘洒畅酣,骨力遒劲,刚健遒美,秀逸有致。画中以细笔勾勒鲜花形态,婀娜多姿,设色典雅,端庄明丽,给人以雍容华贵之?#23567;?/span>



    《四季山水?#20998;校?#34164;含着一种“出于笔墨之外”的高贵淡雅之韵。“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在溥心畬此画作中得到了最佳的?#25925;汀!?#35799;怀清?#32690;?#23458;思淡于秋。”画中所描写的正是诗中的意境。

    款识:

    △诗怀清?#32690;?#23458;思澹于秋。心畬。

    △澹霭徐分远近山,一溪新?#28508;?#28286;环。行人不道褰裳苦,却似清沂出浴还。心畬。

    △萧萧楚江水,落落园峰秋。孤?#33073;?#27849;石,高吟古渡头。心畬。

    △岭高霜自洁,风劲入寒时。无限黄尘满,幽凄窗不知。心畬。




    在这幅狭长的立轴上,溥心畬基本上是以上文下图的方式来呈现。这种图文并置的表?#20013;?#24335;,自宋代以来便已经成为中国绘画的主流,而这也是溥心畬后来最常采用的绘画形式之一。

    画幅的上段是以精谨楷书写就的《诗经》?#21019;?#38597;?#24471;?#20061;章,与传统上?#30343;?#24378;调子孙绵延寓意。不同的是,溥心畬在跋文中还特别着力于古代周朝建国艰难的感叹。对于逊清贵冑如他,民国二七年的国事特别?#23376;?#35302;发他的感伤。因为此时的北京城已经沦入日军之手,而他也正面临自萃锦园搬移他处的窘境。值此国亡家破之际,可堪告慰的是仍有家口十人,对他来说亦可算是瓜瓞绵绵了吧。



    此帧高170公分的青绿山水立轴,让画家充分地?#23104;?#20102;“三远法”的传统构图特色。这?#30343;?#26222;通意义上对郭熙“三远法”的理解,而是溥氏运笔的典型节奏。一支笔到了他的?#31181;校?#36731;重顿挫、流畅而富节奏,动中有静,灵透而又?#31181;亍?#36825;也正是溥氏山水画的一个特色:能用不多的笔墨,造成工细的效果。笔少不伤单薄,墨重不害秀逸。这是他用笔的功力,以一当十,内容丰富,非一般人所能及!加之家世?#24049;茫?#28085;养深厚,才学俱佳,诗书画皆精,被誉为近代中国绘画文人画的第一人。

    ?

    溥心畲为逊清皇室的后裔,因而常在字画上钤“旧王孙”之印文。后来他隐居西山,读书寺?#26657;?#33258;号“西山逸士”,该画也?#24895;?#20102;此印,此帧立轴也应了溥氏的“只有西山终不改,尚分苍翠入空廊”,即便是隐?#24188;?#30011;,亦是一派苍翠之象!最可贵的是,溥心畲的移民身份从不曾仿石涛、八大等人的作品,他的“隐”是另一种风貌——设色以青绿为主调,屋顶和树干则透出偏红的赭石色,于青绿色的孤单?#26657;?#25955;发出一股暖意。另外,虽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已被众人默认为唐朝诗人王维的封号,然而溥心畲又何尝?#30343;?#21602;?他早年就涉略经史子集百家诸书,学养俱丰,是个温文儒雅的饱学之士,如此可?#30431;?#22312;画中赋诗。从他许许多多的画中题诗,便不能否认他的诗画双绝!而且他能自诗中取出自己胸中的山水,而呈现出的画意又恰恰点出诗意的精彩处,例如此帧立轴的“林皋澹余景,陵阿下残晖”,便与画面相得益彰,为什么赭石的颜色偏于红色,是有余晖在衬?#23567;!捌皆丁?#30340;舒畅、“深远”的探究、“高远”的雄浑,都不碍于细致的?#26087;?#25152;谓色不碍墨,墨不碍色。中国文人论画,一向以有境界为上,“境界?#21271;?#20026;佛家语,画本以形色见长,本是很难用语言文字说尽的。但溥氏的家世及修养,使他的山水遮掩不住那分非凡的富贵气,但妙的又是那分清幽出尘的境界。中国画可以临,可以仿,构?#23478;囁上?#20284;,但笔墨、气息绝然不同,溥氏山水在构图上借鉴了古人,但意境却远超古人。

    ?

    款识 ?林皋澹余景,陵阿下残晖。高风振乔?#33606;?#40644;叶辞荆扉。鸣琴赋秋水,陟山歌采薇。倚仗青崖间,月落寒蝉稀。心畬并题。




    ?#28193;?#27700;册》

    ?

    平淡才是人生至境,因而他在画中营造的空灵超逸的境界令人叹服。

    题识:

    (一)堤柳含新雨,鱼梁驻晚烟。心畬。

    (二)?#28193;?#36830;水色,平岸?#32547;?#30165;,心畬。

    (三)峭壁立千仞,崔巍半入云。几家临水住,幽径薜萝分。心畬。

    (四)晨风变初霁,邂逅山中客。稷雨复蒙密,闲云日萧瑟。檞叶有清音。繁枝暗无色,片水带孤青。微云生远?#31069;?#31215;素满空山。?#26410;?#34945;安宅。临营邱寒?#24103;?#30002;午九月,连夜霖雨初晴作此。心畬。

    (?#28601;?#26149;岸新栽柳,微风漾细波。小?#19968;?#27491;发,桥畔鸟声多。心畬。

    (六)隔浦分秋雨,人家向暮云。心畬。

    (七)峻岭峙江干,秋麓皆殊状。遥山环清波,岧峣立相?#39049;?#31574;蹇赋南山,振衣欲登望。心畬。

    (八)渡峡舟难进,相牵相浅滩。飞泉天?#20107;洌?#33831;飒夏生寒。心畬。

    (九)水榭多凉意,溪边啭?#30528;浮T渡?#25104;一发,苍翠枕寒流。心畬。

    (十)山庄隐蒙密,茂树郁青青。小舟待曲岸,因之泛远汀。经过陶令宅,应访子云亭。心畬。

    (十一)层台临水际,幽涧隔尘氛。日夕凭?#22797;Γ?#24736;然望?#33258;啤?#24515;畬。

    (十二)朝云何所似,如螺复如髻。微风渡?#35835;帧?#25391;荡摇淅沥,?#32690;?#35265;人家。茫茫望无极。心畬。




    溥儒 烟树照山图

    题识:李成烟树郭熙山,百里空濛点染间。一片暮云闲出岫,不曾为雨只空还。心畬并题

    钤印:旧王孙



    溥儒 观音像

    观音像是溥儒在香港时亲赠与孟小冬之作。而后带到台湾。一直悬于自家佛堂。



    溥儒这幅绢本设色的《胡人驯马图》讲诉了辽人在战事稍息的生活中放牧名驹的场景。

    款识:落日?#30342;?#22622;草秋,戌楼芦管动边愁。沙场万里无烽火,?#20843;?#23506;烟牧紫?#39049;?#24515;畬。

    钤印:溥儒之印、心畬、竹素




    溥儒 秋荷落雁

    款识:秋风复秋雨,江上此时寒。荷叶经霜意,破碎不成圆。离离宿沙雁,夜夜平堤前。云?#27867;?#26102;去,相期辽海边。心畬。

    印鉴:旧王孙、溥儒、松巢客、江天水墨秋光晚



    溥儒 深雪楼台

    题识:江?#29942;?#38469;塞鸿哀,竹笠绳鞋归去来。七十二峰深雪里,炊烟?#26410;?#36776;楼台。心畬画并题。

    钤印:旧王孙、溥儒、玉壶、半床红豆、二?#20013;?/span>




    溥儒 遐庵选词园

    题识:遐庵选词园。庚午十月,为裕甫先生五十寿。溥儒.裱边?#33655;?#29790;彭、邵章、冒广生、孙桐、谭祖壬、黄孝纾六家题贺。




    溥儒 钟馗嫁妹

    题识?#20309;?#25100;五月五日。溥儒制。

    钤印:心畬




    溥儒 钟馗

    款识?#22909;?#33426;六合遍黎邱,席卷云杨水逆流。击缺龙泉诛不尽,一杯村酒劝君休。心畬。

    钤印:旧王孙、溥儒、一朵红云

    签条:溥心畬钟?#23567;?#29577;笋堂藏。




    溥儒 丰乐村居

    钤印:旧王孙、明夷

    题识?#21495;?#23478;田事罢,村舍乐丰年。溪涧添春水,清波泛钓船。心畬。




    溥儒 瓶花

    题识:芙蓉瑟瑟柳毵毵,一夕秋风满碧潭。此地岁寒花尚发,不堪烟雨忆江南。编竹为篮画折枝,江山摇落此何时。美人莫更伤迟?#28023;?#33459;草天?#21335;?#25152;思。鲲岛环海,多雨以风,入冬菊葵?#20132;?#27029;阴满窗,采撷数枝写成此?#36857;?#23492;江潭摇落之意。岁在辛卯腊月小寒节。西山逸士溥儒并?#24688;?/span>

    钤印:心畬、耕烟、飞鸿




    溥儒《秋声赋》于拍卖会上共出现3幅,主题都是写欧阳修《秋声赋》,并均有《秋声赋》长题,但画法、构图迥异。今集为一文。

    题识:文?#28020;?#30002;午六月雨后作,心畬。

    钤印:溥儒之印、心畬、竹素、旧王孙



    溥儒 ?秋柳

    题识:秋来?#26410;?#26368;销魂?残照西风白下门。他日差池春燕影,于今?#20465;?#26202;烟痕。愁生陌上黄骢曲,梦远江南乌?#21246;濉?#33707;听临风三弄笛,玉关哀怨总难论。娟娟凉露欲为霜,万缕千条拂玉塘。浦里青荷中妇镜,江干黄竹女儿箱。空怜板渚隋堤水,不见琅琊大道王。若过洛阳风景地,含情重问永丰坊。东风作絮糁春衣,太息萧条?#25300;?#38750;。扶荔宫中花事尽,灵和殿里昔人希。相逢南雁皆愁侣,好语西乌莫夜飞。往日风流问枚?#28601;?#26753;园回首素心违。桃根桃叶镇相连,眺尽平芜欲化烟。秋色向人犹旖旎,春闺曾与致缠绵。新愁帝子悲今日,旧事公孙忆往年。记否青门珠络鼓,松枝相映夕阳边。己卯十二月,余隐居湖上,残雪映帘,?#25300;?#33831;绝。写渔洋山人秋柳诗意,江山异色,陵谷皆非,?#23637;?#25691;毫,但?#38701;?#24433;。心畬。

    钤印:溥儒之印、心畬雁在秋天



    钟馗巡山图-行书七言联

    钤印:心畬书画、玉壶、长毋相忘、旧王孙




    溥儒 秋山策杖图

    题识:吟诗黄叶落,倚?#21149;自?#26469;。西山旧句题奉。大千先生博?#21360;?#22764;申孟陬,溥儒。

    钤印:溥儒之印、咸阳?#23478;隆?#24576;冰卧雪、吟诗秋叶黄

    鉴藏印:藏士大千、大风堂长物




    溥儒 观音坐像

    鉴藏印:张炽良藏

    题识:溥儒敬写。

    印文:溥儒、心畲



    溥儒 听泉图

    题识 云里?#20852;?#33394;,?#28072;?#28385;客衣。闲吟不知远,听泉入翠微。心畬。

    钤印 旧王孙、溥儒、省心斋




    溥儒 瓜蝶绵延 扇面

    题识:

    正面:林皋淡余景,陵阿下残晖。高风振庭柯,黄叶辞荆扉。鸣琴赋秋水,涉山歌采薇。倚杖青崖间,月落寒蝉稀。溥儒。

    背面:溥儒。 钤印:溥儒之印、心畬、?#31227;?/span>

    钤印:心畬

    扇骨?#20309;?#26408;嵌螺钿扇骨。




    溥儒 迭翠幽居

    钤印:溥儒

    题识:张僧繇?#36824;?#36951;意。心畬丙申元旦作。




    溥儒 前赤壁赋图

    钤印:溥儒之印、心畬、竹素




    溥儒 后赤壁赋图

    钤印:溥儒之印、心畬、竹素、飞鸿




    溥儒 松风对弈图

    款识:鱼戏多深?#28601;?#34633;鸣但放?#24103;?#24515;畬。

    钤印:旧王孙(朱文)溥儒(白文)一朵红云(朱文)

    吾将此地巢云松(白文)




    溥儒 人马图

    题识:渥洼龙种出天?#26657;?#24819;见风沙战始还。皂帻奚官?#24310;?#25511;,长鸣应是忆关山。心畬。

    钤印:溥儒、心畬、省心斋




    溥伒 旸台赏杏图

    钤印:溥伒印、笔?#28810;饔辍?#24481;?#22806;?#28165;堂

    鉴藏印?#27627;图?#36175;




    溥儒 秋山?#26032;?#22270;

    题识:萧?#32690;?#23478;林,秋梨叶半拆。漠漠谁家园,秋韭花初?#20303;?#36335;逢故里物,使?#20134;?#34892;役。不归渭?#36125;澹?#21448;作江南客。去乡徒自苦,济世终无益。自?#20160;?#19978;?#36857;?#20309;如涧中石。心畬。

    诗堂:张海若(1877-1943)题。款署:东辰莫张海若录南田跋。 钤印:海若

    钤印:心畬、玉壶、西山逸士




    溥儒 昆明湖?#23460;?/span>

    甲午孟春之初,墨云夫人生日,写昆明湖?#23460;?#20026;寿,西山逸士溥儒。

    钤印:溥儒之印、心畬、耕烟




    溥氏尝自云:‘如若你要称我画家,不如称我书家;如若称书家,不如称我诗人;如若称我诗人,更不如称我学者了。’于此可见其毕生追求所在。也正是凭借着深厚的学养,他?#30343;幼鰲?#20013;国文人画最后的一笔’:‘我以为文人画的定?#28601;?#24212;该严格一点。必须?#20146;?#32773;书既读得多又读得通,而画出来的画又确能显示高度的工力水准。依此定?#28601;峙?#21450;格的代?#30343;?#20154;,溥心畬当?#30343;?#27492;中矫矫。’





    ?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