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渡海三家”—溥儒畫選

    樓主:融潤文化 時間:2018-09-21 17:22:08

    溥儒(一八九六—一九六三),初字仲衡,改字心畬,號羲皇上人、西山逸士等,齋名寒玉堂。清宗室,道光帝旻寧曾孫,恭親王奕欣之孫,貝勒載瀅之子。自幼即聰慧過人,九歲能詩,十二歲能文,于經史子集皆有涉獵,有‘皇清神童’之譽。辛亥革命以后,奉親隱居于京西戒臺寺,泛濫百家,窮究今古,尤致力于詩文書畫創作。與當時的舊臣遺老多有文字交往,所為詩詞往往出群拔類,令耆宿嘆服。而家藏宋元名跡頗富,積年潛心研摹,遂成一代書畫大家。與時人張大千頡頏,世稱‘南張北溥’,又與吳湖帆齊名,世稱‘南吳北溥’。一九四九年浮海去臺,曾在臺灣師范大學、香港新亞書院等學校授課講學。平居依舊揮灑時興,點染不輟,尺素寸縑,人爭寶之,復與張大千、黃君璧并稱‘渡海三家’。

    ?



    《松枝紅豆》寫的是一種“松枝紅豆皆詩意”的情懷,用得則是他看家的宋人筆法,畫中花瓶中小巧的“北宗”山水可謂神來之筆。款識:芳樹寒宵露未晞,衡門終日掩荊扉。松枝紅豆皆詩意,猶似西山采蕨薇。庚子孟陬元日寫歲朝清供并題,心畬。



    上款墨云夫人為溥儒之愛妻李墨云女士,從款識可得知溥儒此作是畫于夫人生日之際,無論從畫作的技法還是選材來看,可謂精心之作,是溥儒花卉作品中最杰出的一幅。

    ?

    此畫款識:“瑞卉仙葩帶露開,錦園翠繞似蓬萊。愿教顏色如春永,彩筆應同獻壽杯。墨云夫人生日畫此敬祝,甲午正月溥儒。”由此可知是溥儒為自己的愛妻慶祝生日而作的一張工筆花鳥畫。溥儒自幼飽學,稍長專心研究文學藝術,能詩善畫。此圖中款識詩詞內容表明畫家借鮮花寄托他希望妻子芳華永駐的美好心愿,也表達了他對妻子深厚的情意。溥儒善山水、人物、花鳥、走獸,山水以“北宗”為基,筆法以“南宗”為法。注重線條鉤摹,較少烘染。款識行筆飄灑暢酣,骨力遒勁,剛健遒美,秀逸有致。畫中以細筆勾勒鮮花形態,婀娜多姿,設色典雅,端莊明麗,給人以雍容華貴之感。



    《四季山水》中,蘊含著一種“出于筆墨之外”的高貴淡雅之韻。“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在溥心畬此畫作中得到了最佳的詮釋。“詩懷清若水,客思淡于秋。”畫中所描寫的正是詩中的意境。

    款識:

    △詩懷清若水,客思澹于秋。心畬。

    △澹靄徐分遠近山,一溪新漲碧灣環。行人不道褰裳苦,卻似清沂出浴還。心畬。

    △蕭蕭楚江水,落落園峰秋。孤客尋泉石,高吟古渡頭。心畬。

    △嶺高霜自潔,風勁入寒時。無限黃塵滿,幽凄窗不知。心畬。




    在這幅狹長的立軸上,溥心畬基本上是以上文下圖的方式來呈現。這種圖文并置的表現形式,自宋代以來便已經成為中國繪畫的主流,而這也是溥心畬后來最常采用的繪畫形式之一。

    畫幅的上段是以精謹楷書寫就的《詩經》〈大雅〉綿九章,與傳統上只是強調子孫綿延寓意。不同的是,溥心畬在跋文中還特別著力于古代周朝建國艱難的感嘆。對于遜清貴冑如他,民國二七年的國事特別易于觸發他的感傷。因為此時的北京城已經淪入日軍之手,而他也正面臨自萃錦園搬移他處的窘境。值此國亡家破之際,可堪告慰的是仍有家口十人,對他來說亦可算是瓜瓞綿綿了吧。



    此幀高170公分的青綠山水立軸,讓畫家充分地兼顧了“三遠法”的傳統構圖特色。這不是普通意義上對郭熙“三遠法”的理解,而是溥氏運筆的典型節奏。一支筆到了他的手中,輕重頓挫、流暢而富節奏,動中有靜,靈透而又持重。這也正是溥氏山水畫的一個特色:能用不多的筆墨,造成工細的效果。筆少不傷單薄,墨重不害秀逸。這是他用筆的功力,以一當十,內容豐富,非一般人所能及!加之家世良好,涵養深厚,才學俱佳,詩書畫皆精,被譽為近代中國繪畫文人畫的第一人。

    ?

    溥心畬為遜清皇室的后裔,因而常在字畫上鈐“舊王孫”之印文。后來他隱居西山,讀書寺中,自號“西山逸士”,該畫也鈐蓋了此印,此幀立軸也應了溥氏的“只有西山終不改,尚分蒼翠入空廊”,即便是隱居作畫,亦是一派蒼翠之象!最可貴的是,溥心畬的移民身份從不曾仿石濤、八大等人的作品,他的“隱”是另一種風貌——設色以青綠為主調,屋頂和樹干則透出偏紅的赭石色,于青綠色的孤單中,散發出一股暖意。另外,雖說“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已被眾人默認為唐朝詩人王維的封號,然而溥心畬又何嘗不是呢?他早年就涉略經史子集百家諸書,學養俱豐,是個溫文儒雅的飽學之士,如此可讓他在畫中賦詩。從他許許多多的畫中題詩,便不能否認他的詩畫雙絕!而且他能自詩中取出自己胸中的山水,而呈現出的畫意又恰恰點出詩意的精彩處,例如此幀立軸的“林皋澹余景,陵阿下殘暉”,便與畫面相得益彰,為什么赭石的顏色偏于紅色,是有余暉在襯托。“平遠”的舒暢、“深遠”的探究、“高遠”的雄渾,都不礙于細致的染色,所謂色不礙墨,墨不礙色。中國文人論畫,一向以有境界為上,“境界”本為佛家語,畫本以形色見長,本是很難用語言文字說盡的。但溥氏的家世及修養,使他的山水遮掩不住那分非凡的富貴氣,但妙的又是那分清幽出塵的境界。中國畫可以臨,可以仿,構圖亦可相似,但筆墨、氣息絕然不同,溥氏山水在構圖上借鑒了古人,但意境卻遠超古人。

    ?

    款識 ?林皋澹余景,陵阿下殘暉。高風振喬木,黃葉辭荊扉。鳴琴賦秋水,陟山歌采薇。倚仗青崖間,月落寒蟬稀。心畬并題。




    《山水冊》

    ?

    平淡才是人生至境,因而他在畫中營造的空靈超逸的境界令人嘆服。

    題識:

    (一)堤柳含新雨,魚梁駐晚煙。心畬。

    (二)遠山連水色,平岸界天痕,心畬。

    (三)峭壁立千仞,崔巍半入云。幾家臨水住,幽徑薜蘿分。心畬。

    (四)晨風變初霽,邂逅山中客。稷雨復蒙密,閑云日蕭瑟。檞葉有清音。繁枝暗無色,片水帶孤青。微云生遠白,積素滿空山。何處袁安宅。臨營邱寒林。甲午九月,連夜霖雨初晴作此。心畬。

    (五)春岸新栽柳,微風漾細波。小桃花正發,橋畔鳥聲多。心畬。

    (六)隔浦分秋雨,人家向暮云。心畬。

    (七)峻嶺峙江干,秋麓皆殊狀。遙山環清波,岧峣立相向。策蹇賦南山,振衣欲登望。心畬。

    (八)渡峽舟難進,相牽相淺灘。飛泉天際落,蕭颯夏生寒。心畬。

    (九)水榭多涼意,溪邊囀白鷗。遠山成一發,蒼翠枕寒流。心畬。

    (十)山莊隱蒙密,茂樹郁青青。小舟待曲岸,因之泛遠汀。經過陶令宅,應訪子云亭。心畬。

    (十一)層臺臨水際,幽澗隔塵氛。日夕憑欄處,悠然望白云。心畬。

    (十二)朝云何所似,如螺復如髻。微風渡遠林。振蕩搖淅瀝,隔水見人家。茫茫望無極。心畬。




    溥儒 煙樹照山圖

    題識:李成煙樹郭熙山,百里空濛點染間。一片暮云閑出岫,不曾為雨只空還。心畬并題

    鈐印:舊王孫



    溥儒 觀音像

    觀音像是溥儒在香港時親贈與孟小冬之作。而后帶到臺灣。一直懸于自家佛堂。



    溥儒這幅絹本設色的《胡人馴馬圖》講訴了遼人在戰事稍息的生活中放牧名駒的場景。

    款識:落日平原塞草秋,戌樓蘆管動邊愁。沙場萬里無烽火,野水寒煙牧紫騮。心畬。

    鈐印:溥儒之印、心畬、竹素




    溥儒 秋荷落雁

    款識:秋風復秋雨,江上此時寒。荷葉經霜意,破碎不成圓。離離宿沙雁,夜夜平堤前。云路何時去,相期遼海邊。心畬。

    印鑒:舊王孫、溥儒、松巢客、江天水墨秋光晚



    溥儒 深雪樓臺

    題識:江云空際塞鴻哀,竹笠繩鞋歸去來。七十二峰深雪里,炊煙何處辨樓臺。心畬畫并題。

    鈐印:舊王孫、溥儒、玉壺、半床紅豆、二樂軒




    溥儒 遐庵選詞園

    題識:遐庵選詞園。庚午十月,為裕甫先生五十壽。溥儒.裱邊:邵瑞彭、邵章、冒廣生、孫桐、譚祖壬、黃孝紓六家題賀。




    溥儒 鐘馗嫁妹

    題識:戊戌五月五日。溥儒制。

    鈐印:心畬




    溥儒 鐘馗

    款識:芒芒六合遍黎邱,席卷云楊水逆流。擊缺龍泉誅不盡,一杯村酒勸君休。心畬。

    鈐印:舊王孫、溥儒、一朵紅云

    簽條:溥心畬鐘判。玉筍堂藏。




    溥儒 豐樂村居

    鈐印:舊王孫、明夷

    題識:農家田事罷,村舍樂豐年。溪澗添春水,清波泛釣船。心畬。




    溥儒 瓶花

    題識:芙蓉瑟瑟柳毿毿,一夕秋風滿碧潭。此地歲寒花尚發,不堪煙雨憶江南。編竹為籃畫折枝,江山搖落此何時。美人莫更傷遲暮,芳草天涯系所思。鯤島環海,多雨以風,入冬菊葵方華,榕陰滿窗,采擷數枝寫成此圖,寄江潭搖落之意。歲在辛卯臘月小寒節。西山逸士溥儒并記。

    鈐印:心畬、耕煙、飛鴻




    溥儒《秋聲賦》于拍賣會上共出現3幅,主題都是寫歐陽修《秋聲賦》,并均有《秋聲賦》長題,但畫法、構圖迥異。今集為一文。

    題識:文略。甲午六月雨后作,心畬。

    鈐印:溥儒之印、心畬、竹素、舊王孫



    溥儒 ?秋柳

    題識:秋來何處最銷魂?殘照西風白下門。他日差池春燕影,于今憔悴晚煙痕。愁生陌上黃驄曲,夢遠江南烏夜村。莫聽臨風三弄笛,玉關哀怨總難論。娟娟涼露欲為霜,萬縷千條拂玉塘。浦里青荷中婦鏡,江干黃竹女兒箱。空憐板渚隋堤水,不見瑯琊大道王。若過洛陽風景地,含情重問永豐坊。東風作絮糝春衣,太息蕭條景物非。扶荔宮中花事盡,靈和殿里昔人希。相逢南雁皆愁侶,好語西烏莫夜飛。往日風流問枚叔,梁園回首素心違。桃根桃葉鎮相連,眺盡平蕪欲化煙。秋色向人猶旖旎,春閨曾與致纏綿。新愁帝子悲今日,舊事公孫憶往年。記否青門珠絡鼓,松枝相映夕陽邊。己卯十二月,余隱居湖上,殘雪映簾,景物蕭絕。寫漁洋山人秋柳詩意,江山異色,陵谷皆非,握管摛毫,但增哀影。心畬。

    鈐印:溥儒之印、心畬雁在秋天



    鐘馗巡山圖-行書七言聯

    鈐印:心畬書畫、玉壺、長毋相忘、舊王孫




    溥儒 秋山策杖圖

    題識:吟詩黃葉落,倚杖白云來。西山舊句題奉。大千先生博粲。壬申孟陬,溥儒。

    鈐印:溥儒之印、咸陽布衣、懷冰臥雪、吟詩秋葉黃

    鑒藏印:藏士大千、大風堂長物




    溥儒 觀音坐像

    鑒藏印:張熾良藏

    題識:溥儒敬寫。

    印文:溥儒、心畬



    溥儒 聽泉圖

    題識 云里行松色,空青滿客衣。閑吟不知遠,聽泉入翠微。心畬。

    鈐印 舊王孫、溥儒、省心齋




    溥儒 瓜蝶綿延 扇面

    題識:

    正面:林皋淡余景,陵阿下殘暉。高風振庭柯,黃葉辭荊扉。鳴琴賦秋水,涉山歌采薇。倚杖青崖間,月落寒蟬稀。溥儒。

    背面:溥儒。 鈐印:溥儒之印、心畬、巖棲

    鈐印:心畬

    扇骨:烏木嵌螺鈿扇骨。




    溥儒 迭翠幽居

    鈐印:溥儒

    題識:張僧繇沒骨遺意。心畬丙申元旦作。




    溥儒 前赤壁賦圖

    鈐印:溥儒之印、心畬、竹素




    溥儒 后赤壁賦圖

    鈐印:溥儒之印、心畬、竹素、飛鴻




    溥儒 松風對弈圖

    款識:魚戲多深藻,蟬鳴但放林。心畬。

    鈐印:舊王孫(朱文)溥儒(白文)一朵紅云(朱文)

    吾將此地巢云松(白文)




    溥儒 人馬圖

    題識:渥洼龍種出天閑,想見風沙戰始還。皂幘奚官難御控,長鳴應是憶關山。心畬。

    鈐印:溥儒、心畬、省心齋




    溥伒 旸臺賞杏圖

    鈐印:溥伒印、筆沾恩雨、御賜怡清堂

    鑒藏印:蓮客鑒賞




    溥儒 秋山行旅圖

    題識:蕭蕭誰家林,秋梨葉半拆。漠漠誰家園,秋韭花初白。路逢故里物,使我嗟行役。不歸渭北村,又作江南客。去鄉徒自苦,濟世終無益。自問波上萍,何如澗中石。心畬。

    詩堂:張海若(1877-1943)題。款署:東辰莫張海若錄南田跋。 鈐印:海若

    鈐印:心畬、玉壺、西山逸士




    溥儒 昆明湖詞意

    甲午孟春之初,墨云夫人生日,寫昆明湖詞意為壽,西山逸士溥儒。

    鈐印:溥儒之印、心畬、耕煙




    溥氏嘗自云:‘如若你要稱我畫家,不如稱我書家;如若稱書家,不如稱我詩人;如若稱我詩人,更不如稱我學者了。’于此可見其畢生追求所在。也正是憑借著深厚的學養,他被視作‘中國文人畫最后的一筆’:‘我以為文人畫的定義,應該嚴格一點。必須是作者書既讀得多又讀得通,而畫出來的畫又確能顯示高度的工力水準。依此定義,恐怕及格的代不數人,溥心畬當然是此中矯矯。’





    ? 長按上方二維碼關注我們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