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這種面相的女人天生貴氣,非常旺夫!快看看你是不是?

    樓主:悅讀精品書屋 時間:2018-10-15 07:14:45

    第一卷 第1章:被自己的老公陷害

    入夜,帝江國際大酒店的旋轉餐廳內,靠窗的位置坐著一對年輕的夫婦,男俊女俏,很是般配。

    “溫暖,我們再干一杯……”俊男陸霆禹將兩人的杯子重新滿上,一雙好看的黑眸,望向對面的美麗女人。

    秀眉杏眸,原本雪白的肌膚,在酒精的作用下顯得粉嫩嫩的,更襯出她的靚麗。

    這是他們結婚一年以來,最和諧最溫馨的一晚,即使已經喝得頭昏腦脹,溫暖還是不忍拂了他的意,和他碰了碰杯:“結婚一周年快樂。”

    “一周年快樂。”

    陸霆禹的話一出,溫暖愣了下,主動約她慶祝結婚紀念日,還說出這樣的話,難道陸霆禹終于想開了,想要和她好好過日子?

    鼻子一下酸酸澀澀的,她有一種苦盡甘來的感覺,甜蜜的笑著,一仰頭,杯子很快見了底。

    等吃完這頓飯,溫暖已經醉的不省人事,滿足的歪靠在陸霆禹的胸膛上,睡顏安靜柔美。

    陸霆禹定定的凝視著她,眼中閃過猶豫和掙扎,最后還是將她帶到樓上早就預定好的房間。

    門一開,一個年齡和他們差不多的青年走過來,語氣透著不耐煩:“怎么這么慢?”

    陸霆禹沒有回答,輕輕的把懷里的女人放到大床上,看了最后一眼才轉過身:“黎飛,記住你說過的話。”

    “行了,行了,你別啰嗦了,我辦事什么時候讓你不放心過!你不是和溫晴約好要幫她慶生嗎,趕緊去吧!”

    黎飛揮手趕人,陸霆禹有些精神恍惚的走出酒店房間,沒有注意到,不遠處,一個身形挺拔的男人正盯著他。

    ……

    酒店房間內。

    黎飛輕蔑的俯視著床上醉死的女人,嘴角噙著一抹冷意。

    “溫暖,只有你真的出軌了,霆禹和你離婚的事才不會被他爸爸阻撓。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下賤,非要破壞溫晴的幸福!”

    溫暖真的喝得太多了,睡得很沉,完全沒聽到他在說什么。

    黎飛剛把針孔攝像頭藏好,敲門聲就響了起來。他打開門,跟門口的彪形大漢小聲的交代了句:“人在里面。”

    “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嗎?”彪形大漢的眼里精光閃閃,表情猥瑣到極致。

    “當然越激烈越好。”黎飛得逞的輕笑,一切都很順利,現在只需坐等著看好戲嘍!

    第2章:不知道自己被救了

    黎飛離開后,猥瑣男走進臥房。

    他望著睡得迷迷糊糊的美女,吞了吞口水,猴急的撲了上去。

    可還沒啃上二口,就被人一把扯開并拋了出去,近二百斤的身子撞到墻上,發出重重的一聲響。

    “媽的,誰壞勞資的好事!”猥瑣男疼的直罵娘,抬頭看清面前的男人,整張臉霎那間失去了血色,再也罵不出一個字來。

    高大的身形略顯清瘦,棱角分明的五官,完美的360度無死角。看起來明明是一個清雅俊逸的男人,氣勢卻是極其冰冷駭人的。

    那雙深邃的黑眸,射出二道凌厲的視線,仿佛比上好的寶刀還要鋒利,緊抿的唇瓣,無形中給人以冷感。

    “你……你……你不要過來……啊……”

    隨著一聲慘叫,猥瑣男的臉瞬間變了形。短短的幾分鐘后,他就被男人揍的連他親娘都認不出來了,倒在地上痛苦的哼哼。

    不知男人從哪找出一根繩子,將滿臉開花的猥瑣男五花大綁,這才款步走向一邊的大床。

    溫暖真的醉死了過去,這么大的動靜,都沒能把她吵醒,緊閉著雙眸,嘟著紅唇,喃喃的嚷熱。

    男人一眼就看到了她脖子上那個刺目的紅色吻痕,瞳孔瞬間收緊,身上散發出濃濃殺意,嚇得猥瑣男冷汗直流,像球一樣滾到角落里。

    男人俯下身子,輕輕的推了推床上的女人:“溫暖……溫暖……醒一醒……”

    聲音低沉柔和。與剛才的兇狠毒辣,完全判若兩人。

    溫暖被吵的不耐煩,終于睜開了眼,望著跟前的男人,半晌后,她突然撲進他懷里。

    男人垂頭,盯著懷里作怪的女人,身形僵硬,眸底更是盈滿復雜的情愫。

    “溫暖……”聲音不自覺的又柔和了幾分。他伸手想把她推開,她卻抱得更緊,整個人賴在他身上。

    溫暖嬌笑:“我熱……抱著你就不熱了,嘻嘻……”

    熱?

    男人這時才注意到她的小臉紅的異常。

    第3章:什么叫誣陷?這就叫誣陷!

    她喝得太多了,惹火的纏著他,這樣下去絕對危險。


    男人一個用力將她推開,她跌坐在大床上,美麗的臉上露出受傷的表情。

    “霆禹哥哥,你又推開我……我們結婚一年,你冷落我一年,我都默默的受了,這還不能讓你消氣嗎……”

    男人望著她紅紅的雙眼,心頭不由的一痛。

    猶豫片刻,還是問了:“他……對你不好嗎?”

    “冷落我,漠視我,從不關心我,從不顧我的感受,公然和別的女人親親我我……這也叫對我好嗎?壞蛋,壞蛋,你哪里對我好了?……”溫暖越說越激動,又撲上來,小小的粉拳一下下捶著他,宣泄滿腔怨憤。

    但又像是怕傷到他,拳上并沒有用多少力。

    她這樣,只會讓男人嘴里溢滿苦澀,眸底涌起令人無法琢磨的暗沉。

    溫暖被他盯得渾身發燙,忽然挺身吻上了他。

    嬌艷欲滴的唇瓣,突如其來的香軟,讓他愣住,片刻,他又聽到她的低語,“可是……你要是想和我好好的,我一定會忘記你的壞,誰讓我這么愛你呢……”

    這話,像一盆冷水直接倒下來,男人立即從熱吻的綺麗中回過神,濃眉一緊,退離甜美的唇瓣,抱起她走進了浴室。

    當冰冷的水從高高的花灑落下,溫暖尖叫著要躲開。他緊緊地圈著她,不許她逃,冷水淋濕了她,同樣沒放過他。

    在冷水的刺激下,溫暖漸漸清醒過來,太陽穴的脹痛讓她忍不住蹙起黛眉。

    緩緩的睜開眼,入目的,竟然是男人寬闊的胸膛。

    陸霆禹嗎?

    溫暖下意識的抬起頭,一張陌生的俊逸容顏,驚艷得讓她甚至忘記呼吸。

    “終于清醒了?”之前的溫柔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面無表情的男人,他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

    “啊……”溫暖驚叫著猛地推開他,指著他磕磕巴巴的問:“你……你是誰?你想干什么?”

    一邊警惕的盯著他的行動,一邊快速的打量周身的環境,這種裝修,顯然是酒店房間的風格。

    她不是在餐廳里和陸霆禹慶祝結婚周年嗎,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兒?而且二人渾身濕透,男人還緊抱著她……

    一個接吻的畫面突然從腦海里跳了出來,溫暖倒抽一口氣,臉色慘白的指著他喝道:“你對我做了什么?”

    她一臉的羞憤,漂亮的水眸里,還有滿滿的叱責,早就沒有了醉酒時的嬌憨。

    這幅把他當成壞蛋的樣子,有點激怒了男人。

    他冷哼一聲,也不知是在嘲笑她還是在笑他自己,扯過一條大浴巾扔給她:“你還是先擦擦吧。”

    溫暖這才注意到,身上濕透的禮服緊密的貼著自己,將她纖細柔美的曲線,嶄露無遺。

    而他,半解開的白襯衣,因濕透而變得有些透明,隱隱約約現出完美的身材,厚實胸膛,肌肉線條優美,沒有一點贅肉。

    她怎么和他都濕淋淋的在浴室里?

    難道,他想趁她喝醉,占她便宜?

    第4章:你少污蔑人

    溫暖滿眼警惕的盯著面前的男人,自己怎么和他都濕淋淋的在浴室里?

    難道……

    “你……你……趁我喝醉占我便宜?”

    男人黑眸凝著她,平淡的語氣聽不出他的情緒:“這就要問問你的好老公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溫暖猛然愣住,神經線像斷掉似的,對他的話完全不敢做任何深思。

    “我說,是你老公……”

    “你少污蔑人!”溫暖根本聽不下去,本能的厲聲打斷他:“是不是你趁我喝醉,想占我便宜,被發現了,就想賴到我老公身上?”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這樣!這件事怎么可能和陸霆禹有關?

    溫暖氣得渾身發抖,隨手一抓,也沒注意抓到的是什么,就朝男人狠狠的砸了過去。

    男人可能沒料到她會這么失態,躲閃不及,白瓷杯子砸在右額頭上,又反彈到地上,碎成幾塊。

    一個又紅又腫的大包,在光潔的額頭上冒了出來。

    好心相救卻換來這樣的污蔑和傷害,換做別人,他早就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偏偏是她。

    俯視著她的視線帶著微慍,他冷嗤一聲:“你以為你是什么絕世美女嗎,是個男人見到你就愛?”

    “你……”溫暖一開口,就哽咽的說不出話來。難過、憤怒、煩躁,委屈……各種情緒郁積在心底。

    男人將她難看的表情、紅紅的眼睛,盡收眼底,神情不自知的柔了幾分。

    雖然是她偏要喜歡陸霆禹,偏要嫁給陸霆禹,如今遭遇這一切,也都是她咎由自取,但他終究不忍。

    思慮了下,他緩緩的道:“這房間可是用你的名字定的。”

    簡簡單單一句話,給予了溫暖最有力的一擊,思緒飛轉,她絕望的像跌入了地獄,面如死灰。

    是陸霆禹選的就餐酒店,是陸霆禹讓她定了酒店的一個房間,陸霆禹明知道她不太會喝酒,卻還不斷的讓她喝。

    這一切,難道真的都是陸霆禹一手策劃的?

    溫暖怔忡的看著這個陌生男人,腦子里已經亂成了一團,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該做什么。

    她突然轉身拼命朝外跑去,也不顧自己有多狼狽,逃出了這間充滿不堪回憶的酒店。

    ……

    出租車在一棟別墅門前停下。

    錢包鑰匙都不在身上,幸運的是,別墅可以用密碼開鎖,門口有個零錢盒,溫暖付了錢,緩步走進客廳。

    靜,很安靜,好像家里沒有人。

    第5章:欺騙她陷害她

    滿腔的憤怒再也無法壓抑,溫暖舉起拳頭,狠狠的砸向厚重的門扉。

    一下下,砸得大門咣咣直響,更砸疼了拳頭,可這疼,不及心里的萬分之一。

    “陸霆禹,陸霆禹……”情緒失控的溫暖,聲嘶力竭的喊著陸霆禹的名字,活像一頭被惹毛了的小獸。

    他怎么可以這樣對她?欺騙她陷害她,還把別的女人領到家里來,帶進他們的臥室!他怎么可以這么過分!

    半晌,門終于開了。

    陸霆禹臉色鐵青的走出來,在溫暖還沒來得及做出更多反映前,順手把身后的門關上了。

    雖然有些凌亂,但他的穿戴還算完整,深藍色的真絲襯衫和黑色的手工西褲。

    這身衣服是她精心挑選的結婚紀念日禮物,今晚在餐廳看到他穿著來赴約,當時她還差點無法掩飾心里的狂喜。

    而現在,不知道剛才是哪個女人幫他脫下,又幫他穿上,從他身上散發的酒氣里摻雜著香水味,如此明顯,令她道盡胃口。

    “你怎么回來了?”陸霆禹一開口,盡是冰涼刺骨的語氣,微瞇的丹鳳眼也散發出冷峻的氣息,完全沒有被妻子抓到出軌的害怕和羞愧。

    更確切的說,他根本不在乎被她抓到。

    垂在身體兩側的雙手握緊,指尖深深的掐進肉里,溫暖努力壓制著心底的憤獸,只為求一個答案。

    “酒店的事……是你安排的……?”她艱難的從牙縫里擠出這幾個字。

    陸霆禹毫不猶豫的一口認下:“是。”

    “為什么……”溫暖臉色慘白,鼻尖酸脹得連心都在痛。

    “你這么有心機的人,難道忘記了,結婚前我是怎么警告你的?”陸霆禹冷冷的盯著她,殘酷無情的話隨之而出:“我說過,你膽敢嫁進陸家,我就敢讓你一無所有的滾出陸家!”

    溫暖滿臉震驚,現在的她,真的在往無盡的地獄之中跌去。

    陸霆禹,她愛了十多年的男人,她的初戀,她的丈夫,不僅想一腳踹開她,還想讓她變成這場婚姻里的過錯方!

    所以他騙她,給她下藥,陷害她出軌!

    回來的路上,她還不斷的對自己說,就算陸霆禹再厭惡她,也會看在二人多年青梅竹馬的情分上,不會做出陷害她的事,她只不過是上了壞男人的當而已。

    她甚至還因自己被那個男人占了些便宜,心底充滿了羞恥和內疚。現在看來,她是多么的可笑。

    呵呵呵,溫暖忍不住的輕笑,人生多諷刺……她最愛的男人設計她出軌的時候,自己也在出軌。

    在他無情的答案下,她想繼續騙自己,都騙不了了……

    溫暖渾然不知自己笑得有多凄慘:“陸霆禹,你就這么厭惡我嗎?結婚這一年來,我是不是讓你膈應極了?”


    第6章:房內的小三,到底是誰?


    陸霆禹皺起劍眉,一臉不悅,緊抿薄唇沒有回答她。

    他這樣,溫暖倒是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冷笑一聲,語氣平淡,卻也擲地有聲:“我是不會和你離婚的。”

    陸霆禹眸光一沉,好嘛,她還進入備戰狀態了!

    生意場上無人不知,溫暖越是冷靜,越是難對付。

    這讓他想起一個人,那個家伙和溫暖正好相反,不輕易動怒,溫和的笑容下,耍得是比誰都狠的手段,笑得越溫柔,也是越危險的時候。

    不過,他們倆倒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讓他陸霆禹厭惡至極!

    許是此時的溫暖讓他想起那個人,引出了他更多的戾氣。他突然上前一步,大掌擒住她的脖子,力氣大得好像恨不得將她捏碎。

    他恨得咬牙切齒:“姓溫的,陸太太的位置從來就不是屬于你的!你要是長了腦子,就趁早給我讓位,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溫暖被掐的,原本慘白如紙的小臉,一下就憋紅了。

    然而,陸霆禹無比絕情的話,比直接掐死她還要令人悲痛。

    這二年來,她覺得他越來越陌生,卻沒有像此刻這樣,陌生的令她心如刀絞。

    他讓她讓位?讓位給誰?

    不客氣?他今夜所做的一切,已經夠不客氣了,還想怎么不客氣?

    他一直擋在那扇門前,保護里面那個人的意圖,昭然若揭。她心中所有的疑問,也都解開了。

    求生的本能逼她使出渾身的力氣掙脫他,因為用力過度整個人朝墻上撞去。

    陸霆禹微微動了動,最終還是沒有上前拉她一下,一個悶聲響起,她臉上的血色又瞬間褪去。

    他冷漠的無動于衷,更是激得溫暖胸臆間涌起一股恨意。

    她冷冷的瞪著他,賭氣的厲聲喝道:“陸霆禹,我死也會以陸家媳婦的身份去死,要讓你再娶的每一個女人,哪怕到了陰曹地府,還是要低我一頭!”

    溫暖說著,就要越過陸霆禹,想打開他身后那扇門,看看里面那個能讓他如此設計她,能讓他帶回家,能讓他生出掐死她也要逼她讓位的小三,到底是誰!

    未完待續……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連載到這里,后續全文可以點擊左下角的“閱讀原文”先睹為快!或者識別下方二維碼:

    長按【二維碼】識別繼續閱讀~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