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竹骨将梦凉 文/繁浅

    楼主:古风短篇小说 时间:2018-09-22 03:16:16

    竹骨将梦凉

    文/繁浅



    能用破刃剑的人,普天之下只有两个,他和竹骨,而他一手教出来的好徒弟,竟然?#30431;?#30340;剑,杀死了他最爱的女人。


    “什么拯救苍生天下大义,薛凉,你就不要骗自己了。”竹骨身着一件软银轻罗百合裙站在崖边,暖风吹?#30431;?#35033;摆轻轻拂动。

    旁边的枝头绽满了桐花,香气馥郁缭绕,偶尔几片花瓣从枝头掉落也不会埋在泥土里,那些浅浅的花色只是浮动在半空中,让人很难想象往生崖还有这么美的景致。

    薛凉一身?#30528;?#31449;在她对面,面容阴冷,手中紧握的破刃剑发出嗡嗡的鸣响,他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竹骨,把伏魔镜给我。”

    “云苍仙君薛凉,只要渡了大劫你就可以成为云苍上仙,怎么,这个当口倒想要伏魔镜了。”竹骨抬手祭起伏魔镜,紫色的流光在青铜色的花纹流转,“你根本不是为了天下苍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她,为了……”

    ?#30333;?#21475;,住口!”薛凉紧紧捂住心口,“你有什么资格提她,你这个……”

    “你这个……妖。”

    薛凉手一松,手中震动的破刃剑已经飞出去。破刃剑静若秋水,动如闪电,薄如蝉翼的剑身削铁如泥,她曾无数次的把脸贴在上面跟它说?#37027;?#35805;,而且就是?#30431;?#36319;师父练就了第一个招式。

    就是这把剑,现在刺穿了竹骨的胸口。

    红色的血顺着剑身流淌,或许是感应到了她体内力量的流失,伏魔镜颤了颤就跌下来,薛凉伸手接住了它。

    那一瞬间似乎成为永恒,竹骨遥遥地伸出手,薛凉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你真是一贯的心狠,我都快要死了,你也不肯过来看看我。”竹骨轻轻笑着。

    “你不会死,猫有九命,何况我已经教化了你三百年,如果这把破刃剑就能要了你的性命,那你也太学艺不精,死不足惜。”薛凉并不惊慌,依旧冷言冷语,他左手指尖聚起一道银光,朝着破刃剑绕去。

    破刃剑从竹骨身体里被生生拔出来,似乎能听见利刃?#20937;?#30382;肉的声音,她喷出一口鲜血,笑着后退了几?#21073;骸?#21487;是,这已经是我最后一命了,师父,就此诀别,若我有来生,唯求再不与你相遇,再不爱你。”

    ?

    竹骨急速转身?#22475;?#39128;扬犹如一只轻巧的蝴蝶纵身?#25937;?#24448;生崖,薛凉下意识的疾行一步想要抓住她,可?#31449;?#26159;慢了一?#21073;?#25163;中只余下湿润的雾气和一滴鲜红的血。

    那是竹骨的血,此后三界之内,再无竹骨。


    薛凉第一次遇见竹骨,是三百年前。

    三百年前薛凉?#28966;?#20154;间一次,他那时已经晋位仙君,有相熟的仙友常劝他:“我说云苍仙君,俗话说‘好汉难敌四手’,虽然你天资卓绝,但?#25925;?#24212;该收一个有悟性的好徒弟,以后待你飞升上仙历天劫的时候能助你一臂之力。”

    薛凉也觉得这话确有几分道理,于是来人间逛上一遭看看是否有极具慧根的弟子,他刚刚落到人间第一眼就看见了竹骨。

    竹骨看起来确实不太像一个有悟性的好徒弟,薛凉看见她的时候她穿得破破?#32654;茫成?#32993;乱的抹着灰尘泥土,露出来的手腕上还有道道伤疤。

    她可怜巴巴地坐在一家客栈前,对每一个进出的客人都?#26494;療松?#30504;着一对?#33485;?#30340;大眼睛央求道:“能给我一条鱼吃吗?#20426;?/p>

    他透过她的肉身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元神,她不是凡人,而是一只猫妖。

    薛凉初见她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好像和自己的灵魂?#27973;?#22865;合,尽管天界有规定仙人不能收妖为?#21073;?#20182;?#25925;?#20915;定收下她,虽然她是妖,但她的身上没有恶念,干净透彻得如同瑶池里的一汪清泉。

    “你叫什么名字?#20426;?#34203;凉蹲下身来问她。

    “我告诉你你会给我鱼吃吗?我真的好想吃鱼!”她一双眼睛极其清亮,里面?#20102;?#30528;乞求的光芒。

    薛凉右手指尖?#19979;?#24555;速捏了个诀,一大盘红?#32509;?#40060;就出现在她面前。

    她狼吞虎咽的吃着鱼连一根刺都不吐出来,含混不清地说:“我叫竹骨,修竹的竹,骨头的骨,漂?#20937;?#23376;,你是不是仙人?生的这般好看就算了,居然还会变鱼。”

    他颇含蓄地笑笑:“哪里哪里,只是略通一二。”

    话音还未落稳,客栈的店小二就冲着他们喊叫起来:“就是他们偷了鱼!刚刚?#19968;箍吹?#37027;盘红烧鱼在灶台子上摆着,居然?#30431;?#20204;偷了去!”

    鱼尾巴还被竹骨咬在嘴里不知道要不要咽下去,她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气势汹汹向他们走过来的彪形大汉,又看了看面色平静的薛凉。

    薛凉一把牵住竹骨的手:“猫妖你该不是一点法力都不会吧,我?#30475;?#19979;?#33485;?#31070;都会被封住,只能使出来两分法力,能把那盘鱼移过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竹骨困惑地挠挠头:“什么叫法力?#20426;?/p>

    已经站起身来?#22475;?#39128;飘颇有几分仙人风骨的薛凉闻?#24590;怎?#20102;一下,拽住竹骨:“既然不会法力那还不快跑!”

    一个云苍仙君,一个九命猫妖,被几个凡人因为一盘红?#32509;?#40060;追的满大街小巷里乱蹿。

    之后竹骨跟着薛凉回了仙界,就住在他的云苍宫,她没有一点法力,却是极有天资,生来就通晓化成人形的本事,但自从跟着薛凉后竹骨觉得自己整日化成妙龄女子跟着一个清风傲骨的仙人委实略伤风败?#20303;?/p>

    她在人间待了几十年,?#25925;?#25026;得个把礼法,当然,她一?#26412;?#24471;自己全都是为了薛凉考?#29301;?#32477;没有化成人形太耗费心力又过于麻烦这一条原因。

    于是她每日就?#25351;?#20102;原形翻着白色的小肚皮在云苍宫前的梧桐树下晒太阳,一日三餐也都有貌美的小仙娥伺候着,她常常偎在小仙娥的怀里抬起肉乎乎的爪子色眯眯地去摸小仙娥的脸。

    小仙娥们总是含羞带怯地偷偷去仙君那里打听:“仙君带回来的那只小猫,是…是雄猫吗?修?#24052;?#36890;行术能不能化成相貌英俊的男子?#20426;?/p>

    薛凉就黑着脸去梧桐树下拎起还作撒娇状趴着的竹骨:“你给我听着,不要再勾引那些仙娥了,你是一只雌猫知道吗!”

    竹骨赶紧用肉肉的爪?#29369;?#22909;地抚摸着薛凉的手,连声说:“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小的知道了。”

    许是活得太过滋润,竹骨不过来了云苍宫个把月的时间,已经整整胖了一圈,?#30475;?#24819;翻身晒晒肚皮都觉得有些费事。

    仙界处处都知道云苍仙君养了只了不得的神兽,据说是只幼虎,长得甚是伶俐可爱,一看?#20998;?#23601;极是稀少珍贵,因为那只幼虎头上没有?#24052;酢薄?/p>


    一日暮色转转,脚下踩着的云霞只透着暗色的光,薛凉在梧桐树下摆了酒菜,他一边饮着上千年的桂花泡出的佳酿,一边看着?#33258;?#30707;头上和清蒸鱼做殊死搏斗的竹骨:“竹骨,你以后可不能整日这么懒散了,以后要跟着我修习法术。

    竹骨忙里偷闲地抬起头来问他:“师父,修习了法术可以自己变出鱼吗?#20426;?/p>

    ?#21834;?/p>

    可不管怎么说,竹骨?#25925;?#24456;勤奋地跟着薛凉练习法术,薛凉手里的那把破刃剑她用起来也很是得心应手,桐花开满的枝头竹骨可以一剑扫过去只落一片花瓣而其余的花瓣依旧绽放枝头,连一点儿颤动都没有。

    这样一晃,就是两百年过去了。

    薛凉要去人间历劫,这一去颇为?#32043;鍘?/p>

    贪,嗔,?#30504;?#24680;,爱,千百年向来“情”字最是撕心,情劫也是最烈的劫难,只有安然渡了情劫才能飞升上仙,永远不老不死形神不灭。

    他千叮万嘱不要竹骨随便出了云苍宫玩耍,勤练法术,?#20154;?#22238;来,少则二十年,多则百年,他一定回来。

    自从薛凉走了之后竹骨就寂寥不已,那些小仙娥得知竹骨是女儿身,?#36861;?#19981;再理睬她,仙君一出门她更是连条鱼都吃不上。

    一连两个月没有?#21561;?#40060;肉,竹骨心中愤懑不?#21073;?#31435;刻感觉自己像是偷偷溜到人间去听戏时那些话本子里写的饱受迫害的英雄,不由得感时伤?#24120;?#25481;了两滴?#20102;?#27882;。

    ?#25105;?#35299;?#29301;?#21807;有?#36276;怠?#31481;骨偷偷蹿进仙君的寝宫从床底下挖出两?#24443;?#33457;酿,找了个僻静地方偷偷?#36291;啤?/p>

    桂花酿芳香四溢,口感?#24049;瘢?#39278;入口中还有花香在舌尖喉咙里弥散,端的是好宝贝。

    竹骨两个时辰就把两?#23576;?#21917;了个精光,桂花酿后劲大,她歪歪扭扭的化了人形想趁薛凉不在偷偷去仙君的床上躺一躺,谁知一?#25945;?#38169;从云头落了下去。

    醒来后竹骨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凡间,她就躺在城门旁边,来来往往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可能是因为桂花酿饮了太多困住了法力,她抬起酸疼的胳膊试图使个术法?#21350;?#33485;宫去,却发现自己法力尽失。

    城墙上贴着一张告示,上面画着个貌美的女子,?#35813;?#27185;?#21073;?#30473;目含情,?#32469;?#26159;一双清亮传神的大眼睛更衬得女子慧黠美貌,画像下面说皇上昨晚做梦梦见仙子下凡,得之国事昌盛边疆安稳百姓和乐,于是重金悬?#33073;罷一?#20013;仙子。

    还?#21561;?#21040;竹骨也挤进去看个仔细,就有人指着她说:“仙子在这儿!”

    “这个不就是画中的仙子?#20426;?/p>

    “快把她抓住!”

    竹骨还?#24908;?#28165;是怎么回事就被围观的百姓团团围住,守门的官兵拿着画像仔细对了对,然后毕恭毕敬的把她?#24466;?#20102;宫里。


    皇上登基没有几年,自是风流倜傥、气度不凡,竹骨觉得这?#27973;?#20102;师父以外三界里最好看的男子了,当然三界里她?#24443;?#20063;就算是认真见过了师父和皇上这两个男子。

    皇上见到她果然惊喜,问她的名字,她认真回答:“我叫竹骨,修竹的竹,骨头的骨。”

    他皱了皱眉头,?#25925;?#25402;坚硬的名字,不过这样坚硬的名字命格过于悲切,过刚易折。

    也怪不?#30431;?#24778;喜,其实他根本不是做了什么仙子的梦,他是踩着尸骨夺了二叔的皇位才做了皇上,天下百废待?#32781;?#20154;心惶惶,朝堂上又有?#26377;呢喜?#30340;大臣为?#27515;?#25314;和牵制他不约而同上奏?#30431;?#26089;立妃子,并?#36861;?#25512;举自家年龄相符的女儿。

    他身为新帝没有办法当面拒绝这些大臣的举荐,但又不想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所以根据想象随便画了个貌美的女子说是昨夜梦到的仙子,他是天子命统皇家贵胄,一定要娶这个仙子才能使国家安定。

    幸好朝中向来信奉神鬼之说,也尊崇天命,于是原本整日叫嚣的大臣也不?#20197;?#22810;言,只能看着皇上把一幅幅画像贴出去寻找仙子。

    并且,真的找到了这个传说的“仙子?#34180;?/p>

    皇上下了旨意册封竹骨为端敬?#20351;?#22915;,后位空悬,因而令她执?#21697;?#21360;统管后宫。

    直到懵?#38706;?#25026;的嫁给皇上以后,她才知道这个男子叫萧城。

    萧城待她是极好的,有什么稀罕的玩意儿一定?#20154;?#21040;她的修竹宫来,知道她喜食鱼,特意从水城找来惯常烧鱼的厨子,一日三餐做给她吃,还搜罗到成色极好的白脂玉打成了一块鱼骨状的?#32441;?#29992;纤细的链子拴了送给她。

    竹骨从萧城这里,体会到了从?#21050;?#20250;过的怜爱与呵护。

    她觉得自己都要爱上他了,如果不是碰巧在?#30333;?#37324;赏花的时候遇到了丞相。

    修竹宫的宫后,萧城特地命人开辟了一个花园,种上各?#21482;?#33609;,留她无聊时过来走走散散心,可竹骨很少出修竹宫。

    她总是会想起薛凉,不知道他有没有历完情劫回没?#21350;?#33485;宫,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已经知道她不见了,更不知道他会不会下来找她,这样一想她就?#21507;?#19981;已,虽然在人间生活的如鱼?#30431;?#26377;知心人还有美味羹,可竹骨?#25925;?#24819;念那个经常冰冷?#32420;?#30340;师?#28014;?/p>

    掐指一算,竹骨已在人间过了三年有余,薛凉?#25925;?#27809;来找她,有时候恍惚间她觉得自己一直都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女子,那些梧桐树下的相伴,往生崖的教习,那个被她称作“师?#28014;?#30340;漂亮仙人,都是南柯一梦。

    这天天气晴好,竹骨满心烦?#29301;卓?#38543;侍的宫女独自去院子里散?#21073;?#28982;后碰见了丞相余谨。

    竹骨乍一看见余谨就觉得莫名熟悉,余谨恭?#21561;?#21521;她作揖行礼:“臣下余谨参见?#20351;?#22915;娘娘。”

    她只是甩甩袖子,直勾?#21561;?#30447;着余谨的脸看,余谨有些尴尬,只好清清嗓子以做掩饰。

    “师父,是你吗?师父,你是不是下凡来找竹骨了?#20426;?#31481;骨开心地抱住余谨的胳膊,余谨确实有三分像薛凉,但也仅仅止于?#21985;疲?#20180;细分辨五官就相差?#36361;叮?#21487;竹骨就认定余谨是她?#26790;?#35851;面的师父,抱着他的胳膊撒娇不丢手。

    ?#25300;?#33251;?#23548;?#30343;上。”还在竹骨喋喋不休的时候余谨已经跪下来行礼,竹骨这才看见原来萧城到?#30333;?#37324;来了,她本来就不是人间女子,虽在后宫待了三年也不习惯宫里的规矩,萧?#19988;?#20026;对她的格外宠爱也许了她不用行礼。

    所以在这个诡异的时刻,余谨跪在地上,萧城双手背后脸色阴沉,竹骨站在一旁一脸茫然。

    “皇上勿?#30504;?#36149;妃娘娘是看微臣有几分相像娘娘的故人有些激动,毕竟这三年来从来没有见过家里人,娘娘向来不拘着那些虚礼,皇上也不是不知道。”余谨见皇上面色不豫不卑不亢沉稳解释道。

    余谨入宫为官已有三载,从一个小小的侍郎这么短的时间一步登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段自然不必多言,他一直处事?#20599;鰨?#19981;争权不夺利,因而萧城也敬他三分。

    而且,他是为了那个女人才放弃闲云野鹤的生活入宫为官……萧城眼睛微眯,精光在眼角一转,连连上前扶起还跪在地上的余谨:“丞相所言甚是,是朕今日失态了。”

    看着两个人之间暗流汹涌,竹骨困惑不已:“皇上,师父,你们在干吗啊。”


    过了很久竹骨才接受丞相不是师父这一事实。

    丞相他除了长得有三分像师父,偶尔也能看出来些仙人的清冷孤傲来,其他确实再没有什么相像之处。

    况且,况且他还有了心爱的女子。

    宫里太闷,她?#21482;?#19981;成原形偷偷溜出去晒晒肚皮,只好百无聊赖地坐在修竹宫里盘着腿?#31455;?#23376;,上好的青砚台是萧城特地送过来的,质地细腻,做工考究,实在是难得的宝贝。

    可是一只猫怎么会写字呢?所以那只青砚台就一直摆在那里留作装饰,偶尔?#19981;?#26377;用场,?#28909;?#29616;在。

    “青青,你找个东西来帮我兜一下,瓜子壳已经满了。”竹骨大声呼唤着婢女,青青拿着一小块烟色水锦急急忙忙跑过来,竹骨托着腮把砚台里的瓜子壳磕进锦缎里。

    “贵妃娘娘不好了,丞相和皇上在狩猎场上拔剑相向了。”一个奴才慌慌张张地跑进来,竹骨拿着砚台的手一?#21486;?#20215;值连城的青砚台摔在桌子上磕掉一个角。

    “知不知道丞相和皇上为什么如此?#20426;?#31481;骨稳了?#20995;?#31070;,?#36214;?#35810;问。

    “因为,因为淑妃娘娘。”

    淑妃娘娘云若,竹骨入宫以来见过她几面,也听了不少关于她的传言。

    云若本是兵?#21487;?#20070;家的三小姐,自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生得一副闭月羞花的好样貌,萧城第一次在宫宴上见到她就一见倾心,云若?#19981;短一ǎ?#20026;博美人一笑,他在腊月时节用火炉暖开一屋子的?#19968;ǎ?#21518;来兵?#21487;?#20070;为了倚靠他,特地送来云若与他攀婚事。

    萧城自然是求之不得,夺位之后把云若一家全部重用给予要职,也封云若为四妃之首的淑妃,可云若仍旧对他冷冰冰,不靠近不讨好,无论他送去多么名贵的珍宝也不屑一顾。

    后来,竹骨进宫以后集荣宠于一身,皇上对云若的宠爱慢慢就淡了。

    宫?#24708;?#22806;传的最快的就是流言,什么宫廷秘事皇家秘辛,都封不住悠悠众口,据说淑妃云若早就心有所属才会对皇上的恩宠不屑一?#32781;?#32780;那个人,就是丞相余谨。

    竹骨命人备轿向狩猎的北?#25351;?#21435;,还?#21561;?#21271;林?#23545;?#22320;就听见刀剑碰撞的声音,她一身繁复的宫?#30333;?#24471;跌跌撞撞,待进了林子,看见萧城与余谨正在刀光剑影里拼杀,云若则站在一旁柔柔弱弱地垂泪。

    “余谨,平日朕敬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你爱慕朕的淑妃,朕也就不怪罪你,今天你竟然还想带走她,是要反了吗?#20426;毕?#22478;怒斥道。

    “你既然有了贵妃娘娘,为什么还要强留着云若在身边,你明明已经不爱她了不是吗?#20426;?#20313;谨也不甘?#25937;?#21453;唇相讥。

    “哼,我不过是为了堵住那些老东西的嘴才对竹骨如此好,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还想得到多少宠爱?云若,我对你的心,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吗?我从来没有变过,在你面前我永远不是皇上,只是那个为了博你一笑而暖开满屋?#19968;?#30340;萧城而已,弱水三千,我只爱你。?#27605;?#22478;对着云若坚定地说。

    竹骨突然觉得心好像被生生挖了出来,一只猫的心有多大呢,她不知道,她觉得自己的心应该是很大的,因为可以装进萧城和师?#28014;?/p>

    但是这一刻她的心太疼了,她的心似乎拼命膨胀起来,疼?#30431;?#24494;微抽搐。

    “?#35828;?#32418;?#26632;?#22269;的妖妃必须死。”一个不起眼的侍卫突然执剑刺向云若。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完全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想,大?#19968;?#25077;成一片的时候余谨最?#30830;从?#36807;来,一把抓过竹骨?#33485;?#20102;云若面前。

    长剑整个刺透竹骨的前胸,然后剑尖也刺进了云若的身体里。

    “快传御?#21073;?#24555;!?#27605;?#22478;一剑斩了刺杀的侍卫,然后奔向云若,竹骨躺在地上,没有一个人过来看她一眼。

    鲜红的血不停地从伤口里流出来,她冷?#30431;?#25104;一团,迷?#38498;?#31946;地看见余谨和萧城都一脸紧张地围在云若身边,她凄凉一笑,昏睡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竹骨已经发现自己回到了云苍宫,如果不是尾巴少了两条,她还以为自己去人间一场只是一场梦而已。

    ?“仙君回来了吗?#20426;?#31481;骨问在一旁服侍的仙娥。

    “回来了,仙君说,如果你醒了让你去他的寝殿寻他一趟。”小仙娥面色带了些同情,想是对她这趟下凡的遭遇也是略知一二。

    “我知道了。”竹骨身上还有些乏,可是太过思念薛凉,于是她赶紧起身去了薛凉的寝殿。

    可是刚迈进殿门,竹骨就愣住了,躺在仙君的床上面色苍白双目紧闭的貌美女子,竟然是云若。

    “师父,余谨,是你吗?#20426;?#31481;骨不可置信,睁着一双?#33485;?#30340;大眼睛看着薛凉。

    “是我。”薛凉承认的坦荡,并没有一丝犹豫和愧疚。

    “?#29301;?#31455;然真的是你。”竹骨闭了闭眼,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你叫我来干什么?看看我死没死?#20426;?/p>

    “你不会死,猫有九命,这个我是知道的,我找你来是想让你救救云若。”薛凉平静的说。

    “你云苍仙君都救不了的人,我一只小小的猫妖怎么救得了她。”竹骨冷冷笑着。

    “你有九条命,给她一条,她就能活下去。”他攥紧拳头才能控制自己不让声音太过颤抖。

    “给她一条命?薛凉,在凡间的时候你连犹豫都没有抓住我就?#33485;?#22905;面前,现在你竟然?#26790;?#32473;她一条命?想都不要想。”竹骨?#25104;?#30340;表情像是在哭泣,可是嘴角又努力挑出笑容,薛凉不忍心再看,他两手相合使了个术法困住竹骨,“这就由不得你了。”

    从那天以后云苍宫的人再也没有见过翻着小肚皮在梧桐树下晒太阳的竹骨,她一直在自己的屋子里躺着,谁也不见。

    为了救云若她一共丢了三条命,元气大伤,全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疼得厉害,她越来?#21483;?#24369;,整天奄奄地趴在昏暗的屋子里。

    薛凉对她太心狠了,?#30475;?#24819;起薛凉她就啪嗒啪嗒掉眼泪,只有她在凡间心死,他才能未历完情劫就能带着云若回到云苍宫来,于是他用摄神术暗中控制了萧?#29301;?#24403;着竹骨的面说出了那些话,?#30431;?#27515;心,他们才一起回到仙界。

    师父从来都不?#19981;?#22905;,以前把她带回来,只是因为她有九条命。

    竹骨的眼泪把爪子上白色的毛都浸湿了,她?#25925;?#21596;呜哭着,萧城对她这么?#30431;故?#22312;心里偷?#23548;?#25345;?#19981;?#24072;父,她这么懒散,练功却从来没有?#20498;?#25042;,就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帮助师?#28014;?/p>

    她这么?#19981;?#24072;父,师父怎么能这样对待她。

    还没?#20154;?#20260;养好,薛凉就气势汹汹找了来:“竹骨,你不是给了云若一条命吗?为什么她还气息微弱并且?#20004;?#26127;迷不醒?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20426;?/p>

    竹骨刚刚化成人形,她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衬得眼睛更加大而明亮,孱弱得令人心疼:“仙君,不要忘记只有你亲手杀了所爱之人,才能顺利渡得情劫飞升上仙,你收我为徒不就是为了渡劫时助你一臂之力吗?既然你舍不得动她,我就替你动手。”

    “混?#32781; ?#34203;凉怒极抬手一个巴掌扇到竹骨的?#25104;希?#37027;力道太大,竹骨整张脸偏到一边,吐出一口血来。

    “师父,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伏魔镜有聚仙凡之魂魄再造的神力,?#26222;?#24471;伏魔镜可安天下,几千年来神妖鬼佛都在寻找这面镜子,可一直未果,就连伏魔镜所在的凌云幻境都没有办法进去,据说伏魔镜是在等有缘人。

    谁也没有想?#21073;?#20239;魔镜的有缘人竟然是竹骨。

    竹骨得知薛凉?#32842;?#20110;情劫,已经有了放弃上仙之位的念头。可是他身为一个仙人,因情爱之事放弃上仙,必然会遭到八十一道天雷的天谴,而以薛凉的修为,是绝对避不过去天谴,会要灰飞烟灭的。

    只有伏魔镜才能保他一命。

    竹骨独自来到传说中有伏魔镜的地方凌云幻?#24120;?#20940;云幻境是三界内极寒之地,到处是冰天雪地,皑皑白雪,任何法术在这里都没有效用,竹骨?#24590;怎?#36292;走在凌云幻境里,她不知道伏魔镜在哪儿,只能咬着牙向?#30333;摺?/p>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竹骨的嘴唇青紫,双手的手指都被冻在一起,扯开时是撕心裂肺的痛,终于眼前忽然豁然开?#21097;?#21482;见一池澄澈的泉水悠悠轻晃,荡起波纹。

    竹骨走近,泉水清可见底,突然师父的脸出现在池水里,温柔地注视她。

    “在水里?#21561;?#20102;谁?#20426;?#26377;?#32420;?#27785;稳的声音突然响起,竹骨吓得一颤,四处打量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不用找了,我是伏魔镜的守护神符弋,我在这儿守了伏魔镜一千七百三十五年,只有你走进来过,你是伏魔镜的有缘人,不过,”符弋顿了顿,“九命猫妖一族早已败落,而天赋异禀的更少,像你这样,既拥有神力又通晓妖法的人,千把年来不过就出了你一个。”

    “要我怎么做?#20426;?#31481;骨淡然平静。

    “把你的仙筋抽出来送给我,如果你死了,死后就把精元也给我,不过这样你就永远不会?#21482;兀?#21482;要死了就会魂飞?#24039;ⅲ?#20320;可愿意?#20426;?/p>

    “我愿意。”竹骨毫不犹豫,随后又喃喃道,“我死了,总?#20154;?#27515;了好。”

    淡淡的红光笼罩住竹骨,她身上的仙筋若隐若现,然后那些筋脉像细丝一样一点一点从她的全身?#35805;?#31163;出来。

    竹骨跪在地上,大滴大滴的汗滚出来,然后迅速结?#26432;?#28195;子。

    太疼了,真的太疼了,疼?#30431;?#24515;裂肺,全身上下每一处都裂开无形的伤口,每个伤口都在哭喊着疼,竹骨不停颤?#21486;?#22068;里反复念?#21486;骸?#24072;父,我疼,我疼得快要死了,师父你快救救我……真的好疼……”

    饶是符弋见惯了生死,?#21561;焦?#22312;地上颤抖的竹骨也不免有些心疼,竹骨硬撑着把一身仙筋全?#21051;?#20102;出来,她虚弱地躺在地上:“符弋,我把这些仙筋全部给你,你把伏魔镜给我,求求你了,求求你把它给我,那是我师父的命啊。”她说着说着就掉下眼泪来。

    符弋拿出伏魔镜化到竹骨的手里,交代了几句话。

    竹骨愣住了,符弋把她送出凌云幻?#24120;?#22905;捧着伏魔镜如同一个疯子般又哭?#20013;Γ?#20185;筋被剔掉后她的法力大减,身体也已经残破虚弱,她去了一个地?#21073;?#28982;后就一直待在往生崖。

    整个仙界都知道是九命猫妖竹骨拿走了能凝魂魄涨修为的伏魔镜。


    薛凉去蓬莱仙山拜?#38391;?#26143;仙人寻找救治云若的方法,七星仙人说只有伏魔镜能凝聚魂魄使她好起来。

    待薛凉匆匆赶回时发现云若已经死了,那柄破刃剑插在她的胸口,一刀毙命,甚至没有多少血流出。

    能用破刃剑的人,普天之下只有两个,他和竹骨,而他一手教出来的好徒弟,竟然?#30431;?#30340;剑,杀死了他最爱的女人。

    薛凉抱着云若早已冰凉僵硬的身体,轻轻摸着她乌黑长长的头发,不停地说:“云若你不会死的,我这就去找竹骨,她手里有伏魔镜,我一定会?#28982;?#20320;,什么不老不死形神不灭,我都不要,我只要你,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往生崖有一株永远不会凋落的桐花,无论寒冷或是炎热,依旧花开?#30828;樱?#19968;场大雪过后崖间还有些雾气缭绕,薛?#39592;?#26469;要竹骨手里的伏魔镜。

    他们已经许?#26790;?#35265;,薛凉只觉得竹骨又瘦了些,模样孱弱,脸色苍白,可是一想到竹骨亲手杀了云若,心里恨极。

    “师父,如果我死了,你会伤心吗?#20426;?#31481;骨看着薛凉痴痴问道。

    “不会,你杀了云若,早?#26790;?#22905;偿命,你死了我也绝不会有一点伤心。”薛凉冰冷心狠。

    “那就好,那就好,”竹骨明明是在笑,可是那表情比流泪更让人心痛,“师父,如果有一天你会想起我,就每年七月初七撑把伞到我们一起跑过的那个桥上站一站,我就知道,你?#25925;?#35760;挂我的。”

    “把伏魔镜给我,”薛凉波澜不惊,“得伏魔镜者可安天下,把它给我。”

    后来的一切发生的太快,薛凉只是想太恨竹骨杀了云若,想?#30431;?#21507;点苦头,这才用破刃剑刺进她的胸口再生生拔出来,明明以竹骨的修为很快就可以愈合,可是她死了,她竟纵身跳入了往生崖。

    她死了,从此三界之内再无竹骨。

    伏魔镜发出光芒罩住薛凉,一时间薛凉只觉?#30431;?#33033;通畅,一个金色的印记在他的额间隐隐生光。

    “恭?#33485;?#33485;上仙渡过情劫。”符弋在半空中显形朝着薛凉拱拱手。

    “怎么会,怎么会……”薛凉已经语无伦次,“我已经放弃飞升上仙,怎么会渡过了情劫……”

    “只要亲手杀死所爱之人,就是渡过了情劫,刚才上仙不是做得很好吗?#20426;?#31526;弋的语气依然恭敬,可?#25925;?#26377;暗暗地嘲讽。

    “不,我爱的是云若,竹骨,竹骨她也没死,她有九命啊,她怎么会死,她只是掉下去了。”

    “不,竹骨已经死了,她为了拿到伏魔镜剔去了仙筋,那日在凌云幻境剔去仙筋的时候,她疼得直发?#21486;?#21487;?#25925;?#19981;停地叫着你,希望你去?#20154;?#19981;过最后,是上仙亲手杀了她。”符弋笑起来,“云若只是由她的一魄化成,因为你执念太深,明明心里爱慕竹骨,却拘于师徒和神妖的身份?#32771;右种疲?#25152;以?#26049;?#25104;了云若的出现。”

    “那天我告诉竹骨,她只要?#36164;只?#20102;自己那一?#29301;?#20320;就会渡过情劫,不过我没想到她竟对自己那么狠,为了你当真毁了自己一?#29301;?#26412;来她就活不久了,今天能死在你剑下,想来也没什么遗?#21486;?#32780;她,精元已毁灰飞烟灭,此后永远不会?#21482;兀?#32437;?#25925;?#20239;魔镜,也绝不可能?#28982;?#26469;。”

    “啊——”薛凉仰天悲叹,悲痛整个仙界处处可感,他的耳边只回荡着符弋最后一句话:“倾心池的水能够映出自己心爱之人的模样,我知道,她在池水中看见了你。”

    ?

    每年七月初七,总是有人看见他手撑一把竹骨伞,在桥上枯站一天,像是在等人。

    的确在等人,尽管他知,那人,永不会来。


    (完)

    品读之后,

    ?#36214;?#21516;?#23567;?/strong>


    ?

    by.古风短篇小说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26790;?#21453;国家法律法规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