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原創-沒有人永遠十七歲

    樓主:瑜伽美女幫 時間:2018-11-27 13:14:09

    第一百六十三章?

    母環之戰

    “記得上次見面,你才剛學會走路,十幾年不見,長大了啊!”黑崖走上去,有些懷念的拍了拍云零肩膀。


    ? ? “黑……黑叔!”雖然這稱呼有點那個,但是云零還是這么喊了一聲。


    ? ? “哈哈!好!”黑崖大笑一聲。雖然再也看不到龍玄了,但是能夠看到他的兒子,也已經知足。


    ? ? “精血在他體內,想要進入總院就得想辦法遮蓋住,否則肯定被青龍殿主看出來。”白酒接著說道。


    ? ? 他們來這兒,第一是為了找黑核門好有個朋友幫手,二來就是為了云零身上的祖龍精血。


    ? ? “這問題可就有點麻煩了!”黑崖眉頭微皺,當然知道白酒所說的精血是什么意思。


    ? ? “對了,這位是……”


    ? ? 隨即黑崖目光轉向一直沉默不語的梟夜,他似乎看出來這家伙有些不同尋常,莫非是白酒的朋友?


    ? ? “一位同樣要去菩提總院的朋友!”白酒淡淡回道。現在,就暫且說這家伙是朋友吧,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他們都還不知道。


    ? ? “哦?菩提學院的分院似乎不會有你這種非人類的學生啊!劍靈。”黑崖輕輕一笑,然后對著梟夜說道。


    ? ? 此話一出,梟夜眉頭微皺,這家伙。竟然看得出來他不是人類?


    ? ? “劍靈?”白酒微微驚訝,這家伙,是一道劍靈?


    ? ? 云零也是又驚又奇的目光看著梟夜,想象中劍靈不都是那什么嬌俏可愛的美少女么?怎么這么個冷冰冰充滿殺氣的男人也是劍靈?而且,光是劍靈就有尊天境的實力?就是他背上那柄巨劍的劍靈么?


    ? ? “我并非學生,只是去總院尋個朋友!”梟夜黑發下的目光看著黑崖,淡淡說道。


    ? ? “呵呵!你想干什么無所謂,只要你不傷害我這侄子就行。”黑崖輕輕一笑,然后警告性的說了一句。


    ? ? “自然不會!”梟夜輕輕回道。他不僅不會傷害云零,反而會一直保護云零到成功進入菩提總院為止。


    ? ? 淡淡一笑,黑崖目光回到云零身上,道:“神訣自帶隱蔽,在你體內不會有任何人發現,但是精血的話,只要是魔獸都能感應到!想要遮蓋住,只有兩個辦法。”


    ? ? “還請黑叔助我。”云零抱拳道。


    ? ? “跟我別這么生疏!”看著云零抱拳的樣子,黑崖輕輕一笑,然后接著說道:“第一,找東西掩蓋住精血!第二,將精血逼出來。”


    ? ? “逼出來?”云零第一次聽說,祖龍精血還可以逼出來。


    ? ? “當初你爹尊天境的時候強行逼出祖龍精血都差點兒丟掉性命!運氣好活了下來實力也衰退到玄化境。所以……你才天玄境更不能冒這個險。”白酒淡淡說道。


    ? ? 祖龍精血已經和云零融合,現在想要強行逼出來,輕則云零實力大跌,重則一命嗚呼。現在的云零必須活著,而且他需要變強!因此強行逼出祖龍精血這一方法,不能用。


    ? ? 云零微微點頭,他現在可不能丟掉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天玄境實力。


    ? ? “那就只能想辦法隱藏住了!”黑崖點了點頭,開始思索起來。


    ? ? 這是祖龍精血,想要隱藏住可沒那么容易。


    ? ? “你們先休息休息,這件事可有點傷腦筋。”黑崖一時間也不可能找出什么辦法來,只有淡淡說道。


    ? ? 白酒和云零都是點頭,于是三人就先在黑核門住下。黑核門白副門主回來的消息傳開,整個黑核門都是沸騰起來,雖然不少高層都看得出來白酒身上沒有任何氣息波動,但是白酒本來就強大得他們無法窺探,所以都只當他是隱藏了氣息而已。


    ? ? 在二十多年前,黑核門因為實力太強,威脅到修羅圣都的第一霸主修羅帝國的位置,所以被修羅帝國暗中抹殺,當時就是白酒、云龍玄出手相助,不僅保住了黑核門,也給了修羅帝國狠狠一擊!也因此,黑崖給了他們副門主的位置。


    ? ? 十幾年前二位副門主因為有要事在身,離開之后就沒了消息,如今白酒能夠回來,他們當然高興。


    ? ? 整個黑核門上下,都是好好的歡慶了一把。


    ? ? ……


    ? ? 傍晚,一番熱鬧之后,白酒和黑崖兩人坐在后院亭下對飲起來,聊著這些年白酒他們的經歷,以及黑核門最近的變化。


    ? ? 梟夜習慣性的看不見蹤跡,不過因為白酒和云零的原因,他在黑核門也有著自由的出入權,所以就不用管他去哪兒了。


    ? ? 云零斜靠在一旁荷塘,目光落在清澈水面,看著那冒出水面的荷花時,腦海里想著的都是心兒使用她那特殊戰技時的景象!


    ? ? 紫色半透明蓮花綻放而開,她玉足盈立,皓腕輕抬。現在回想起來,她的每一個動作都是美得那么脫俗,那張嬌俏誘人的小臉,那雙遠比眼前荷塘更要清澈的眸子,心兒的一切,都在云零腦海中不停回蕩著…


    ? ? 當失去之后,當真正的分離之后,當想念了也無法相見之后,云零才知道自己原來是這么的在意她。


    ? ? 可怕的是,自己現在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安全,是否需要他!


    ? ? 嘎吱!


    ? ? 將所有的思念都是化為對南神宮的仇恨,云零拳頭緊握,發出陣陣聲響。等去菩提總院救出小空之后,等為父母報仇之后,無論如何也要去那南神宮,就算救不了她,也要保護在她身邊。


    ? ? 從現在起,自己將不會錯過任何一點可以變強的機會……


    ? ? “無法重新修煉么?”


    ? ? 亭子下,黑崖和白酒對飲了一杯,然后黑崖緩緩問道。


    ? ? “晶魄無存,修為盡失!我們就屬于比這一步還要嚴重的……廢體!”白酒苦笑一聲,他們不僅沒了修為,身體也成了廢體。廢體,就是連凝氣一丹也不可能達到的廢人。


    ? ? 聽到這話,黑崖長長嘆了一口氣,可惜了,白酒當年那種修煉天賦,那種叱咤主界的實力…


    ? ? “當年那一戰,結果是如何?”黑崖接著問道。當年白酒和云龍玄離開黑核門之后,沒幾年就發生了那場險些毀了整個主界的母環之戰。雖然主界保存了下來,但是知道那場大戰結果的,卻沒多少人。


    ? ? “母環雖說是保住了,但結果,也只能說兩敗俱傷而已。”白酒搖了搖頭,回憶起當年的大戰來。


    ? ? 那一戰,圣魔軍團為了搶奪上古五大神器之首的主界母環,大軍來犯。母環乃是主界的核心,一旦離開核心位,整個主界那無限磅礴的生靈力量都會消散!為了保住主界,當時母環守護團團長、劍主、神鎖,三位主界巔峰人物帶領眾多強者對戰圣魔軍團。


    ? ? “劍主與炎魔同歸于盡修羅道!我和龍玄以及仙兒聯合眾多主界強者,勉強解決了冰魔!守護團團長和神鎖對戰剩下的人,也拼得兩敗俱傷。”白酒搖頭道。因為圣魔軍團的首領直接被滅了兩個,所以圣魔軍團撤退了,母環才得以保全。


    ? ? “不想劍主也戰死了。”黑崖感嘆了一聲,劍主,主界頂峰強者,公認的最接近主界主戰神的人物之一,卻和那炎魔同歸于盡。


    ? ? “劍主雖死,妖炎倒是還在!”白酒輕輕一笑,回想起和云零同樣是菩提學院第二十三分院學生的妖炎,那個和自己的劍一個名字的小子。


    ? ? “哦?那再出現一位劍主也是時間的問題了。”黑崖聽了也是微微一笑,妖炎,與主界母環一樣是上古五大神器,潛能無限啊。


    ? ? 對于當初那場大戰,白酒也是頗為感慨,他們犧牲的人,可不在少數啊。黑崖同樣是有些感嘆,可惜當年那種大戰,他實力不夠沒能參與。


    ? ? “他……似乎有心事?”隨即黑崖目光轉到荷塘邊云零身上,這云零怎么一直悶悶不樂的,和龍玄有點不像啊。


    ? ? “要去菩提總院救小空,要為自己父母報仇,現在又多了南神宮這么個恐怖的仇家,當然是有心事!”白酒無奈的搖了搖頭。云零承受的,倒的確有點多了。


    ? ? “南神宮?”黑崖聽了眉頭微皺,怎么還和南神宮搞上關系了?


    ? ? “有個小姑娘被南神宮的人抓走了!”白酒苦笑一色,然后將云零和心兒相遇到現在心兒被抓走這段時間發生的一些事隨便說了一下。


    ? ? “聽起來……是個好姑娘啊!”黑崖聽了也是臉色發生一些變化,如果有這么個好姑娘做他們侄媳婦兒,那他們當然樂意。


    ? ? 隨即黑崖走上去,然后拍了拍云零肩膀,大笑一聲鼓勵道:“既然你喜歡,那就去救她,管他媽的什么南神宮,踏平就是。想當年你爹為了搶回你娘,大鬧你白叔的婚禮,把白家都是殺了個遍!那叫一個霸氣。”


    ? ? “當初若不是仙兒心在他身上,敢搶我親我揍死他!”白酒也是在一旁輕輕一笑。。


    ? ? 云零有些好奇的目光看了看白酒,我爹搶親?你和我娘的婚禮?看來你們身上還有很多故事啊。


    ? ? “那你體內多出來的晶魄,就是那姑娘的了?”突然黑崖想起一事,然后問道。


    ? ? 云零點了點頭,他體內有兩個就晶魄這事,有實力的人都是看得出來的。


    ? ? “好啊!”


    ? ? 見云零點頭,黑崖頓時高興的錘了錘拳頭,然后說道:“我想……有辦法掩蓋住祖龍精血了。”


    第一百六十四章

    ?認主

    ?黑崖此話一出,云零就是好奇的目光看著他,什么辦法?


    ? ? “你的意思是……用那丫頭的晶魄,整個遮蓋他的身體?”思索了一下,白酒微微能夠明白黑崖的想法。


    ? ? “這晶魄神秘到我也看不透的地步,雖說菩提學院青龍殿主比我要強上一些,但既然那丫頭能有南神宮這么個大仇家,想必她的來頭也不比南神宮小,她的晶魄應該是被做過什么手腳的,所以估計青龍殿主也看不透!倘若將晶魄震碎,融化在小零體內,那只要零兒不動用馭龍神訣,精血自然就不會被發現。”黑崖點了點頭,這也是在賭,賭青龍殿殿主也看不透心兒的晶魄。


    ? ? “不能毀了她的晶魄!”


    ? ? 云零本來是有些高興能夠有辦法的,但是聽完這辦法之后他就是一口拒絕,這是心兒的晶魄,是心兒的一切,怎么可以說震碎就震碎!


    ? ? “看來,你是真很在乎她啊!”


    ? ? 見云零這反應,黑崖淡淡一笑,然后接著說道:“所謂將晶魄震碎,并非毀掉晶魄,而是以另外一種形式將晶魄化解在你體內,如果你想,隨時可以把晶魄重新凝結出來。”


    ? ? 晶魄是修煉者的核心,但是除了以一整塊的形式存在于氣海之外,還可以化為無數碎末融化在全身,只不過那樣修煉的時候凝聚力會不太夠,修煉速度會大打折扣。


    ? ? 而云零體內的晶魄既然不是他的,那就意味著就算化為碎末融合也不會對云零的修煉速度產生任何影響,所以完全可以化解那晶魄來幫云零解決祖龍精血的事。


    ? ? “這……”


    ? ? 聽到不會真的毀了心兒的晶魄,云零這才明白過來。不過緊接著又是無奈,晶魄怎么震碎?打碎?


    ? ? “我……該怎么做?”隨即云零看著黑崖問道。


    ? ? “這個……就是最大的問題了。”黑崖干笑一聲。這辦法倒是可行,但是想要融化晶魄,就需要至少至尊的實力,也就是尊天境以上才行,云零現在的實力,是辦不到的。


    ? ? “晶魄在你體內,別人如果幫你,肯定掌握不好力度,百分百會把晶魄毀掉,所以這得你自己來,但是……至少你得有尊天境的實力!”白酒苦笑一聲,這辦法他以前也想過,不過尊天境可不是說達到就達到的,所以當時就直接排除這一點了。


    ? ? 雖然云零現在因為一些際遇實力得到巨大提升,但始終還距離尊天境很是遙遠。


    ? ? 云零聽了有些失望,看來,還是得想其他辦法啊。


    ? ? “別擔心,以你的天賦,沒準很快就能突破尊天境了!”黑崖沖著云零不科學的安慰了一句。


    ? ? “正常修煉,得花個十年八年吧?”云零卻是苦笑一聲,就算他天賦異稟,但那可是尊天境,如果沒有外力幫助,十年八年已經算是厲害的了!


    ? ? 而現在他只有兩年的時間,兩年的時間從四層天玄境達到尊天境,而且還要從修羅道入口走到菩提總院,這可能性直接是一點都沒有。


    ? ? 見云零那失望的表情,黑崖和白酒也是無奈,就算黑核門傾家蕩產買神丹妙藥來幫助云零修煉,也不可能兩年達到那種地步。


    ? ? “我可以幫你!”


    ? ? 就在三人一籌莫展的時候,身后突然響起一道嘶啞的聲音,回過頭來,只見后面假山上,梟夜不知什么時候坐在那里。


    ? ? “你?”


    ? ? 云零三人都是好奇,你怎么幫?


    ? ? 梟夜縱身一躍來到云零面前,然后接著說道:“我可以讓你成為我的主人,我的力量你便可以使用,這樣你就能解化晶魄,同時我也能在修羅道更好的保護你。但進入總院后,我們就斷絕關系!”


    ? ? 剛才云零三人的話他完全聽到了,如果云零沒辦法進去總院,那他也進不去,所以現在得幫著云零。


    ? ? 梟夜這話一出,云零三人都是驚訝,還可以這樣?


    ? ? “你居然沒有主人?”隨即黑崖和白酒都是好奇的目光看著梟夜,這么厲害的劍靈,居然沒有主人?那些個牛逼的劍客都死哪兒去了?沒人能夠征服他不成?


    ? ? “暫時沒有!”梟夜只是淡淡回道。他并不需要主人。或者說,他不需要其他任何主人。


    ? ? “好!我答應你。”隨即云零沒有遲疑就是答應。現在也沒什么辦法了。


    ? ? 白酒和黑崖也不反對,如果云零成了梟夜的主人,那梟夜自然就不可能對云零做什么不利之事了,如此一舉兩得他們也是放心。


    ? ? 看來這梟夜的確是一心想去總院而已啊,居然肯直接讓云零做他的主人。


    ? ? 隨即梟夜沒有任何廢話,直接將背后的巨劍取下來,然后鐺的一聲插在云零面前。


    ? ? 此劍光是那漆黑的劍柄就兩尺來長,劍柄如同是剛剛融化凝固的黑色鋼鐵一般,而那不知道終結過多少強者的劍刃則是通體血紅,泛著死亡的寒光,上面還刻著一些古老晦暗的紋路。


    ? ? 云零將兩只手掌湊攏,然后比了上去,這劍刃,足足有自己兩個巴掌橫截這么寬!配上如此沉穩的外形,倒是無比的霸氣。


    ? ? “滴血吧!”


    ? ? 將巨劍插在云零面前后,梟夜就是說道。


    ? ? 云零點了點頭,然后手掌順著血紅劍身滑到劍刃處,沒有遲疑用力一劃!


    ? ? 鮮血從手掌流出,順著血紅劍刃往下流。


    ? ? 嗡!


    ? ? 下一刻,巨劍發出一聲嗡鳴,然后就是看到云零的血液被巨劍一點點的吸收而去,血液流淌在劍刃之上,緩緩注入那些古老的符文之中。


    ? ? 感覺到此劍就像是在吸收著自己的血一樣,云零并沒有收手,只是咬著牙任由它吸…


    ? ? 當劍刃上那些符文全部融合了云零的鮮血之后,似乎就是完成的某種儀式。


    ? ? 嗡!


    ? ? 又是一陣鳴動,然后巨劍就是發出一陣刺眼的血色光芒,一旁梟夜的身形化為一道流光融合進劍身,而云零的瞳孔之中,也是一抹血光閃過。


    ? ? 做完這些之后,云零收回了手掌,然后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收一柄劍,還真是不容易啊。


    ? ? “認主之后,我只能和劍融合一體,現在我的意識只有你能夠感應到,我的力量……你也可以使用!”


    ? ? 梟夜的聲音傳入云零耳中,不過這聲音,卻只有云零聽得到。


    ? ? 云零點了點頭,然后有些火熱的目光看著眼前的血紅色巨劍,伸出手掌,輕輕握住劍柄,一點點將其往上抽!


    ? ? “好重!”


    ? ? 不過當云零往上拔的時候,卻是感覺到,這劍的沉重,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 ? “你天玄境的實力并不適合做我主人,需要慢慢適應這重量!”梟夜的聲音再次響起。


    ? ? 云零苦笑一聲, 什么不適合,這叫不夠資格吧!隨即云零雙手同時握住劍柄,深吸一口氣,猛然一抽!手腕之上血管都是微微鼓起,云零咬緊牙關,終于是將巨劍舉起半米!


    ? ? 鐺!


    ? ? 但是只持續了兩秒不到就是鐺的一聲砸在地上。


    ? ? “呼!”抬著劍柄,云零吐了一口氣,媽的都是自己的劍了還這么重。從現在起就得到哪兒都帶著這重得不行的大家伙了。


    ? ? “試試引用我的力量!”見云零根本抬不動巨劍,梟夜提醒道。


    ? ? 云零點頭,然后心神控制著巨劍內部梟夜的力量,一點點流向自己身體。


    ? ? 血紅色劍氣如同洪流一般涌入體內,云零的氣息頓時間瘋狂暴漲,一股從未感受過的龐大力量瞬間充斥全身。這就是梟夜的力量,尊天境的力量。


    ? ? 感覺到自己現在的強大,云零才知道自己天玄境是那么的渺小。尊天境,這才是真正的強者啊。


    ? ? 火熱的目光看著手中巨劍,云零單手握緊劍柄,然后輕松將巨劍舉起!


    ? ? 嘩!嘩!


    ? ? 重重揮了兩下,血紅劍刃在空氣中呼嘯,每一劍似乎都能夠將空間撕裂,那之中蘊含的磅礴力量,讓得云零一時間都是有些沉醉。要是自己真有這么強大的實力的話,只怕已經足夠找北夏帝國為父母報仇了!


    ? ? 可惜了,這特么不是自己的力量。


    ? ? 將梟夜的力量退去,巨劍又是鐺的一聲砸在地面上。既然有尊天境的力量,那就抓緊時間將心兒晶魄化解,然后去總院吧。


    ? ? “接下來,該怎么做?”云零目光轉向白酒和黑崖,他可不知道該怎么化解晶魄。


    ? ? “只要在體內一點點將其化解開就是,這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你不僅得有絕對的細心,還得有足夠的耐心。”白酒重重說道。


    ? ? 化解晶魄這種事,是及其細微的操作,稍有不不慎就會將晶魄毀掉。


    ? ? “也就是直接用你尊天境的力量在體內一丁點兒一丁點兒的破開晶魄,能分多細就分多細!”黑崖上來一手搭在云零肩上,然后接著道:“這么跟你說吧,就假想那個心兒姑娘躺在你面前的床上,你呢就把她的衣服小心翼翼的一點點解開想干你想干的事,但是又不能把她驚醒,就是要這么細心!”


    ? ? “呃……”云零干笑一聲,這家伙果然是自己老爹的朋友啊。這比喻得真夠到位。


    ? ? “反正是你女人的晶魄,玩壞了那是你的事!所以你能做到多細就做多細。黑叔相信你行。”


    ? ? 拍了拍云零肩膀,黑崖鼓勵道。


    第一百六十五章?

    黑核鼎

    ?云零重重點頭,當然不可能毀了她的晶魄。


    ? ? “這會花上很長時間,我帶你去個地方!”


    ? ? 隨即黑崖揮了揮手,朝前帶路,云零拖著巨劍和黑骨龍槍跟上去。白酒隨后。


    ? ? 黑核門,修羅大陸超級勢力,擁有不亞于修羅大陸第一勢力修羅帝國的底蘊!


    ? ? 而黑核門中,有一個地方,卻是連修羅帝國都沒有的,那就是黑核鼎!黑核鼎是修羅圣都建立之初就存在的,那是一口古老神器,當初修羅帝國想要滅了黑核門,第一個原因,就是想得到黑核鼎。


    ? ? 穿過一棟棟大樓,來到黑核門內部,這時,就是一口龐大的黑鼎出現在視線中。


    ? ? 這里周圍千米范圍都是黑色平地,而在那平闊黑石地面中間,則是立著一口黑色巨鼎。


    ? ? 此鼎高寬皆是百丈左右,上面雕刻著一些古老符文,三根粗壯的鼎足深入大地,巍峨聳立,散發著一股沉穩磅礴的大氣。


    ? ? “這是我黑核門的黑核鼎,在里面化解晶魄,一來可以讓你沉下心,二來也能讓你同時進行修煉!”


    ? ? 走到龐大的黑核鼎之下,黑崖淡淡說道。


    ? ? 云零震撼的目光看著著古老的黑色巨鼎,這么大的鼎,會是什么人造出來的?


    ? ? “去吧,這可是閉關啊。”


    ? ? 隨即黑崖輕輕揮了揮手,道。


    ? ? 云零重重點頭,然后引用出梟夜的力量,扛著巨劍和黑骨龍槍,縱身一躍飛了上去。


    ? ? “記得對自己女人溫柔點!”


    ? ? 在他飛上去的那一刻,黑崖還不忘提醒一句。


    ? ? “希望他能搞定吧!”看著眼前的黑核鼎,白酒長長嘆了一口氣。然后輕輕摸了一下自己肩上的小幽!


    ? ? “相信龍玄的兒子,絕非常人!”黑崖也是輕輕一笑。


    ? ? 他們倆此時都只能在心中祈禱云零成功化解心兒的晶魄…


    ? ? 唰!


    ? ? 高處,黑核鼎鼎口,云零縱身飛上來。俯視著黑核鼎內部的景象,不由得有些震撼。


    ? ? 只見下方數百丈范圍的黑色巨鼎內部,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看不見鼎底,看不見任何光芒,有的,只是深邃的漆黑,黑得讓人心頭顫抖。


    ? ? 這巨鼎之中,裝的不是氣體,也不是液體,而是一種虛無的黑,猶如黑夜的星空,幽深而神秘。


    ? ? “呼!”


    ? ?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云零縱身俯沖下去。既然黑崖讓他來這兒閉關,那自然就有他的意思!所以云零沒有任何遲疑。


    ? ? 嗡!


    ? ? 并沒有落水的撲通聲,也沒有空氣摩擦的破風聲,當云零的身形進入那黑暗之中時,只是一陣奇怪的鳴動,他就仿佛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 ? 一瞬間,外界所有信息都是被隔斷。聲音、光芒、氣息,通通消失得無影無蹤!在這里,云零能感覺到的,只有那無盡的黑暗和幽深的寂靜。要不是還有肢體感覺到話,云零甚至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消失了。


    ? ? 身體到底是在往下沉還是懸浮著,云零已經感覺不到!手中的黑骨龍槍和巨劍通通背在身后,云零盤腿閉眼,心神收斂。


    ? ? 閉上眼睛之后,能感覺到的,同樣是周圍那些無限的黑暗,不過氣海之中的景象,卻是清晰可見。


    ? ? 依然是一紅一紫兩顆晶魄,以及一卷金色卷軸。紫色晶魄中,淡淡的能量還是不停的朝著紅色晶魄中流淌而去。


    ? ? 控制著自己心神和梟夜尊天境的力量,云零緩緩靠近心兒的晶魄!


    ? ? 將其化解開,而不是破碎開,也就是將它化為碎末但又不影響到它,這種事云零以前可從來沒干過,所以顯得格外小心。


    ? ? 氣息碰到紫色晶魄,晶魄并沒有發出任何動靜,依然是乖乖的,似乎對于云零的外力不會有任何反抗。


    ? ? 寂靜黑暗之中,云零盤腿而坐,心神收斂,萬分集中精神,開始嘗試著所謂的化解晶魄…


    ? ? 而當他把所有心思都是花在晶魄上時,卻是沒有發現,周圍那些黑氣正在以一種極度緩慢的速度,流入他的身體!


    ? ? ……


    ? ? “黑核鼎的暗能,似乎比以前強大了不少?”


    ? ? 巨大的黑鼎前,白酒仰視著眼前的黑核鼎。雖然他修為盡失,但還是看得出來黑核鼎和十幾年前的變化的。


    ? ? “城墻已經建完,結界也已經張開,以后再強大的能量,也是我黑核門的!”


    ? ? 黑崖淡淡一笑點了點頭,這黑核鼎,能夠匯聚整個修羅大陸的所有暗能,這種龐大的暗能,就是黑核門最珍貴的寶貝。


    ? ? 黑核鼎中匯聚而來的暗能,孕育了黑核門上下無數的頂尖強者,修羅帝國就是看重了黑核鼎,所以多次明里暗里的想要抹除黑核門。


    ? ? 二十多年前黑核門得白酒和云龍玄的幫助,給了修羅帝國狠狠一擊。所以修羅帝國安靜了下去,不過最近又是有些不老實起來了!


    ? ? 前不久黑核門打下了修羅圣都外一片山脈,打算將那片山脈作為黑核門第二基地。


    ? ? 但是,好不容易掃清了那片山脈,修羅帝國卻打著他們也出力的幌子來要一半地盤!說什么山脈那些強大魔獸是顧及到他們修羅帝國所以才退讓的!


    ? ? 這是明擺著要吃黑核門一口,黑核門的大多數人都是覺得修羅帝國有點過分,所以寧愿和他們打一場也不愿讓地。


    ? ? “黑核門沒有你們已經十多年了,這些年修羅帝國可不夠老實啊!”


    ? ? 黑崖長長的感慨道。當初有白酒和云龍玄在,修羅帝國便是一戰之后不再敢和黑核門作對,但是這幾年,修羅帝國又開始霸道起來了。


    ? ? “那就打到老實為止!”白酒淡淡一笑,這黑核門是他們當初打下來的,修羅帝國固然強大,但是他現在既然回來了,那修羅帝國自然得老實老實。


    ? ? 看著白酒那表情,黑崖輕輕一笑,雖然白酒修為盡失,但是在很久以前,白酒的實力就是強大到他們無法窺探的地步,也就是說,修羅帝國那幫家伙如果看到了現在的白酒,也不敢斷定他到底是修為盡失還是隱藏了實力。


    ? ? “先陪你喝一晚上,明天去解決一下地界的事!”


    ? ? 笑了笑,黑崖和白酒便是轉身離開了這里,他們兄弟倆,還有好多話要說啊。


    ? ? ……


    ? ? 黑暗虛無之中,云零雙目緊閉,精神完全收斂到氣海之中,周圍沒有任何動靜,沒有任何打擾。


    ? ? 氣海之內,云零的心神緩緩包裹著那紫色晶魄,然后一點點加大力量,試圖找到那個能將晶魄分到最細的點,但是這一點,卻是沒有了么容易找到!


    ? ? 他要找的是一個標準的點,比起平衡點更加難以琢磨的標準點!這是心兒的晶魄,所以在沒有達到最標準那個點時,云零絕對不會放開神經。


    ? ? 吱吱!


    ? ? 尊天境的力量在晶魄上輕輕刮過,雖然聲音極其微弱,但還是被云零清晰的聽見。稍有不對,云零就收手,然后繼續改變力度!


    ? ? 就這樣,不停的嘗試,一次又一次……


    ? ? ……


    ? ? 次日,清晨的陽光如同調皮的小孩子攀上自家大院一般,翻上遠方地平線,給下方那望不見邊際的大型城池帶來第一縷清新溫暖。


    ? ? 在這龐大的修羅圣都中,一片漆黑的區域內部,大殿之前,站著兩道人影。其中一人,一身黑袍,披著一件霸氣的黑色披風!另外一人則是簡單的白衣,腰間掛著一個酒葫蘆。正是黑崖和白酒。


    ? ? 白酒回歸,整個黑核門氣勢大漲,因為只有黑崖知道白酒修為盡失,所以今天,黑崖決定帶著黑核門眾多高層和白酒,去修羅帝都“談談”地界的事。


    ? ? “走!”


    ? ? 大手一揮,黑崖轉身帶著白酒縱身一躍飛上半空!


    ? ? 嘩!


    ? ? 在他們之后,數十道身穿黑色盔甲的身影同時后腿一彈飛上天空,跟上他們的腳步。


    ? ? 修羅圣都,除了黑核門這樣的城中之城外,還有許許多多的大勢力都是在城中建起了高大的圍墻,圈出屬于自己的底盤,而這些勢力之中,實力能夠和黑核門相比的,卻只有一個!那就是修羅帝國!


    ? ? 任何一個大陸上出現的第一個帝國,都會以大陸之名為名,修羅帝國也不列外!所以修羅帝國底蘊之雄厚,堪稱修羅大陸第一。


    ? ? 當然,這里的第一只是籠統上的第一,排除了一些特殊的勢力,比如修羅大陸修羅道中的菩提學院…


    ? ? 修羅圣都東面,有著一道宏偉高大的城墻,此城墻占據了一大片的地界范圍!這超大城墻的內部,就是修羅帝國的皇宮!


    ? ? 直入云霄的高臺,金碧輝煌的大殿,山清水秀的后花園,修羅帝國皇宮之奢華大氣,在修羅帝都之中,絕對堪稱第一!


    ? ? 嘩!


    ? ? 一片黑影從修羅帝國皇宮上空劃過,直接飛到皇宮中央那金色宮殿頂方!然后一同落下。


    ? ? 咚!


    ? ? 直接無視了皇宮的護宮結界,數十道黑影身形迅速落下,然后咚的一聲,砸在金色宮殿前的廣場之上!


    ? ? 一道道裂紋從落地之出彌漫而開,數十道黑影如同高空墜落的隕石一般,將廣場都是砸出一個小坑!


    ? ? 而這些不請自來之人,當然是在第一時間被周圍的士兵以及皇宮中的強者所感應到,當即就是一個個士兵圍了上來。皇宮深處,修羅帝國的一些高層也是臉色微變,身形化作一陣清風飛了出來…


    第一百六十六章

    ?修羅炙

    ?輝煌的宮殿之前,只是眨眼之間,已經是無數士兵圍了過來,中間幾十道黑影身上的氣息緩緩收斂,露出那一道道堅硬挺拔的黑色盔甲!


    ? ? 當那些人的穿著和他們胸前那標記出現在視線中時,周圍所有的士兵都是臉色微變,瞬間繃緊神經,似乎大戰來臨一般!


    ? ? 這些,是黑核門的人,而且,還是黑核門的高層!帶頭那家伙,就是黑核門門主,黑崖!


    ? ? 二十多年前,黑核門曾經和修羅帝國展開過一場全面戰爭,那一次,修羅帝國敗了!所以黑核門一直以來都是修羅帝國不少人心中的陰影。


    ? ? 一個能夠將修羅帝國都是打敗的勢力,其可怕程度可以想象,如今黑核門眾多高層同時出現在皇宮,雖然他們什么也沒做,但是那股劍拔弩張的壓抑氣氛已經是彌漫整個廣場。


    ? ? “我當是誰敢闖我修羅帝國?原來是黑核門門主啊!”


    ? ?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然后宮殿前的空間微微扭曲,從里面走出來一名中年男子。此人一身戎裝,看上去似乎是修羅帝國的某個高層。


    ? ? “玨將軍!不知你們國主,是否愿意出來接待接待我黑核門?”


    ? ? 黑崖目光只是輕輕瞟了一眼那男子,然后淡淡說道。這家伙只是修羅帝國十大將中的一個,玨佢!雖然算得上是修羅帝國的高層,但在黑崖看來,玨佢還不夠格和他談話。


    ? ? “呵呵!我們國主事務繁忙,只怕抽不出這個時間來。”玨佢冷冷一笑,目光看著黑崖等人。


    ? ? “哦?我既然來了,還由得他抽不抽得出時間?”


    ? ? 黑崖也是目光微冷,然后看玨佢著說道:“看來是我動靜不夠大啊?你說如果我現在殺了你,動靜夠不夠大?”


    ? ? “哈哈哈哈!門主若是要殺玨佢將軍,那動靜自然不會太大!”身旁黑核門幾人大笑道。


    ? ? 不過他們說的也是對的,就黑崖的實力要殺玨佢的話,根本不用搞出太大的動靜。


    ? ? 聽到這嘲諷的話,玨佢臉色陰沉起來,這幫混蛋,膽敢當著修羅帝國眾多士兵的面羞辱他?


    ? ? “你何不來試試!”拳頭一握,玨佢一時間咽不下這口氣,渾厚的氣息已經在體內翻涌。這里是修羅帝國,這幫人還敢撒野?


    ? ? “無視我修羅帝國護宮結界闖進來,黑崖門主的動靜,已經夠大了!”


    ? ? 就在玨佢忍不住的時候,又是一道粗闊的聲音響起,然后一道壯碩的身影出現在他身旁。


    ? ? 此人身材高大,一身霸氣的金色戰甲,隨著他的出現,周圍那些人都是臉色微微緩和了幾分,似乎這人給他們帶來了幾分氣勢。


    ? ? “元帥大人!”


    ? ? 見到出現的這人,玨佢體內氣息才是收斂起來,接著抱拳問好。


    ? ? 此人乃是修羅帝國大元帥,楚擎天,是修羅帝國的二把手,實力和地位,都僅僅次于修羅帝國國主。


    ? ? 微微點頭,楚擎天金色頭盔之下,雙眼看著對面的黑崖等人,然后粗闊的聲音問道:“黑崖門主不請自來,不知所為何事?”


    ? ? 黑崖敢直接帶著黑核門眾多高層來修羅帝國,不知道他是在想什么。


    ? ? “當然是談談……枯木山脈的問題了。”黑崖輕輕一笑,然后接著說道:“修羅炙若是再不出來,只怕我們就得切磋切磋了!”


    ? ? 漆黑的眸子看著楚擎天,黑崖面容之上出現輕微的不耐煩,他堂堂黑核門門主來北夏帝國,修羅炙那家伙卻遲遲不肯露面,有些不給面子啊。


    ? ? 楚擎天眉頭微皺,他雖然也是修羅大陸鼎鼎有名的超級強者,但是他也知道和黑崖比起來是有一些差距的。要是打起來的話,他自然不會是黑崖的對手。


    ? ? “黑崖門主竟然親自來找我,莫非是想念我了不成?”


    ? ? 就在這時,楚擎天之前,空間又是陣陣扭曲,然后幾道人影憑空出現。帶頭的是一名身穿龍袍雙手負于身后的男子,其余人也都是修羅帝國的高層。


    ? ? “參見國主!”


    ? ? 此人一出現,除了黑核門之外,所有人都是連忙半跪而下。這一身龍袍的,自然就是他們國主修羅炙了。


    ? ? “我可不像你,堂堂國主女人都沒有,真讓人懷疑你是不近女色呢?還是那方面取向有問題。”黑崖掩嘴一笑,順勢嘲諷了一句。


    ? ? “你放肆!”


    ? ? 修羅炙后方玨佢頓時大吼一聲,他們一國之主豈容外人如此侮辱?


    ? ? 不過修羅炙卻是揮了揮手,玨佢這才沒有說話,只是憤怒的眼神盯著黑崖。


    ? ? “枯木山脈之事我看黑崖門主是考慮好了?那就請到宮中詳談吧!”


    ? ? 沒有任何廢話,修羅炙直接朝著身后的宮殿伸出手,做出請的姿勢。


    ? ? “那就不必了,我也是事務繁忙,沒那個時間和你詳談!”黑崖冷笑一聲,然后說道:“只想來告訴你一聲,枯木山脈,乃是我黑核門所有!其余人等,一分地界也休想得到!”


    ? ? “哦?這么說黑崖門主不認為城外庫木山脈那批強大魔獸不是因為我修羅帝國的存在而撤退的了?”修羅炙瞳孔微縮,輕輕說道。


    ? ? “哈哈哈哈!你修羅帝國就坐在這宮中,還能威懾到那群仙階魔獸?那不如這樣,我黑核門全員撤退讓那幫家伙回來,你修羅帝國去試試將它們攆走?”黑崖大笑一聲,它們黑核門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把那里清理干凈,修羅炙這是明擺著的找茬。


    ? ? 聽到黑崖這話,修羅炙眉頭微皺,他之所以直接提出這種明擺著是搶的條件,就是故意想挫一挫黑核門的銳氣!二十幾年過去,修羅帝國的實力大有提升,而當初幫助黑核門的那兩個家伙又消失不見,所以在他看來,正是將黑核門拿下之時。


    ? ? 只要這一步黑崖慫了,那就意味著他們黑核門不敢招惹修羅帝國,之后就能一點點將黑核門瓦解!但是現在看來,這黑崖怎么一股無所謂的氣勢?他難道認為現在的黑核門還能和修羅帝國比不成?


    ? ? “呵呵,黑核門付出的確要大上一些,那我修羅帝國退一步,四六分!如何?”思索了一下,修羅炙接著說道。


    ? ? “我可能說得不夠清楚?枯木山脈一土一石,都與你修羅帝國沒有關系!”黑崖依然冷笑。語氣低沉起來。


    ? ? 這可不是他們黑核門付出大,而全是他們黑核門的付出。


    ? ? “既然如此!”見黑崖還是不肯退讓,修羅炙目光中閃過一抹深邃,然后淡淡說道:“那就老規矩,能者……得之!”


    ? ? 此話一出,整個廣場就是安靜下去,周圍修羅帝國的士兵都是握緊武器站起身來,修羅炙身后的玨佢等帝國大將也都是體內氣息緩緩流動,隨時準備動手。


    ? ? 所謂能者得知,自然就是武力解決了。


    ? ? 黑崖這邊,所有人也都是握緊了拳頭,反正他們副門主在,現在他們絲毫不懼和修羅帝國全面開戰!


    ? ? 唯有黑崖和白酒清楚,他們今天不是來開戰的,而是來威懾。


    ? ? 沉重的氣憤,周圍士兵手中的武器泛著殺氣,這里是修羅帝國中心,帝國所有的強者都會在開戰之后瞬間出現,所以修羅帝國這邊,同樣是無所畏懼。


    ? ? “嗝……”


    ? ? 但是,這死一般的沉寂沒持續幾秒就是被一道打嗝聲所打破。


    ? ? 這聲音雖然不大,但在這樣的情況下,卻是清晰的傳到了所有人耳中。


    ? ? 聽到這聲音后,修羅炙眉頭微皺,目光看朝對面黑崖等人中間。


    ? ? 只見那里,一道醉醺醺的人影步伐紊亂的走了出來,手中的酒葫蘆還是不停的往嘴里灌。


    ? ? 當此人的面容出現在眼中時,修羅炙的臉色,卻是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他身后,楚擎天等人同樣是臉色大變!


    ? ? 這酒鬼,他們當然認識,當初他和另外一個家伙聯起手來直接橫掃了他們修羅帝國的事,如今記憶猶新。


    ? ? 白酒,后來被世人稱為白酒仙人,主界有名的強者。同時,也是黑核門兩大副門主之一!


    ? ? 他居然在這兒?他什么時候回來了?


    ? ? “修羅炙,二十幾年沒見了吧?”


    ? ? 白酒拎著酒葫蘆直接走到修羅炙面前,然后滿嘴酒氣的說了一句。


    ? ? 修羅炙沒有說話,他身后的楚擎天等人更是一動不動起來,只是目光死死的盯著面前的白酒。


    ? ? 這家伙二十多年沒消息,還以為他早就死在主界某個角落了,沒想到他居然還活著!


    ? ? 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白酒真正的全盛時期,是母環之戰的時候,只不過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所以他們也不知道白酒最強的時候到底有多強。但是,白酒幫著黑核門對付修羅帝國的時候就已經很恐怖了。


    ? ? “我黑核門打下來的地盤,從來不會退讓給他人。不過二十多年前打下的修羅帝國除外,那時候我們也是不想看著太多人喪命受牽連,不然現在恐怕修羅大陸已經沒有修羅帝國了吧?”


    ? ? 見修羅炙沒有說話,白酒湊上前去,朝著修羅炙提醒式的說了一句。


    ? ? 當初他們完敗修羅帝國,但是不想太過殘忍,就饒了修羅帝國一把!白酒也沒想到,二十多年過去了,修羅帝國還是沒有打消那要吞并黑核門的念頭啊。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成功

    ?修羅炙依然沒有說話,當初那一戰!白酒和云龍玄的確可以直接將他們修羅帝國抹除,只是沒下狠手而已。


    ? ? “枯木山脈仙階魔獸數不勝數,甚至有兩個神尊境的老家伙,修羅帝國確實強大,不過人家那種實力,也不會因為忌憚你們就讓出自己的山頭吧?”白酒醉醺醺的繼續說道:“更何況你們就坐在這宮中,人家憑什么怕你們?”


    ? ? 修羅炙還是沒有說話,枯木山脈本來就和他們沒關系,他只是想打黑核門一巴掌!但是如今白酒回來,這種事,已然是不可能的了。


    ? ? 難怪黑崖敢直接闖進來,還敢直接一口拒絕這件事!


    ? ? 龍袍之下拳頭微握,修羅炙沉默了半晌,然后說道:“白酒仙人大駕光臨,我修羅帝國,有些招待不周了!”


    ? ? “噢對,修羅帝國的美酒我至今都還回味啊!不過現在我得去枯木山脈建我黑核門第二大基地,就不勞煩你了!”白酒咧嘴一笑,目光淡淡瞟了一眼修羅炙,然后轉過身來,輕輕揮手。


    ? ? 黑核門所有人都是同時轉身,打算離開這里。


    ? ? 話已經說在這兒了,修羅帝國如果有腦子的話,就不會繼續在枯木山脈的問題上糾纏。


    ? ? “慢!”


    ? ? 但是,就在白酒等人轉過身去的那一刻,修羅炙卻是突然伸手。


    ? ? 這話讓得黑崖和白酒都是心頭微顫!這家伙莫非看出什么端倪來了?


    ? ? 要是他認為白酒真的沒有修為的話,只怕今天這一戰就避免不了了。


    ? ? “斗膽問一句,云副門主可在?他當初從我這兒拿走的東西,是否該還回來了?”


    ? ? 不過在白酒和黑崖擔心之時,修羅炙卻是問了一句。


    ? ? “他?鬼知道他去哪兒了。”隨即白酒輕輕一笑,回頭說道。


    ? ? 此話一出,修羅炙眉頭微皺!當年云龍玄從他這兒拿走了一個東西,他的神階武器,神冰刀!當時云龍玄說拿去用用,這一用,就是二十多年。


    ? ? “不過你放心,他既然說會還你,那遲早會還回來的!”白酒沖著修羅炙怪笑一下,然后轉身不再遲疑,帶著黑核門眾多高層,縱身一躍飛出皇宮。


    ? ? 那神冰刀是修羅炙的武器,一種極寒神器,當年打敗修羅帝國后,云龍玄看那刀不錯,所以就說借來用用!當時修羅炙一敗涂地,當然只有答應。


    ? ? 其實修羅炙也知道云龍玄有很大的可能性不會還給他,但是那畢竟是神器,所以看到白酒時他當然得提一提。


    ? ? “國主,那家伙身上,似乎感覺不到任何氣息波動?”


    ? ? 看著離去的白酒等人,身后玨佢上來說道。剛才他就想說這一點的了!


    ? ? 修羅炙只是揮了揮手,周圍的士兵便是通通散去!


    ? ? “他想不讓你感覺到,你自然就感覺不到。”輕輕說了一聲,修羅炙轉身走進宮殿!楚擎天在后面跟上。


    ? ? “枯木山脈計劃作廢,短時間內,任何人莫要與黑核門有任何沖突!”


    ? ? 走進去時,修羅炙還不忘留下一句話。


    ? ? 玨佢等人雖然心有不爽,但是既然國主都這么說了,他們自然也只有照辦。


    ? ? 另外,其實他們心里,也是很忌憚白酒的。畢竟他和云龍玄當年橫掃了他們修羅帝國。


    ? ? ……


    ? ? 回到黑核門,對于修羅帝國剛才大氣都不敢出的情景,黑核門所有人都是心頭暢快!媽的這兩年修羅帝國一直很猖狂,現在該他們慫的時候了。


    ? ? 唯有白酒和黑崖微微松了一口氣,要是修羅炙看出來白酒修為盡失的話,今天可沒這么容易回來,雖然如果打起來他們也不怕,但是說到底沒有白酒和云龍玄的話,的確黑核門的總體實力要弱于修羅帝國幾分。


    ? ? 枯木山脈保了下來,還順勢挫了一下修羅帝國的銳氣,黑核門再次歡慶起來。


    ? ? 而一番歡慶之后,在黑崖的帶領下,黑核門就開始在枯木山脈一帶開山建房,打算將那兒弄成黑核門第二個基地!


    ? ? 枯木山脈不是一片簡單的山脈,那里不僅地勢險絕易守難攻,而且資源豐富!山脈盛產一種奇異大樹,這種大樹一年就能長到兩抱多粗,而且只活一年便是枯萎,而這種枯萎的木材堅硬程度卻堪比鋼鐵!枯木山脈名字也是由此而來。


    ? ? 為了得到這片寶地,黑核門眾多強者同時出手,威逼利誘之下才將這片山脈的那些強大魔獸攆走,其中還有兩個隱藏的神尊境魔獸。


    ? ? 整個黑核門都是忙活起來,而云零,則是一直安安靜靜的在黑核鼎中化解晶魄。


    ? ? 幾天的時間過去,白酒繼續等待,另外也派人去了趟林城,把換玉眼雕時留下的天劫珠給拿了回來!天劫珠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價無市,如今云零已經是天玄境的實力,那這些東西,當然得給云零保存起來。


    ? ? ……


    ? ? 虛無的漆黑之中,云零雙目緊閉,整個人一動不動,進入了一種極度專一的境界,氣海之中,氣息不停的以不一樣的力量攻擊著紫色晶魄,幾天時間下來,云零都沒有停息,已經嘗試了不知多少次,但那標準點,卻始終難以找到!


    ? ? 但是他依然沒有任何焦躁,也沒有任何疲勞可言,繼續小心翼翼的觸碰晶魄,這是心兒的修煉核心,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失手。


    ? ? 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每一次所用力度都有所不同,現在云零心里想的就只剩下化解晶魄,安靜之中,沒有任何雜念,沒有任何東西分神!


    ? ? 嗡!


    ? ? 而經過了不知多少次的觸碰之后,終于,心兒的晶魄上,一小個晶點分離了下來,這晶點之小,小到完全看不見,但是云零卻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的確是分離開了,而且晶魄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只是發出一道輕微的鳴動。


    ? ? 見此情況,云零頓時狂喜,終于找到這個最合適的力度,終于找到這個晶魄能夠分解的最小點!


    ? ? 隨即云零不再遲疑,抓著這個點,繼續化解晶魄,兩點、三點、四點……


    ? ? 紫色晶魄,在云零的掌控之下,一小點一小點的分解開下,如此一塊晶魄,一小點一小點的分離自然需要很多時間,但是最難的一步云零已經走過,時間問題自然無所謂。


    ? ? 漆黑之中,云零只顧著小心翼翼的分解晶魄,周圍的黑暗一點點不知不覺的鉆入他的身體…


    ? ? ……


    ? ? “三個月了啊!”


    ? ? 巨大的黑核鼎下,白酒仰視著黑核鼎鼎口長長吐了一口氣,云零自從進去之后,已經過了三個月的時間了,如果他能夠找到那個化解晶魄的點的話,應該差不多快出來了吧?


    ? ? “只要有足夠的耐心和細心,化解晶魄也不是什么太難的事,不必擔心他!”黑崖在一旁安慰道。


    ? ? 說起來化解晶魄很難,但是又很簡單,相信云零在這黑核鼎絕對聚精會神的情況之下,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 ? 白酒微微點頭,只能在心中祈禱他早點出來,修羅道中,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能早點出來最好。


    ? ? “基地整體構已經忙活得差不多了,走吧,先去建個保護結界!”


    ? ? 隨即黑崖揮了揮手,兩人就是離開這里,一個強大而堅固的結界,自然需要無數的強者聯手建造,所以黑崖直接帶著整個黑核門所有五品尊天境以上的強者朝著枯木山脈去了!


    ? ? 黑核鼎的暗能一直在匯聚,而他們黑核門這個基地已經充滿了力量,需要第二個基地來容納黑核鼎匯聚而來的暗能,所以他們才花功夫去攻打枯木山脈的。


    ? ? 只要在枯木山脈建造好基地,再在枯木山脈和黑核門之間建一個傳送門,就能將黑核鼎的暗能引到枯木山脈,到時候枯木山脈就能成為第二個黑核門了。


    ? ? ……


    ? ? 嗡!


    ? ? 黑核鼎內部,黑暗之中,云零心神依然在氣海之中不停息的化解晶魄,一聲聲的嗡鳴,晶魄被一點點的解開,但是能量卻沒有任何一絲的流失!


    ? ? 時間在云零腦海中早已不復存在,他只知道已經過了很久很久。而在這很久很久之后,晶魄在不停息的化解中,終于最后一小點都是被分開。


    ? ? 無數細小得完全看不到的晶點流向云零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此時的云零,仿佛身體每一個細胞都是和心兒的晶魄融合!


    ? ? 安靜了不知多久的云零,終于是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完成了啊,這次閉關可把自己玩壞了,都特么不知過了多久了!


    ? ? 心神一動,氣海之內無數的紫色流光匯聚,然后又是在氣海中形成一開始的那紫色晶魄,心神再動,晶魄又是化為無數碎末融合在全身!云零嘴角微掀,果然心兒的晶魄沒有受到任何傷害,而且可以隨時凝聚或者散發。


    ? ? 緊閉了三個多月的雙眼緩緩睜開,入眼處還是一無所有的黑暗。再次長長吐了一口氣,云零笑了笑,既然心兒的晶魄已經化解在自己身體里,那祖龍精血的威壓應該已經被遮蓋住了吧?


    ? ? 既然如此,就抓緊時間去修羅道吧!


    ? ? 雙手握住身后懸浮著的黑骨龍槍和巨劍,云零正打算出去。


    ? ? 不過當他握住黑骨龍槍時卻又是停了下來,然后輕輕一笑,心神進入黑骨龍槍內…


    第一百六十八章

    ?潛入者

    ?黑骨龍槍也是龍族的禁物,自然不可能帶到菩提總院去,所以就得留在黑核門!不過黑骨龍槍里的東西可得帶走。他爹留下的,以及這段時間以來收集到的大大小小的寶貝…


    ? ? 心神進入黑骨龍槍內,云零先是找到他爹留下的那些光團,當初因為實力不夠只拿了個凌風臂,現在加上梟夜的力量,應該能夠把所有東西拿出來了吧?來看看自己老爹留下的還有什么好東西。


    ? ? 心神靠近光團,云零一個個的將其打開…


    ? ? ……


    ? ? 黑核門,大多數的人都是去了枯木山脈,現在整個黑核門上下,也就是由那么幾個實力五品尊天境都不到的高層看家。


    ? ? 此時顯得有些空蕩起來。


    ? ? 在黑核門中央,也就是黑核鼎所在的平地,周圍一片寂靜!


    ? ? 唰唰唰!


    ? ? 突然,三道人影不知從什么地方閃過來,躲在黑核鼎其中一只粗壯的鼎足之下。


    ? ? 這是三個黑衣人,全身上下都是被黑衣包裹著,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其實并不是黑衣,而是黑色麻布,一條條黑色麻布包裹全身。


    ? ? 鬼鬼祟祟的目光看了一眼周圍,這三人仰頭看著巨大的黑核鼎,然后點了點頭,在懷中掏出一把黑色小匕首,在黑核鼎巨大的鼎足上刻畫起來。


    ? ? 就在三人不停的在鼎足之上刻畫著詭異紋路時,卻是沒有發現,黑核鼎上方鼎口處,一道人影從黑暗之中飛了出來。


    ? ? 身形落在鼎口邊緣,云零由于長時間沒有見到光芒,一時間覺得外界是這么的刺眼。


    ? ? 長長的伸了個懶腰,云零頓時感覺身體都是輕松了許多。也不知道在這下面憋了多久了,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祖龍精血的事解決了,而且這黑核鼎中似乎不太一般,總感覺自己體內多了什么東西。


    ? ? “嗯?”


    ? ? 就在這時,云零察覺到一些動靜,然后目光朝著下方看下去,只見三名黑衣人手里拿著黑色匕首,在黑核鼎鼎足之上不知道畫著什么東西。


    ? ? 雖然云零只和黑核門的人打了一天的交道,但是卻可以非常肯定,這三個鬼鬼祟祟的家伙不是黑核門的人。


    ? ? “他們在畫封印術!”這時梟夜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 ? “封印術?”云零聽了眉頭微皺,這三個人是怎么來到這兒的?搞封印術干什么?


    ? ? “這段時間你竟然能夠一直氣都不喘?”隨即云零反應過來,自己不知道在黑核鼎里面待了多久了,這梟夜可是從來沒說過一句話啊。


    ? ? “還是先解決下面這三個家伙吧!不然這黑核鼎就要廢了一條腿了。”梟夜語氣不變,接著說道。現在云零是他的主人,所以一切和云零有關的東西他都會幫助。


    ? ? 云零微微點頭,雖然不知道這三人是干什么的,但是既然想封印黑核鼎的一足,自然不是什么善茬。


    ? ? 隨即云零手中黑骨龍槍對準下面三人,猛然擲下去,隨后手掌握住背后的巨劍劍柄,縱身一躍飛下去。


    ? ? 下方,那三人正在慢慢刻畫著封印術的紋路!突然背后一陣破風聲傳來,三人都是眉頭一挑連忙閃躲開。


    ? ? 鐺!


    ? ? 黑骨龍槍爆射下來,刺在剛才三人所處的黑石地板中。


    ? ? 嘩!


    ? ? 緊隨其后,一道人影提著巨劍落了下來。


    ? ? “不知三位是什么人,這封印術又是怎么回事?”


    ? ? 引用著梟夜的力量將巨劍抗在肩上,云零目光盯著這三個奇怪的黑衣人。


    ? ? 那三人沒有說話,只是雙眼看著云零,這家伙怎么回事,剛才他們竟然沒有感覺到上面有人?他身上怎么感覺像是蒙上了一層濃霧一般,讓人看不透!


    ? ? 三人目光轉向后面差點兒完成的封印術,可惜,要是再有一分鐘就搞定了。現在既然被發現的話,自然是不可能再繼續下去了。


    ? ? 隨即他們三人對視一眼,然后都是點頭,體內一股奇怪的灰色氣息翻涌出來,唰的一聲就是朝著黑核門外飛出去。


    ? ? “讓我試試六品尊天境的力量!”


    ? ? 嘴角微掀,云零目光鎖定那三人,然后身形瞬間就是跟上去擋在他們身前,手中巨劍抬起橫劈而出。


    ? ? 叮!


    ? ? 那三人都是不敢怠慢,連忙手中匕首同時擋在身前,但是巨劍的力量,還是將他們三人震退了幾步。


    ? ? “六品尊天境?”隨即這三人都是驚訝,這小子剛才看不出什么實力,沒想到居然是六品尊天境?黑核門什么時候有這么年輕的六品尊天境了?


    ? ? 一劍攔下三個黑衣人,云零也是驚訝的看著手中的劍,這就是尊天境的實力啊,對面這三個家伙應該都是五品尊天境左右,竟然被自己一劍擊退。


    ? ? 嘴角微掀,云零再次提著巨劍沖上去,不清楚這三人的來頭,但是既然來了,那就留下吧!


    ? ? 嘩!


    ? ? 血紅色巨劍帶著磅礴霸道的劍氣揮砍過來,那三人都是眉頭緊皺,連忙閃躲。不是說黑核門所有五品尊天境以上的人都去了枯木山脈了么?怎么還有一個六品的在這兒?


    ? ? 他們的目的,就是來毀了黑核鼎,讓黑核鼎不再能夠吸收大陸暗能,但是卻遇到六品尊天境高手,這下麻煩了。


    ? ? 唰唰!叮……


    ? ? 云零的身形在三人之間來回揮砍,手中巨劍每一次揮動都帶著恐怖的力量,那三人在如此迅猛的攻擊下,根本沒有機會還手,只有不停閃躲。


    ? ? “什么人?”


    ? ? 果然,云零和他們交手不到一分鐘,就是有黑核門的人發現了,當即消息就是瞬間傳開,黑核門那幾個留下來的高層都是同時出現。


    ? ? 當他們看到云零和三個神秘黑衣人打成一團的時候眉頭都是一皺,云零他們倒是知道是自己人,但是那三個家伙是怎么回事,他們是怎么進入黑核門的?


    ? ? “動手!”


    ? ? 隨即他們所有人都是沖上去,膽敢有人闖進黑核門,還在這兒打起來了,當然得收拾收拾。


    ? ? 隨著這幾人的加入,那三個黑衣人就是更加吃力起來!他們是五品尊天境,但是云零六品,其他人也接近五品,所以他們自然是扛不住!


    ? ? 唰!


    ? ? 三人對視了一眼,然后同時退后,手中黑色匕首相撞!在空中畫著三道奇怪印記。


    ? ? 嗡!


    ? ? 三道印記剛出現就是融合,然后就是看到,三人之間突然出現一陣灰色氣體,這些灰氣瞬間形成一個保護罩,將三人包裹其中。


    ? ? 黑核門幾個高層同時沖上去。


    ? ? 咚!


    ? ? 但是,這灰色保護罩的堅硬程度卻是遠超他們想象,全力一擊下去,紋絲不動。


    ? ? 云零見狀握緊巨劍,梟夜的氣息翻涌而出,沖上去就是一劍斬下!


    ? ? 咚!


    ? ? 勁風夾帶著劍氣肆虐而開,讓得云零眉頭微皺的是,這灰色保護罩,依然沒有出現什么變化。


    ? ? 保護罩里,那三人見外面的人都是沒有攻進來,隨即轉身在地面上刻畫起一個奇怪的陣法紋路來。


    ? ? “這三人之間似乎是聯系的,他們在畫的是傳送陣!”


    ? ? 云零腦海里梟夜的聲音響起,他看得出來這三個家伙不太一般,一個傳送陣,他們卻是分工畫,沒有任何一絲差錯。很明顯他們要么就是經過訓練才有的這種默契,要么就是他們的意識之間有著聯系。


    ? ? “傳送陣?”


    ? ? 云零臉色微變,他們這是打不過了,所以弄個保護罩罩著,想在里面利用傳送陣逃走。


    ? ? “你們門主呢?”隨即云零朝著周圍那幾個黑核門的人問道。


    ? ? 這保護罩太過堅硬,他徹底使用梟夜的力量都打不破,恐怕只有更厲害的人才能破開。不然這三個家伙可就逃了。


    ? ? “快聯系門主!”那幾人這才點了點頭,剛才他們是想自己解決這三個家伙的,但是現在看來,他們是沒辦法了。


    ? ? 于是黑核門的人便是通過特殊的方式,聯系著枯木山脈的黑崖。


    ? ? 修羅帝都西面,城外數十公里處,是一片奇特的山脈,這片山脈森林茂密,而且在這森林之中,有著大量的枯木,那種堅硬無比的枯木。


    ? ? 在這山脈中央,一棟棟由枯木建造的氣派大樓拔地而起,一個新的基地正在慢慢加工。


    ? ? “只差最后一層了!”


    ? ? 基地中間,黑核門眾多高層匯聚在一起,一個堅硬的結界,需要一層一層的加上去,現在,只差最后一層,這個覆蓋整個基地的結界就完成了。


    ? ? 突然,黑崖臉色微變,似乎察覺到了什么。


    ? ? “出了什么問題?”一旁白酒見黑崖那表情,立刻問道。


    ? ? “你們繼續!”黑崖只是朝著周圍的人說了一聲,然后周身空氣陣陣扭曲,和白酒的身形消失而去。


    ? ? 黑核門中,灰色結界里,那三人繼續刻畫傳送陣,在這黑核門中無法撕裂空間,他們能做的,就是和外面的人就地建造一個傳送陣,然后傳送出去。


    ? ? 嗡!


    ? ? 就在這時,黑核鼎下面空間一陣扭曲,白酒和黑崖的身形出現。


    ? ? “門主,副門主!”


    ? ? 見他們到來,周圍所有人都是抱了抱拳。不過灰色保護罩里面那三人卻是眉頭緊皺,連忙加快速度。


    ? ? “好大的膽子!”


    ? ? 看著那灰色保護罩中的三人,黑崖臉色有些冰冷,然后朝著灰色保護罩一步步走上去…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荒

    ?沉著臉一步步走上去,黑崖冷哼一聲,大手抬起!


    ? ? 嘩!嘣!


    ? ? 身形瞬間移動般的速度撞上去,剛才云零等人用盡全力都紋絲不動的灰色保護罩,竟然是被黑崖直接無視。


    ? ? 沖破保護罩之后,黑崖兩只大手在那三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之時,便是扣住其中兩人脖子,另外一人則是被他一腳踢飛出去,狠狠砸在黑核鼎鼎足上。


    ? ? 直接將兩個五品尊天境的人像是拎什么東西一樣舉起來,黑崖大手一甩。又是將這兩人砸過去!


    ? ? 其力度之大,讓得那三人頓時被震得沒了什么力氣。


    ? ? “嗯?”


    ? ? 就在這時,黑崖的目光注意到黑核鼎鼎足上那還沒完成的封印術!當即他臉色就是一下子冰冷下去。


    ? ? 這三個家伙,竟然敢對黑核鼎下手?


    ? ? 拳頭一握,黑崖心中涌出一些怒火,身形暴沖而上。


    ? ? 砰砰砰!


    ? ? 那三人剛穩住身形就又是被黑崖的拳頭打上來!只是普普通通的三拳,那三人,便再也爬不起身來了。


    ? ? “要么死,要么告訴我誰讓你們干的!”


    ? ? 一腳踩著其中一人,黑崖那壓倒性的力量直接讓得那人無法動彈。


    ? ? 五品尊天境,這三個家伙是怎么進來的?大門有守衛,不可能放進來,高空有結界,沖破結界一定會被察覺到。


    ? ? 但是這三人卻就這樣出現在這兒了,而且他們的目的就是黑核鼎!區區五品尊天境的人自然不敢得罪黑核門,除非是想死。


    ? ? 所以黑崖敢斷定他們后面還有人。


    ? ? “說!”


    ? ? 黑崖碩大的拳頭懸在那人腦袋上,威脅道。


    ? ? 腳下,那人并沒有說話,只是掙扎了幾下,然后便是奇怪的沒了動靜!身上的氣息消失而去。看上去,似乎已經死了!


    ? ? 黑崖臉色一變,這是怎么回事,自己還沒出手他怎么就死了?嚇死的不成?


    ? ? 在黑崖疑惑之時,另外兩個黑衣人也同樣是抖動了幾下,然后也是死去。


    ? ? 突然的一幕讓得所有人都是不明白發生了什么,這三人怎么突然就死了?


    ? ? 云零也是疑惑,這可是三個五品尊天境,怎么說死就死了?自殺?


    ? ? 白酒走上前去,蹲下身子一把將其中一人臉上的黑布扯開,然后眉頭微皺,道:“是傀儡!”


    ? ? 所有人目光看過去,只見那黑布之下的,竟然是一張已經干枯的臉,不知道已經死了多久了。


    ? ? 白酒接著將另外兩人身上的布也是掀開,都是干尸!


    ? ? “傀儡?”


    ? ? 黑崖等人這才明白過來,如果不是活人的話,的確可以不碰到上空結界而直接進入黑核門內部。


    ? ? ?


    ? ? “應該是害怕被牽連,其主人剛才斷絕了對他們的控制!”白酒接著說道。


    ? ? 黑崖將腳移開,然后目光在黑核鼎鼎足上那紋路上掃過,沉思起來。


    ? ? “拖出去扔了!”


    ? ? 隨即黑崖揮了揮手,幾個黑核門的人便是將那三具干尸抬出去。


    ? ? “能控制三個五品尊天境的傀儡,后面那家伙,會是什么人?”黑崖眉頭緊皺,那家伙的目標是黑核鼎,而且,竟然是在他們黑核門眾多高層都不在的時候進來的。


    ? ? 這件事,有些蹊蹺啊!


    ? ? 能夠想到的仇家,也就只有修羅帝國,但是修羅帝國眾多強者中,根本沒有人懂得操控傀儡!


    ? ? 一個能夠知道黑核門無人看守且控制三個五品尊天境傀儡的家伙,會是什么人?又為什么要潛入他們黑核門干這種事?


    ? ? 一時間白酒和黑崖都是陷入沉思。


    ? ? “小零?出來了?”


    ? ? 這時,黑崖目光注意到一邊扛著巨劍的云零,然后板著的臉才緩和了許多。


    ? ? “我也是剛出來,就遇到那三個……尸體了!”云零輕輕一笑,要不是剛才自己出來的正是時候的話,只怕這黑核鼎就要出問題了吧。


    ? ? “哈哈!看來天都要保佑我黑核門的黑核鼎啊!”黑崖大笑一聲。云零出來得還真是時候。剛才那三個家伙都是五品尊天境,要是沒有云零的話,黑核門沒有人攔得住他們。


    ? ? “看樣子,問題解決了。”


    ? ? 隨即黑崖的目光在云零身上打量起來,現在的云零,身體和氣息都是變得有些深邃起來,這種深邃并非強大,而是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猶如云零身上多了一層濃霧一般,讓人無法窺探。


    ? ? “多虧黑叔幫忙!”云零輕輕一笑。然后將梟夜的力量褪去。


    ? ? 鐺!


    ? ? 還是扛不住巨劍的重量,劍刃鐺的一聲砸在地上。不過云零卻是強忍著將其抬起來,然后背在背后!


    ? ? 他不想錯過任何變強的機會,背著這樣沉重的巨劍,對于他來說也是一種鍛煉。


    ? ? “哈哈哈!別急著高興,先休息休息,然后去外面轉轉,看祖龍精血的威亞是否完全被遮蓋住!”黑崖拍了拍云零肩膀。


    ? ? 之所以化解心兒晶魄,就是為了遮蓋祖龍精血,現在既然成功了,就去找幾個魔獸看看,現在黑崖都看不透云零的身體了,但是面對魔獸的話,或許會不一樣。還是小心為妙。


    ? ? 只有連魔獸都感覺不到祖龍精血了,才能說真正的掩蓋住了。


    ? ? “嗯!”云零點頭,自己閉關這么久,也是該散散心了。


    ? ? 于是黑核門開始著力調查傀儡趁機闖入這件事,而云零則是在黑核門中休息著,打算確定祖龍精血沒問題之后就去修羅道。


    ? ? 對于自己竟然在黑核鼎里待了三個多月這件事云零也是有些驚訝,當時只是一心一意的化解晶魄,時間都忘記了。


    ? ? ……


    ? ? 修羅帝都,東面,那龐大的華麗皇宮深處,一間大殿里,灰色氣息緩緩收斂,露出一道穿著灰色斗篷的人影。


    ? ? “為何要殺了他們?”


    ? ? 灰氣收斂之后,首位之上,一名龍袍男子便是朝著那披著灰色斗篷的人問道。


    ? ? “如果是外力殺的他們,我也會受到牽連!而且有可能暴露我的位置。”灰色斗篷之下,傳來一道微弱的聲音。


    ? ? “修羅國主,不是說黑核門無人看守么?那小子怎么解釋?”緊接著,灰色斗篷下的聲音就是變得有些抱怨起來。


    ? ? “黑核門上下五品尊天境以上之人確實都去了枯木山脈,這小子應該不是黑核門的人!是我大意了。”首位之上,那龍袍男子淡淡說道。此人正是修羅帝國國主,修羅炙。


    ? ? “我損失了三個五品尊天境傀儡,修羅國主就一句大意,似乎有些草率了吧?”灰色斗篷之下,那聲音越發沉重起來。


    ? ? 五品尊天境的戰力,煉制出三個來花了他極大的功夫,如今卻因為修羅炙一時大意就葬送在黑核門,他心中自然不爽快。


    ? ? “呵呵!一荒大師放心,我修羅帝國自然會雙倍價格賠償于你!”修羅炙抱歉一笑道。


    ? ? 聽到他這話,那灰色斗篷下的人才微微點了點頭。


    ? ? “如今封印黑核鼎失敗,這個方法自然不能再行!不知國主大人有何打算?”緊接著他又是問道。


    ? ? “不著急,只要一荒大師肯與我聯手,遲早能夠滅了黑核門,慢慢來!”修羅炙只是冷冷一笑。


    ? ? 眼前這人,這個瘋狂的煉尸人,跟他一樣想抹除黑核門,所以在不久前他找到了這家伙。如今黑核門的白酒出現了,他修羅帝國當然不可能明目張膽的和黑核門作對,現在只能這家伙出面,他則是在暗中相助。


    ? ? 一荒只是微微點頭,時間他有的是,既然這次失敗了,那就等著下一次有機會再說…


    ? ? ……


    ? ? 枯木山脈,云零和白酒都是留在這兒,相比那漆黑沉著的黑核門,無疑這里的青山綠水比較讓人心怡。


    ? ? 一座山峰頂端,微風清揚,云零俯視著下方那完全由枯木建造但卻出奇堅硬的基地,能夠在短短三個月內建造出如此龐大的一個基地,黑核門勢力和實力,果然是大得可怕。


    ? ? 以前他所在的北夏大陸和這兒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層次!難怪他們那個菩提分院只是第二十三分院,現在看來,的確不怎么強。


    ? ? 果然,主界很大!天,很高!


    ? ? “黑叔……是什么實力?”


    ? ? 想了想,云零突然扭頭朝著一旁躺在樹蔭下的白酒問道。


    ? ? 當時那三個五品尊天境的傀儡完全沒有還手之地,黑崖的實力,應該強大得恐怖吧?


    ? ? “到目前為止,你見過的所有人中……他最強!”白酒輕輕一笑回道。修羅大陸頂尖勢力的一把手,實力自然毋庸置疑。


    ? ? 想到還能夠回道黑核門來,白酒也是有些感嘆,在北夏大陸活了十年之久,沒朋友,沒實力,回想起來還是挺苦逼的。


    ? ? 云零微微訝異,他見過的人中,就是之前明皇沙漠的血老最強了!不對,是那個南神宮帶走心兒的家伙最強,連血老都不是對手。


    ? ? “神尊境么?”云零喃喃道。血老是神尊境,那帶走心兒的人自然也是神尊境以上,而黑崖比他們都強的話,應該至少也是神尊境吧?


    ? ? “主界很大,神尊境并不意味著巔峰!”白酒只是淡淡一笑,神尊境固然完全足夠撐起一大片天,但神尊境之上,也還有更高的境界。


    第一百七十章

    ?暗能

    ?云零點了點頭,黑核門就這么強大,那主界巔峰的南神宮,不知道會恐怖到什么地步?


    ? ? “放心吧,她晶魄還在,證明她現在起碼是安全的。”似乎看得出來云零在想什么,云零接著說道:“南神宮的確強大,但又不是無敵,等有足夠的實力了,去救她便是!”


    ? ? 云零重重點頭,主界最強大的勢力,這將是自己以后的目標。


    ? ? “對了,這是什么?”


    ? ? 想起一件事,云零抬起手掌,然后氣息翻涌出來。本來火紅色氣息中,夾帶著了一些詭異的黑暗,這種黑暗,與黑核鼎內部的有些相似。


    ? ? 之前云零就發現自己的氣發生了一些變化。多了這種東西。


    ? ? “這是暗能!在黑核鼎里待了三個多月,當然會鉆一些到身體里去!”看著云零氣息的有所不同,白酒只是一笑說道。


    ? ? “暗能?”云零明顯第一次聽說這種東西。


    ? ? “你也可以理解為能量,不過有所不同。這么說吧,修煉者修煉的是氣,而氣同樣會自己修煉,氣修煉的,就是暗能!”白酒隨便解釋道。


    ? ? 云零微微明白,也就是說,這東西能夠讓氣變得更加強大的意思了。


    ? ? “有時候氣的強大并不代表真正的強大,氣也有不同等級和類型!暗能強大的氣,往往會比一般的氣要強大一些!這就是為什么有些人能夠越級挑戰的原因。”白酒接著說道:“就比如你的龍極爆,無論你使用多少重,你是什么境界的都還是什么境界,但是氣的力量卻是變得更加強大,這就是因為暗能的提升!”


    ? ? 云零點了點頭。暗能越大的氣,就會越強的意思!難怪黑崖要他在黑核鼎中閉關。


    ? ? 就在這時,云零目光轉向山林之中,感覺到那里有些動靜,他縱身一躍,背著巨劍和黑骨龍槍飛了過去。


    ? ? 已經試驗過很多次了,現在那些魔獸,無論是什么實力的,都不會像以前那樣躲著云零。為了保險起見,云零想再試幾次。


    ? ? 山林之中,一大一小兩頭黑虎張著大嘴悠閑的游走著,這是兩頭靈階上等魔獸!枯木山脈一帶,所有尊天境以上的魔獸都是因為黑核門而搬遷,但是這些弱小得沒有什么威脅性的魔獸就到處都是了。


    ? ? 嘭!


    ? ? 一道人影突然從高空砸下來,落在那兩頭黑虎身前。玄階和仙階的魔獸云零已經試過了,對他沒反應,這靈階的不知道會不會怕!如果這兩頭黑虎都同樣沒反應的話,那就證明自己身上真的完全散發不出任何祖龍精血的威壓了。


    ? ? 那兩頭黑虎目光愣愣的看著云零,并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


    ? ? 嘴角微掀,云零一步步走上去,然后抬起手就是給小的那頭黑虎一巴掌!頓時將那小黑虎都是扇出去幾米。


    ? ? “吼!”


    ? ? 云零這一動作頓時惹得大的那頭黑虎心生怒火,咆哮一聲就是朝著云零撲上來!


    ? ? 見它敢攻擊自己,云零只是淡淡一笑,退后半步腳尖一點,飛上高空。留下兩頭懵逼的黑虎,這人干什么,打人家一巴掌就跑了。


    ? ? 身形回到山頂,云零輕輕一笑,連靈階魔獸都不怕他,看來心兒的晶魄已經將他徹底掩蓋了啊!不僅祖龍精血,連自己的氣息都是被徹底掩蓋。


    ? ? 既然如此,那就是時候去修羅道了。


    ? ? 又是在這兒觀賞了一下枯木山脈的景色,二人便是回了黑核門,休息也休息夠了,祖龍精血的問題也解決了,云零并不想浪費任何時間,今天就要去修羅道。


    ? ? 黑崖本想留著云零在黑核門多待一段時間,但是想到小空,也就沒有多留了。修羅道是一段很長的路,能早去就早去。


    ? ? 于是黑崖在黑核門中為云零準備了一些能夠保護云零的東西,順勢幫云零直接在手掌間開辟一片儲物空間,然后便是與白酒,一同將云零送往林城。


    ? ? 那與天地融為一體的林城美景,依然是美得讓人心醉,菩提山上空,空間淡淡扭曲,三道人影憑空出現。


    ? ? 云零穿著第二十三分院的衣服,背著麻布包裹的巨劍,肩上帶著小幽。黑骨龍槍不能出現在青龍殿主眼里,所以就留在了黑核門,現在起,他的武器,就是背上這柄沉重的劍!


    ? ? 梟夜是劍靈,算是云零的一部分,所以當然可以直接跟著云零進去而不需要令牌。至于小幽,本來是想也留它在黑核門的,但是它死活都是粘著云零,沒辦法云零也只有帶著它!寵物自然也不需要令牌。


    ? ? 俯視著下面的菩提山,三人飛了下去,來到菩提山下那藍色巖漿世界。


    ? ? 此時依然有著一些菩提學院的士兵把守著,但是對于云零三人的到來他們并沒有怎么在意,每年都是這樣,有些學生會過了好久才進去,而有些學生,已經進去然后承受不住出來了。


    ? ? “接下來,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


    ? ? 藍色巖漿邊緣,白酒目光看著云零,進入這死亡空間之后,云零將失去所有幫助,以后所有的事,都只能靠他自己。


    ? ? 白酒和黑崖當然都是有些擔心, 雖然云零有著梟夜幫忙,但是修羅道之恐怖,不是尊天境就能橫著走的,一切,都是未知數!


    ? ? “等著我將小空救出來!”云零沖著他們笑了笑,這種時候,他也不想讓他們太過擔心。


    ? ? “切記!進入總院之后,萬萬不能使用神訣!另外小空還不知道一切事情的緣由,你要面對的東西還很多,一切,都得智取!”白酒接著叮囑道。


    ? ? 菩提寒實力和權力都是強大,云零不可能直接進去就搶人,所以萬事都不可魯莽。


    ? ? “在修羅道一切小心,你要是出事了,就沒人救得了小空,也沒人救得了你女人!”黑崖也是提醒道。


    ? ? 云零重重點頭,這兩點,就是自己的信念和動力。


    ? ? “另外修羅道也是一片寶地,在里面你定然會遇到很多難得一見的好東西,但是記得,能吃則吃,不能吃的不要貪心!保住性命才是第一。”白酒又是說了一句。


    ? ? “菩提總院同樣是無數學生向往的修煉圣地,也不要錯過!”黑崖繼續說道。


    ? ? “呃…”感覺到這兩位叔話比平常多出許多,云零也是干笑一聲,自己又不是孩子了,你們這是擔心過頭了啊。


    ? ? “好了,咱男人告別,不搞擁抱眼淚這些的!萬事小心。”


    ? ? 隨即白酒和黑崖都是沖著云零一笑,再怎么擔心,云零還是要去修羅道。他們能做的,也都做了。


    ? ? “二位叔,告辭!”


    ? ? 云零重重抱了抱拳,然后不再拖沓,轉身走到藍色巖漿邊緣。


    ? ? “我們等著你的歸來!”


    ? ? 黑崖和白酒最后朝著云零投去鼓勵的眼神。


    ? ? 云零重重點頭,然后不再遲疑,縱身一躍,跳進下方巖漿。


    ? ? “還有一點,無論如何不要讓別人對小幽亂來。”


    ? ? 在云零掠下去的那一刻,白酒又是多加了一句。


    ? ? 撲通!


    ? ? 隨著白酒話音的落下,云零的身形,撲通一聲栽進藍色巖漿之中。


    ? ? 云零離開之后,周圍就是安靜下來,白酒和黑崖都是目光看著沒了動靜的藍色巖漿表面,心中又有擔憂,又有些失落。


    ? ? 這一去,生死未知啊。說到底,云零始終是個十七歲不到的孩子,還是自己朋友的兒子,他們當然忍不住擔心。


    ? ? “唉!”


    ? ? 兩人對視一眼,然后都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現在,只能在心里祈禱和相信云零能夠活著進入總院救出小空。


    ? ? 又在這兒待了一會兒之后,兩人便是一起轉身,離開了菩提山。一切,都看云零的了。


    ? ? ……


    ? ? 跳進藍色巖漿之后,云零并沒有感覺到任何的高溫或者低溫,只是周圍一陣鳴動,然后自己的身形,就是出現在一個古老平闊的石臺之上。


    ? ? 這石臺長滿了青苔,上面雕刻著古老的紋路,讓人無法看出它的年代。


    ? ? 剛一來到這石臺,云零就是抬起頭來,目光朝著周圍掃視而開。


    ? ? 昏暗的天空,烏云彌漫,電閃雷鳴!大地之上,一道道猙獰恐怖的裂紋,一座座冒著巖漿的火山,狼煙升入天空,與黑云混雜在一起。


    ? ? 蒼穹,大地,似乎已經融為一體,都是死氣沉沉的昏暗!偶爾有颶風從大地卷過,帶起漫天灰塵,遠遠看去,猶如一條巨蟒一般。


    ? ? 看著如此一幕,云零微微震撼!這仿佛剛剛經歷的天災洗禮的世界,就是死亡空間修羅道么?


    ? ? 看上去確實恐怖,不知道那看不見盡頭的深處,又會是怎樣一番場景。


    ? ? 拿出手中的令牌,云零找準那條最安全的路,然后縱身一躍,飛了出去。


    ? ? “嗡嗡嗡……”


    ? ? 但是就在云零剛一動身飛出去的那一刻,下方地面上似乎有什么東西發現了他,當即就是一群黑影鋪天蓋地的涌了上來,發出陣陣鳴叫聲的同時,朝著云零席卷而去。


    ? ? 察覺到地面上的動靜,云零眉頭微挑,定眼一看,才發現那是一只只指頭大小的黑色蜜蜂!抬起手掌,云零身上火紅氣息翻涌而出,打算將這群要攻擊自己的奇怪毒蜂給燒干凈…


    ? ? 但是就在他打算動手的那一刻,目光卻是不自覺的瞟了一眼大地,緊接著瞳孔一聚,二話不說轉身就朝著遠方飛出去…


    未完待續...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