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古言+宮斗】蝕心毒后 陸離襲歌【完結】

    樓主:小表妹書書 時間:2018-09-21 14:28:36

    若說十年前的陸離是個眼中都是茫茫浩瀚星海的璀璨少年,那么十年后的陸離就是嗜血如命的修羅。
    他將人世間的一切都當作一張棋局,不論誰,都是棋局上的一步子,一步也不能偏移,他憎惡這世間的所有人,他憎惡天下。
    包括襲歌,惡語相向,不留余地的傷害,卻叫少女步步為營,終成毒后。
    在新婚夜,抵著少女,掌心都是冰涼,一襲紅帳散,三千青絲亂。
    “這一世,哪怕我棄之如履,你也是我陸離的人!”
    強強碰撞,鹿死誰手。



    “陸離你記著我的母親是苗疆女子我也是我們苗疆女子沒你想的那么惡毒你信便信你不信便不信況且你從未信過我——”


    ? ? “陸離你回了北齊會來接我么?你若是來接我的話我就穿著大紅喜袍站在城墻上等你那樣你就能會看到我了”


    ? ? “陸離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多年從春天到冬天從陰天到雨天你一直都不來我覺得我快不行了可是我一直想啊你可能在來的路上吧然后我就又能等了。”


    ? ? 睡夢中的陸離又夢到了襲歌了醒來時在黑暗中驚的一身汗喜怒不驚的神色終于是有些變化了不過還是冷的。


    ? ? 景和十一年是他親手滅了她的楚國殺了她的父兄如今是他禁錮了她以她母妃的命做威脅。


    ? ? 明明是恨極了她為何卻不甘不愿放她走?


    ? ? 陸離握緊了掌心骨節都發白年幼時做為人質送給楚國所有人都說他堂堂北齊九皇子是娼妓之子說他母妃是個妓這一切都是拜她的父皇所賜怎么能不算在她的頭上?


    ? ? 陸離坐在床上呼吸急促他又想起了年幼的時候襲歌每天跟在他身后陸離陸離的喊著。


    ? ? 忽然覺得可笑極了身邊的貼身宮人輕聲喊道:“王魘著了?”


    ? ? 陸離沒有回話忽然赤足下了床榻目光陰鷙薄唇輕啟語調不明的問道:“她在做什么?”


    ? ? 宮人自然知曉她是指誰可是面前的祁王莫不是忘了是他三令五申不許任何人去見她。


    ? ? 宮人搖了搖頭隨即又問道:“王可要去見見?”


    ? ? “備輦吧——”


    ? ? 他終于是要見見她了他同她不僅是仇人的關系襲歌是他的妻子在十七歲那年他是楚國駙馬二十歲這年她是階下囚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北齊君王楚國覆滅楚國和北齊都是他的囊中物。


    ? ? 夜里的皇城格外安靜偶有巡夜的隊伍行禮陸離都不耐煩的揮手遣了他不知道為什么要去見她該是她的罪孽太深叫他睡不穩了吧。


    ? ? 這會兒才寅時天灰蒙蒙的亮。


    ? ? 到了宮中一處最偏僻的院落陸離根本不敢相信那是宮中的屋宇破敗不堪的庭院樹都是光禿禿的突然才發現不見她已經有了三個月。


    ? ? 三個月快一百天了楚國已經滅了這么久了——


    ? ? 陸離揮了揮手宮人們就自覺地退出了院子。


    ? ? 陸離伸手推門門輕輕的開了床上的被子要不是還有一點曲線陸離真的懷疑是不是有人。


    ? ? 少女夢中的嚶嚀格外清晰像是呼救一般陸離仍是面無表情可是垂在在身側的手卻不自覺得捏緊了有些戳心的疼。


    ? ? 他緩緩靠近那床榻少女猛然就翻身坐了起來好像是被噩夢嚇醒伸手就是捂著臉突然抽泣根本沒意識到身邊有人。


    ? ? “你們苗疆女子都是這么裝模作樣還是你算好我現在會來?”不大不小的聲音在空氣中氤氳開來出奇的刺耳。


    ? ? 襲歌猛的松開手不可置信這才看見身披白裘的陸離慵懶優雅又極盡撩撥人心和此時的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 ? 他好像又高了眉宇間的氣度沉穩內斂了許多比之前還要叫人逼戾的寒氣籠了一身。


    ? ? 陸離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床上的少女瘦了好些好像輕輕一吹就會散了一般皮膚都是蒼白沒有血色胸口微微收緊有一些喘不上來氣。


    ? ? “是啊我是算盡你會來怎么不是呢?我還算到你會殺了我!”襲歌的聲音忽然變得極為尖銳像一把利劍一般刺進了陸離的耳中。


    ? ? 陸離忽然笑了起來冷冷瞪著床上擁著被子坐在床腳的少女語氣嘲諷極了:“殺你?殺你的話楚后也就一同算上了——”


    ? ? 襲歌忽然瘋了一般下床就沖著陸離撲了過去可是終究還是太虛弱剛踏上床板就整個人朝前倒去陸離正準備伸手時襲歌已經整個人撞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在他的腳邊狼狽極了。


    ? ? 陸離本就冷著的臉又冷了半分看不出來的情緒忽明忽暗 。


    ? ? “我現在做的不過都是拿回你們楚國欠我的你求死也不過是加快了你母妃的死期我要你死不得活不得。”


    ? ? 字字錚錚好像錦帛上碎了一大片還在地上強撐著的襲歌忽然就笑了起來。


    ? ? 陸離看著地上的襲歌眸若寒星一拂衣袍就緩緩蹲在少女的面前高傲的如同神明卻又是極致的危險如同一只猛獸


    ? ? 陸離揮著袖子就猛的關上了門屋內又靜靜的冷清了下去。


    ? ? 襲歌抱著腿縮在了桌邊眼眶一熱就是液體落進了嘴里真苦啊——


    ? ? “陸離你不是人——”


    ? ??


    ? ?


    ?第二章 年少不識夢中君


    ? ? 襲歌第一次見到陸離是十歲那年的冬天襲歌至今都記的清楚。


    ? ? 那年年關將要過去可是宮里還是氤氳著一片喜氣洋洋宮人們都身著紅衣紅襖或者紫衣紫袍寓意祥瑞歡喜極了。


    ? ? 但是在涼亭的那端有個少年一身素色白袍腳蹬一雙藏青色的靴子再無其他顏色同這皇城格格不入。


    ? ? 他在蓮花池的那頭迎風佇立連個防寒的披風也沒有單薄的好像一陣風就會將他席卷了去立在皚皚白雪中天地一瞬失色滿頭墨色的青絲隨意束著隨風微動。


    ? ? 那少年面相生的極其好看劍眉星目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卻長著一雙勾人的桃花眼也不是端莊周正的長著莫名含幾分邪氣天生的高貴、清冽眉目如畫。


    ? ? 襲歌忽然覺得好奇怪就像小時候市集上畫的謫仙用來觀賞的畫中仙不得靠近。


    ? ? 她覺得自己第一次見到那么好看的一個人萬物不及他一分這世間除了自己的父皇便再沒人可以同這少年比擬了平生一顧至此終年。


    ? ? 后來就很久沒有見過那個少年皚皚白雪中有心事的少年。


    ? ? 襲歌莫名想念那個少年。


    ? ? 后來再見是已經冬末春初了隔了一個月。


    ? ? 彼時的陸離懷中抱劍冷眼旁觀所有圍堵著他的少年一行頑劣的富家公子達官顯貴堵的一個水泄不通。


    ? ? 陸離就那么看著周身都是源源不斷的冷寂與孤寒一身白袍在春季叫他穿的蕭索肅殺卻好像一汪春水印進了少女的心。


    ? ? 在那遠處幾個少年興許是被他的氣勢震住了畏畏縮縮不敢靠前一步。


    ? ? 襲歌站在樓閣上看著射場上的一群人不禁蹙起了眉。


    ? ? 楚國向來不是恃強凌弱的國家卻不知為何叫這幾個混小子弄的烏煙瘴氣那射場是官兵的練習之地是叫他們用來欺負人的么?


    ? ? 襲歌一想連忙蹬著小步子就朝著射場跑去宮人跟在身后一邊喊著公主小心一邊伸手就護著。


    ? ? 可是襲歌是出了名的蠻公主哪里會聽宮人話?猛的停住步子左腳一提右手一拽一只鞋就落在了手上;再右腳一抬左手一拽又一只鞋在手上往后一拋不管不顧就朝著射場跑去。


    ? ? 還未靠近射場就聽見里面已經打了起來不知是為何幾個少年死死的拽住陸離的手腳一個少年又是踢又是啐邊罵邊說道:“娼妓之子娼妓之子!”


    ? ? 陸離動彈不得眼神噬人的狠戾薄唇緊閉任由幾個少年死命的踢打著死死的護著懷中的劍。


    ? ? 襲歌連忙奔了過去哄散了幾個少年一把抱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將他緊緊摟在懷里對著那幾個少年惡狠狠的說道:“從今以后他是我的人你們誰在敢動他我要你們好看!”


    ? ? 一行少年便是哄作一團的四處散去這襲歌公主誰不知道南蠻沒人敢惹一個不小心就給你喂只蠱蟲。


    ? ? 守在一旁的宮人便手忙腳亂的將陸離帶進了襲歌的大殿。


    ? ? 那年襲歌十歲陸離十一歲。


    ? ??


    ? ?


    ?第三章 歸期難求


    ? ? 離陸離那次寅時突然的探訪又過了好一段時間了襲歌記不得清了只記得自己每天坐在門邊從白天到黑夜數著時間過日子。


    ? ? 陸離說她是罪人誰也不得探望也不能放了她門外把手森嚴襲歌就每天靠在門邊屋子里除了自己的腳步聲就再無其他到冬天的晚上格外涼刺骨的冷。


    ? ? 她忽然想念她的母妃。


    ? ? 襲歌照常還是搬了小板凳準備坐在門邊昨日有個送飯的宮女于心不忍終于是給她送了本已經極舊的畫冊說是撿到的。


    ? ? 那畫上翩若驚鴻的跳舞女子叫襲歌看醉了她已經很多年沒有跳舞了從她變成罪犯的那一天開始。


    ? ? 她的鳳凰舞出了名的優美都是為陸離練的不過陸離不知道因為陸離根本沒有看過。


    ? ? 襲歌好像想到了什么連忙就向著屋內跑著在柜子了翻了半晌一件雪白薄紗的裙子就印入眼簾。


    ? ? 襲歌將那裙子放在手上目不轉睛的盯了許久。


    ? ? 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再跳一曲在這窄仄的院子里好像和外面都已經斷了關系。


    ? ? “襲歌姑娘襲歌姑娘——”一個梳著討喜的垂掛髻身著淺紅色襦裙的宮女拿著食盒進了屋面露喜色的沖進了屋。


    ? ? “襲歌姑娘我方才在外面聽到說是您從明日起可以在這東五所走動了祁王已經下令明日便就撤了門外的守兵。”


    ? ? 襲歌呼吸一瞬就滯住了她僵了許久才一把放下白裙。


    ? ? 眼里沒有半分欣喜說不出的茫然與絕望本以為再被放出去時會是怎樣的歡喜可是此刻連半分歡喜都沒有世人當她是妖女出去了也是無盡的羞辱吧——


    ? ? “襲歌——姑娘?”女婢的手在無神的雙眼前晃了半晌襲歌才反應過來低低的應了一聲。


    ? ? 那女婢放了食盒打開了蓋子飯香四溢不是多精致卻也不粗糙了四菜一湯小小的盤子一人食。


    ? ? 可是和在楚國的那些年比到底是差遠了她是萬人敬仰楚王手上的掌上明珠如今在這北齊卻是一個要嚴加看管連四處走動的權利都沒有的階下囚。


    ? ? 她現在就算是能四處走動又是如何?還不照樣是個戴罪身?當真是要笑死她了。


    ? ? 襲歌眼睫忽然一片霧氣氤氳了開面前的女婢都看的影影綽綽雙手揉著眼睛生怕叫面前的宮女瞧見她是蠻橫無理的襲歌楚國的公主怎么會眼睛一眨就是落淚的小女子。


    ? ? 可是越揉越多怎么也止不住女婢似乎發現了襲歌的心思不知什么時候悄悄出了屋順手掩上了門。


    ? ? 襲歌再紅著眼眶抬起頭時眼圈處腫脹發澀空蕩的屋子什么也沒有。


    ? ? 果然下午就有一個小公公不客氣的進了屋面色嚴肅聲音尖銳一板一眼字正腔圓的念著圣旨神氣極了在老公公眼中習以為常的事在這位年輕氣盛的公公眼中真是揚威耀楣了。


    ? ? 襲歌裝的歡喜雙手虔誠的送著那公公那年輕的公公將走之際忽然就看著襲歌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對著襲歌是橫眉冷對襲歌聽的一頭霧水看著面前公公的抱怨只能報以哂笑。


    ? ? 那年輕的公公走時突然聲音尖銳像碎瓷碴刮著地面的聲音猛的來了句:“不受寵的東西都是苗疆女子難怪不受寵和妲妃就是不一樣!”


    ? ? 襲歌忽然全身一震不是因為那閹人的冷嘲熱諷而是妲妃!


    ? ??


    ? ?


    ?第四章 步步為營 勝者為王


    ? ? 她全身都忍不住的急劇冷了起來兵臨城門危險重重的那日希妲在哪兒?她的希妲嫂嫂在哪兒?忽然覺得好多疑問都有了答案。


    ? ? 她不敢再想看著圣旨好像有了決定。


    ? ? 急忙丟了圣旨就朝著庭院外跑去果然一路上都沒有重兵的把守了和阻攔了。


    ? ? 從來沒有出過院子十米的襲歌第一次發現那院子真遠真深周圍居然是片圍起來的竹林北齊的宮里有竹林楚國的宮里也有——


    ? ? 不及細想加大了步子


    ? ? 這重重的宮闈到底都是陰謀楚國北齊希妲陸離還有什么是能叫她發抖的?


    ? ? 當襲歌在御花園見到躺椅上優雅魅惑的希妲險些驚叫出聲。


    ? ? 雖然在路上已經有九分確定那就是希妲此時還是抑制不住的全身抖動那噎在吼嗓里的聲音不是詫異不是不解而是悲愴憤怒。


    ? ? 同她相隔不過五里的女子披了件薄紗外罩唇紅齒白柔弱無骨仿若一只狐貍。


    ? ? 當初自己的兄長不顧阻攔偏要娶她僅僅只是訂了親就在沙場一去不回這風情萬種的女子是只噬人的惡鬼。


    ? ? 襲歌一步一步靠近她要問清楚是不是楚國待她不好?為什么!


    ? ? 襲歌還記得她兄長死的那日探子回報說是交由殿下保管的兵符不見了。


    ? ? 中午時分有人去了潼關重兵營調兵楚國的潼關是個把守重地處于十分重要的位置。


    ? ? 那手握兵符的人說:楚王有令重兵營的十五萬精兵同我去奇譚余下一萬人守著城中的老少婦孺謹防春城淪陷。


    ? ? 有人說下命令的人是個身形纖細的男子身穿黑色斗篷走路都是柔若無骨看不清面容聲音有些清脆。


    ? ? 當所有的真相清晰的浮現在襲歌的面前襲歌已經是止不住的顫抖。


    ? ? 被吊在北齊城墻上用以示眾的父皇捆在馬車上四分五裂的兄長楚國的士兵萬人腰斬耳邊都是呼嘯的風和冤魂的哭嚎。


    ? ? 襲歌忽然咧嘴笑了都是因為自己的固執自己的虛妄才有了這場無妄之災。


    ? ? 是她引狼入室;是她固執己見;是她害的楚國一夕覆滅百姓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都是她禍國公主!


    ? ? 如今茍延殘喘的楚國余孽是她是她襲歌!她要殺盡天下人慰楚國亡魂。她不管蒼生她不是佛不普度眾生誰傷她她就殺誰滅誰!如今北齊滅了她楚國她要北齊替楚國送葬!


    ? ? 襲歌猩紅著雙眼滿身殺意一步一步靠近花園中水池子上的涼亭荷葉都開的好旺層層疊疊一大片。


    ? ? 兩旁守衛心下一驚連忙攔住了襲歌的路希妲揮了揮手慵懶的說了句:“放她進來吧舊識——”


    ? ? 襲歌每走一步心就痛一下那是她當做嫂嫂敬重的人哪怕自己兄長還未將面前的女子娶過門如今她卻和陸離已經暗度陳倉。


    ? ? 襲歌趁其不備從還在滿臉詫色的侍衛腰中已經一把抽出了劍不出兩米之隔聲音凄厲:“希妲!我兄長我的整個楚國可有誰對你不好!”


    ? ? 襲歌手握長劍淚眼婆娑劍鋒明晃晃的指著仍躺在躺椅上慢條斯理的剝著鮮紅果肉的希妲汁水流進了她的指縫從嘴角溢了出來猩紅的如同鮮血。


    ? ? “沒有。”


    ? ??


    ? ?


    ?第五章 誰曾聽我一聲嘆


    ? ? “沒有。”


    ? ? 咀嚼了口中的果肉輕輕咽了下去半晌兩個字不輕不重的飄了出來。


    ? ? “沒有?你為何要這樣趕盡殺絕?!為何!我自認為兄長待你用盡了心思你為何!”襲歌又靠前了一步兩旁的守衛也握著劍隨時要攔下襲歌。


    ? ? 希妲忽然扔下了手中的果肉嘴角就是一個森涼詭異的微笑眼神射人“人嘛——一生能有多久歡喜?況且祁王待我更好要是你你是選一個半生歡喜還是將就隨意?”


    ? ? 一直告誡自己要冷靜的襲歌突然就發了狂一把丟掉了劍就不管不顧的向著希妲撲了過去。


    ? ? 二人就在眾人的驚慌中倒入了身后的蓮花池子水涼刺骨冷徹心扉。


    ? ? 只余下兩邊已經震驚的侍衛和女婢手忙腳亂的撈起了希妲卻對襲歌不管不顧只不過是祁王用來解恨的一個亡國奴不用理會。


    ? ? 襲歌在荷塘里越沉越深荷葉的根莖在眼前看的清晰魚兒嬉戲成群。


    ? ? 她都覺得自己快要被淹死了眼神模糊之際忽然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人墨玉般的眼神叫人深陷可是襲歌已經全然沒有知覺那人啞著嗓子吼道:“你若是死了還有的楚人就會都去殉葬!”


    ? ? 襲歌一暈就是暈了好幾日本來就身體不好的襲歌自從在北齊過的越發不好沒有女婢沒有親人孤寂的院子只有她一人身體也是每況日下。


    ? ? 誰也不知道被困了三個月所有的大病小病都是她自己捱著如今終于全部迸發了。


    ? ? “太醫怎么樣——”陸離轉頭看了眼床榻上的少女半晌輕聲問到。


    ? ? 太醫見此聲音也隨之變小:“不好說祁王這位這位——”


    ? ? 太醫愣了半晌也不知該喊做什么還是第一次見這清冷的廢院有人居住床上的少女早就已經病弱寒氣入體還穿的單薄就算好了也是一身病根。


    ? ? 陸離看著面色為難得太醫聲音輕不可聞:“襲妃——”


    ? ? “是襲妃她——襲妃需要靜養多時若是可以最好盡早搬離此處隨意尋得一件偏殿住下都要比在這處好。”那太醫顫悠悠的回道生怕一句話惹的陸離不悅。


    ? ? 也真是奇怪希妲是楚國的女子王都不計前嫌的對她那般好怎么床榻上這般瘦弱的女子祁王卻是尋了個這種地方叫她住下?這種地方只是下等的宮女會住在此處罷了要是高等的宮人還得挑一挑。


    ? ? 床上的少女美目緊閉面無半點血色透明的白呼吸微弱極了連皮膚都微微透光好像受盡了折磨一般。


    ? ? 陸離命了太醫回太醫院抓藥如今屋子里只剩他們二人越發安靜。


    ? ? 床上的少女突然又夢著了嘴里囈語陸離聽的不真切俯下身子又湊近半分。


    ? ? 甫一出聲聽清后卻是全身一滯那睡夢中的少女輕喚:“陸離陸離陸離”


    ? ? 陸離猛的一僵沉默了許久伸手握住少女的手輕輕拍著被子回應道:“我在我在我在”


    ? ? 他看著昏迷的襲歌心口忽然有些疼的厲害就像豁開了一道口子。


    ? ? 少女的睡顏比平日里的淡漠要乖巧許多媚眼如絲滿頭的黑發散亂在床上格外的妖嬈動人白凈的臉頰有些沉疴許久的紅暈。


    ? ? 陸離卻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就貼得更近了些他別開了眼覺得有些口干舌燥在轉頭看到那抹嫣紅的唇時終于是沒有忍住低下頭吻了上去手也不自覺伸向了被褥下散開的衣襟……


    ? ??


    ? ?


    ?第六章 三分毒語七分苦


    ? ? 陸離的手在觸上襲歌最后一件褻衣的時候卻忽然蹭到了襲歌的指尖刺骨的冰涼。


    ? ? 他倏地停住了手腦中猛的驚醒他在做什么?!


    ? ? 床上的少女氣息若游。


    ? ? 他忽然嘲諷一笑捏緊了掌心轉手的瞬間替襲歌掩好了被角。


    ? ? 少女終于安穩了半日眼見著天要黑了宮人煎的藥擺在桌上還在緩緩冒著熱氣。


    ? ? 陸離悄悄站直了身子活動了一下僵硬的筋骨床上的少女突然動了一下倏地就大聲的喊了起來:“不要!不要!——”


    ? ? 陸離轉身就沖過去連自己都未曾發覺的輕柔:“不怕不怕阿襲乖阿襲乖——”


    ? ? 年幼的時候襲歌也會做噩夢都是陸離不情不愿的陪在一邊隔著一張簾子只要襲歌動一下翻身一下或者囈語一句陸離就要起身查看。


    ? ? 在北齊的那幾年是他的噩夢只因為是人質受盡侮辱沒人奉他是皇子。


    ? ? 襲歌好像從夢中醒了過來一入眼的就是坐在床榻邊布滿血絲著雙眼哄著她的陸離。


    ? ? 沉穩的陸離第一次手忙腳亂收手也不是繼續拍也不是。


    ? ? 襲歌撐手從床邊坐起已經滿頭細汗陸離松了口氣端著碗送到襲歌面前語氣又恢復了冷淡如常:“把這碗藥喝了。”


    ? ? 不容置緩的命令。


    ? ? 襲歌坐在床沿邊靠著床柱就一直看著陸離一言不發好些話如鯁在喉她想嘲笑他一番卻怎么也說不出口。


    ? ? 陸離也隨之對視半晌啞著嗓子說道:“將這藥喝了免得涼了就更苦了。”


    ? ? 襲歌忽然笑了薄唇輕啟意味不明的說道:“苦?呵祁王你忘了——從你滅了我楚國的那日這世上就沒有什么東西比這些還苦了。”


    ? ? 陸離手心一僵藥碗沿有些燙手。


    ? ? 襲歌頓了頓“這祁王如今可真是越過越滋潤美女懷中臥。嘖就是那破鞋希妲祁王也不放過可真是饑渴難耐了吧?”


    ? ? 存心的要挑釁陸離。


    ? ? 陸離卻連眼神都沒有眨一下伸手攪和著藥碗吹著涼氣。


    ? ? 語氣沒有一絲波瀾桃花眼半瞇眼底涼薄之意越發濃重溫良寡欲的聲音在頭頂響起:“你要是不喝藥可別死在了北齊臟了我這地方。”


    ? ? 話總是要說到三分毒七分苦才肯收手。


    ? ? 可偏偏襲歌是倔死的人似笑非笑的說道:“陸離啊你知道嗎?我有時候在后悔當初為什么不讓那些人殺了你我為什么要去管你你是娼妓之子本就是賤命!”


    ? ? 似哭似笑一眼望過去無盡而蒼涼。


    ? ? 果然陸離的鳳眸半瞇忽然變得幽邃蠱惑忽明忽暗叫人看不清。


    ? ? 他本不疾不徐的舀著藥的手忽然覆手就將藥碗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深褐色的藥汁四濺。隨手就捏住了襲歌的脖子眼神灼人而狠戾仿佛染上了一層薄薄的殺意。


    ? ? “你再說一遍!”


    ? ? 他本就恨極了面前的女子十歲那年親眼見到自己的母妃被楚國的那些地痞流氓一般的士兵辱了清白這一切都是拜她父皇所賜!


    ? ? 那些噩夢一樣的過往時時掐住了他的喉嗓叫他喘息不得可是面前的少女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偏偏提的就是那場避之不及的噩夢。


    ? ? 襲歌被掐的有些暈呼吸有些難受“咳咳咳我說你母妃是妓你是咳娼妓之子——”


    ? ? 襲歌的臉已經漲紅眼神仍然倔強的如同一支箭。


    ? ??


    ? ?


    ?第七章風華正茂及笄時


    ? ? “好啊娼妓之子是嗎?”


    ? ? 陸離的笑意森涼眼角眉梢都是疏離感詭異的問著面前的少女緩緩的放下了手。


    ? ? 襲歌被猛的一送不偏不倚的砸在床柱上顧不得疼痛抬頭輕笑:“是啊祁王不知道?”


    ? ? “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很快倒是可以變成娼妓之子你說我該怎么做呢?”


    ? ? 襲歌猛的全身一滯忽然就不管不顧朝著陸離撲了去如今只剩一個母妃陸離到底是連一個人都不肯放過究竟是有多恨極了她?


    ? ? 只是因為十五歲那年的求賜婚便叫他如此惡心她么?


    ? ? 十五那年少女及笄嚷嚷著普天下的的皇子誰也不要翹首以盼遙手一指便是那頭懷抱利劍的滿眼不屑風華正茂的少年玉冠束頭薄唇緊抿冷眼看著面前的所有一切。


    ? ? 襲歌顧不得地上濕寒赤足站在陸離的面前陸離身高九尺襲歌只能仰著頭同他對視空氣都變的凝重壓迫。


    ? ? 襲歌幽幽的開口怒極嗔極:“陸離你恨我便恨我若是因為我當初對你死纏爛打讓你煩了你那時就該說!為何要三番五次以我母親的性命相逼她一直都是那個溫柔緘默的女人你為何——”


    ? ? 忽的就胸口一酸一直以為和他可以對峙的利器堅硬的外殼這一刻潰不成軍滾滾熱淚順著臉頰鼻尖留到了嘴角脖頸越發不甘心越發對面前的人恨不得愛不得。


    ? ? 本是愛入骨髓的人這一刻站在面前卻突然的泰山壓頂。


    ? ? 陸離就靜靜聽她說著嘴角的笑意不減半分半晌耳側傾身甚無趣味的說道:“因為我的母妃也是一個溫柔緘默的女人娼妓之子都是你父皇所賜!”


    ? ? 襲歌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后退了好幾步卻被桌子抵住。


    ? ? “怎么?不敢聽?你父皇可做的比這狠多了不過還好本王到底是報仇了。”


    ? ? 陸離忽然腳底步子一挪猛的就靠近了襲歌大手一揮就攬住了襲歌的腰柔軟纖細眸子半瞇微微蠱惑又撩人:“不如本王來演示一遍叫你知道到底是什么事可好?”


    ? ? 聲音中充滿了危險的意味心內微動卻到底是控制不住的靠近了。


    ? ? 他該是恨她的可是莫名奇妙的感覺究竟是什么在作祟?


    ? ? “祁王您嚇到我這小妹妹了。”嬌嗔的聲音從門外入耳陸離眼中的炙人溫度這才降了下去不動聲色的放下了狠握著襲歌的手掌心還有余熱莫名貪戀倏地就壓了下去撩撥人心的妖女而已。


    ? ? 陸離捋平了衣袖看著門邊斜倚的少女衣裳半搭披帛滑至手腕腳踝處的銀鈴叮叮作響。


    ? ? 襲歌很久以前是不是也很愛戴銀鈴然后叮叮當當的聲音?陸離的腦中不知為何突然響起了這句話莫名煩躁。


    ? ? 嘴角一勾“怎么?好生生來了著院子可不要叫寒氣與晦氣襲身。”


    ? ? 故意的惡毒眼神斜瞇那處的襲歌沒有半分動作怎么?飛揚跋扈的蠻公主突然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陸離忽然有些慌張可是面上仍是鎮定身側的手又是不自覺緊了幾分。


    ? ? 希妲收回眼神微微一笑隨即就朝著襲歌說道:“哎喲我這妹妹也——不對前朝公主當真是沒禮貌怎么見我連拜也不拜?這如今可不是在北齊人人匍匐在你的銀絲襦裙下了楚國公主。”


    ? ? 最后幾個字仿佛提醒一般襲歌猛的一震隨即莞爾一笑不咸不淡的說了句:“蘇妲姑娘你要我稱呼你什么?亡國奴?亦或是——賣國賊?”


    ? ? 希妲一聽完面上一陣青紫隨即收了披帛踏著步子就來到了襲歌面前伸手就是一巴掌那速度之快根本沒有讓人反應過來。


    ? ? 陸離只靜靜的看著一言不發眸子顏色更深了幾分叫人看不清到底在想些什么。


    ? ? 希妲看著臉上登時就上來幾道紅印的襲歌笑的開懷“真不好意思我這人偏偏是沒輕沒重亡國奴?唔那是公主你吧我就當這賣國賊好了享不盡的榮華富貴錦衣玉食。”


    ? ? 末了轉身笑意盈盈的走向陸離伸手就搭上了陸離的胳膊明顯感覺到陸離的身體微微僵硬轉瞬即逝。


    ? ? 陸離看著希妲命令一般:“走吧免得擾興——”


    ? ? 語氣里卻不再是嘲諷的意味好似不忍一般隨即就看也不看的就攜著希妲離開襲歌待人走遠后忽然猛的抓住心口處大口大口的喘氣良久才呼吸平復。


    ? ??


    ? ?


    ?第八章 仗劍天涯與你廝殺


    ? ? 翌日清晨襲歌被幾位嬤嬤喚醒屋內一片吵鬧襲歌睜眼時屋子里已經站了好幾個婆子女婢。


    ? ? 襲歌微微晃神忽然就猛的從床上爬起不及整理就拽住一個丫頭一臉困惑:“姑娘這是?”


    ? ? “祁王好心見你可憐便在東宮五所騰了地兒吩咐我們將你東西收拾過去也不知是走了什么運居然能去東承五所那邊!”


    ? ? 語氣里一副不甘心又不的不情愿的模樣。


    ? ? 嬤嬤敲了一下那丫頭的腦袋:“說什么胡話?!是你個丫頭隨意打混混說胡話的地兒?不長眼睛的東西!”


    ? ? 隨即就是朝著襲歌賠不是宮里的人都是爬高踩低極其勢力多半是見風使舵的人襲歌看多了也就不奇怪了那嬤嬤一定是以為陸離對她有意故將她從這兒換了地?


    ? ? 就算是君王愛連一宿都沒待下就給她換了地方也不知這些人是真不會看眼色還是假不會宮里的人只要一有風吹草動就以為又有新主子陸離的近身人哪兒有那么簡單?


    ? ? 襲歌也不解釋就晃晃悠悠的坐在桌邊又享受了一遍楚國時身邊事從來勿需自己動手的時候。


    ? ? 伸手翻開了掌心冬天皴裂的地方還沒好快到早春了細膩白凈的手心早叫那些瑣事細碎的活計磨出了繭子這雙手曾經是陸離不經意的夸贊過的。


    ? ? “性子野連手都不要了?你別忘了!你要是出事楚王也不會讓我獨活的!況且這么好看的手你也虧舍得不要!”


    ? ? 那年的陸離十八歲總是半分軟語半分斥責時常叫襲歌困惑到底是愛她還是煩她?而今終于懂了不是愛不是煩而是恨!


    ? ? 堪堪怔了半天嬤嬤東西收好了招了半天手才回過神。


    ? ? “哦好——”


    ? ? 其實嬤嬤什么也沒說。


    ? ? 守衛七領八領終于帶著襲歌出了那偏院在前面引著路襲歌忽然立定站住那侍衛有些詫異回過頭面無表情的問道“怎么?”


    ? ? 襲歌眼眸不動忽然一聲嬌笑面上盡顯嬌媚與柔弱:“這位大哥我想問一下我的母妃可是在這附近的殿中?”


    ? ? 三分柔媚七分楚楚可憐。


    ? ? 那侍衛也不是好色之徒面上端的是嚴肅秉公辦事的模樣。


    ? ? “姑娘你就不要多問了這宮里能活著就是好事你又何苦執念過去——”隨即就噤聲面色嚴肅的繼續帶路。


    ? ? 襲歌無奈只能亦步亦趨心里悄悄做好了打算。


    ? ? 卻殊不知那頭的一雙幽邃蠱惑的桃花眼盯了許久琥珀色的瞳孔中灼人的溫度眉梢卻是一片寒意何時學會了這些狐媚之術?從不見對自己有半分嬌笑心下沒來由的煩躁與怒火真想一把拽住她問個清楚。


    ? ? 他怎么會知道宮里的波濤詭譎冷眼相待暗嘲熱諷早就把這個亡國公主逼的小心翼翼又全身利刺將她傷的丟兵卸甲。


    ? ? 她終于終于成了這個殺伐果決的男人手中的利劍可是好像無論如何都回不去那時年少言笑晏晏了。


    ? ??


    ? ?


    ?第九章 淺唱低吟 奈何緣淺


    ? ? 少女小心翼翼的緊隨其后終于消失在樓閣上那錦衣華服的男人視野中踏香來絕塵去。


    ? ? 待那侍衛一把推開門襲歌這才遲疑了一下半晌踏著步子進了屋陽光透過窗扉照了進去殿中吃穿用度無一不全。


    ? ? 這倒是叫襲歌微微晃神有些沒出息的酸了鼻子好像回到了舊時那時候的陸離沒有現在那么疏離與人都是化不開的冷漠那時候陸離雖然也是總嫌棄她可是他不會對她像如今這般狠。


    ? ? 冬天的時候襲歌最怕冷陸離便是忙前忙后的跑又是暖爐又是呵氣其實堂堂公主哪里缺捂不熱得暖手物可是陸離不依說萬一燙著就不好了女孩子家總是留不得疤的。


    ? ? 可是如今想起來倒是夢一場了自以為自己挑的良婿到頭來啊不過是匹喂不熟的餓狼罷了。


    ? ? 如今只需一個抬也不抬的眼神就能威懾了眾人而自己是如何也不能與他匹配了已經衰老的心粗糙的皮膚那些引以為傲的驕傲卓絕全死在那后庭院中的冷酷嘲諷中了。


    ? ? “姑娘那我便就走了。”那侍衛嘆了口氣看著襲歌恍惚的模樣如今沒有半分嬌貴公主的模樣尤記得剛被送進那破敗的院子那會兒每每都會大罵陸離王八蛋會尋各種法子撞門砸門突然有一天就不動了也不說話也不再喊鬧。


    ? ? 襲歌看著屋內的擺設許久。


    ? ? “好。”


    ? ? 夜晚的風極為刺骨從后庭院中轉到東五所襲歌覺得就像一場夢忽然這片刻貪戀自由被困久了就做事說話都開始小心翼翼。


    ? ? 襲歌在包袱中找了一件黑衣料子透極了可是再無別的厚重能夠防寒的黑襖只能裹著一件一件黑薄紗內里穿著少許暗色的衣物。


    ? ? 隨即就匆匆朝著殿外走去。


    ? ? 她記得宮里有一處院落每次和一些丫頭詢問時就會露出許些為難又不敢多言的神色。


    ? ? 起初看見那屋子還是覺得詭異又黑又暗還建的隱蔽格局也不對紫金色的屋宇叫人格外瘆的慌。


    ? ? 但襲歌不知為何就是有強烈的感覺她的母妃就在那附近興許就是被鎖在那院落中。


    ? ? 宮殿的那頭有幾個守衛拿著長槍步履整齊劃一輪班守夜襲歌連忙一閃而過躲在暗處直至聲音走遠方才探頭出來。


    ? ? 看著守兵走遠這才探頭順著墻角走了過去沒靠近一步心內都有些顫抖每走一步就是祈禱。


    ? ? “誰!”身后突然出現一個人那人的步子有一陣加緊襲歌忽然心跳如雷明明是寒冬可是背后是冷汗直冒。


    ? ? 硬著頭皮轉過了頭臉上堆笑那是襲歌最不會的事她是公主的時候最惡心的就是阿諛奉承插科打諢的人現如今倒是嘲諷至極自己偏偏做了自己最惡心最鄙夷的人。


    ? ? “這位小哥夜晚還要當值真是辛苦我是走過這兒碰巧看到這間宮殿輝煌大氣氣勢宏偉這才被吸引過來——”心跳如雷耳邊都是一陣嗡嗡聲如果陸離發現的話一定會換個地方現在千萬不能被這個人送到陸離面前只要自己裝作是個宮女就好。


    ? ??


    ? ?


    ?第十章 細語斟酌釀九毒


    ? ? 可是襲歌千算萬算小覷了面前的官兵這北齊的官兵不知是不是都是沿襲了陸離的行事風格就是沒有滿身的凌厲寒意也是端的正正板板的模樣。


    ? ? 那人靠近了襲歌繞著襲歌開始打量襲歌假意鎮定仍是笑著。


    ? ? 那人忽然在她背后開口一把劍已經架上了脖子:“碰巧?吸引?呵你別笑話了這是什么屋子你不知道?”


    ? ? “我不知道。”襲歌脖頸收緊連呼吸都變的艱難那劍不離脖頸一厘稍動一下恐怕就會割破喉管在她沒有完成自己的目的之前就是茍延殘喘也要活!


    ? ? “我說是用來關押重犯又或者是一個牌位殿你聽得懂嗎?”


    ? ? 襲歌在聽完最后一句話之后猛的全身一震險些擦上劍鋒那人手疾眼快的撤去了劍裝作不在意的說了一句:“姑娘隨我走一趟吧。”


    ? ? 襲歌已經全身抖的如同篩子她的母后和——牌位在一起!


    ? ? 她的母后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要和牌位關在一起折她壽命這般辱她!她的母后賢良淑德無辜的是她母后!犯錯的是父皇已經早就兩清為何還要折磨她母后!


    ? ? 襲歌忽然就猛的掩住嘴那人遲疑了一下還是靠前一步:“走吧這件事祁王要知道。”


    ? ? 其實他不知道祁王為何要讓自己放出這種消息還要故意將面前的女子帶去若是想治罪隨意尋個由頭就好何故這么麻煩?到底祁王的心思摸不透。


    ? ? “也好我該去找他了。”襲歌猛的擦去了就像斷了線的珠子的淚止也止不住咬緊了牙關下定了決心心死如灰她的父皇和兄長慘死而今母后要用剩下的時日來日日對著靈位陸離到底是不是人!用了整個楚國祭奠而今是余下的母后。


    ? ? 那人就沒再說話默不作聲的轉首在前面領著路。


    ? ? 襲歌一路上眼神兇殘怒目嗔視絲毫不懷疑她到了陸離面前會撕了他。


    ? ? “姑娘這是祁王的書房你自己進吧我就不引路了。”說話客客氣氣。


    ? ? 襲歌緘默不言此時的眼角眉梢都是寒意凌冽肅殺而又濃重的滄桑無盡悲涼。


    ? ? “來了?”陸離不輕不重的語調平淡如水好像早就等著她來質問了眼皮都未掀一下仍是自顧自的翻閱著奏折勾圈點畫根本不予理會面前的人。


    ? ? 而奏折上的無非都是清一色的斬首而共同上奏的都是都是朝中重臣上訴說楚國遺孀楚國遺孤都是妖孽留不得。


    ? ? 其中最明顯話語最激憤昂揚的一個人便是赫然大字:婁鴻光婁尚書。


    ? ? 指誰自然明了陸離倒是沒有反應就像看戲一般清一色的沒有標記唯獨另外幾張和這次請愿書無關的全部畫了圈。


    ? ? “陸離!”襲歌本來是想好了一套整全的說辭一套陸離最不愿聽到的話她都想好要冷靜一擊即中陸離傷她傷的潰不成軍她也要回以陸離最惡毒的話。


    ? ??

    聲明:本文來源于互聯網,由網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





    未完!待續……

    后面尺度過大,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下方的“閱讀原文”!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