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原創】當你選擇我的時候

    樓主:靜夜書苑 時間:2018-09-21 14:28:40

    第1章 卑鄙同窗

    華夏東海市,春江茶樓雅間內。

    林飛將一壺三百塊的龍井倒出了兩杯,微笑遞給了對面的蘇恒一杯,兩人是大學的同窗在他看來感情很深,他鼓足了勇氣,終于開口道:“蘇恒……其實今天找你來沒別的事,就是你欠我那三萬塊,能不能還我了?我有急用。”

    若非女友家催著他買房,林飛真不好意思要,即便這錢已經借出去四年了。

    喝茶的蘇恒一聽,當即臉色拉了下來!

    因為他手頭也不寬裕。

    最近炒股還欠了一屁股債,整天被社會上的人追賬,今天接了林飛電話,本來還想朝對方借點救急,卻不想林飛也是來要債的,蘇恒可沒有看起來這般憨厚,而且下學之后一直混跡社會沒怎么上班,養成了吃喝玩樂,耍賴無恥的貨色。

    他了解林飛,知道這個老同學愛面子,而且人木訥,心里冷笑,便就有了主意。

    “要錢?呵呵!老同學你這也太不顧情面了!當初我創業失敗,可是你非要借錢讓我重頭再來的,然后還說啥時候還都行,現在卻來催我!再說當初我搞公司也是你提議的,最后賠的房子都沒了,這錢你還好意思要?!我都是被你害的!”

    蘇恒倒打一耙道。

    其實房子是賭博還了高利貸,但他知道這般說,能唬住林飛。

    果不其然,本來就感覺不好意思催債的林飛,當即啞然!一雙眼看著蘇恒雖有怒色,卻壓住了火氣,因為林飛在乎的是兩人的同窗友誼。

    “我有急用。”

    林飛又道。

    “急用個屁啊!這種謊話我聽多了,這點屁錢你至于撒謊騙我過來嗎?!大學四年我可是沒少幫你打架?幫你打飯吧?算我看走眼了!想不到你這幾年變得這么勢利小氣了!”

    “……蘇恒你……”

    “閉嘴吧,吝嗇鬼!我出門沒帶錢,這塊家傳的古玉抵那三萬塊,以后咱倆井水不犯河水!情義斷絕!再見!這茶我請了!”

    站起身蘇恒在桌子上丟下一個玉吊墜,還有二百塊茶錢,轉身氣呼呼的摔門走了!林飛懵了,怎么也沒想到,自己天經地義要個拖了四年的外債,竟然被人恥笑?還絕交了?!

    走出門后,蘇恒加快腳步出了茶館上了一輛現代車。

    “恒哥,辦完了?”

    “完了,一個傻帽還想借我錢,被我推了,老子有錢也是留給你花的,他算老幾!”

    蘇恒討好道,身邊剛上手的嫵媚女子頓時笑的花枝亂顫,兩人隨即坐車去了不遠處的快捷酒店。至于那塊所謂的古玉,蘇恒才不稀罕,因為是花了二十塊小攤上買來裝壁用的,抵了林飛三萬塊,他賺了。

    所謂情義千斤,敵不過胸脯四兩!

    林飛氣的胸膛起伏,臉色鐵青!

    他想要沖出去找蘇恒理論,卻沒那勇氣,不是他怕打架,而是心里還有底線。

    嘭的一聲!拳頭砸在茶桌上,四年同窗友誼與三萬欠款在他心里瓦碎。林飛拿起那塊所謂的古玉,打量一眼就知是贗品,他在東海市嘉盛拍賣公司上班,多少還是見過一些古玩,有些眼力的。

    手死死攥住這塊古玉,林飛恨不能吼一嗓子。

    咔嚓!

    古玉竟然被他捏碎了!林飛更是憤怒,尼瑪這玩意假到了什么程度?!展開手一看,還劃破了手掌,一道殷紅的鮮血流了出來,他趕忙想拿紙擦一下,就在這時,手心卻忽然傳來一陣詭異的灼熱感,就像是被火紅的烙鐵燙了一下!

    緊接著腦袋眩暈不已,雙眼更是針扎般刺痛!差點倒地。

    林飛趕緊扶住茶桌,過了四五分鐘才恢復正常,但臉色卻是白的駭人,他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些,感覺方才很邪門,再看看被劃破的手掌,頃刻呆住了。

    因為居然沒血了!

    連傷口都沒了……

    林飛眼睛睜的很大,將手掌放在眼前,一臉震驚的看著先前斷碎,此刻卻變成粉末狀的所謂古玉。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最后只能用剩余的茶水將手上的粉末沖洗掉,然后拿紙抽擦擦手,匆匆離開了茶館。

    他現在很煩,因為三萬塊要不回來,就沒法湊齊首付買房子,那么女友的家人更要刁難了。

    出門之后,林飛沒立即回家,而是一邊沿街走,一邊在思考怎么解決眼前的問題,雙眼總有些發澀發癢的感覺,林飛用手揉了幾下也沒在意。

    走出三個街道之后,他被眼前黑壓壓的圍觀人群擋住了去路。

    停步一看,原來是電視臺舉辦的鑒寶欄目,很多的市民都將家里壓箱底的寶貝拿了出來,不僅可以得到專家的鑒定估價,最后選出的前五名古玩寶貝,還能給予證書以及獎金。東海市古代可是海運重地,有很多的富商高官聚集,遺留下來的寶貝自然不少。

    郁悶的林飛,索性也看起了熱鬧。

    青花瓷,青銅器,紅木屏風,金銀飾品,還有不知什么河溝挖上來的陰沉木,一件件擺上了展臺,供專家鑒定。

    有些人寶貝被肯定,估價暴漲,便一臉激動興奮,有些人被否定,寶貝成了贗品一文不值,便臉色發白,或者惱怒,極其不爽的下臺了。

    林飛看著看著,感覺比自己郁悶的大有人在,心情反而好了很多。

    就在這時他身邊的眾人自覺閃出了一條路,然后便見一位身材肥胖,脖子上戴著一條醒目金鏈子,肥頭大耳的男子走了進來,很多人還恭維討好的稱呼了一聲“劉爺!”

    林飛因為看臺上看的出奇,一時沒有讓路,便被這劉爺的跟班,狠狠一推險些跌倒,一個踉蹌險險站在了一邊!“看什么看,不服啊!滾一邊去,別特么擋路!”跟班囂橫道。

    而這劉爺更是輕蔑的掃了林飛一眼。

    林飛觀察一下周圍人的表情,就知這人身份不低,他作為土鱉一個,沒權沒勢,自然知道與這種人理論,就是自找沒趣,于是選擇了沉默,心里慰問了一下對方的祖宗十八代。

    “劉爺,您今個也有時間過來參加鑒寶了?”

    一位尖嘴猴腮的男子媚笑道。

    “對啊,看見沒?元朝的佛像,最少也值幾百萬,我今天來,就是讓你們長長見識,也讓臺上幾個老專家給我評個證書!知道這佛像怎么來的嗎?”

    劉爺摸著鼓起的肚腩語調一轉,冷笑道。

    身邊另一外強壯的跟班,亮了一下懷里抱著的陶制佛像,看造型確實是元朝的玩意,而且充滿了老玩意的色澤與韻味,頓時令現場的人都是眼中泛起羨慕嫉妒。

    “……不清楚,應該是劉爺慧眼如炬,淘來的吧?”

    尖嘴猴腮的男子又借機拍了馬屁。

    “哈哈,你小子真有眼光!這特么是鄰省一個傻帽上次去紅峰街出售被我發現了,想買他還不賣!老子領了一幫人現場就把他削了,丟下二十萬拿了這件寶貝。不過這錢不是買佛像的,而是給他的醫藥費!老子仗義吧?夠慷慨吧?!就怪對方不長眼,非要跟我玩,這不把自己玩殘了,佛像到頭來還是我的。”

    劉爺輕描淡寫的道。

    身邊的眾人一聽,頓生一股惡寒感!

    這明明是巧取豪奪的行徑,令人憎恨,而劉爺卻說的天經地義,甚至拿來炫耀,果真人渣一個!真沒辜負了他在紅峰街臭名昭著的口碑,而紅峰街正是東海市的古玩一條街。

    不過現場的人,誰敢說他無恥?說他卑鄙?

    只能是沉默不語!

    劉爺與跟班一看眾人表情,更是囂橫得意。

    尖嘴猴腮的男子再次捧他幾句后,劉爺與跟班抱著佛像便上臺了。

    林飛瞅著對方的身影,敢怒不敢言,這種禽獸,如果他有足夠的能力,真想扇幾巴掌!周圍的人也悄悄低語議論,說著劉爺的那些卑劣事跡,讓人咬牙切齒。

    上了臺之后的劉爺囂橫不減半分,甚至對幾個老專家指手畫腳,節目組一看對方像是地頭蛇,也不敢過分阻攔,只能稍稍提醒幾句。

    不過報應很快就來了!

    四五分鐘的鑒定后,劉爺傻眼了,表情發白!身子僵住了!

    現場一陣議論,譏笑!

    這佛像居然是假的!

    六位專家給出了一致的鑒定結果,甚至給劉爺對賭,如果鑒定錯誤,愿意支出一千萬。上去時劉爺耀武揚威,神采奕奕,下來的時候卻是六神無主,有些郁悶氣急了,誰也不敢招惹此刻的劉爺。

    角落里唯有林飛,一動不動神色出奇的激動!

    此時此刻,他甚至都聽不到周圍噪雜的議論聲,耳中只聽見自己的心臟嘭嘭嘭在跳著,一雙眼簡直快要瞪出來了!沒有人注意到,他的眼在盯著劉爺跟班手中的佛像。

    林飛無法形容自己的感受!

    因為他的視線,居然奇妙的擁有了匪夷所思的透視能力,直接穿透了佛像表面,鉆了進去!他起初以為是眼花了,再試幾次又是這樣!林飛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但身子還是不爭氣的在微微發抖,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渾身的雞皮疙瘩更是冒了出來。

    這種震驚無以復加!

    恐怕是誰遇到這種遭遇都會如此。

    而視線穿透佛像表面之后,他更是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讓他全身血液再次加速!

    第2章 狗眼看人低(一)

    若劉爺是個慈眉善目的大好人,林飛也許會坦然告知對方這個秘密,對方不僅不會賠錢,還能大賺一筆。可惜這劉爺令人憎恨,多行不義!光是林飛從身邊人口中聽來的他那些卑劣的事跡,就氣的牙根癢癢。

    所以這個秘密,林飛決計不會說。

    相反,他嘴角反而掛上了一抹隱晦的奸笑。

    就在劉爺垂頭喪氣,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林飛忽然站了出來,道:“劉爺,不知這佛像能轉手給我嗎?我媽信佛,我想買回去給她供著,其實這佛像品相不錯,也是件精品啊。”

    此言一出,不僅劉爺與跟班愣住了,就是其余眾人也是一怔!

    花錢買個贗品,這人有病!

    腦袋被門擠了!

    劉爺頓時有些狡黠的笑容浮現,“成!但價格不能太低,雖然是假的古董,但也算個藝術品吧?我便宜點給你,兩千如何?”

    “太貴了,再低點吧,一千五可以嗎?”

    林飛裝作不懂行,小心翼翼試探道。

    而劉爺更會演戲,明明心里暗道遇到一個大傻帽,臉上卻愣是演出一副極其肉痛的表情,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才道:“好吧!看你是一片孝心,就一千五轉給你了!但交易完成,可不許耍賴了!這玩意我完全是賠錢給你的,快拿錢,趁我沒后悔現在就給你。”

    周圍人看的雪亮,還有人朝林飛使眼色,想要告知他別上當,這種贗品也就是二三百的價格,一千五出手完全坑人啊。

    可惜林飛就像是眼瞎一般,不顧不管,立馬掏錢完成了交易。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已經很肯定了,這人就是傻帽缺心眼啊!非要進坑,誰也攔不住啊。

    “行,小子你真有眼光,再見,不許找我退貨,否則老子可是會生氣啊!”

    劉爺陰冷威脅道,扭身叫著跟班樂呵呵走了。

    在劉爺看來,雖然賠錢了,但是這晦氣已經轉接給了林飛,這也是一件喜事。

    林飛臉上裝作木訥憨傻,心里已經樂開了花!抱著佛像也趕緊撤了。至于現場一大堆人對他的傻帽評價,這廝才不會在意。十幾分鐘后,他已經腳底抹油般的穿過了三天街,站在了一個偏僻角落的垃圾桶旁邊。

    眼神還是緊盯著手中抱著的佛像。

    此刻他的視線透進去,看的更為細致清晰。

    嘭的一聲!佛像被摔碎了!林飛瞧著地上一堆陶片中顯露的金光,忍不住興奮的大笑一聲。果真,這陶制佛像內暗藏著一塊金子,有巴掌大小,而且不是一般的金子,而是狗頭金!

    狗頭金是天然產出的,質地不純的,顆粒大而形態不規則的塊金,形似狗頭而得名。這寶貝可不是用含金多少來衡量的,而是其收藏價值,完全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

    近年狗頭金的拍賣成交價,可是連連攀升。

    林飛的眼睛亮的悚人。

    眼見四下無人,他立馬將狗頭金揣進兜里,轉身匆匆走了。

    如此寶貝在手,全款買房神馬的在他看來,完全都成了輕而易舉之事!林飛的心情已經爽歪歪。

    他暫時也沒去思考自己的透視能力是如何觸發的,他只想趕緊將狗頭金賣了,然后換成錢去搞定女友一家。拍賣公司做了三年多,他也是熟知一些金銀收購場所。

    這狗頭金價格過百萬,能一次性付款收購的人不多,想了想他去了全市最大的金店連鎖福隆金店。上次他見福隆金店的老板鄭龍去拍賣會求購狗頭金鎮店,可惜無緣遇見這等寶貝。

    林飛打車到了福隆金店總店后,便下車徑直進去了。

    因為今天金店搞活動,所以里面人很多,熙熙攘攘,看穿戴大多非富即貴,因為總店出售的金飾鉆石以及翡翠等物件,均是價格不菲,一般人真心消費不起。林飛一身土鱉裝備進去,自然沒有多少導購員愿意搭訕,再加他神色有些緊張,還被保安盯住,懷疑是扒手。

    林飛快步到了總店角落,回收金銀的地方。

    此處站立的是一位穿著裙裝,姿色不錯的妙齡女子,“你好先生,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嗎?”女子笑容有些勉強僵硬的道,明顯對林飛這種穿著低劣的男子,沒有多少興趣。

    “我想出售一塊狗頭金。”

    林飛如實道。

    “狗頭金?噗……!”

    女子聞言忽然忍不住笑了,美目中盡是鄙夷嘲諷,這等寶貝眼前的土鱉能有?開玩笑啊!“先生,今天店里挺忙,我還有別的工作,希望你不要搗亂了,否則我會叫保安。”

    林飛的臉色頓時難看了。

    雙眼冒出火氣!

    誰知奇異的透視功能竟然又冒了出來。

    被他盯著的妙齡女子,眨眼衣衫變得模糊,然后變作透明!他的視線竟然穿透了進去,一身玲瓏身材半分掩藏沒有的暴露在了他眼前!白的粉的黑的……讓林飛頓時看懵了,鼻血都差點噴出來!

    畢竟處男一個,血氣方剛,哪能經受如此的誘惑。

    女店員見他眼神不對,緊緊盯著自己一些敏感的部位,頓時不悅,“保安!這有個流氓!快來抓走!”一聲嬌喝,立即奔來兩名虎背熊腰的保安,林飛根本不是對手,一下就被按住了身子。

    周圍的人隨即看了過來,吵鬧之際,就見金店辦公室內走出了一名中年人,“發生了什么事?”

    “老板,有人謊稱有狗頭金,故意騷擾我!”

    女店員憤慨道。

    狗頭金?

    老板鄭龍眼神一亮,當即叫住兩名準備將林飛拖出去的保安,道:“這位小兄弟,你真有狗頭金?”

    “廢話,你當我過來沒事找抽啊,不過,現在我有也不賣了!”

    林飛雖然秉性隨和,但現在也被侮辱的出來一股怒火。

    “店里人沒多少見識,小兄弟還見諒,咱們里面談吧,你有貨的話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里面請!”

    鄭龍客氣的道。

    堂堂富隆金店的大老板居然親自道歉,還走過來主動跟他握手,林飛的火氣這才稍稍有些控制,畢竟能全價收購狗頭金的地方也不多,他也不想跟鄭龍鬧僵。

    于是在眾人的視線中,兩人一起進了金店辦公室。

    店里的看戲的顧客,有些施施然的繼續購物了,而兩名保安和女店員卻沒離開,似乎認定了林飛就是撒謊泡妞,等會被老板識破,還是逃不了被揍一頓的命運。

    “小麗,這混球十有八九就是看你長的漂亮,故意搭訕,一看就是個窮鬼!”

    個高保安道。

    “廢話!咱家小麗可是個大美人,他這手段太低劣了!”

    矮個保安也附和獻媚道。

    惹得女店員嫵媚一笑,“等會他被老板轟出來,兩位哥哥可要幫我收拾他,這種流氓太不要臉了!”

    兩人盯著她的上圍都是一陣口水猛咽,慌忙點頭表決心。

    金店辦公室內,鄭龍反復查看了林飛的狗頭金,還讓店里的老專家也鑒定了,確實是真的。

    按說接下來他應該付給林飛錢完成交易,可鄭龍可沒這么傻,眼見林飛長的年輕內向,就想唬他一下,壓壓價格,想罷便道:“小子,這狗頭金你如何來的?這玩意可是西疆才有,該不是偷的吧?”

    林飛一聽就猜出了對方的心思,只是笑也不語,因為他沒想到對方這么狡詐,一時沒啥對策。

    “如果你想私下交易,快點拿錢,咱就便宜點,五十萬怎么樣?否則我現在就報警,到時候你別解釋不清,自己攤上大事。”

    第3章 狗眼看人低(二)

    鄭龍盯著林飛的表情,接著道。

    此時一直沉默的林飛,忽然怪異的笑了,仿佛底氣很足,還悠然的轉身坐在了辦公室的沙發上,一雙眼有恃無恐的看向了鄭龍,道:“鄭老板,問這么透,知道的太多未必就是好事。比如,你能解釋下你身上的三個槍疤,一處刀疤的來歷嗎?人都有秘密,彼此客氣點最好,我看你面相最近家里不合,財運受阻,還是應該多做善事,以求早點轉運。”

    這話說的有些怪異,但鄭龍聽完神色卻是微微一變。

    心里更是止不住一驚!

    他身上槍疤的事情,知道的人可不多,這是他當年在外省混黑跑路,改頭換面來到東海市發展的秘密。再說他最近確實家里老婆和二奶大吵大鬧,讓他心煩至極,都沒心情談生意了。林飛能一口說出這些,便讓鄭龍感到了神秘可怕!更是忍不住將他看作了高人。

    而這正是林飛想要的效果。

    其實槍疤是他透視看到的,而家庭不和,也是他透視發現了鄭龍褲兜手機的一條二奶短信確認的,但這些事從他嘴里說出來,就讓鄭龍震驚了。

    兩人視線對峙著,終于鄭龍笑了,而且是討好巴結敬畏的笑容!這種老江湖,自然聽過一些玄門高人的事跡,一時間也將林飛看作了一些高人的徒弟,趕緊想要拉近彼此的關系,免得落下過節。

    林飛子虛烏有的對他的氣運指點幾句后,讓鄭龍似懂非懂一臉崇拜,接下來兩人便完成了交易,而且狗頭金的售價還不低,讓林飛大賺一筆。

    半個小時后,林飛從辦公室走了出去。

    兩名等待已久的保安,瞬間就沖了上去,立馬擒住了他!“小子這次原形畢露了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想要泡小麗,你還嫩!”

    話說完,啪啪兩個響亮的巴掌出現了!

    林飛輕佻的笑了。

    動手的是隨后出來的鄭龍,此刻臉色駭人!“你倆找死啊!這位林先生是尊貴的客人,你們還敢動手!今天開始你們被辭退了,給我滾!”鄭龍呵斥道,兩名挨巴掌的保安頃刻腿發軟,臉色慘白如紙!嚇得六神無主,萬般沒有想到,林飛進去再出來,就成了老板的尊貴客人。

    難道狗頭金是真的?

    女店員小麗,更是花容失色!

    “以后別狗眼看人低,以貌取人,謝謝方才接待我,這些是小費。”林飛冷笑著將數百塊放在了女店員身前,后者極其尷尬難堪,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而林飛則腰板挺直,懶得再跟她計較,與鄭龍道聲再見,轉身走了。

    一前一后,他已經從土鱉成了暴發戶,兜里揣了一張二百萬的支票。

    有了錢又打臉瞧不起自己的人,林飛心情很爽!一看時間,哼著小曲就去見自己女友李芙了,兩人約定好的下午一點多在咖啡館見面,本來為房子首付憂愁的林飛,這次能給女友一個驚喜了。

    打車不久就到了咖啡館,林飛進去后,李芙已經在往常靠窗的老位子上等著他了,兩人戀愛三年多,也算是感情不錯,雖然李芙有些刁蠻任性,但林飛卻沒多少厭惡,畢竟他也不是多出眾的人。

    “小芙,對不起啊,讓你等久了。”

    林飛笑道。

    “沒事,首付的事解決沒有?”

    李芙張口就問道,神色帶著一種林飛早已習慣的冷清。

    “你猜。”

    林飛瞇眼嘿嘿笑道。

    “猜什么?肯定沒湊夠吧?沒事,我已經習慣了,也沒幻想你能搞定二十多萬的首付。”李芙撇嘴道,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誰知就在這時卻見林飛從兜里掏出了一張支票,然后美滋滋的放在了桌子上。

    “二百萬,給你一個驚喜!”

    林飛得意道。

    但李芙的表情沒有多少變化,兩指捏住支票端詳一眼,再次丟在了桌子上,“假的吧?”

    “真的,剛從福隆金店拿來的啊!你男朋友牛掰吧?”

    林飛邀功的道,然后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至于與同學蘇恒的不快,卻沒提。

    原本他認為李芙聽后,最起碼要給他一個親親,然后抱著他興高采烈的一陣獻媚和夸贊,但沒想到李芙不僅沒激動,還呵呵冷笑了兩聲,“編完了?林飛你認為我是傻子啊?淘個佛像就能摔出狗頭金,然后換成大錢,這故事太侮辱我智商了吧?”

    “……我說的是真的……”

    林飛無語了。

    “好了,打住吧!林飛咱倆分手吧!我不想過窮日子,也不想養你家兩個沒任何保障的父母,雖然我家也不富裕,但我有學歷有姿色還年輕,這都是我的資本,我再不想浪費在你身上了!我姑給我介紹了一個男友,家里有個小公司,年收三十多萬,有房有車,年齡大點我也喜歡,再見吧,以后交了女朋友,別再編造這些可笑的謊話了。”

    說完李芙便起身,走了!

    連一句解釋的機會也不留!

    留下原地的林飛一臉僵硬木然……

    三年的感情就這么被對方唾棄了?而且還是大義凜然的唾棄!就仿佛她被林飛纏著浪費了多少青春!耽誤了多少傍大款的機會!林飛想哭想笑難受至極,臉色變得猙獰又變得如同死灰!自己曾經信仰的愛情,一瞬間就屁都不是,成了一廂情愿!

    他攔不住離去的李芙,也不想去攔!對方讓他感到羞恥和惡心!

    幾分鐘后,他一口喝盡苦咖啡,站起身走了。

    雙眼中閃現一縷狠色!

    既然有這么多的人瞧不起他,林飛從今天開始,就要讓這些人都去后悔,他不想再這么窩窩囊囊活著了。今天開始他就要換個活法,證明自己!

    半個小時后,坐在一輛沃爾沃車內的李芙手機接到了一個短信,提示銀行卡多了二百萬。登時李芙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嘴巴止不住的張圓了!但銀行卡不是她的,而是林飛的工資卡,對方的工資收入以及花銷一直都被李芙把持,所以銀行卡數額變動的提示短信從來都是發到李芙的手機上。

    二百萬就這么跟自己擦肩而過了!

    李芙恨不能扇自己一巴掌!

    看看身邊大自己十歲,長的又老又丑,還愛酗酒抽煙罵她臟話的新男友,再對比以往對她逆來順受,寵愛非常的林飛,李芙咯吱咬下牙齒,氣的已經臉色煞白……

    而另一邊的林飛,已經上了回家的公交。

    他坐在后座的角落里,前面是一位風姿卓越的少婦,正在專心的玩手機,林飛瞇起眼想要看看她手機上玩的什么,卻不料透視異能再次出現了,對方一身波西米亞長裙,變得透明消失了。

    嘀嗒!

    林飛這次終于沒忍住,鼻血流了出來!

    因為這少婦的身材太惹火了……

    受篇幅字數所限

    想看未刪減版猛戳下方閱讀原文

    ↓↓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