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嫁过来三天见不到丈夫,还是她带着刀才找到的人…

    楼主:神马书屋 时间:2018-10-04 15:28:40


    第一章:捉奸 ? ? ? ? ? ? ? ?

    姜琬琰嫁到敬王府已经第三日。

    敬王爷呆在京城里的醉花楼也已经第三日。

    这三日里,姜琬琰没有踏出婚房一步,夜间磨刀霍霍的声音像是搁在敬王府每个人心间的一把杀猪刀。

    总管家张瑞蹲在婚房门口点帐的时候曾说过:“咱们这位王妃阔气!带的嫁妆正好补了咱们王府里的亏损!”

    姜琬琰一字不落的听着。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踏上和亲这条路,更没想过自己会嫁给这个酒肉之徒敬王爷。

    羌国的女子十岁起就会有一把贴身的佩刀,姜琬琰这三日磨的,便是她的那一把。

    这刀是用来防身的,姜琬琰觉得应该磨的蹭亮,用在那位新婚之夜也未曾?#35835;?#30340;敬王爷身上十分妥当。

    张瑞拉着姜琬琰的陪嫁丫鬟玉燕推心置腹的聊了许久,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玉燕没有接触过夏国的男人,张瑞长得一本正经,尚且算英俊,惹得玉燕红着脸跑回房去。

    他在原地哈哈大笑,心情大好。

    玉燕进了屋扭头就把他卖了:“公主,王府里那个管家?#22949;?#28369;舌,想来那留恋风花雪月之地的敬王爷也好不到哪里去。”

    姜琬琰把刀?#20142;粒?#21035;在腰间:“陪我出去走走。”

    第四日,王府上下才算是目睹了王妃的真容。

    都说羌国多美人,姜琬琰是羌国长公主,她母后是羌国数一数二的美人,她虽没继承到母后的婀娜美艳,却也是个不可多得的清丽佳人,加上一身羌国皇族的独特服饰,衬?#30431;?#33521;气逼人。

    张瑞看傻了。

    收到圣旨的时候,张瑞就觉着这位要嫁来的公主多半是个丑而胖的傻子。

    这几日姜琬琰躲在房里,外边流?#26376;?#22825;她不是不知道,今日活生生的站出来,那些聒噪的声音霎时间就熄了。

    张瑞觉得,当今圣上在下?#24049;?#20146;的时候定然是喝多了酒,否则这样一个权势滔天、不可方物的长公主怎么会嫁到他们敬王府上来?

    玉燕给姜琬琰搬了个凳子出来,她大摇大摆的坐上去,一脸冷漠的盯着傻眼了的张瑞:“你是管家?#20426;?/p>

    张瑞没啥?#20174;Α?/p>

    玉燕提起裙摆蹭蹭蹭跑到他跟前,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王妃问你话呢!”

    张瑞捂着耳朵?#30446;?#40839;牙咧嘴的醒过神来,瞧了一眼坐的跟个土匪似的新王妃,行礼跪下:“小的是敬王府总管事张瑞,给王妃请安,王妃可有什么吩咐?#20426;?/p>

    姜琬琰扬扬眉,吩咐倒是没有:“你家王爷在哪儿,你应该晓得吧?#20426;?/p>

    张瑞一怔,张口就是一句胡说?#35828;潰骸?#29579;妃说笑了,王爷走哪儿去,哪会跟咱们做奴才的讲啊。。。”

    姜琬琰意味深长的发出一声长调:“唔。。。?#28909;?#22914;此,我出去溜溜,自然也是不必跟你讲的了。”

    说完?#37202;?#36523;来:“玉燕,咱们走。”

    张瑞再次傻眼了。

    他哭丧着一张脸追在姜琬琰的身后嚎:“王妃?#26432;?#20026;难奴才了,这要是叫王爷晓得了,我这脑子可还想多长几年啊。”

    姜琬琰一个急刹车回身,阳光灼灼下,她的面容精致又淡漠:“我去捉奸,你也一起。”

    张瑞活了这么十几年,头一次晓得捉奸是这样用的。

    他战战兢兢的?#35835;?#25199;玉燕的袖子:“王妃带把刀是要砍谁么?#20426;?/p>

    玉燕捂着嘴笑:“捉奸在床,床上的是谁,自然就砍谁咯。”

    嗯,这话的意思不管怎么捉摸,她都是要砍他家王爷。

    敬王爷风流?#23578;裕?#20140;里的醉花楼活生生演变成另一个敬王府,皇上不?#19981;?#36825;个儿子,碍着过世的老祖宗太皇太后的遗言,一直不闻不问的放纵着。

    张瑞撒的谎毫无意义,姜琬琰嫁过来之前早就对这位敬王爷有所耳闻。

    她是要借着捉奸在床的?#36175;?#21517;正言顺的跟他划清一下界限。

    从此以后她走她的阳春路,他过他的独木桥,相安无事,互不打扰。

    是个童叟无欺的公平交易。

    要找醉花楼简单的很,姜琬琰随意拘了个人问,就晓得了具体位置。

    张瑞一看姜琬琰这是要玩真的,快步上前道:“王妃,伤了王爷是重罪。”

    姜琬琰恍若未闻,脚下的速度一点也没慢下来,街上行人指指点点的异样目光也没能叫她有几分波动。

    醉花楼名不虚传,光是门口莺莺燕燕吆喝的姑娘就站了十几个,亭台高楼修得金碧辉煌。

    姜琬琰大摇大摆的往里走,温香软玉在怀,金樽美酒在侧,这位敬王爷还是个懂得享受的人。

    “姑娘,您这是。。。”花楼老鸨身上的花粉香浓得闷人,一下子凑到姜琬琰身边来,?#20339;?#37324;尽是风情。

    姜琬琰格外顺手的在她脸上侃一把油,勾起嘴角轻笑道:“我来找个人。”

    老鸨一愣,把手中的蒲扇往鼻梁上轻轻一搭,上上下下打量姜琬琰,姜琬琰却上上下下打量这间花楼。

    “姑娘这是要找谁么?咱们这里是寻乐子的地方,姑娘要是来砸场子,奴家可是很不好做的啊。。。”老鸨的眼神在姜琬琰腰间的佩刀上面停留片刻,刀鞘镶嵌价值不菲的珠宝陪衬,想来是个非富即贵的主。

    以敬王爷的身份地位,他自然是在顶楼的雅间,姜琬琰仰头道:“我找你们夏国的敬王爷,他在哪一间?#20426;?/p>

    老鸨脸色一变,夏国上?#38706;?#26195;得,敬王爷娶了个羌国的公主做王妃,新婚当夜就来了她们醉花楼,三天没露面。

    这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35813;?#28857;?#25214;?#25214;敬王爷的异服女子,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敬王妃吧?

    这个猜想显然在下一秒就得到了证实,张瑞一脸丧样的刚冒了个头出来,那个老鸨就一脸老熟人的目光将他锁定住了。

    “原来是张总管,王爷这会儿和素衣姑娘正在谈事情呢,奴家去帮您?#39280;?#29579;爷可还方便?#20426;?#24324;清楚了姜琬琰的身份,这位老鸨说的时候的表情就变得格外意味深长起来。

    她手中的蒲?#24825;?#36731;遮住红唇,笑意便从她的眼角眉梢里跑了出来。

    第二章:素衣 ? ? ? ? ? ? ? ?

    姜琬琰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她师父是羌国第一勇?#21487;?#22270;,老鸨的轻柔笑意还残留嘴边,她就已经越上楼梯扶手,几个翻腾间到了三楼。

    “在醉花楼闹事?!”老鸨有些恼了,蒲扇往地上一扔,突然冷声道,“抓起来!”

    醉花楼不缺好手,一声令下姜琬琰就?#35805;?#35065;了个严严?#20979;怠?/p>

    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开弓专打出头鸟。

    这是血与泪的教训,姜琬琰被扣住的时候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26174;浴?/p>

    老鸨踩着红毯铺就的楼梯慢悠悠的走上来,身后跟着急的不知所措的玉燕和一脸无奈的张瑞。

    “姑娘,你看,咱们有事说事,你这上蹿下跳的坏了奴家醉花楼的规矩,可就不好了。”她这变脸的功夫比翻书还快,姜琬琰拜服,夏国真是人才?#30473;謾?/p>

    张瑞?#24613;?#19978;去调和调和,毕竟是王妃,出了门来总归是自己主子,也不能叫这位王妃太丢了敬王府的颜面。

    刚从几位肌肉大汉的缝隙里借位钻出来?#24613;?#21149;几句,旁边一间雅座的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

    里头走出来一位丰神俊丽的公子哥,照面相来看,是那种正经人家的书生样子,没有想到这样温润的男子?#19981;?#21040;醉花楼来,姜琬琰对此十分惋惜,年纪轻轻的,就堕落了。

    随后张瑞便狗腿的跑到这公子哥身边,咧嘴一笑:“王爷。”

    羌国的说书先生常讲,爱逛窑子的都是些五大三?#33268;?#33080;络腮胡子的男人,若是稍微长?#30431;?#25991;白嫩些,还没有走得到房间门口,就得?#24576;?#24178;抹净了丢出去。

    姜琬琰从前深表认同,所以在她的心里,爱逛醉花楼的夏国敬王爷,也该是那样一个虎?#25215;?#33136;的男人。

    如今眼前站着的这个一脸正气的男人,盯着她看了三秒就把视线挪向了老鸨:“?#30431;?#36827;来吧。”

    老鸨闻言后格外?#29992;?#30340;用香肩蹭了蹭制住姜琬琰的那个壮汉,一双凤眼凑到姜琬琰跟前:“王爷?#24515;?#36827;去呢,去吧。”

    这个地?#28966;?#24618;的,姜琬琰也说不出来具体是哪里?#23104;幀?/p>

    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38553;?#26159;没有回?#38450;?#24320;的道理。

    她跟着进了厢房,玉燕却被张瑞一把拽住?#36824;卦?#20102;门外。

    “你干嘛啊?!”玉燕恼了,甩开张瑞抓着自己手腕的手回身就是一个拧巴。

    张瑞疼的龇牙咧嘴:“姑奶奶!主子们谈事情你瞎参合什么啊!”

    那倒也是,玉燕瘪瘪嘴没说个所以然来,见张瑞疼得厉害,又有些不好意思,不情不愿的帮他揉了揉。

    这个厢房里还有一个女人,姜琬琰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被惊艳到了。

    在姜琬琰心里,她母后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眼前的这个女人勉勉强强排个第二,实在是太过水灵。

    想来便是老鸨口中的素衣姑娘。

    她安安静静的坐在桌边,美得像是墙上的画卷,看见姜琬琰坐到对面,还格外温柔的笑着点头示意。

    清风徐徐吹拂起轻纱,带起素衣的发丝几缕,斑斓阳光透过纸?#23433;?#25746;进来,?#30431;?#30475;上去像一个落入凡网的妖精。

    这样的比较之下,就显得姜琬琰杀气腾腾的脸和怪异个性的装扮像是个来讨债的乡野村夫,这捉奸在床的画风有些不对啊。

    ?#20945;?#23004;琬琰磨了三天刀整理出来的正常路线来看,这位敬王爷,首先应该是一个粗犷的色狼。

    其次,她一路雄赳赳气?#21898;?#30340;杀到醉花楼来,这里的老鸨应该不堪一击随后她破门而入。

    然后这位在花丛里飞舞了三天的王爷此时应该面如蜡色,气喘吁吁,被她一刀抵在脖子上吓?#27809;?#36523;发抖。

    随后自己霸气侧漏,撂下狠话,潇洒离开,成为夏国的一?#26410;?#35828;。

    然而现实总是会教你做人。

    敬王爷长得油头粉面,一本正经,俨然脸上写满了他是个正经人。

    醉花楼的老鸨也不是个肥的流油的猪头,漂亮性感的尤物还养了一堆硬得跟铁一样的保镖,她刀都没有抽出来就被生擒住,太过丢人。

    那位正经王爷显然也根本没有吃喝?#21619;模?#29616;在眼前这幅?#20961;?#30475;画安逸祥和的景象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姜琬琰?#32842;?#20102;很久,短短一个时辰,她成功的怀疑了人生。

    ?#35789;?#20986;人生感悟尚且还需要些时间,不过这位一本正经王爷并不给她这样的时间,他端起面前的一盏茶,喝了一口,开口道:“叫我穆清就好。”

    姜琬琰额间青筋直跳,抬手?#25112;?#20102;腰间的刀柄,冷声哼道:?#20843;?#35201;?#24515;?#20102;?!你搞清楚,我今儿就是来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20426;?#20182;的声音低柔得让人浑身舒服,虽然姜琬琰不想承认,但她的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琬琰?#20426;?/p>

    苏穆清这声琬琰叫的顺畅,就像是两个人已经认?#35835;?#22909;多好多年一般。

    姜琬琰?#27426;?#24515;?#38376;?#26700;子?#37202;?#26469;:“我今儿是来告诉你,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管你,你也别想管我!”

    难能可贵的是,这样惊天动地的一掌拍下去,姜琬琰的手都发麻了,对面那位素衣姑娘还能面不改色的给自己的添上一杯茶,也是绝了。

    苏穆清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明白了:“你可是为着新婚之夜的事,吃醋了?#20426;?/p>

    姜琬琰一屁股坐下来,气得?#25226;套急?#21917;口水消消火,苏穆清紧跟着一句话就?#30431;?#21595;了个半死,捂着胸口险些没咳晕在这地毯上。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那两个人竟然还能端端正正的坐着将咳到快吐的她望着,丝毫没有要施以援手。

    等她那口气缓过来,苏穆清才又继续幽?#30446;?#21475;:“嗯,看来的确是吃醋了。”

    如今看来,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了,还是直接动手来的实在,姜琬琰打定了主意,将腰间的刀咣当一声抽出来,利落的往苏穆清脖子上这么一搭,凶狠贴上身去:“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往后你到醉花楼来的事我不管,但你回了府也不许进我的院子!”

    第三章:非礼 ? ? ? ? ? ? ? ?

    苏穆清显然没把她这把寒光森森的刀当回事,不仅喝茶?#31449;桑?#36830;手都不抖一下。

    “王府是我的,我去哪里都可以,还有。。。”他把茶杯一搁,一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姜琬琰,一直看到她心里发虚才慢悠悠的开口,“你这是要谋杀亲夫么?#20426;?/p>

    姜琬琰都还没有?#20174;?#36807;来怎么回事,她手腕一痛,手里的那把刀就已经到了苏穆清的手里。

    苏穆清拿着她的佩刀反复把玩,手指抚摸过刀柄上?#22791;?#30340;纹路,声音低?#27969;然?#30340;开口:“刀是好刀。。。”

    话说到一半,他又?#37202;?#36523;来,顺带着把姜琬琰也给提起来,对着依?#26432;?#25345;恬静笑意的素衣道:“我今日先回去了,过些时候再来看你。”

    素衣?#24179;?#20154;意,温柔娇媚,闻言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姜琬琰便笑道:“是,王爷慢走。”

    这就是妥妥的奸情了,两个人郎情妾意,眉来眼去,还要再约下回春宵时刻,姜琬琰被苏穆清拖着走出醉花楼,一路上的?#24736;梢?#20043;情溢于言表。

    她对这个敬王爷实在是提不上一丁点的好感,纵使他长了一张姑娘们梦里千回百转相思梦一回的俊俏脸蛋,也没有办法扭转他在她心里略微猥琐的形象。

    回到王府以后,苏穆清把她刚才说的话完全当成了耳旁风,他不仅进了她的院子,此时还坐在她的房间里,张瑞这个狗腿子捧着自己的嫁妆清单簿子把算盘打得叮当作响。

    “王爷,王妃的嫁妆十分丰厚,咱们府上的亏损都给补上了,可见咱们王妃是注定要嫁进咱们敬王府的福星?#25319;!鼻?#31359;万穿马屁不穿,张瑞一?#30528;男?#28316;马的嘴上功夫溜得不行,姜琬琰默默的心里呸了张瑞一下。

    苏穆清装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一副不为马屁所动容的样子点了点头:“明日进宫?#27426;鰨?#20320;嘱咐下头的人警醒着点,赶紧把王妃的服饰送过来。”

    进宫?!

    姜琬琰眼睁睁看着张瑞跑了出去,连忙?#37202;?#36523;来:“进什么宫?我不进宫!”

    苏穆清闻言敲了敲桌子,撑着脑袋拿一?#20415;?#25042;的神色瞧她:“为什么不进宫?#20426;?/p>

    姜琬琰卡顿了一下,就在她思索的片刻,苏穆清已经悄无声息的靠了过来,姜琬琰感觉光线暗了些,猛地抬头看了一眼,被眼前的人脸吓得往后一靠,苏穆清伸手托了她一下。

    他的眼神不似之前那般随和,反而透着丝丝寒意。

    姜琬琰被他盯得后背一凉,也不晓得自己在心虚什么,不自觉的舌头打了个闪,故作凶态的瞪了他一眼:“你干嘛?!”

    苏穆清腾出另一?#30343;?#25423;起她的下?#20572;?#19968;下子凑到她的眼前来,他的鼻息打在脸上?#33268;?#40635;的痒,这样的距离太近了,姜琬琰下意识的猛然?#19976;?#21452;眼。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其他的动静,姜琬琰觉得自己的举动实在是蠢,正在犹豫要不要睁眼的时候,苏穆清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幽幽响起:“你演得很好,千万不要露出马脚被我抓到,否则我就活埋了你,送回你主子那里去。”

    姜琬琰感觉钳制住自己下巴的力道一下子松了,随后苏穆清便放开了她。

    外边传来一阵慌慌张张的脚步声,原来是有人来了。

    姜琬琰心有余悸的盯着苏穆清的后脑勺看了一眼,他像个没事人一般又坐了回去,可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没有搞明?#20303;?/p>

    进来的是一?#26377;?#20011;鬟,手上托着好几套夏国的服饰,苏穆清?#30431;?#20204;?#35759;?#35199;搁下退出去。

    房间里又?#30343;?#19979;了他们两个人,姜琬琰看着苏穆清?#37202;?#36523;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哪晓?#30431;?#36234;过她,走到房门边,将门给关上了。

    这?#23637;?#39640;照?#19990;是?#22372;的白天,他这样的举动不晓得要引起多少的轩然大波和胡?#20063;?#24819;!

    姜琬琰正?#24613;?#25386;过去把自己的刀?#27809;?#26469;防身,谁知道苏穆清的动作那么快,他关了门就回身拽她。

    他把姜琬琰一直拽到了内阁里,把她往前一推撞上梳妆台,不远处就是床。

    “你干什么?!”她是真的有些火了,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怪怪的!说话怪,行为怪,看她的眼神也怪,她不过就是想要挟他一番,两个人以后好井水不犯河水么?他何必这么小?#32652;?#32928;的记仇啊!

    苏穆清勾了勾唇角,伸手就过来直接扒她的衣裳:“你不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么?你家主子有没有告诉过你,一定要让我尽兴一些?嗯?#20426;?/p>

    他手脚麻利,动作?#30452;?#23004;琬琰又要护住自己的衣裳又要挣脱他的魔爪,力不?#26377;?#30340;同时屈辱也像是跗骨之蛆。

    她好歹也是羌国堂堂的长公主,他仗着自己是她的夫君就可以?#25105;?#22916;为了么?!

    姜琬琰挣扎得厉害,打不动推不开她便直接上嘴咬,瞅准了时机朝着苏穆清的肩膀一口就啃了上去,苏穆清疼的嘶了一声,下意识的推了姜琬琰一把,她便直接跌坐在了床上。

    此时的姜琬琰已经是狼狈不堪,身上的衣裳被他?#35835;?#20010;七七八八,也没剩?#38706;?#23569;可以档的,她很快又从床上坐起来,眼睛里面的戒备和狠意像是困顿的小兽。

    顽劣的把戏,欲拒还迎这一?#24615;?#23601;已经不新鲜了。

    苏穆清揉了揉肩膀,痛感稍减,他直接跨上去,把姜琬琰胡乱推他的手脚牵制住,还没什么下一步的动作,姜琬琰先啐了他一口:“呸,卑鄙无耻下流!你放开我!”

    苏穆清显然也被激怒了,他把姜琬琰?#33722;?#30340;一晃:“放开你?我为什么要放开你?咱们新婚之夜的大礼还未成,若是进宫皇上问起来,你岂不是要大难临头?我这是在救你,晓得么?#20426;?/p>

    姜琬琰简直是要疯了,这个王爷是吃错药了么?!

    她发疯一样的怒吼听在耳朵里实在是有伤风雅,苏穆清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直接就弯下腰拿嘴给她堵上了。

    姜琬琰懵了,短短一瞬间的僵硬就被苏穆清钻了空子,她感觉身上一凉,自己拼命护住的?#32652;嵌?#23601;已经被苏穆清给扔到?#35828;?#19978;去。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26049;?#23448;方微信:神马书屋[email protected]

    乖,扫一下~o(*≧▽≦)ツ

    ↓点击?#36335;健霸?#35835;原文”查看更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26376;?#35268;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