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教会史演义(79)﹕君士坦丁堡大公会议

    楼主:西雅圖陳彤 时间:2018-11-30 05:53:20

    ??? 邀请通知写道﹕“主恩浩荡,圣道昌明。帝国东部皇帝狄奥多西陛下已跟西部皇帝格拉典陛下商量妥当,决定于今年5月15日在首都君士坦丁堡举行全国基督教会主教大会,主要是为了解决半个多世纪以来亚流派﹑马其顿派和尼西亚派之间的教义之争,确立教会之正统信仰,重定或新定有关教规教例。兹特邀请尊敬的主教前来参加这次全国性的盛会。狄奥多西陛下将在首都恭迎各位的到来。”
    ?? ?很快,帝国东西部各教区都接到了狄奥多西的会议通知。女撒的贵钩利早先就已得知会议的召开,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所以接到通知后他就提了行装,五月初便率先赶到了君士坦丁堡见到了拿先素斯的贵钩利。两位贵钩利久别重逢,执手相看,各自欣喜,然后是一番亲切的交谈,随后的几天,两人住在一起,?#25945;?#31609;划会议的方案和行事议程,以确保会议开得成功,达到预期目的。
    ?? ?会议日程已定,万事皆备。拿先素斯的贵钩利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在君士坦丁堡教区内,一场阴谋诡计正在进行着。有人想暗算贵钩利,并要篡夺其大主教的宝座。
    ?? ?此人是谁呢﹖他名唤马克西姆(Maximus),原是亚历?#25945;?#22478;教会的一位神学家。此人对希腊犬儒派哲学极有造诣,在亚他?#20999;?#25285;任亚历?#25945;?#22823;主教期间,他曾经站在亚他?#20999;?#30340;一边极力地反对亚流派,由此得到亚他?#20999;?#30340;尊重。马克西姆还多次跑到君士坦丁堡跟那里的反亚流派人士交结,在君士坦丁堡教区颇有人脉。瓦伦斯当了帝国东部的皇帝之后,他将亚他?#20999;?#39537;逐,把一位亚流派人士鲁修斯(Lucius)安插到亚历?#25945;?#20219;大主教。鲁修斯上台之后,对亚他?#20999;?#30340;支持者进行整肃清洗,结果马克西姆因曾受到亚他?#20999;?#30340;赞扬而受到牵连,马克西姆在遭到鞭刑之后放逐荒蛮之地。瓦伦斯死后,马克西姆跑到米兰,向帝国西部皇帝格拉典请愿,并将一部书籍呈献给格拉典,由此博得到了格拉典的好感,格拉典下令将马克西姆释?#21350;?#31821;。于是,在381年,马克西姆带着些随员离开米兰回亚历?#25945;?#22312;他途经君士坦丁堡时,新任君士坦丁堡大主教贵钩利对他以重礼相迎,因为敬他是亚他?#20999;?#30340;故人。
    ?? ?谁知,马克西姆对贵钩利心生嫉妒,心中暗道﹕“我是亚他?#20999;?#30340;同辈人,又大有学问,曾为持守正道受过刑,吃过苦,风里雨里这么多年,早就?#38376;?#20010;主教当当了,我?#21796;?#33021;当主教,而且能当大主教。贵钩利有何能耐﹖他原来?#36824;?#26159;撒西马?#20999;?#22320;方的主教,?#25925;?#29380;奥多西的宠幸,当了首都教区的大主教,还?#30431;?#31609;办会议。我实在是想不通,心中实在是不服气。趁着贵钩利大主教宝座尚未坐稳,我何不取而代之﹖这个贵钩利看?#20808;?#25991;?#26102;?#24428;的,也不像是有谋?#26032;?#30340;老江湖,君士坦丁堡教区是帝国东部教会之首,船大水深,由贵钩利来当大主教,他能行吗﹖待我弄个既成事?#25285;日?#21518;奏,狄奥多西陛下就是知道了,也不怕他不确认。我?#30343;?#36824;有西部皇帝格拉典陛下的支持吗﹖”
    ??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马克西姆赶紧联络君士坦丁堡教区的一些故旧,一番封官许愿之后,故旧都表示坚决?#33633;鰲?#26377;了内部人的?#33633;鰨?#39532;克西姆还要寻求外部的支持。在帝国东部,亚历?#25945;?#25945;区和安提阿教区一直都跟君士坦丁堡教区争风吃醋,都想做东部教会的领袖,所?#26376;?#20811;西姆联络到当时的亚历?#25945;?#22823;主教彼得(Peter of Alexandria),表示若他当了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他一定尊彼得为首,彼得知道以后非常高兴,立即表示支持马克西姆。于是,在一天深夜,一帮故旧暗地里举行祝圣仪式,拥立马克西姆为君士坦丁堡大主教。接下来,这帮人就计画着要在即将召开的大公会议上跟贵钩利摊牌,然后奏请狄奥多西批准。
    ?? ?还未等到大公会议的召开,马克西姆?#28909;?#30340;阴谋已经败?#19969;?#21531;士坦丁堡教区的绝大多数信众和教牧人员早已为贵钩利的信实人品所折报,都站出来愤怒地谴责马克西姆,不承?#19979;?#20811;西姆这个伪主教。消息也很快传到狄奥多西那里,狄奥多西震惊之下发出一旨﹕?#22885;?#20811;西姆眼空四海,矜功恃宠,挑战朕对教会之决策,竟擅自自封大主教,有分裂教会之?#20146;?#37326;心,实属痴心妄想,着令全体教会共谴之。本应对其严加惩处,但朕念及其从前反异端有功,酌情轻罚,将其逐出君士坦丁堡。钦此。”
    ?? ?在狄奥多西下旨之后,马克西姆不敢在君士坦丁堡久留,?#30343;?#21448;无处可去,又不?#19968;?#20122;历?#25945;?#21482;好向东仓皇逃窜,暂时投奔到希?#26263;?#21306;的帖撒罗尼迦城的旧友处。但是,马克西姆名声已臭,在帖撒罗尼迦教会也?#30343;?#27426;迎。于是又离开帖撒罗尼迦,跑到罗马,向当时的罗马大主教达玛稣?#30343;?Damasus I)请愿。
    ?? ?作为西部教会领袖,达玛稣本来就一直在?#19968;?#20250;向东部教会施加影响。但是,这一回儿,马克西姆自身无理在先,又由东部皇帝狄奥多西下圣旨诅咒马克西姆之恶行,达玛稣不愿为马克西姆背书,这样既不得罪狄奥多西,也不得罪东部教会。于是,达玛稣并不理睬马克西姆的请愿,倒是上书给狄奥多西,不痛不痒地提出建议,请狄奥多西开个全体主教会议,以正式确认对君士坦丁堡主教贵钩利的任命。
    ?? ?狄奥多西原本就已决定不久之后就要召集君士坦丁堡大公会议,于是采纳达玛稣的建议,将对贵钩利的任命确认纳入会议议程。而马克西姆在失去了所有方面的支持之后,离开罗马,不知所终。
    ?? ?经历了马克西姆事件的?#20857;?#20043;后,君士坦丁堡教区很快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位于现今土耳其?#20102;?#22374;布尔的神圣和平教堂旧?#32602;?#36825;里是君士但丁堡大公会议的召开地


    ??? 381年5月,来自帝国各地的大主教们聚集在君士坦丁堡的神圣和平教堂(Church of Hagia Irene),基督教会史上又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大公会议如期举行。
    ?? ?跟五十多年前举行的尼西亚会议稍有不同,前来参加君士坦丁堡大公会议的主教们都是来自帝国东部教会,根据后来的统计数据,与会者共计186人。西部教会并不?#34892;?#36259;,所以基本上无人参加。就算是东部教会,也有不少教区未能派代表参加,其中有的是因为客观原因未能到会,也有的是故意不想参加。
    ?? ?由谁来主持会议呢﹖按论资排辈的惯例,亚历?#25945;?#22823;主教彼得应是当然人选。可是彼得推脱说身体不爽,所以根?#20037;?#26469;出席会议,?#23548;?#21407;因很可能是先前他暗中支持马克西姆篡夺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之权,马克西姆阴谋破产之后,彼得觉得丢了面子,所以彼得?#30343;?#36523;体不爽,极可能是心里不爽。?#28909;?#24444;得没来,会议就由第二位老资格的人来主持,此人就是安提阿大主教?#36947;?#20002;斯(Meletius of Antioch)。
    ?? ?在会议正式开始以前,与会主教们先举行预备会议。
    ?? ?第一个议题就是给出一个正式宣告,说明马克西姆暗中自立为君士坦丁堡大主教的祝圣礼?#21796;?#26080;效而且犯法,理应受到诅咒。接着,主教们一致确认了狄奥多西陛下对拿先素斯的贵钩利的任命。其?#25285;?#24093;国政府有权干预教会事务已是既定的事?#25285;?#29380;奥多西乃帝国东部皇帝,他对贵钩利的任命?#23548;?#19978;根本不需要主教们的同意,主教们的同意只?#36824;?#26159;盖一个橡皮图章而已,走一个?#38382;?#32610;了。主教们除了表示同意,并没有别的选择。?#36824;?#36825;样一来,贵钩利之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地位似乎更加巩固了。
    ?? ?预备会议之后,大会正式开始。由?#36947;?#20002;斯主持,全体与会主教先向神祷告完?#24076;?#28982;后就是要按着由两位贵钩利事先所筹划好的议事日?#25506;?#34892;逐项讨论。
    ?? ?讨论之前,狄奥多西派钦差发来一封贺信,由?#36947;?#20002;斯向大会宣读,贺信的大意是﹕“各位尊敬的主教大人,愿大家平安。?#34892;?#36190;美主,主教大人们济济一堂,聚首议事,也是帝国教会的一场盛事。朕生长在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家庭,自幼?#32479;?#35835;圣经,对于神和神的教会一直充满着无比的敬畏。?#34892;?#20027;,朕现在成了帝国东部的执政者,朕立志要争取立基督教为帝国之国教。为此大计,教会自身必须建设好,信仰必须纯正,思想必须统一,组织必须稳定。可是,自尼西亚大公会议以来,已经跨越了半个多世纪之久,尼西亚会议所厘定的正统信仰仍?#30343;?#21040;来自各异端派别的无休止的挑战,尤其是亚流主义一派更是猖獗?#30343;保?#26356;是流毒深远,应宜尽早肃清为是。朕真诚地期望各位主教大人在此次会议上能够坦诚相待,肝胆相照,?#20934;?#29486;策,好好?#21350;?#29992;神赐给你们的智慧,为正统信仰之确立和完善而努力奋斗。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 ?接下来,拿先素斯的贵钩利率先登台演讲。贵钩利说道﹕“各位主教大人,我贵钩利不擅客?#31069;?#19981;?#31561;?#23376;,恕我开宗明义,代表君士坦丁堡教区发言。大家知道,救恩?#26087;?#26159;来自于神的福音,是神从前借着众先知向他的子民所应许的,但是救恩必须依靠一个神圣的本质,我们所信靠的这位神是一个奥秘,他有三个位格,就是圣父圣子圣灵,但这三个位格具有相同本质,三位都是神。三个位格在一神里面存在,圣父、圣子、圣灵都有各自的的独特身分。父神的独特身分在于,祂是子的出生者,也是圣灵由出的?#36176;貳?#23376;的独特身分在于,祂永恒地从父神受生,成为父神公开的形象与代表。圣灵的独特身分则在于,祂永恒自父神由出,成为父神的智慧与能力,圣灵?#26087;?#26159;圣洁的,具有神圣尊贵的本性。由此来看,神的三个位格,不可以视为个别的自我,不可以作为独立意识与意志的?#34892;模?#32780;是存在于一个实?#37322;?#20307;之内,他们之间有着互相?#26469;?#30340;真实关系。这就是三位一体的神学,这样的神学才是合乎圣经教导的正统的基督教信仰。任何与之相违的神学,?#36824;?#26159;亚流派的矮化基督的本质相似论,还是马其顿派的圣灵非神论,还是撒伯流派的神格惟一论,统统都是应受到诅咒的异端?#24444;怠?.....”
    ?? ??#22885;?#30528;,我们有话说。?#36744;?#30693;从何处跑上来两个人,?#30452;?#22320;打断了贵钩利的演讲。众人仔?#30422;?#26102;,这才知道,这两人一个是埃及主教,一个是马其顿主教,两者也都是马克西姆的支持者。原来,这两人赴会都迟到了,在贵钩利开始发言时他们才赶到,当然他?#19988;参?#33021;参加预备会议,不知道与会主教已经确认了贵钩利的任命。
    ?? ?两人蹿上台来,指着贵钩利,道?#39608;?#21508;位主教同仁,贵钩利无权代表君士坦丁堡教区发言!大家是否还记得,尼西亚会议时有过一个共识,一个教区的主教不可以由另一个教区的主教转任。贵钩利?#28909;?#24050;是撒西马区的主教,如此转任君士坦丁堡主教,于法不合呀。大家?#25285;?#26159;?#30343;签t”
    ?? ?大家本来都在安静地听贵钩利演讲,经两人这么一闹,顿时吵开了锅。有的?#25285;骸?#36825;两人说的好像不错呀。贵钩利的转任确实是于法不合。”有的?#25285;骸?#23612;西亚会议上真的有这么一个共识吗?好像没有听说过呀?”还有的?#25285;骸?#36149;钩利?#28909;?#26080;权代表君士坦丁堡教区,那么他?#21442;?#26435;抢先上台发言。来呀,大家一起将他轰下台去。”
    ?? ?支持贵钩利的一派和反对他的几派各持一词,主教大人?#19988;膊还?#24179;日斯文,居然黑口黑面地互相攻讦起来。现场乱成一团,任凭主持人?#36947;?#20002;斯如何扯?#27966;?#23376;叫停,但都无济于事。口水?#25509;?#21457;展成拳脚战,?#26376;?#28436;变成对掐,?#36947;?#20002;斯眼见大?#36136;?#25511;,气得心脏病突发,经抢?#20219;?#25928;,不幸身亡。
    ?? ?狄奥多西在会上派驻着视察员?#22949;?#25945;局的官?#20445;?#20182;们火速地向狄奥多西禀报,狄奥多西赶紧派了帝国军警赶来,这才好不容易地平息了事端。
    ?? ?事后,狄奥多西亲自出马到会。严厉地找肇事主教们一一谈话,最后将那位埃及主教和马其顿主教革?#23433;?#21150;,又将三十六名亲亚流派和马其顿派的主教赶出会场。?#28909;?#21407;主持人、安提阿大主教?#36947;?#20002;斯已经身亡,狄奥多西于是钦点贵钩利以君士坦丁堡大主教的身份当主持人,继续会议。
    ?? ?这时,贵钩利本人?#34892;?#24515;灰意冷,萌生退意。他在私下里跟女撒的贵钩利吐露心声时?#25285;?#27809;有想到他的大主教圣职的人事任命会引起这么多方面的争论,还触发了大会上的骚乱,他的圣职之争实在是喧宾夺主,冲淡了正事,他想立即辞去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一职。女撒的贵钩利听了,赶紧不断地给他鼓励?#39608;?#32769;兄,小弟我体谅你的苦衷,但你不必泄气,应求主多多地加添你的力量。在小弟看来,就算你想辞?#22467;?#20063;应该在会议结束之后,你要借着大主教的权柄发挥影响,借此次会议确立三位一体神学为教会之正统,这是主给你的托付,这才是你的主要任务呀。”
    ?? ?贵钩利听罢,点头称是?#39608;?#32769;弟你提醒得好。?#34892;?#20027;,多亏主把你安排在我的身边,给我莫大的支持。待我先把主的托付完成了,再考虑自己的事情。”
    ?? ?于是,贵钩利?#31471;?#36215;精神,焕发起?#20998;荊?#22307;灵充满了他?#20445;?#20182;继续在会上宣讲三位一体,随后不断地得到了与会主教们的赞同。历经三个月之后,到了381年8月,会议终于宣告结束。
    ?? ?在教会史?#24076;?#22823;家公认这次君士坦丁堡会议是第二次全国性的大公教会主教联席会议,或者?#37096;?#20197;俗称是“基督教二大”。这次会议取得了七项重大成果。


    当时罗马帝国东部皇帝狄奥多西,他是君士但丁堡大公会议的召集人


    ??? 七项成果中,最重要的就是修订了《尼西亚信经?#32602;?#22312;此基础?#24076;?#23459;告了“圣灵也具有神性”的信仰,谴责了亚流主义以及所有具有亚流主义色彩的、不承?#20808;?#20301;一体神学的派别,包括马其顿派。根据这些决议所形成的信经,史称《尼西亚-君士坦丁堡信经?#32602;?#20294;仍简称《尼西亚信经?#32602;?#20854;具体内容在讲尼西亚会议时已经给出,这里不再重复。这项最重要成果的取得,使得半个多世纪以来尼西亚派和亚流派在基督教教义上的纷争画上了句号,从此以后,三位一体神学被最终定为基督教正统信仰,一直?#26377;?#33267;今,所有与之不符者皆被批为异端。亚流派被驱逐出罗马帝国各教会,慢慢地在帝国境内潜?#25991;?#36857;,?#33618;?#22312;帝国境外罗马皇帝的权势鞭长莫及的?#20999;?#34542;族地区继续苟延?#20889;?#20102;。
    ?? ?除此之外,此次会议还做出了一项关于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地位的决定,该决定如此说﹕“在罗马大主教之后,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也享有特殊的尊荣,因为君士坦丁堡是新罗马。”这项决定立即引发了许多争议。前面已?#29575;?#36807;,在东部教会中有四大教会占据主要地位,即﹕耶路撒冷﹑亚历?#25945;p安提阿﹑君士坦丁堡。其中,耶路撒冷教会年代最久,资格最?#24076;?#20316;为整个基督教会的发源地,它仍然具有象征性的意义,继续享有历史性的尊荣,并无其它教会堪与比肩。亚历?#25945;?#26159;北非地区的领袖,安提阿在小亚细亚地区的领袖,两者都是老资格的教会,其大主教都一直把自己当作是东部教会的领袖,两者也常常为权力而明争暗斗。而君士坦丁堡教区设立才不到六十年,充其量?#36824;?#26159;个后起之秀,其大主教就被赋予相当于西部教会?#26032;?#39532;大主教的地位。亚历?#25945;?#21644;安提阿两教区大主教自然不甘?#22982;?#21475;服,于是对于这项决定?#28009;?#25915;之,其结果是东部教会的继续分裂。
    ?? ?这时,有人就借这条决定对拿先素斯的贵钩利进行人身攻击。这些人指控?#25285;?#20250;议是在贵钩利的操纵之下才被迫做出了这么一项决定,目的是为了拨高他自?#28023;?#20026;他自己捞取控制教会的权势和政治上的利益。因为贵钩利本人当时就是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又是会议的主持人。
    ?? ?可是,会议行刚结束时,贵钩利就向君士坦丁堡教会和狄奥多西提交了辞呈,要求辞去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之职。?#20999;?#23545;贵钩利?#26377;呢喜?#30340;指控?#36824;?#33258;破。
    ?? ?狄奥多西得知贵钩利的请?#29301;?#36214;紧召见贵钩利,几番盛情挽留,但贵钩利坚称自己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他想回告退还乡,回到他日夜思念的修道?#28023;?#19968;来继续过修道生活,二来继续他的神学研究。狄奥多西深为贵钩利的言行所感动,?#33618;?#21516;意贵钩利的请示,并邀请贵钩利在会议的闭?#30343;?#19978;?#19981;啊?br>?? ?贵钩利于是利用这个机会发表了他在公开场合下最后一次的演讲,在演讲中他向众主教们郑重告别,并热情洋溢地勉励大家坚守真道,维护教会的团结,过一种讨神喜悦的生活,共同为传讲神的福音而努力。此举竟然博得了敌友两方的一致夸赞。
    ?? ?演讲完?#24076;?#36149;钩利回到他在君士坦丁堡的别墅准备行装,这幢别墅是两年前狄奥多西特别给他安排的住所。女撒的贵钩利也因来君士坦丁堡开会而暂住于此。
    ?? ?听说贵钩利要离开君士坦丁堡,他的学生和故旧都来此跟贵钩利话别。
    ?? ?他的学生当中有一位奇才人物,名?#24184;?#26580;米(Jerome),此人曾立志把圣经翻译成通俗的拉丁文,当时正在贵钩利的指导下研习圣经,并已着手翻译工作,他后来投奔了西部教会,在罗马大主教达玛稣?#30343;?#30340;支持下最后完成了他的翻译工作。因?#26031;?#20316;,耶柔米居功至?#22467;?#36825;是后话,我们暂提不表,后面会有详述。
    ?? ?再说两位贵钩利迅速收拾好了行装,当日便离开了君士坦丁堡。来到城外,两人歇下脚来,回望首都,不由相视一笑。
    ?? ?女撒的贵钩利开口道﹕“老兄,你就这样把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之职弃若?#26063;歟?#24515;?#24515;?#36947;真的是一点儿没有后悔,没有一点儿眷恋﹖”
    ?? ?“这有什么可以后悔眷恋的﹖我当初答应当今万岁狄奥多西陛下而担任这个大主教之?#22467;参?#38750;是想学习你的兄长巴西流,运用一下主教大权来捣毁亚流派的老巢,重树亚他?#20999;?#21069;辈为之奋斗一生的纯正信仰,正如你以前所言,是为了借此来完成主交托给我们的使命。除此之外,岂有他哉﹖如今我等已不辱使命,大功告成,何必恋栈﹖我无官身轻,心里舒畅,不亦乐乎。老弟,此时此刻,我忽然想起了使徒保罗的一句话,你猜是哪一句呢﹖”
    ?? ?“必是这一句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老兄,我猜得对也不对﹖”
    ?? ?“知我者,除了主耶稣,就是你老弟了。”
    ?? ?两?#26031;?#21704;大笑,携手飘然东去。
    ?? ?
    ?? ?以上这就是卡帕多细亚三杰的传奇故事,他们都是四世纪中下叶为维护和弘扬基督教正统教义而勇于奉献的大神学家,他们为基督教的三位一体神学信仰奠定了不可?#25199;?#30340;﹑永恒的框架。
    ?? ?三杰都受到后世教会的敬仰。其中,该撒利亚的巴西流和拿先素斯的贵钩利更是被尊为“教会圣师”(Doctor of the Church)。
    ?? ?巴西流死后,其头骨后来被保存在希腊国的阿索斯山(Mount Athos)修道院。
    ?? ?拿先素斯的贵钩利死于约390年,其遗骸先葬于他的家乡拿先素斯,950年时,?#28784;?#20837;君士坦丁堡的圣使徒教堂。1204年第四次十?#24535;?#19996;征时,由十?#24535;?#25226;部分遗骸移至罗马,?#35774;?#33922;冈保存。2004年,罗马教皇保罗二世令将它们送回土耳其伊士坦布尔(就是从前的君士坦丁堡),?#25191;?#20110;伊士坦布尔的圣乔治大教堂(Church of St. George)。
    ?? ?女撒的贵钩利死于约395年,其遗骸一直?#35774;?#33922;冈保存着。直到2000年,经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圣贵钩利东正教教堂(Greek Orthodox Church of St. Gregory of Nyssa)的一再请求,梵蒂冈同意,其遗骸被?#22949;?#33267;该教堂保存。
    ?? ?这正是﹕
    ?? ?教堂?#34892;?#22475;?#22812;牵?#34542;原无?#25991;?#24322;端。
    ?? ?浮?#20102;?#28010;?#22987;帕齲?#27815;海一笑踏歌还。


    伊士坦布尔的圣乔治大教堂,拿先素斯的贵钩利之遗骸保存于此



    长按下图可以关注本号,谢?#33618;?#30340;支持!




    教会史演义系列


    教会史演义(78)﹕卡帕多细亚三杰之三﹕拿先素斯的贵钩利(二)

    教会史演义(77)﹕卡帕多细亚三杰之三﹕拿先素斯的贵钩利(一)

    教会史演义(76)﹕卡帕多细亚三杰之二﹕女撒的贵钩利(二)

    教会史演义(75)﹕卡帕多细亚三杰之二﹕女撒的贵钩利(一)

    教会史演义(74)﹕卡帕多细亚三杰之一﹕该撒利亚的巴西流

    教会史演义(73)﹕亚他?#20999;蕞s历经五朝,流放五次,守真一生

    教会史演义(72)﹕尤利安﹕罗马帝国最后一个异教徒皇帝

    朋友 ?#35745;?/span>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26376;?#35268;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