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國算命價格聯盟

    教會史演義(79)﹕君士坦丁堡大公會議

    樓主:西雅圖陳彤 時間:2018-09-21 15:25:07

    ??? 邀請通知寫道﹕“主恩浩蕩,圣道昌明。帝國東部皇帝狄奧多西陛下已跟西部皇帝格拉典陛下商量妥當,決定于今年5月15日在首都君士坦丁堡舉行全國基督教會主教大會,主要是為了解決半個多世紀以來亞流派﹑馬其頓派和尼西亞派之間的教義之爭,確立教會之正統信仰,重定或新定有關教規教例。茲特邀請尊敬的主教前來參加這次全國性的盛會。狄奧多西陛下將在首都恭迎各位的到來。”
    ?? ?很快,帝國東西部各教區都接到了狄奧多西的會議通知。女撒的貴鉤利早先就已得知會議的召開,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所以接到通知后他就提了行裝,五月初便率先趕到了君士坦丁堡見到了拿先素斯的貴鉤利。兩位貴鉤利久別重逢,執手相看,各自欣喜,然后是一番親切的交談,隨后的幾天,兩人住在一起,探討籌劃會議的方案和行事議程,以確保會議開得成功,達到預期目的。
    ?? ?會議日程已定,萬事皆備。拿先素斯的貴鉤利沒有想到,就在這時,在君士坦丁堡教區內,一場陰謀詭計正在進行著。有人想暗算貴鉤利,并要篡奪其大主教的寶座。
    ?? ?此人是誰呢﹖他名喚馬克西姆(Maximus),原是亞歷山太城教會的一位神學家。此人對希臘犬儒派哲學極有造詣,在亞他那修擔任亞歷山太大主教期間,他曾經站在亞他那修的一邊極力地反對亞流派,由此得到亞他那修的尊重。馬克西姆還多次跑到君士坦丁堡跟那里的反亞流派人士交結,在君士坦丁堡教區頗有人脈。瓦倫斯當了帝國東部的皇帝之后,他將亞他那修驅逐,把一位亞流派人士魯修斯(Lucius)安插到亞歷山太任大主教。魯修斯上臺之后,對亞他那修的支持者進行整肅清洗,結果馬克西姆因曾受到亞他那修的贊揚而受到牽連,馬克西姆在遭到鞭刑之后放逐荒蠻之地。瓦倫斯死后,馬克西姆跑到米蘭,向帝國西部皇帝格拉典請愿,并將一部書籍呈獻給格拉典,由此博得到了格拉典的好感,格拉典下令將馬克西姆釋回原籍。于是,在381年,馬克西姆帶著些隨員離開米蘭回亞歷山太,在他途經君士坦丁堡時,新任君士坦丁堡大主教貴鉤利對他以重禮相迎,因為敬他是亞他那修的故人。
    ?? ?誰知,馬克西姆對貴鉤利心生嫉妒,心中暗道﹕“我是亞他那修的同輩人,又大有學問,曾為持守正道受過刑,吃過苦,風里雨里這么多年,早就該弄個主教當當了,我不僅能當主教,而且能當大主教。貴鉤利有何能耐﹖他原來不過是撒西馬那小地方的主教,竟受狄奧多西的寵幸,當了首都教區的大主教,還讓他籌辦會議。我實在是想不通,心中實在是不服氣。趁著貴鉤利大主教寶座尚未坐穩,我何不取而代之﹖這個貴鉤利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也不像是有謀有略的老江湖,君士坦丁堡教區是帝國東部教會之首,船大水深,由貴鉤利來當大主教,他能行嗎﹖待我弄個既成事實,先斬后奏,狄奧多西陛下就是知道了,也不怕他不確認。我不是還有西部皇帝格拉典陛下的支持嗎﹖”
    ?? ?有了這個想法之后,馬克西姆趕緊聯絡君士坦丁堡教區的一些故舊,一番封官許愿之后,故舊都表示堅決擁戴。有了內部人的擁戴,馬克西姆還要尋求外部的支持。在帝國東部,亞歷山太教區和安提阿教區一直都跟君士坦丁堡教區爭風吃醋,都想做東部教會的領袖,所以馬克西姆聯絡到當時的亞歷山太大主教彼得(Peter of Alexandria),表示若他當了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他一定尊彼得為首,彼得知道以后非常高興,立即表示支持馬克西姆。于是,在一天深夜,一幫故舊暗地里舉行祝圣儀式,擁立馬克西姆為君士坦丁堡大主教。接下來,這幫人就計畫著要在即將召開的大公會議上跟貴鉤利攤牌,然后奏請狄奧多西批準。
    ?? ?還未等到大公會議的召開,馬克西姆等人的陰謀已經敗露。君士坦丁堡教區的絕大多數信眾和教牧人員早已為貴鉤利的信實人品所折報,都站出來憤怒地譴責馬克西姆,不承認馬克西姆這個偽主教。消息也很快傳到狄奧多西那里,狄奧多西震驚之下發出一旨﹕“馬克西姆眼空四海,矜功恃寵,挑戰朕對教會之決策,竟擅自自封大主教,有分裂教會之狼子野心,實屬癡心妄想,著令全體教會共譴之。本應對其嚴加懲處,但朕念及其從前反異端有功,酌情輕罰,將其逐出君士坦丁堡。欽此。”
    ?? ?在狄奧多西下旨之后,馬克西姆不敢在君士坦丁堡久留,一時又無處可去,又不敢回亞歷山太,只好向東倉皇逃竄,暫時投奔到希臘地區的帖撒羅尼迦城的舊友處。但是,馬克西姆名聲已臭,在帖撒羅尼迦教會也不受歡迎。于是又離開帖撒羅尼迦,跑到羅馬,向當時的羅馬大主教達瑪穌一世(Damasus I)請愿。
    ?? ?作為西部教會領袖,達瑪穌本來就一直在找機會向東部教會施加影響。但是,這一回兒,馬克西姆自身無理在先,又由東部皇帝狄奧多西下圣旨詛咒馬克西姆之惡行,達瑪穌不愿為馬克西姆背書,這樣既不得罪狄奧多西,也不得罪東部教會。于是,達瑪穌并不理睬馬克西姆的請愿,倒是上書給狄奧多西,不痛不癢地提出建議,請狄奧多西開個全體主教會議,以正式確認對君士坦丁堡主教貴鉤利的任命。
    ?? ?狄奧多西原本就已決定不久之后就要召集君士坦丁堡大公會議,于是采納達瑪穌的建議,將對貴鉤利的任命確認納入會議議程。而馬克西姆在失去了所有方面的支持之后,離開羅馬,不知所終。
    ?? ?經歷了馬克西姆事件的紛擾之后,君士坦丁堡教區很快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位于現今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神圣和平教堂舊址,這里是君士但丁堡大公會議的召開地


    ??? 381年5月,來自帝國各地的大主教們聚集在君士坦丁堡的神圣和平教堂(Church of Hagia Irene),基督教會史上又一次具有重要意義的大公會議如期舉行。
    ?? ?跟五十多年前舉行的尼西亞會議稍有不同,前來參加君士坦丁堡大公會議的主教們都是來自帝國東部教會,根據后來的統計數據,與會者共計186人。西部教會并不感興趣,所以基本上無人參加。就算是東部教會,也有不少教區未能派代表參加,其中有的是因為客觀原因未能到會,也有的是故意不想參加。
    ?? ?由誰來主持會議呢﹖按論資排輩的慣例,亞歷山太大主教彼得應是當然人選。可是彼得推脫說身體不爽,所以根本沒來出席會議,實際原因很可能是先前他暗中支持馬克西姆篡奪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之權,馬克西姆陰謀破產之后,彼得覺得丟了面子,所以彼得不是身體不爽,極可能是心里不爽。既然彼得沒來,會議就由第二位老資格的人來主持,此人就是安提阿大主教玫利丟斯(Meletius of Antioch)。
    ?? ?在會議正式開始以前,與會主教們先舉行預備會議。
    ?? ?第一個議題就是給出一個正式宣告,說明馬克西姆暗中自立為君士坦丁堡大主教的祝圣禮不僅無效而且犯法,理應受到詛咒。接著,主教們一致確認了狄奧多西陛下對拿先素斯的貴鉤利的任命。其實,帝國政府有權干預教會事務已是既定的事實,狄奧多西乃帝國東部皇帝,他對貴鉤利的任命實際上根本不需要主教們的同意,主教們的同意只不過是蓋一個橡皮圖章而已,走一個形式罷了。主教們除了表示同意,并沒有別的選擇。不過,這樣一來,貴鉤利之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地位似乎更加鞏固了。
    ?? ?預備會議之后,大會正式開始。由玫利丟斯主持,全體與會主教先向神禱告完畢,然后就是要按著由兩位貴鉤利事先所籌劃好的議事日程進行逐項討論。
    ?? ?討論之前,狄奧多西派欽差發來一封賀信,由玫利丟斯向大會宣讀,賀信的大意是﹕“各位尊敬的主教大人,愿大家平安。感謝贊美主,主教大人們濟濟一堂,聚首議事,也是帝國教會的一場盛事。朕生長在一個虔誠的基督教家庭,自幼就常讀圣經,對于神和神的教會一直充滿著無比的敬畏。感謝主,朕現在成了帝國東部的執政者,朕立志要爭取立基督教為帝國之國教。為此大計,教會自身必須建設好,信仰必須純正,思想必須統一,組織必須穩定。可是,自尼西亞大公會議以來,已經跨越了半個多世紀之久,尼西亞會議所厘定的正統信仰仍然受到來自各異端派別的無休止的挑戰,尤其是亞流主義一派更是猖獗一時,更是流毒深遠,應宜盡早肅清為是。朕真誠地期望各位主教大人在此次會議上能夠坦誠相待,肝膽相照,獻計獻策,好好地運用神賜給你們的智慧,為正統信仰之確立和完善而努力奮斗。預祝大會圓滿成功。”
    ?? ?接下來,拿先素斯的貴鉤利率先登臺演講。貴鉤利說道﹕“各位主教大人,我貴鉤利不擅客套,不兜圈子,恕我開宗明義,代表君士坦丁堡教區發言。大家知道,救恩本身是來自于神的福音,是神從前借著眾先知向他的子民所應許的,但是救恩必須依靠一個神圣的本質,我們所信靠的這位神是一個奧秘,他有三個位格,就是圣父圣子圣靈,但這三個位格具有相同本質,三位都是神。三個位格在一神里面存在,圣父、圣子、圣靈都有各自的的獨特身分。父神的獨特身分在于,祂是子的出生者,也是圣靈由出的源頭。子的獨特身分在于,祂永恒地從父神受生,成為父神公開的形象與代表。圣靈的獨特身分則在于,祂永恒自父神由出,成為父神的智慧與能力,圣靈本身是圣潔的,具有神圣尊貴的本性。由此來看,神的三個位格,不可以視為個別的自我,不可以作為獨立意識與意志的中心,而是存在于一個實質團體之內,他們之間有著互相依存的真實關系。這就是三位一體的神學,這樣的神學才是合乎圣經教導的正統的基督教信仰。任何與之相違的神學,不管是亞流派的矮化基督的本質相似論,還是馬其頓派的圣靈非神論,還是撒伯流派的神格惟一論,統統都是應受到詛咒的異端斜說。......”
    ?? ?“慢著,我們有話說。”不知從何處跑上來兩個人,粗暴地打斷了貴鉤利的演講。眾人仔細瞧時,這才知道,這兩人一個是埃及主教,一個是馬其頓主教,兩者也都是馬克西姆的支持者。原來,這兩人赴會都遲到了,在貴鉤利開始發言時他們才趕到,當然他們也未能參加預備會議,不知道與會主教已經確認了貴鉤利的任命。
    ?? ?兩人躥上臺來,指著貴鉤利,道:“各位主教同仁,貴鉤利無權代表君士坦丁堡教區發言!大家是否還記得,尼西亞會議時有過一個共識,一個教區的主教不可以由另一個教區的主教轉任。貴鉤利既然已是撒西馬區的主教,如此轉任君士坦丁堡主教,于法不合呀。大家說,是不是﹖”
    ?? ?大家本來都在安靜地聽貴鉤利演講,經兩人這么一鬧,頓時吵開了鍋。有的說:“這兩人說的好像不錯呀。貴鉤利的轉任確實是于法不合。”有的說:“尼西亞會議上真的有這么一個共識嗎?好像沒有聽說過呀?”還有的說:“貴鉤利既然無權代表君士坦丁堡教區,那么他也無權搶先上臺發言。來呀,大家一起將他轟下臺去。”
    ?? ?支持貴鉤利的一派和反對他的幾派各持一詞,主教大人們也不顧平日斯文,居然黑口黑面地互相攻訐起來。現場亂成一團,任憑主持人玫利丟斯如何扯著嗓子叫停,但都無濟于事。口水戰又發展成拳腳戰,對罵演變成對掐,玫利丟斯眼見大局失控,氣得心臟病突發,經搶救無效,不幸身亡。
    ?? ?狄奧多西在會上派駐著視察員和宗教局的官員,他們火速地向狄奧多西稟報,狄奧多西趕緊派了帝國軍警趕來,這才好不容易地平息了事端。
    ?? ?事后,狄奧多西親自出馬到會。嚴厲地找肇事主教們一一談話,最后將那位埃及主教和馬其頓主教革職查辦,又將三十六名親亞流派和馬其頓派的主教趕出會場。既然原主持人、安提阿大主教玫利丟斯已經身亡,狄奧多西于是欽點貴鉤利以君士坦丁堡大主教的身份當主持人,繼續會議。
    ?? ?這時,貴鉤利本人有些心灰意冷,萌生退意。他在私下里跟女撒的貴鉤利吐露心聲時說,沒有想到他的大主教圣職的人事任命會引起這么多方面的爭論,還觸發了大會上的騷亂,他的圣職之爭實在是喧賓奪主,沖淡了正事,他想立即辭去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一職。女撒的貴鉤利聽了,趕緊不斷地給他鼓勵:“老兄,小弟我體諒你的苦衷,但你不必泄氣,應求主多多地加添你的力量。在小弟看來,就算你想辭職,也應該在會議結束之后,你要借著大主教的權柄發揮影響,借此次會議確立三位一體神學為教會之正統,這是主給你的托付,這才是你的主要任務呀。”
    ?? ?貴鉤利聽罷,點頭稱是:“老弟你提醒得好。感謝主,多虧主把你安排在我的身邊,給我莫大的支持。待我先把主的托付完成了,再考慮自己的事情。”
    ?? ?于是,貴鉤利抖擻起精神,煥發起斗志,“圣靈充滿了他”,他繼續在會上宣講三位一體,隨后不斷地得到了與會主教們的贊同。歷經三個月之后,到了381年8月,會議終于宣告結束。
    ?? ?在教會史上,大家公認這次君士坦丁堡會議是第二次全國性的大公教會主教聯席會議,或者也可以俗稱是“基督教二大”。這次會議取得了七項重大成果。


    當時羅馬帝國東部皇帝狄奧多西,他是君士但丁堡大公會議的召集人


    ??? 七項成果中,最重要的就是修訂了《尼西亞信經》,在此基礎上,宣告了“圣靈也具有神性”的信仰,譴責了亞流主義以及所有具有亞流主義色彩的、不承認三位一體神學的派別,包括馬其頓派。根據這些決議所形成的信經,史稱《尼西亞-君士坦丁堡信經》,但仍簡稱《尼西亞信經》,其具體內容在講尼西亞會議時已經給出,這里不再重復。這項最重要成果的取得,使得半個多世紀以來尼西亞派和亞流派在基督教教義上的紛爭畫上了句號,從此以后,三位一體神學被最終定為基督教正統信仰,一直延續至今,所有與之不符者皆被批為異端。亞流派被驅逐出羅馬帝國各教會,慢慢地在帝國境內潛形匿跡,只能在帝國境外羅馬皇帝的權勢鞭長莫及的那些蠻族地區繼續茍延殘喘了。
    ?? ?除此之外,此次會議還做出了一項關于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地位的決定,該決定如此說﹕“在羅馬大主教之后,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也享有特殊的尊榮,因為君士坦丁堡是新羅馬。”這項決定立即引發了許多爭議。前面已陳述過,在東部教會中有四大教會占據主要地位,即﹕耶路撒冷﹑亞歷山太﹑安提阿﹑君士坦丁堡。其中,耶路撒冷教會年代最久,資格最老,作為整個基督教會的發源地,它仍然具有象征性的意義,繼續享有歷史性的尊榮,并無其它教會堪與比肩。亞歷山太是北非地區的領袖,安提阿在小亞細亞地區的領袖,兩者都是老資格的教會,其大主教都一直把自己當作是東部教會的領袖,兩者也常常為權力而明爭暗斗。而君士坦丁堡教區設立才不到六十年,充其量不過是個后起之秀,其大主教就被賦予相當于西部教會中羅馬大主教的地位。亞歷山太和安提阿兩教區大主教自然不甘心服口服,于是對于這項決定群起攻之,其結果是東部教會的繼續分裂。
    ?? ?這時,有人就借這條決定對拿先素斯的貴鉤利進行人身攻擊。這些人指控說,會議是在貴鉤利的操縱之下才被迫做出了這么一項決定,目的是為了撥高他自己,為他自己撈取控制教會的權勢和政治上的利益。因為貴鉤利本人當時就是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又是會議的主持人。
    ?? ?可是,會議行剛結束時,貴鉤利就向君士坦丁堡教會和狄奧多西提交了辭呈,要求辭去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之職。那些對貴鉤利居心叵測的指控不攻自破。
    ?? ?狄奧多西得知貴鉤利的請辭,趕緊召見貴鉤利,幾番盛情挽留,但貴鉤利堅稱自己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他想回告退還鄉,回到他日夜思念的修道院,一來繼續過修道生活,二來繼續他的神學研究。狄奧多西深為貴鉤利的言行所感動,只能同意貴鉤利的請示,并邀請貴鉤利在會議的閉幕式上講話。
    ?? ?貴鉤利于是利用這個機會發表了他在公開場合下最后一次的演講,在演講中他向眾主教們鄭重告別,并熱情洋溢地勉勵大家堅守真道,維護教會的團結,過一種討神喜悅的生活,共同為傳講神的福音而努力。此舉竟然博得了敵友兩方的一致夸贊。
    ?? ?演講完畢,貴鉤利回到他在君士坦丁堡的別墅準備行裝,這幢別墅是兩年前狄奧多西特別給他安排的住所。女撒的貴鉤利也因來君士坦丁堡開會而暫住于此。
    ?? ?聽說貴鉤利要離開君士坦丁堡,他的學生和故舊都來此跟貴鉤利話別。
    ?? ?他的學生當中有一位奇才人物,名叫耶柔米(Jerome),此人曾立志把圣經翻譯成通俗的拉丁文,當時正在貴鉤利的指導下研習圣經,并已著手翻譯工作,他后來投奔了西部教會,在羅馬大主教達瑪穌一世的支持下最后完成了他的翻譯工作。因此工作,耶柔米居功至偉,這是后話,我們暫提不表,后面會有詳述。
    ?? ?再說兩位貴鉤利迅速收拾好了行裝,當日便離開了君士坦丁堡。來到城外,兩人歇下腳來,回望首都,不由相視一笑。
    ?? ?女撒的貴鉤利開口道﹕“老兄,你就這樣把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之職棄若弊屐,心中難道真的是一點兒沒有后悔,沒有一點兒眷戀﹖”
    ?? ?“這有什么可以后悔眷戀的﹖我當初答應當今萬歲狄奧多西陛下而擔任這個大主教之職,也無非是想學習你的兄長巴西流,運用一下主教大權來搗毀亞流派的老巢,重樹亞他那修前輩為之奮斗一生的純正信仰,正如你以前所言,是為了借此來完成主交托給我們的使命。除此之外,豈有他哉﹖如今我等已不辱使命,大功告成,何必戀棧﹖我無官身輕,心里舒暢,不亦樂乎。老弟,此時此刻,我忽然想起了使徒保羅的一句話,你猜是哪一句呢﹖”
    ?? ?“必是這一句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后,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老兄,我猜得對也不對﹖”
    ?? ?“知我者,除了主耶穌,就是你老弟了。”
    ?? ?兩人哈哈大笑,攜手飄然東去。
    ?? ?
    ?? ?以上這就是卡帕多細亞三杰的傳奇故事,他們都是四世紀中下葉為維護和弘揚基督教正統教義而勇于奉獻的大神學家,他們為基督教的三位一體神學信仰奠定了不可撼動的﹑永恒的框架。
    ?? ?三杰都受到后世教會的敬仰。其中,該撒利亞的巴西流和拿先素斯的貴鉤利更是被尊為“教會圣師”(Doctor of the Church)。
    ?? ?巴西流死后,其頭骨后來被保存在希臘國的阿索斯山(Mount Athos)修道院。
    ?? ?拿先素斯的貴鉤利死于約390年,其遺骸先葬于他的家鄉拿先素斯,950年時,被移入君士坦丁堡的圣使徒教堂。1204年第四次十字軍東征時,由十字軍把部分遺骸移至羅馬,由梵蒂岡保存。2004年,羅馬教皇保羅二世令將它們送回土耳其伊士坦布爾(就是從前的君士坦丁堡),現存于伊士坦布爾的圣喬治大教堂(Church of St. George)。
    ?? ?女撒的貴鉤利死于約395年,其遺骸一直由梵蒂岡保存著。直到2000年,經美國加州圣地亞哥的圣貴鉤利東正教教堂(Greek Orthodox Church of St. Gregory of Nyssa)的一再請求,梵蒂岡同意,其遺骸被送轉至該教堂保存。
    ?? ?這正是﹕
    ?? ?教堂有幸埋忠骨,蠻原無奈納異端。
    ?? ?浮沉隨浪甘寂寥,滄海一笑踏歌還。


    伊士坦布爾的圣喬治大教堂,拿先素斯的貴鉤利之遺骸保存于此



    長按下圖可以關注本號,謝謝您的支持!




    教會史演義系列


    教會史演義(78)﹕卡帕多細亞三杰之三﹕拿先素斯的貴鉤利(二)

    教會史演義(77)﹕卡帕多細亞三杰之三﹕拿先素斯的貴鉤利(一)

    教會史演義(76)﹕卡帕多細亞三杰之二﹕女撒的貴鉤利(二)

    教會史演義(75)﹕卡帕多細亞三杰之二﹕女撒的貴鉤利(一)

    教會史演義(74)﹕卡帕多細亞三杰之一﹕該撒利亞的巴西流

    教會史演義(73)﹕亞他那修﹕歷經五朝,流放五次,守真一生

    教會史演義(72)﹕尤利安﹕羅馬帝國最后一個異教徒皇帝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