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荧屏史上罕见的将军女帝,比芈月更专情、比霓凰更有野心!

    楼主:全版权IP联萌 时间:2018-08-25 00:31:42


    皇权中心的一对稚童,远离朝堂,从头拓业,收拾破旧山河,最终建功立业,成就霸图王朝的红颜帝业传奇故事。




    IP 推 荐 理 由



    ?张晚知继《凤还巢》之后再创气势磅礴的红颜帝业传奇。

    推荐改编类型:古装励志传奇剧

    同类剧:《芈月传》《武媚娘传奇》



    《芈月传》讲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政治家芈月极为曲折传奇的人生故事。

    《图南志》以女性视角入手,讲述皇朝长公主瑞羽在皇权中心?#35762;?#20026;营,在皇权外带兵遣将,以武打江山的传奇故事。

    近年来,古装剧中以讲述传奇女性一生为题材的作品日渐丰腴,一路升级打怪的过关型女主角,始终是最受女性观众喜爱的人设。


    ※?难得一见的大气美文,情节密度高,逻辑严密,阅读感优质。

    作者有着很深的国学和史学底子,文中语句极有语言美感,每一句对白、每一句场景描写,都是阅读的享受。作者在写作前以?#38712;?#21019;作过程中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文中大量?#23435;鎩?#22320;点都有据可靠。


    ?励志偶像型人设,?#23435;?#40092;活有特点,女主修德振兵,男主垂拱而治。

    本文女主外能浴血征战,金戈铁马;内能一道眼风,?#30772;?#26080;边气势。一生虽命运多舛,但在面对困难时毫不气馁。一反主流古言文中柔弱女主的印象,以武夺天下。比《琅琊榜》中受人喜爱的巾帼英雄霓凰郡主有过之而无不及。

    男主主攻心智,擅用权谋。从只会使用蛮力的柔弱小子逐步成长为果敢坚定,时时表现出博大胸?#22330;?#35828;出大气哲言的优秀帝王。

    二人的成长过程,包含众多人生的励志元素——求生存、求取舍、求权谋、求情感等。情节设定上也蕴含众多人生哲理散发出众多正能量的信息


    ※?敬爱、依赖、躲避、压抑、夺取、误会、猜忌、互相伤害。爱情线内容迭起,故事曲折。

    作品讲了一个浪漫又残忍的爱情故事,将爱情搬入了诡谲残酷的皇宫,男女主二人一路携手走过各种敌意、陷害、危难,局势终于明朗,前途不再昏暗。但二人之间不该发生却无可?#24618;?#30340;情愫迅速?#24524;眨?#27880;定是一场虐恋,缠绵入骨,一生?#30343;饋?#24773;节极有张力,?#33804;?#27442;罢不能。





    作 品 人 气



    作者:作品点击数百万,有声小说收听高达550万次的,微博读者、大号多次推荐的《凤还巢》作者张晚知曾出版《凤还巢》《当御姐遇上正太》《换我凝眸》等。

    其拥有大量忠实读者,《图南志》网络连载历时一年,追文者“不离不弃”甚至诡异增加



    《图南志》当当网纸质书+电子书售卖好评均高达96%?!读者口碑如潮,长评不断!

    纸质书一再加印,典藏版于2016年第二季度全面上市!










    人 物 小 传



    唐瑞羽:

    皇朝的长公主。通晓世事、洞察人情、明辨是非、善断局势。?#19978;?#36523;为性情中人,太看重情分、难割舍过往。她重视纲理伦常,立志要光复唐氏基业,执著于成为李太后他们所期望的人,故而从来只知承担责?#21361;?#21364;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无忧无虑。

    与东应相携相伴近二十年,她一直作为他的保护者、引导者、陪伴者,无论他有什么困?#35759;?#22312;他身边,与他同行不离,只要他伸手,他总能握着她的手,得到她有力的支持。

    但她忘记,九五至尊,身无六情,弑父杀母诛灭兄弟姐妹都属寻常,何况她是个位高权重,足以威胁帝位安稳的姑姑。

    ?

    唐东应:

    儿时是高高在上的昭王,后为深情不移的帝王。懂隐忍、善筹谋。不?#24515;嗍浪?#26465;框,能屈能伸,言出必行,永不放弃。

    年少时就有立于危墙之中不惧怕权势、为保护心爱之人的勇气。在皇权诱惑之下,能理顺优劣,毅然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与瑞羽置之死地而后生。

    但为人对瑞羽太过依赖。瑞羽希望他做什么样的人,他就克己修身隐忍奋发,不敢有丝毫懈怠;瑞羽盼他能到达什么样的地方,他就朝她期盼的方向努力上爬,从不以为苦。

    终是贪?#31561;?#32701;的温柔和关爱,温暖和幸福,产生爱恋,生?#23194;踉怠?/span>

    ?

    秦望?#20445;?/span>

    五官俊朗,有温柔敦厚之气,隐?#24576;就?#20439;,但眉目间却尽是狂放?#27963;?#30340;洒脱,举止间却尽是笑傲王侯的风流。将瑞羽的权势视若平常,能坦然自若地接近,既不怨愤,也不气馁,屡挫不退。

    虽曾为海匪流寇,但自倾慕瑞羽后,甘心放弃手中权柄,退居幕后,为瑞羽出谋划策。瑞羽受难时,能及时出手相?#21462;?#29790;羽情动迷茫时,能遏制情动,不越雷池。瑞羽抑郁不快时,能巧动心思,使她忘?#20174;?#24833;。最终获得美人心,却在救护瑞羽出宫时,被射杀而亡。

    ?

    李太后:

    一生无子,?#27835;?#21518;戚,自身实力有限,能稳据西内最大的依靠便是她的份位尊崇。抚育武宗皇帝嫡女瑞羽,又收养宣宗皇帝之嫡孙昭王东应。以长?#30473;疲?#26399;望东应长大成人后,拥帝位继承权称帝,庇护瑞羽,保她?#30343;?#24179;安。

    对二人皆视如己出,护卫有?#21360;?#22312;发觉东应对瑞羽的感情变化后,?#30772;人?#31435;誓护瑞羽一生周全。在临死前对瑞羽说出她身世真相,望她能更自由的选择爱的对象。

    ?

    郑怀:

    没有亲眷,孤身一人。在外主持军情司,在内掌管公主幕府。瑞羽小时候为她启蒙,长大后做她的良师益友,将她视为子孙?#21019;?#21448;替她打理方方面面的琐事。

    在瑞羽迷茫时为她指点迷津,在她独挑大梁、孤苦无依时为她后方的臂膀。一步一步扶持瑞羽夺得天下,同时也弥补了她缺少男性亲长的缺憾。?#30343;执?#25104;了瑞羽与秦望北的姻?#25285;?#20294;最终被外族杀害而亡。




    内 容 主 线



    华?#23631;?#22269;,天子居东,太后携失宠后妃、皇子龙孙居西。华朝不禁后妃公主干预政事,故而遇到天子弱势或者太后强势之时,?#28966;?#24448;往会争夺至尊权柄。故而东西二内,极少来往相通。

    现在的东西二内,现任天子唐阳景乃是宫中大阉从市井里搜寻出?#20174;?#31435;的没落皇孙,与西内的李太后及其抚养的长公主瑞羽、昭王东应关系疏远,亲情亦淡漠。

    风雨飘摇的华唐末世,宫里宦官横行,以喜恶废立天子;朝中官员结党营私,无视至尊威严;军中将领拥兵自重,野心勃勃;唐阳景昏庸无能,愚蠢短见;西内宫人内侍私通外敌,沆瀣一气。

    瑞羽虽为武宗皇帝遗腹的唯一血脉,血统尊贵,但在这风云诡谲的宫内,她只得在这皇权中心?#35762;?#20026;营,才能保全自身,保全年迈多病的李太后,保全自己珍视的侄子东应。

    然而,自小教导于她的授业?#40092;?#37073;怀的问题点醒了她——她到?#36164;?#19982;谁为敌?皇帝不算大敌,阉宦不算大敌,权臣世家不算大敌,地方藩镇、白衣教匪、流寇乱匪统?#24034;?#31639;……但,当这些全都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时,她才发现,自己?#25925;?#19982;世为敌!

    于是,瑞羽带领东应、李太后从没完没了的政变中全身而退,放弃唾手可得得江山、远离险恶朝堂。

    瑞羽与东应?#32423;ǎ?#29992;十年打天下,用十年治天下,而后的十年,俩人一同游历天下。自此,瑞羽与东应、李太后?#24535;?#20004;地。瑞羽习武、从头拓业,收拾破旧山河。东应重文,意图以文得治天下,使得天下大同,同时也方便?#23637;?#24180;迈的李太后。

    此后,瑞羽在恩师郑怀的辅佐下,亲自统兵,处理政变。移师离开京都,东行齐地。不重利施恩,也不重刑施威,笼络水师,整肃军纪,去粗存精整顿?#28216;欏?/span>

    瑞羽虽统领有方,然而茫茫大海,对水师而言,最宝贵的便是前人留下的关于航道、水文、气候等方面的各种航船经验。放眼四海,秦望北是秦?#40092;?#30334;年航海经验的集大成者,他整理汇集了关于海上?#21483;?#30340;所有知识,自成一家,俨?#30343;?#28023;上无冕之王。瑞羽听闻秦望北之才,便亲?#32536;?#23707;求贤。得秦望北之助,瑞羽重新整编水师。

    此后,瑞羽统领将士,亲临前线,荡平贼寇,威慑觊觎者,终是摆脱上下将士对她一介弱质女流的偏见,成为令人信服的、武艺高强的长公主。

    与此同时,东应坐镇节度使府,安抚百姓,严明律法,平定州城,兴农旺商,使得藩镇百姓安?#27704;?#19994;、民间丰足太平。

    挨过了艰难时刻,局势便开阔起来。瑞羽得以与东应、李太后得以团聚。谁料此时东应竟对她?#23462;?#24515;迹,说她为他此生挚爱,即使伦理羁绊,人言可畏,也无所畏惧。瑞羽多次以姑侄之?#30340;?#20081;伦之行为点?#35759;?#24212;,哪知东应不为所动。为躲避东应的不伦之恋,瑞羽在确认了秦望北对自己的爱意后,与他信马由?#37073;?#22235;处?#21355;饋?/span>

    而此时,旧国宰相?#26412;?#33258;立。?#33804;?#32701;和东应同时感觉惊怒悲伤的消息是自家宗?#20197;?#25134;,宗庙?#25442;伲?#20108;人立时决定重返京都,夺回御座。相较于国仇家恨,瑞羽与东应之间的恩怨,登时轻若微尘,不值一提。

    瑞羽以李太后和东应天子遗诏之名,挟正统之威,统率三军,讨逆平?#36873;?#22312;杀伐砍掠中,秦望北总随其左右,宽慰其心。

    本以为再见时,东应能正视己心,有所收?#30149;?#35841;知他竟得寸进尺,情爱不减反增。瑞羽无?#21361;?#21482;得狠心斩其情愫,告知她与秦望北已情定三生,不日成婚。

    成婚之日,洞房之中,瑞羽在与秦望北诉说情话之时,东应闯门而入,意图带走瑞羽。但瑞羽言辞严厉,句句狠心断情,是以俩人终究相互伤害,往日的情谊都成了反噬的剧毒,染遍了全身的恨。

    瑞羽与东应俩人之间的奇怪之感,李太后之前虽未曾多加干涉,但眼见二人嫌?#37117;由睿?#21364;也不得不多加询问。哪知,二人皆不肯如实相告,无奈之下也只能不了了之。

    瑞羽领兵攻打番邦蛮夷、抢占领地。东应开放城关、接?#36855;置瘛?#27665;心所向,东应持先帝遗诏监国政,由钦天监择定佳日登基。

    东应东京登基,齐鲁的重臣财物也经水陆两路齐发,运往东京。瑞羽为支持他践祚的最有力的臂膀,自是前往朝贺。

    是日,李太后召集二人入宫,逼着东应发誓要尽心爱护瑞羽,绝不伤她分毫。二人皆是惊晰李太后已知晓二人孽?#25285;?#19981;由得?#24535;志逵只?#21448;愧,不知以何言。东应刚刚誓罢,便有人通报郑怀遇害身亡。调查得知,?#23435;?#23495;东来叩关,掠当地财帛子女。

    瑞羽以弟?#30001;?#20221;执礼服孝,望西遥拜,兴兵复仇伐罪。这一场战争连绵三年,惨烈异常。瑞羽也负了一次重伤,险死还生。

    待得战事终了,瑞羽又接噩耗——李太后病危。瑞羽紧?#27604;?#23467;侍奉,李太后临终之时透露,瑞羽并非王室亲生,她与东应并非姑侄!而她,也将遗诏留在梳妆台内。若瑞羽愿嫁与东应为妻,此诏书可成全二人。

    李太后临终遗言被东应听到,在处理李太后遗物时,瑞羽告知东应将梳妆台一起烧毁。东应登时大怒。

    故而,他违背她的意?#31119;?#38548;绝她与外界的联?#25285;?#19979;药禁制她的行动,囚禁她的自由。借着李太后遗诏的名义拆散瑞羽和秦望?#20445;?#20196;她背负世间的骂名,强娶成婚,取得二人的夫妻之名,亦得夫妻之实。仗着她对自己的关心爱护,巧取豪夺,为所欲为。

    终到庙见日,瑞羽决意离去。刚迈出殿,?#36164;克奈В?#20992;锋森寒。?#26234;?#32780;立,锋刃所向,誓要杀出一条血路,离宫而去。虽然途中有从前的将领闯宫搭救,但东应也早有防范。机关算尽,终究是东应技高一筹,?#30431;?#36133;得体无完肤。而秦望北也在此役中,被刺身亡。瑞羽被东应再次带回宫中。

    瑞羽经此一战,元气大伤,神魂?#36816;稹?#32456;日昏睡不醒,东应深知她此举虽逃避?#36136;担?#20294;不伤及体肤,便由?#30431;?#21435;。哪知某日太医来报,瑞羽身怀龙裔,却毫无求生之意。待到临盆之日,仍旧不愿自行生产,期盼太医能剖腹产子,而求得自身灭亡。东应大怒,恶语相向,激怒瑞羽产下一女二子。

    三子满月后,东应携瑞羽?#36182;?#25112;亡勇士,瑞羽亦在此日与他告别,带女儿出宫。东应想再次强留,却终究是知她去意已决。以秦望北的骨灰为?#25442;唬?#25442;?#33804;?#32701;的一个?#20449;怠?/span>

    此去经年,瑞羽某日得知东应病重,死前希望她信守诺言?#30431;?#20877;见自己一面。她虽然仍不能原谅他此前的种种作为,但最终仍旧回到了他身边。

    三千里河山故园,二十年岁月流光。闲来莫话君王事,携手共看楚天长。




    样 章



    流?#22797;?#26102;,清凉阁左侧角落的水?#27704;錚?#26631;时的箭尖指到?#23435;?#26102;,漏斗翻了个转,滑下钟台的铜珠落进钟下的蟾口里,发出一串嗡响。

    授课的?#40092;?#37073;怀停止了讲解,喝了口茶,对瑞羽说:“今日课时结束。下学后的闲暇,殿下也应勤勉为学,温故知新。我将设卷,考查经义策问,望殿下慎之。”

    瑞羽俯首行礼,拜谢?#40092;Γ?#35880;受教。”

    她虽是华朝太祖嫡系的唯一血脉,身份贵重,被尊为长公主,连当今天子也要礼?#33804;?#20998;,但这位?#40092;?#26159;她的祖母李太后亲自请来的隐?#20426;?#33258;启蒙以来,她就在他座下学习经济之道和武艺兵家,对他的才能深感敬佩,又对他的严厉暗生畏惧,因此一向礼数周全,从不因自己的身份而有半分不敬。

    郑怀微微颔首示意,目光转到她旁边的空席上,眉头皱了皱,却没有说话,只叹息着拂袖离去。

    瑞羽也往?#24378;?#24109;上溜了一眼,然后?#25925;质?#31435;,待?#40092;?#20986;了殿门,才招手把门外侍立的青红叫了进来,问:“东应呢?#20426;?/span>

    青红也满面不解,“奴婢已经派人去找了,但千秋殿那边一直没有消息。”

    瑞羽大皱其眉,“难道他嫌天气热,逃课了?#20426;?/span>

    两名执扇的侍女见瑞羽热得晕生两靥,额头见汗,便赶紧用力摇?#21462;?#38738;红一面将手里的?#29616;?#30333;绸伞打开,替她遮住炽烈的阳光,一面替东应辩解,?#32610;?#29579;殿下素来好学,寒暑无阻,怎么会逃学呢?许是刚才出去遇到什么事耽搁了?#20254;?/span>”

    瑞羽想想也是,心里更觉得奇怪,正自揣测他到处去了何处,突见西海边沿的柳堤上有人狂?#32423;?#33267;,却是东应身边侍候的内侍?#25250;輟?/span>

    ?#25250;?#28385;面仓皇,?#23545;?#22320;看见瑞羽,便纵声大呼,“长公主殿下!殿下!”

    他跑得急了,这一喊分了神,脚下的一根柳枝将他绊了个“?#25151;心唷保?#20182;也来不及爬起,就顺势滚下?#21776;拢?#20914;到瑞羽的面前。

    瑞羽见他如?#27515;?#29384;,心中一紧,喝道:“?#25250;輳?#20309;事如?#21496;?#24908;?#20426;?/span>

    ?#25250;?#28385;脸汗水灰尘,像个花猫一般,他也顾不得擦一擦,急声道:?#26263;?#19979;被东内那边带走了!”

    华朝立国之初,建宫室和台阁之时,“长安宫”向来都建在京都西侧。后因长安宫的宫室和台阁过于狭小,历任天子又在长安宫的东首兴建了“明光宫”作为补益,人称“东内”。随着权力的东移,逐渐就演变成了天子居东,太后携失宠后妃、皇子龙孙居西的格局。

    因华朝不禁后妃公主干预政事,所以遇到天子弱势或者太后强势之时,?#28966;?#24448;往会争夺至尊权柄。故而东西二内,除非当真?#22797;茸有ⅲ?#21542;则极少来往相通。

    现在的东西二内,近十五年来,因为皇权更迭变?#33579;?#21313;年里已经换了三任天子。现任天子唐阳景乃是宫中大阉从市井里搜寻出?#20174;?#31435;的没落皇孙,与西内的李太后和长公主瑞羽、昭王东应的关系疏远,亲情亦淡漠。

    李太后素来不?#25910;?#20107;,?#36824;?#25945;养瑞羽和东应,西内大门锁闭十?#25913;輳?#38500;去祭祀大典,其他时候难得一见。名分尊贵的太后?#23478;?#27492;表明不与争权的姿态,东内的唐阳?#38712;?#20250;?#30343;度ぃ?/span>

    因此唐阳景登基四年,向来谨守东西二内的?#32440;紓?#20174;无逾越。何以今日竟突然主动挑起是非,将东应带走?

    瑞羽既惊?#21482;螅?#25670;了摆手,“?#25250;輳?#20320;歇口气,将事情原委?#36214;?#36947;明。”

    ?#25250;?#35265;瑞羽很镇定,顿觉有了主心骨,深吸了口气,润了润嗓子,才道:“因太娘娘生病,昭王殿下今日丑时便去西内苑收集花露做药引,不想正遇着清早来西内苑赏花的鸣朝皇子。二人正在寒暄,陛下也来了,说起今日东内宗?#19994;?#23376;聚宴,令昭王殿下也随驾?#25226;紜?#27583;下本来不愿去,可鸣朝皇子却强拉着他走了,陛下还令人?#38597;?#21516;殿下一起采集花露的内侍和宫婢也一并带了去,奴婢当时在花丛中躲着,因而才没被带走。长公主殿下,西内苑通往西内的四门都被天子的禁卫封锁了,奴婢是偷偷从犬舍的洞里爬出来的,这情形不对呀!”

    照?#25250;?#30340;描述,唐阳景带走东应,?#32622;?#26159;早有预谋,如果?#30343;?#26469;意不善,何至于这样周密地筹谋?

    难道是唐阳景吃错了药,放着太平日子?#36824;?#21364;突然想对西内下手,?#25925;?#20182;觉得西内十?#25913;?#26469;无所作为,看上去好欺?#28023;?#24819;借此向外?#25925;?#19968;下他天子的威严?

    唐阳景为?#25105;?#24378;行带走东应?就连东应的侍者也尽数挟走?还?#23665;?#21355;封锁西内苑与西内直通的四门?从这种?#24535;?#25514;来看,东应的处境十?#27835;?#38505;。

    太后自去年入冬就一直缠绵病榻,连西内的日常事务也不能打理。现在唐阳景?#35759;?#24212;带走的事要不要告诉她?难道还让一个五十几岁的老人撑着病体去面对不测的凶险?

    怎么办?怎么办?

    瑞羽心中惊惧,踌躇片刻,猛一咬牙,?#24895;?#36523;边侍立的诸宦官女史侍卫:“传令卫尉薜安之、左军禁卫统领黑齿珍率?#26391;?#23558;中宫七门?#21355;?#25226;住,没有我和太娘娘印信手令,不许任何人出入长安宫。着鸾卫检校中郎将柳望率鸾卫巡防内宫,,发现异况立即便宜行事。请千秋殿李浑常侍仔细检察中宫内务,发?#20013;?#20026;?#36824;?#32773;,休问缘由,即?#20889;?#27515;。着公主令丞周昌整理长公主?#38054;蹋?#36215;驾东行,我要去含元殿拜见天子!”

    瑞羽为武宗皇帝遗腹的唯一血脉,乃是真正的金枝玉叶,血统之尊贵,?#30343;?#23467;中大阉与朝堂大臣互相?#20180;?#36814;立的几任天子所能比的。

    她虽然一向谨守东西二内的?#32440;紓?#22312;长安宫内深居简出,但她既为连续四朝天子都承认的长公主,所以?#38054;天?#36203;,仅次于皇后。?#30343;?#20174;西内到东内,她是以卑见尊,虽然全意戒?#31119;?#21364;也不能真将全副?#38054;?#37117;带了去,只能精益求精,选出一百二十名武艺高超的精壮之士充做执仪从侍,带在身边。

    东内对西内下手,?#24613;傅萌?#27492;周密,为防走漏风声,内宫三层宫墙,只有宣政殿这层的崇明门旅率元度得到了授令?#33322;?#23432;宫门,不许西内的人进出。

    瑞羽身边的常侍青红先携两名中黄门前去叫门,“奉太娘娘?#20179;迹?#21484;见皇后娘娘和鸣朝皇子,请元将军开门!”

    元?#20154;?#28982;得了授令,但却吃不准?#28966;?#30456;争到底会走到哪一步,便犹豫一下,才道:“阿翁,元度奉令值守宫门,未得陛下?#23478;猓?#19981;敢开门。”

    青红喝道:?#38712;?#23478;有太娘娘?#20179;?#22312;此,奉长公主鸾驾亲至,?#28966;?#20843;十一门尽?#36175;?#34892;,何须再劳陛下?#23478;猓俊?/span>

    元度接了差使,却不能因为青红的话而退让,“阿翁,元度乃是陛下亲点的门卫,隶属军政,只听令于陛下。太娘娘的?#20179;迹?#31649;得西内家事,?#22402;?#19981;得东内军政。没有陛下的?#23478;猓?#36825;门,恕元度不能开!”

    青红大怒,“本朝自宣皇帝以来,军政素?#20174;?#23462;官担任的六军辟仗使?#30333;?#21491;神策军中尉掌管。宦官者,天子家奴也。太娘娘为皇家至尊,岂有管不了家奴属下之理?元度,你速速开门,否则耽误了太娘娘所嘱要务,你?#23472;?#19981;起!”

    元度亢声回答:“宦官掌管军政乃是便宜之计,岂有长久之理?元度为臣,只知有天子,不知有宦官上?#23613;!?/span>

    瑞羽坐在肩舆上,听到这番对答,心中雪亮,顿时明白了东内何以突然出手对付西内:这必是唐阳景不甘心一直当傀儡天子,成为阉宦和权臣眼中的摆设,他想收拢天子权柄,做真正的九五至尊,所以才选看上去最弱的西内来初试锋芒。

    要知道李太后虽然不参与政事,但她的名位尊贵,无论哪任天子继?#21361;?#20174;名义上来说,权臣阉宦都必须要取?#30431;?#30340;诏令,才能扶自己看中的宗室子弟登基。李太后只要安在,权?#24049;脱?#23462;就不能任意地废立天子。这相当于在现任天子的头上悬着柄剑,人头落地也是有可能的。

    唐阳景要夺天子大权,先把在名分上对他威胁最大的李太后除去,是理所?#27604;?#30340;事。为此,他将西内年龄最幼小的东应带走,进而引出?#26412;?#35199;内已?#32654;?#22826;后,这一步走得,不能说不恰当。

    为了避开权力争斗的是非,李太后领着瑞羽和东应在西内蛰伏了十三年。本来以为唐阳景登基之后,天子、宦官、权?#26082;?#32773;之间能够互相?#20180;?#29301;制,那么她们就能安静地生活,却想不到,平静数年的生活再一次被打乱了——而且打乱它的,?#30343;?#21035;人,?#25925;?#21776;阳景!

    唐阳景先?#35759;?#24212;强行带走,又令人封锁殿门,连守门的将军对太后的?#20179;家?#25954;公然违抗,这样的用意实在是太险恶了!

    瑞羽心中惊涛骇浪,面上却不动声色,召回青红,“?#28909;?#20803;将军奉有?#23478;猓?#19981;开宫门,我们便回去?#20254;!?/span>

    她深居简出,除了年节祭祀等必要场?#24076;?#19981;出现在人前,形迹不露,元度只见过她由李太后领着,在天子面前唯唯顺服的一面,以为她自?#36164;?#24601;失恃,长于深宫?#36805;?#20043;手,性格懦弱,听到她的话,顿时松了口气,感激的说:“长公主殿下体恤下情,末将万分感激。”

    瑞羽微微抬手,淡然道来:“你来,将太娘娘的?#20179;?#25509;过去,代予传给长安殿。”

    元度迟疑了一下,想到?#28966;?#27605;竟没有正式翻?#24120;?#20182;不开宫门可以,但太后?#20179;既盟?#20195;传,他也不?#24076;?#38590;免会落人口实,于是便对手下的禆将?#30343;?#30524;色,示意他从宫门的偏角门出去,将?#20179;?#25509;下。

    那禆将从戒?#24178;?#20005;,只开了一条细缝的城楼小侧门里挤出来,迎上前来?#21448;肌?#29790;羽手托书着诏令的?#22369;?#32440;,却没有下舆之意,而是微微抬头,看了那禆将一眼。

    元度从未细看过这长公主的长相,此时双方相距?#36824;?#21313;余步,他才忍不住抬头,想看看她到底生的什么模样。可抬眼望去,不知是正午阳光太?#36965;故?#22905;的容貌过于艳丽,他看不清她的五官长相,只能看到她身周一圈耀眼的光晕。

    元度只觉得这一眼看过去,眼睛便灼灼生痛,于是他赶紧闭上眼睛,随即听到她清泠如水的声音?#21578;?#21796;了一声,?#38712;?#23558;军。”

    元度眼睛虽然闭着,却仍觉得眼前亮光?#28872;?#21548;到她清泠的声音,元度突然有?#36136;?#27668;?#30452;?#26102;置身冰窖的感觉,既觉得心头烦闷,?#24535;?#24471;身体舒畅,分不清是好受?#25925;?#38590;受,他下意识地应道:“末将在。”

    瑞羽缓缓询问:“你觉得汉武帝?#27604;?#20309;评价?#20426;?/span>

    元?#20154;?#35273;?#30431;?#30340;问题怪异,但心中?#31168;保?#21364;不由自主地回答:“一代英主。”

    瑞羽点头轻哼一声,“魏其侯?#21152;?#30340;出身、官职、声誉如?#21361;俊?/span>

    元?#26085;?#20102;怔,回答:“其为?#32487;?#21518;亲侄,武帝表舅,官拜丞相,得圣恩眷顾,举世无双。”

    瑞羽再问:?#27036;加?#32536;何身死族灭?#20426;?/span>

    元度?#20976;?#36830;番询问,已无暇思索,张口便答:“为人耿直,不通权术,与后戚相争,为王太后所恶。”

    瑞羽的嘴角慢慢地弯起一个弧度,神情里尽是讥诮之意,一字一句地问:?#27036;加?#36132;能,可王太后一恶,窦氏便身死族灭。元将军扪心自问,你是何等样人,胆?#19994;?#24930;太娘娘?#20179;?#33267;此?#20426;?/span>

    炎?#32043;?#26085;,听了瑞羽的一番话,元度不禁打了个冷噤,然后沉默不语,这宫门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开。

    瑞羽却也没指望元度能打开宫门,她?#30343;?#23558;手中的假?#20179;纪?#39640;了两分,提了一?#31258;?#27668;,问道:“太娘娘的?#20179;迹?#21487;当得元将军?#36164;止?#36814;?#20426;?/span>

    元度听她?#36824;?#26159;?#25317;?#23558;?#21448;?#36807;于怠慢,心下便?#20976;桑?#24494;微思量,道:“末将?#36820;ǎ?#24691;请长公主殿下一人到城楼上来交旨。”

    青红大怒,戳指喝道:?#38712;?#24230;,?#24875;?#22823;的?#36820;ǎ ?/span>

    瑞羽见元度防得滴水不漏,微微一哂,止住手下禁卫的骚动,“太娘娘所嘱之事要紧,诸卿稍安毋躁。”

    语?#24076;?#22905;抬头望着从城楼哨口里露出脸来的元度,?#38712;?#23558;军既敢出这主意,予便屈尊一往,又有何妨?#20426;?/span>

    她走下肩舆,夏风吹来,只见她轻裳飘逸,削肩?#25628;?#20141;亭玉立。

    宫门里外上下,看着她?#35762;接?#30408;,不知不觉中,都屏息凝立。




    版权合作请联系~?

    微信:wangsuchao001;wangshuyao0909;baiduren-2014

    QQ:2897996154;1171277495;1325224095

    ?#27663;洌?/strong>[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博:@全版权IP联萌


    我们成功输出了它们的版权~

    《一粒红尘》

    《深海里的星?#24688;?/p>

    《醉玲珑》

    《夜行歌》

    《蔷薇之名》

    《X生存手札》

    《砍价女王》

    《我?#21738;?#29233;我》

    《法老的宠妃》

    《?#34814;?#28860;爱记》

    《看不见爱情的房间》

    ························


    我们等你来合作它们的版权~

    ?#35835;?#33033;觅踪》

    《诡秘星象图》

    《?#29468;?#39321;》

    《七日约》

    《眼泪的上游》

    《试用期千金》


    ·······························

    ·····






    全版权IP联萌IPlianmeng

    中国第一家专业版权运营平台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26376;?#35268;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上海11选五计划码 宏牛牛肉粒香辣味108g 北京pk10高手赌法 围棋有多少个交叉点 不能登录网易彩票 极速11选5是骗人的吗 黑龙江36选7周即开奖结果 澳客网北京单场是只有北京地区能买吗 新疆时时彩三星算法 全年六合图库 青海十一选五开走势图 浙江6+1开奖结果18137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 湖北快3中奖规则 乒乓球长胶怪胶胶皮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