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七星系列天璇星君《不老青山雪白头》

    楼主:短篇言情小说 时间:2018-12-06 00:10:40

    【一】
    不知何时,天庭上下忽然兴起了一个谣言:那个比木石还要无趣的天璇星君,最近在恋爱。
    其实那是在一个没有任何征兆?#37027;?#26216;,天璇推开自己的宫门,一眼就看到魔族的魔尊殿下殷商正坐在满地的空酒坛上,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天使一样白痴的微笑——尽管这?#19968;?#21078;开来内心妥妥的是黑如恶魔。
    他说:“天璇,我?#19981;?#20320;。”
    天璇的手还放在宫门上,她冷静地分析:他这是几个意思?莫非他发现我最近一直在调查他?还是想要借此来拉拢彼此间的关系好让我对他放松警惕?抑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要赢就先发制人?
    不过既然对方已经出招,她自然也要见招拆招奉陪到底。
    于是天璇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来,冷静的说太好了魔尊殿下我也?#19981;?#20320;。
    殷商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亮晶晶的:“那娘子我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天璇?#40657;潰空?#36827;度是不是太快了点?按照一般情况他们难道不是应该要无理取闹的吵架、和好、决裂,再吵架、再和好,中间要经历小三插足一方负气出走然后另一方追悔莫及和无数佛曰不能说的误会,然后才能迈进婚姻坟墓?
    其实殷商只是单纯的无聊,例行公事般的来骚扰一下天璇,仿佛逗弄天璇能带给他无穷的乐趣。那天他喝了点小酒,恰好时间地点?#24049;?#23545;,于是那句我?#19981;?#20320;顺理成章地就说了出来,他甚至没指望天璇做出回应。
    想太多一贯是巨门星君天璇的?#24471;?#30149;。
    “结婚也可以。”不愧是天璇,片刻之内就调整好自己?#37027;?#32490;:“我只有一个条件,婚礼要在你们魔族的地盘举?#23567;!?/span>
    殷商打了个响指:“好。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结婚的时候,你能女装出?#32622;矗俊?/span>
    天璇看了看自己身?#31995;?#30007;装,虽然她自认为十分帅气,但她本着尊重魔族审美的原则,利落地回答:“?#23665;弧!?/span>
    从确认恋爱关系到结婚,只花了半个时辰不到,果然是天庭最雷厉风行的天璇星君。

    【二】
    天璇与殷商的孽缘,可以追溯到上一次天魔大战之时。那次是魔族占了上风,战事胶着时,能派出去的人都上了战场,七星之中只剩天璇一人独守北斗七宫,拼尽全力也没能在魔族的进攻下保住北方星域。随着北斗七宫的陷落,天璇也?#25307;?#39746;飞魄散,只在最后关头保留下一丝元神来,在人间苦苦养了数百年,才重新飞升为仙。
    打碎天璇元神的人,正是殷商。
    天璇自认技不如人,输了便输了,可谁想重回天庭以后,殷商却缠上了她,隔三差五?#26408;?#33021;在自己?#26408;?#38376;宫里看见殷商。天庭的守卫果然一天比一天差劲,天璇如此唾弃道。
    有一次天璇披星戴月归来,好不容易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入了眠,在睡梦中只觉得?#20852;?#30524;睛在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睁眼一看才发现殷商狂霸邪魅地坐在她的床头,睥睨一笑,问她:“少年,玩心吗?”
    天璇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把殷商的脑袋塞到粪坑里去。
    天魔之间好不容易歇战,她万万不能冲动。
    而且目前天庭情况极为危险,因为七星之?#24515;?#23681;最长,同时也是唯一能够和殷商正面相抗的那位贪狼星君天枢,此刻还正在人间历劫。
    她一直怀疑是殷商把天枢弄下凡的,苦于拿不出证据,只?#30431;?#19979;里对殷商的行径进行调查。只是天璇眼看着殷商把自己这片地盘踩得越来越熟,她?#32842;?#30528;难道是魔族亡我之心不死,于是几次建议王母与玉帝加强天界防守,可每一次她言?#24378;?#20999;地向玉帝剖明心迹,玉帝总是眼角抽搐地看着她,以一种无可奈何的语调说“好了朕知道了?#20445;?#22905;宫门口的守卫倒是一天比一天松懈下来!
    果然只能靠自己了,天璇?#25112;?#25331;头。
    天枢不在,七星之中排行第二的天璇只好负担起了长姐如母的责任,她像只战战兢兢尽职尽责的老母鸡那样关注着自己翅膀下面其余五位星君,一切的风吹草动都能引起她的炸毛,更别?#30340;?#23562;殷商总是目中无人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并?#19968;?#26432;了人。

    那是她答应殷商求婚的第二天,毫无准新娘自觉的天璇在结束工作后披星戴月地赶回自己?#26408;?#38376;宫,途中经过天池,算来今天正是她休沐的?#20806;櫻?#22825;璇便顺路去了一趟天?#21350;?#23467;。
    天璇对洗澡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不会像哪吒三太子那样一定要大闹东海,也不像太上老君沐浴时还要哼着?#37027;?#36208;板的小调。
    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一具半裸的魔尊躯体出现在天璇星君眼前时,她还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魔尊殿下,你是怎么进来的?”天璇沉浮在天池的雾气里,目光向后,看到了殷商身后,那具滴滴答答还在往下滴血的尸体。
    殷商本来打算趁良辰美景?#38393;?#26080;人,给天璇秀一秀自己的身材: “满意你所看到的么??#20445;?#20294;是天璇关注的重点永远错误,她的目光落在他身后那小妖的尸体上,冷下调子来问他:“你为什么要?#27604;耍俊?/span>
    “那不过是只妖。”殷商漫不经心地道:“再说它偷看我脱?#36335;!?/span>
    裸奔什么的难道不是魔族的传统么!你们现原型时不是一个个都不穿?#36335;?/span>
    天璇极其刻薄地打量了殷商片刻,才披上自己的天?#25314;?#24930;吞吞地爬出水面:“是我多想了,魔尊殿下视万物众生为草芥,自然是想?#24444;?#23601;?#24444;?#25105;哪儿有资格质?#23454;?#19979;呢。”
    殷商猛然抓住天璇的手:“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
    天璇莫名其妙。奇怪,他是什么人,关她什么?#38706;?/span>
    他们之间的关系充其量也就是她在他手上死过一回,?#20048;白?#24049;倒是十分慷慨地引爆了内丹,想弄个同归于尽,只是看殷商现在活得好好的,想必最后的小算盘也没有得逞。
    除此之外,她还有哪一点是必须引起魔尊重视的?
    殷商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放开天璇,手指一弹,一套衣裙云蒸霞蔚似的落在了天璇的肩上:“结婚那天给你穿的婚服,你回去试试合不合身。”
    也许是天枢?#26377;∧盟?#24403;男孩子养的缘故,天璇穿了一辈子男装,女装这种东西,她还真有点不太会穿。
    不过总得领了魔尊这份情。天璇正要驾云离开,忽的听到殷商在她背后冷冷道:“天璇,那只小妖他偷看的不是我,是你。”

    【三】
    所谓不在?#32842;?#20013;爆发,就在?#32842;?#20013;灭亡。
    ——天璇觉?#30431;?#36824;是选择灭亡好了。
    她回到天庭之后,开阳星君就紧张兮兮地来找她,说天池最近新发现了一只魇妖,最擅长吸人精气,问她有没有着了魇妖的道。
    原来那个总是?#19981;?#20449;口胡扯的魔尊,也偶尔会善心大发说说真话的。
    天璇十分冷静地检讨了自己一番,想到自己之后还要?#20445;?#23233;)入魔族,虽然她这么做的本心是想暗?#20852;?#38598;殷商陷害天枢下凡历劫的证据,但现在也确实不宜和殷商的关系弄得太僵。
    于是行动派的天璇决定主动去找对方和解。
    只是她为什么会被乱棍打出门来呢?
    开阳星君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就因为你男装下去找他现在全魔族都在传殷商有龙阳之癖二姐你知道么?”
    天璇奋力?#24202;担骸?#20182;还总是上天庭来找我,天庭里的人怎么没传我是龙阳?”
    “天庭的人早在你穿开裆裤的时候就?#31995;?#20320;了,大家都知道英名在外的天璇星君其实是个异?#27036;保?#21487;是魔族的人不知道啊!”开阳托着下巴,忽道:“二姐,我觉得全天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样以一己之力拉低神?#36175;?#35980;水准的英雄了,你在人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人间的事情我都记不太清了,”天璇淡定道:?#25353;?#27010;是因为元神流落凡间的时候还残缺不全罢。话说开阳,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你二姐了,连我人间的?#38706;?#30693;道?”
    开阳肃然:“我一直?#24049;?#20851;心二姐!因为我敬二姐你是条汉子!”
    天璇:?#21834;?/span>

    作为一名女神,天璇扪心自?#21097;?#30830;实活得有点糙。
    在与婚服?#31995;?#19997;?#30475;?#24102;搏斗的时候,天璇再一次确认了这一点。
    原谅穿了一辈子男装的她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这东西到底是应该怎么穿的?
    等天璇好不容?#35013;?#33258;己塞进?#36335;?#37324;,披着长发,正端详铜镜时,殷商再度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她身后。
    作为魔族最年轻的魔尊,殷商的上位之路其实就是一部血泪史。他少年时父王看他极不顺眼,好不容?#35013;?#32769;头子熬死了,?#33108;?#20043;?#35270;?#35201;和前头十多个兄弟争争?#29436;潰?#36393;着一堆?#36164;?#30340;尸体统御了魔族,紧跟着就挥兵伐天。
    少年经历如此?#37096;潰?#36825;也就造就了殷商的特点——他从不记仇,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否则像这千万年的抑郁不平压下来,还没等到殷商当上魔尊他就早?#20204;?#20102;辫子。
    所以难为殷商现在还能脸不红气不喘地出现在天璇面前,若无其事地问她:“?#36335;?#36824;合身么?”
    好像把她拒之门外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单方面的尴尬之后,天璇星君冷静的作出判断:男人就是这种生物。
    “很合适。”她抬起头来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
    殷商笑而不语。
    天璇大概早忘了,人间有一句话叫:妾身君抱惯,尺寸细思量。
    他走到她身后,执起她一缕长发,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牙梳,替天璇梳理起她一头?#20063;?#33324;的头发。
    “别乱动。”察觉到天璇的细微挣扎,殷商按住她:“小心勾住头发。”
    天璇僵住了,当真一动都不敢动,只能任殷商在她身后?#20599;?#22320;念着: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
    巨门宫星光流转如水,本来是相当唯美的场景,只是天璇完全不明白那人眼底的难过都是从何而来,莫非他心里也有挂念的人么?
    ……那这厮向自己求个毛婚?
    最后天璇百思不得其解地下了结论:
    男人这种生物你别?#25314;?#20320;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

    【四】
    其实凭良心来说放眼天界,天璇绝对不算丑,她身?#27597;?#25361;渊渟?#20048;牛?#24179;常不苟言笑,一眼望去颇有大将之风。往凡间街头一戳也妥妥的是掷果盈?#25285;?#21147;压潘安气死宋玉,端的是玉树临风好儿郎。
    就是不太看得出原本性别罢了。
    相比起天璇的自知之明来,殷商就显得极其臭不要?#22330;?#24456;多次殷商围着天璇献殷勤,或者把面无表情的天璇介绍给自己那?#27721;?#26379;狗友们时,那?#26223;恋?#24680;不得当场开屏的表情?#25307;?#35753;天璇错以为,他要结婚的对象不是以一己之力拉低全天庭外貌水准的自己,而是嫦娥或玄女这种艳冠群芳的女仙。
    于是在婚礼上就是这么诡异的一幕:站在最前面的一对新人一个笑得万古人间四月天一个冷得铁马冰河入梦来,那画面太?#32769;?#38754;一群魔族都不忍直视——总觉得,魔尊大人自从天魔交战结束后,审美就出了毛病。
    如果天璇能知道它们内心的想法,她大概会认为英雄所见略同。不过现在她顾不得这些了,趁殷商现在被一群妖魔鬼?#32622;前?#20303;灌酒,此时不行动,更待何时?
    就在天璇偷偷?#27604;?#39764;族禁地,翻找密函时,一个诡异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传来:
    “星君大人,你难道就没有疑惑过天魔交战为什么会匆匆结束,而明明占据上风的魔族竟会同意和天庭签下和约么?”
    天璇霍地转身,横剑在手,出现在她眼中的人一头红发,?#25104;?#21452;翼,她只扫了一眼便认了出来:“你是穷奇。”
    天魔大战这么些年,她早把魔族这几个战将?#31995;?#19971;七八八。
    穷奇张开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他慢慢走近天璇道:“当年星君最后一击,虽未?#24444;?#27575;商,但确实给他造成了重伤,再加上族内暗中想?#30431;?#20110;死地的人着实不少,内?#25233;?#38469;殷商忽然失踪,我们这才不得已同意了天魔和?#28014;!?/span>
    “至于他后来突然出现,重新执掌大权。这中间的波折,我们就不知道了。”穷奇微笑:“不过看来殷商似乎也不介意我们之前的和谈,否则他不会愿意娶你的吧?”
    天璇自知嫁过来与和亲没什么区别,她好脾气的对穷奇笑笑:“殷商不毁和?#36857;?#33258;是我们天界之?#25671;?#21482;是……”
    只是她到底还是相信,实力不均等,就没有真正的?#25512;健?/span>
    天界论战力,本就?#39134;?#20110;人人皆兵的魔族,何况唯一能抗衡殷商的贪狼星君天枢,此刻还在人间历劫。天璇之所以嫁入魔族,一方面是为了证据,只要能证明天枢的历劫与魔族有关,她就可以直接上表,督促玉帝加强天庭的戒?#28014;?/span>
    还有一方面——在魔族,她可以就近观察殷商一兵一马的动向。她似乎把自己完全当做了一枚埋伏在魔族的棋子,而不是嫁过来的新娘。

    天璇实在是怕了,她不想再经历那样的大战,不想再见到南天门尸骨如山忘姓氏,不想再见到北斗星宫长年的积雪被染作鲜红。
    她还记得战争最后那年六弟开阳在自己面前被生生折断了两根肋骨,北斗七星死的死伤的伤,那是天璇此生心底永恒的噩梦。
    “我看星君对殷商,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26143;椋?#31351;奇眯眼,笑道:“不若我们做笔交易,携手对付殷商怎样?”
    天璇:?#21834;?/span>
    天璇满?#22330;?#20170;天不幸又遇见了一个?#24403;啤?#30340;胃疼表情:“穷奇,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星君,我是否值得你信任联手不说,现在殷商目测还是个主和派,我为什么要杀他?”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忽然,一只手旁若无人地搭上天璇的肩膀,天璇单靠那薰然?#26408;?#27668;就能辨别出,估计是在前厅灌饱了黄汤的殷商跑来千里寻妻了。
    穷奇一怔,强撑出一个笑来:“在聊魔尊你果然好福气,娶了一朵天界的娇花。”
    殷商揽过那朵浑身不自在的娇花,笑道:?#25353;合?#19968;刻?#30331;?#37329;,我就不在这里陪兄弟们了。”
    他经过穷奇身边,似是漫不经心道:“论喝酒呢,我可是把前厅百来号人?#24049;扰?#19979;了;论打架,我也能揍趴你们所有。”
    “所以穷奇,你想要谋反,还是搁在心里想想算了,别嫌自己命太长就瞎折腾。

    【五】
    “其?#30340;?#23376;,为夫今天很是感动啊。”殷商笑嘻嘻的把天界娇花打横抱起,怎么看都有调戏的意味:“你今天怎么就那么坚决地拒绝了穷奇的诱惑,选择站在我这边呢?”
    天璇十分老实地交代:“在你身边挺好(可以近距离观察),再说枕边人做什么都会方便吧(比如说刺?#20445;?#26368;重要的一点是,要是杀了你,我可再找不到第二个?#24605;?#20102;。”为了和亲总不能让你们魔族的人再祸害一个我们天庭的仙子吧?
    她解释完了这一切,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殷商,你该不会嫉?#26159;?#22855;……”
    “是啊,”殷商低下头来,抵住天璇的额头,声音低沉:“我嫉妒每一个你没有落在我身?#31995;?#30446;光,和每一句不是对我讲的话。”
    天璇觉得这一切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是殷商那张在天上看得腻烦了的脸,为什么现在她的心会不受控制的狂跳?
    天璇环顾?#38393;埽?#32456;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殷商,”她麻木的?#21097;骸?#20320;堂堂魔尊,不会买不起房吧?”
    她现在身处人间一处怎么看怎么落魄的毛坯房中,家徒四壁也就罢了,怎么连柴门上都可怜兮兮地打了几个纯洁的小?#33503;。?/span>
    殷商满脸怀念:“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啊你还记得么娘子?”
    天璇:?#26263;鵲取?/span>
    “我们两个元神是同时受损的,所以同时落入凡间也没什么奇怪。说起来娘子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你知道第一次见面时我们心里都转的什么念头吗?”殷商笑眯眯地亲了天璇一下:“我们的第一反应都是满地找板砖,想抢在对方出手之前先弄死那个碍眼的?#19968;鎩!?/span>
    天璇:?#21834;?#35841;和你是天生一对?”
    这信息量太大,天璇觉得自己也是醉了。

    殷商一挥手,寒酸的木桌上出现一对酒樽,他拿起一只杯子,微笑道:“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追忆逝水年华,眼下,还是先洞房花烛夜?”
    天璇盯着合卺酒,默然片刻,忽的从殷商手中夺过那个杯子一饮而尽,紧接?#30424;?#19978;他的?#21073;?#23558;整口酒哺了进去。
    她实在没办法再忍受这个蠢货对自己说的每一个字。殷商,你到底是太自负还是太?#25285;?#20320;到底对我了解有多少,怎么就敢在我面?#25353;?#35328;不?#36873;?#20197;后?
    舌底的那颗药丸遇水即溶,这大概是唯一一个能在殷商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的办法。
    太上老君出品的东西,毒死殷商大概还做不到,不过毒得半死估计还是可以的。就在方才,天璇咬破了口中的那颗蜜蜡丸,在银字?#31995;鰨?#24515;字香烧的氛围中,喂下他一口毒酒。
    一吻长久,分离之后殷商舔舔下?#21073;?#31505;道:“你知道么,这是你第一次主动吻我。”
    天璇冷眼看着殷商面上泛起青紫,他慢慢坐倒在椅子上,还有空闲对她调侃:“其实毒酒的味道也蛮不错的,就是药味有些浓,你以后若是再要想给人下毒,可千万别选这种毒药……也别选……这种手段了。”
    说到最后,殷商的头终是垂了下去,他像是竭力忍耐,?#31449;?#36824;是?#32431;?#22320;问出了声来:“为什么?”
    天璇蹲下身来平视着他,心平气和地说:“其实我早就?#27604;?#36807;魔族,苦于几次三番都没有找到与天枢有关的证据。就在那段时间里,我见到了穷奇。”
    今晚种种,不过是察觉到殷商气息,她和穷奇联手在他面?#25226;?#30340;一场戏。实际上他们早已达成了共识,约定在成婚的这一天动手。为此天璇还特意去向太上老君求来那颗毒药,穷奇不能确定这毒对殷商会不会起作用,保险起见他建议天璇提早找个时间把药下到殷商?#26408;?#27700;中,可是天璇不知道为什么,一直?#31995;?#20102;这最后一天。
    这对一向冷静自持的天璇星君来说十分罕见,她难道没考虑过,万一那颗毒药对殷商这样的魔尊没有起作用,她会落得什么下场?
    殷商艰难道:“穷奇主战……我一直以为,你这样的人,不会?#19981;?#20027;战派。”
    “我是不?#19981;叮?#22825;璇干脆地说:“可是你的威胁,一直比穷奇大。”
    她不肯相信实力不对等的?#25512;剑?#22905;不肯相?#27966;?#21464;的人心,她不肯相信殷商玩笑似的许诺下的和约。
    她甚至不肯相信……他爱她。
    天璇想她绝不会后悔做出这个决定,她这一生只要自己下面的那一群弟弟妹妹们?#24049;?#22909;的,为了这个目的,她可以佛挡杀佛,魔挡杀魔。
    当初支撑她一人独守北斗七宫的,可不就是这个信念么?

    【六】
    “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啊。”殷商微微一笑,忽的撑起桌子站起来。
    门外翻滚着的杀气越来越浓,他打开门,沉静地看着外面?#37027;?#20891;万马。
    穷奇张开双翼,隔着夜色与殷商遥遥对峙。
    “天璇,穷奇不是什么好相与之辈,你还是太?#25285;?#21644;他合作,不就是与虎?#36924;?#20040;?”他似乎在?#37202;骸?#20320;让我怎么放心……不看好你呢?”
    殷商眼角有?#36214;?#30340;鲜血流下,这是毒发之状。可他还是温柔地对天璇伸出手来:“穷奇今天这架势,是想把你和我一同?#24444;饋?#24040;门星君天璇死在和魔尊成亲的这天夜里,足够成为天魔再次交战的导火线。”
    “来吧,”殷商?#20806;?#22905;的手,手心是不正常的冰冷,他勉强对她挤出一个笑来:“?#19968;故?#19968;点功力,我送你平安离开。”
    天璇冷眼看着,她想我怎?#32431;?#33021;会?#25285;?#25105;从来没有比你这个?#20498;仙?#36807;。
    穷奇?#20852;?#30340;打算,难道她天璇星君就真的伸着脖子?#30431;常?#22312;这场心计的角逐中,天璇永远都能给自己留下后路。
    真正的?#20498;现?#20250;有一个,而那个全心全意爱着她的?#20498;希?#22312;她骗了他利用了他又一脚踹开了他之后,还勉力张开他那已经千疮百孔的羽翼,孤身一人迎向那千军万马。
    穷奇一爪将殷商按在地上,锋利的尖爪刺穿了殷商的胸膛,他狰狞地问殷商:“魔尊殿下,你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霸气呢?你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和一只随时都能?#33618;?#27515;的蝼蚁没有任何区别!”

    殷商这个时候居然还在笑,他一把翻过穷奇来,右手悍然抖开一?#39034;?#26538;,将穷奇横挑了出去。
    他缓缓站起,环视?#38393;埽?#34915;衫破烂,肩胛骨处露出一个碗口大小的?#19997;冢?#36824;在往下流血。这个人背后明明被千万利箭所指,每一支羽箭上附着了能烧伤元神的三昧真火,可是他眼神到处,每个人?#26082;?#19981;住为之瑟缩。
    这才是魔族的?#23454;郟?#27963;着像个帝王站在风?#35830;思猓?#27515;了也要像个?#23454;?#19968;样威?#31995;?#27515;去。
    穷奇恨恨地看着他,手一挥,万千弓箭手拉弓架箭,万箭齐射!
    殷商大笑着迎上去,他的笑声中一个?#22238;?#30340;声音插了进来:
    “你这个疯子!”
    在漫天火光中天璇折身跃起,迎着破空而来的箭雨逆流而上,反手抽剑,星光如大纛般横扫开去,?#24213;?#26080;数冲来利箭。
    一道开天辟地的金光于场中炸裂开来,卷起无法?#20540;?#30340;气流肆?#21834;?#22825;璇狠狠拉回殷商,借着场中剧烈旋起的罡风,强行突出一条血路。
    殷商真的是油尽灯枯,竟没抵住天璇这一拉,瞬间跌了回来。天璇背起他,回手放出一个飞沙走石,两人的身?#30333;?#30636;消失在了黄沙滚滚的战场上。
    “你不是……想杀了我么?”殷商闷闷地咳出一口鲜血,在天璇背上笑着说。
    “滚他娘的我后悔了不行吗!”天璇蛮不讲理地反吼回去。
    “你还是跟千百年之前……没有任何变化啊。”殷商闭上了眼睛。
    她总是这样,在千百年前就?#20013;子?#29408;地说她会杀了他,可说着说着……他们就相爱了一百年。

    【七】
    论起人间的那场初见,他和天璇的相逢委实算得上猝不及防,在互相举着板砖对峙片刻之后,天璇肚子应景地传出一声“?#23613;?/span>
    殷商?#35010;?#27915;地放下板砖,冲她喊道:“喂,你饿了吗?”
    天璇茫然点头。
    于是场景骤换,刚才还打算拼个你死?#19968;?#30340;两人齐心协力趴在狗洞,偷窥着邻家的鸡?#36873;?/span>
    先解决完自身的五脏庙,再来对付外在敌人。魔尊和星君这一刻的想法都是一模一样的。
    殷商戳一戳身旁的天璇:“你知道那是什么鸡吗?”
    天璇:“母鸡?”
    ?#25353;?#20102;,”殷商舔舔嘴?#21073;骸?#26159;?#28847;Γ ?/span>
    他合理分工道:“你去?#23548;Γ?#25105;给你打掩护!”
    那天元神残缺功力浅薄的魔尊和星君被一只柴犬追着咬了七里地,成为两人永生的耻辱。
    天璇除了?#23548;?#20043;外其实也有正经的职?#25285;?#20877;怎么说她也是个星君,就算元神残缺了点,人间也有的是名门大?#19978;?#35201;收了这位三等残废。
    她努力修炼,试图在法力上压倒殷商,这样就可以把这个魔尊苗子扼杀在襁褓之?#23567;?#22312;所有人之中,天璇最知道殷商的威?#30149;?#21487;是殷商好歹也是从魔族内?#25233;兴?#21033;逃亡的人,除了他自愿,没谁能逮到他。
    天璇最后终于发现,唯一能让殷商出现的法子,就是摆下一桌满汉全席,然后跪安恭迎这位大爷用膳。
    她忍气吞声地给殷商做了十年的饭,?#32842;?#30528;下毒泻药没一样能放倒钢铁肠胃的殷商,连?#23604;?#36827;度她也远逊于他。
    殷商好笑地看着天璇?#30475;?#35265;面都宣誓似的说下次一定能杀了你,偶尔他?#19981;?#40723;励性地敷衍天璇?#30340;鬮按?#30340;理想一定能照进现实。
    其实他心里想就你这资质想超越本尊还是下辈子吧。

    可是他没想到,天璇唯一一次能杀了他的机会,她竟然放过了。
    他们打打闹闹了近百年,从来只觉得对方是自己的敌手是必须要铲除的存在,殷商甚至在天璇求速?#37027;?#20197;至走火入魔时,出手帮忙引导了一回星君大人的心魔,他觉得挺难?#38376;?#19978;一个脾气相投的对手,千万别没?#30830;?#21319;重逢,就窝囊的死在了这个小茅屋里。
    救完了天璇他转身就走,从来不曾关心自己在天璇心里是个什么形象。
    直到那一天。
    贪狼星君天枢下凡,来寻找这位流落人间百年的二妹,顺带发现了和天璇厮混的殷商,而彼时的他完全不是天枢的对手。
    是天璇拦在了他的面前。
    而他第一次震惊,这个在他看来有点傻气的星君,其实一直在暗?#20498;?#23519;着他,衡量着他的威胁程度,最终天璇告诉天枢,殷商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她大概也说不出别的华丽辞藻,只能以自己的仙骨向天枢保证,殷商不会再度挑起天魔之间的战争。事实上他上一次伐天,也只是因为上一届魔尊在撒手人寰前,当着魔族的面要殷商立下的誓言。那位老魔尊戎马一生,却连南天门的边都摸不到,想来心底是十分不?#21097;?#20415;要求殷商子?#25032;敢怠?/span>
    “我觉得殷商并非嗜杀之辈,”殷商记得那时天璇回头对自己一笑:“一天三顿跟我抢一只鸡腿吃的魔尊,能恐怖到哪里去呢?”
    他没想到看惯了的那?#27604;?#39068;,笑起来竟然也那么温柔。
    天枢放过了他,但是当着殷商的面,带走了天璇。
    “她是时候回去了。”天枢看着他,眼神明灭:“看在她的份上,我?#20204;?#20449;你一次。只是回到天上后,我万年星命已到,很快就要迎来大天劫。我不在天?#31995;?#36825;段?#20806;櫻?#24076;望你能代我?#23637;?#22905;,作为我放你一马的代价。”
    “有一点必须要告诉你,天璇在人间的元神极为不稳,她回到天上以后,为了帮她?#35033;?#20803;神,?#19968;?#25273;掉她人间的这段?#19988;洹!?/span>

    ?#26223;恕?/span>
    天璇背着殷商,一路跌跌撞撞,她不知道自己要逃向哪里,她身后是成千上万想要抓他们的魔族。
    殷商艰难地在她背上说:“天璇,你扔下我罢……穷奇在这一带布下了结界,带着我只是?#30342;?#32047;?#28014;?/span>
    “?#20806;臁!?#22825;璇干脆利落地说,她能感觉到身后殷商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她有种不妙的预?#23567;?#27575;商,可能撑不住这样的颠簸了。
    天璇左右看了看,小心将殷商藏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里,随?#20174;?#25163;捏了一个化神诀,化成殷商的模样。
    她低声道:“殷商,你在这里藏好。我留了后路,他应该很快就能赶过来救你!”
    殷商耳鸣中根本没听清天璇的话,他看着眼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貌,本能的猜到了她想要做什么,他想开口阻止,天璇却打下一道噤声符来。
    他看着将两旁的灌木拉过来遮掩自己的天璇,然后转身向追兵们?#26082;ィ?#23558;?#20132;?#24341;离了自己的藏身之处。
    一路,却是再未回头。
    那一刻殷商痛入骨髓,他想当初自己干脆一点,死在穷奇手下就好了。
    他曾经对她说过我?#19981;?#20320;,只是那时她并不相信。现在天璇或许是信了,但可能他再也见不到她了。
    浑浑噩噩中殷商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人踏破荆棘而来。
    开阳星君静静地看着他,星君背上,背着奄奄一息的天璇。

    【九】
    天璇在病床上躺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内她听说殷商不知找到什么法子解了身?#31995;?#27602;,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30772;?#24687;了叛乱,并亲自与天庭缔结和?#36857;?#39044;计天魔未来千年都不会再度交战了。
    天璇无耻地认为都是因为自己在最后关头弃暗投明的缘故。
    “对啊,”开阳面无表情地说:“我?#31995;?#30340;时候你都中了十七?#24605;?#29245;吗?”
    天璇:?#21834;?/span>
    七星之?#20852;?#19982;六弟武曲星君开阳的关系最好,所以这次计划她果断拉上了开阳,只是没想到,这兔崽子最近越来越不把自己这个二姐放在眼里了!
    躺得都快长出蘑菇的天璇,数日后终于获准推开自己的宫门,一眼就看到魔族的魔尊殿下殷商正坐在空酒坛上。
    他说:“天璇,我?#19981;?#20320;。”
    巨门宫细雪飘落,星河倒悬,却是?#26494;?#21021;见。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上海11选五计划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