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算命价格联盟

    很多人喜欢算命,可你们知道其中的诡异禁忌吗?

    楼主: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9-07-18 14:45:26

      我从小是个吃货,属于那种给一块糖就跟人叫爸爸的馋孩子。为这事爹妈没少打我,可我就是改不过来。


      谁让家里穷呢,我们住在一个土地贫瘠的小山村,交通也不方便,虽然改革开放很多年了,可是村里打光棍的男人特别多,村子穷嘛!女孩都嫁外村去了。


      因为贪嘴,十二岁那年,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一生的诡异事。


      记得那天大太阳挺毒,我在村外的大槐树上掏鸟蛋,看见张蛋蛋领着一个陌生男人从树下过。


      陌生男人跟我爹年纪差不多,脸挺白的,穿着一身黑衣服,我在电视里看见过这种衣服,叫长袍。


      穿着长袍的男人,从?#36947;?#25487;出一把糖,塞给了张蛋蛋,我一看就流了口水。


      我赶紧从树上溜下去,叫了张蛋蛋一声,我寻思他手里那么多糖,怎么也得分我一块吧。谁知道这小子特别抠,飞快的把糖往?#36947;?#22622;,没搭理我。


      倒是那个男人看见我,眼前一亮,冲我招招手。


      “叔!你找我啥事啊?”我憨憨的问他,眼睛一个劲的盯着他的口袋,估摸着那里面还有糖。


      “你叫啥名字啊!”男人问我。


      我胸脯一挺,挺大声的回答:?#21543;?#26122;!”


      ?#21543;?#26122;!好好好!”这人拉起我的手,仔细看了一会,问我:“我要到后山找点药材,你带我去行不行啊!”


      我盯着他口袋,咽了口唾沫:“你要是给我糖我就去。”


      长袍男人哈哈大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糖:“把我带到山里,这些都是你的!”


      张蛋蛋在一边不乐意了,嘟嘟囔囔的说:“叔,说好了我带你去的!”


      长袍男人拍了拍他的脑袋,没说?#21834;?/span>


      张蛋蛋也不嘟囔了,呆呆的站在原地,我幸灾乐祸的看了他一眼,活该,谁让你不把糖分给我呢!


      我发现张蛋蛋的脸变?#30431;?#30333;刷白的,跟白纸糊的似的,看了让人害怕。


      不过长袍男人不让我再看,拉着我,很快就进了山。


      我们村子的后山,是好多的山包组成的,范围特别大,村里老人说这山在很久以前,连着四川的巫山,就是三峡边上的那个两岸猿声啼不住那座山。


      长袍男人身上背着一个大蛇皮包,他背对着我,从包里拿出一个八角形的盘子,递给我,让我捧着。


      这盘子乌油油的,上面刻着好多长长短短的横线,中间还有一个指针,跟家里的石英表似的,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些横线叫八卦,这个盘子叫罗盘。


      长袍男人盯着罗盘,?#31181;?#22836;掐来掐去的,嘴里还念念有词,我一边剥糖吃,一边跟着他走。


      我们从下午走到了傍晚,天都快黑了,我有点累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不知不觉的,我跟着他走到了悬棺山的山脚下。


      这座悬棺山是附近最高的一座山,山腰中间,挂着好多棺材,老人?#30340;?#37324;面葬得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士兵,是战国还是三国的我忘记了。


      悬棺山是我们村子的禁地,从小我就知道那地方不能去。看见长袍男人带着我冲悬棺山走,我赶紧把剩下的糖都塞在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叔,悬棺山有鬼,我们不能往?#30333;?#20102;!回去吧!”


      长袍男人阴森森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跟冰块似的,我被吓住了,不敢再说?#21834;?/span>


      这个时候,我手里的罗盘指针,忽然疯狂的转了起来。


      男人一?#35759;?#36807;我的手里的罗盘,胳膊一伸,把我夹在胳肢窝里,带着我奔跑起来。


      我被颠的天旋地转的,?#20154;?#20572;下来,已经到了悬棺山的山腰了。


      男人把我随手?#27426;?#25172;在地上,我想跑,却一点力气都没?#23567;?/span>


      这时候天已经暗了,肯定是阴着天,星星月亮全都看不见,男人把罗盘放在地上,拉开蛇皮口袋,里面咕噜噜的滚出几个圆球。


      我仔细一看,吓得哇哇大?#23567;?/span>


      那是五个人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糊着一层白灰,肉都干瘪的像腊肉,看上去特别的可怕。


      长袍男人嫌我吵,往我?#33539;?#19978;一拍,我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我觉得特别乱,好像好多人在哭喊,声音特别凄惨,最后有一声吓死人的尖叫,我彻?#36164;?#21435;意识了……等我醒过来,已经躺在家里了。


      原来家里人找了我一宿,终于在山里面找到了我,我把自己的遭遇告诉家里人,他们都不信。?#30340;?#37324;就只有我自己躺着。没有什么黑衣男人和人头。


      看我没什么事,我爹就把鞋脱下来了,要用鞋底子教?#21040;?#35757;我。


      谁知道他还没打,我就开?#32426;?#30140;,疼的我满床打滚,叫唤的要死要活的。


      开始爹妈以为我装的,结果看到我的脑袋就跟吹气的气球似的,一点一点变大,皮肤都透着亮,他们也吓坏了,跑了十几公里,把我送到了乡卫生院。


      乡卫生院也没办法,说这种病太罕见,要到北京大医院才?#23567;?/span>


      我们家全部家当都凑不够一张去北京的车票的,我爹妈带着我,把十里八乡的医生都找遍了,结果不但头疼没治好,还添了新的毛病。


      那天晚上月圆,我忽?#27426;?#30528;月亮嚎叫起来,叫的特别吓人,身上还长出了好多又黑又硬的?#32622;?#19968;模能把?#31181;?#22836;扎出窟窿来。


      我爸妈吓坏了,邻居张婶过来看了看,说我这可能是中了邪,为什么不去县里找吴先生给看看。


      吴先生是尊称,谁也不知道他多大了,?#20945;?#25105;爹小时候他就四十多岁的模样,现在还是这模样,他看了我两眼,告诉我爹妈,说以后就当没我这个孩子吧。


      我爹五尺高的汉子,当下就给他跪下了,跪了三个小时,吴先生叹了口气。


      “先留下住一晚我看看吧!”


      吴先生伸手在我身上拍打了一阵,他的手就跟烙铁似的,拍到哪儿,哪儿发烫。我身上长出来的毛慢慢退回去了,头也不疼了。


      我爹妈一?#20174;?#38376;,跪下给吴先生没命的磕头,吴先生?#30431;?#20204;起来,带他们另一个房间里面说话,我等了一会,也不知道怎么,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爹妈。


      第二天一起来,吴先生告诉我,我爹妈连夜跑了,把我甩给他了。


      我当时又哭又闹的,要找爹妈,吴先生带着我回了一趟家,我一看,家里整个烧成了平地,什么都没剩下。


      我大哭了一场,就跟着吴先生一起住了下来。


      每到月圆时候,我还是会头疼,身上往外长黑毛,吴先生会在我的背上扎针,银针蘸上鸽子血,?#30475;?#25166;的位置都不一样。一点都不疼,扎完我就好很多。


      到了我十二岁那年,扎针的效果有点不够了,吴先生教我打坐,用一种特殊的节律呼吸,那时候就会感觉身体里面好像有一只小老鼠钻来钻去的,一点都不会疼了,黑毛也再也没见过。


      而且我有一个意外发现,练了这个打坐之后,我的脑子变得特别好使,以前背不上来的课文和英语单词,现在多看两遍就能记住了。而且我的身体变得特别棒,从来没生过病,一百多斤的面口袋,我一只手就能拎起来。


      吴先生在县城里面,是以算卦为生的,他每天最多三卦,卦金高的离谱,可是就这样,还是有好多挺好看的小汽车围着我们的宅子,总有人半夜就来排队。


      我挺想爹妈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丢下我。后来我也开始翻看吴先生的算命书,想算算原因。这些书都是那种用线订着的,毛笔写的繁体字。开始?#36139;?#38750;懂,练了那种打坐之后,就大致能理解一些了。


      我这人长?#27809;?#34892;,剑?#22841;?#30446;,额头宽广,可是棱角太大,夸我的话这叫?#26041;?#23781;嵘,可是相术上讲,面部十二宫中的?#25913;?#23467;都在这个位置,我的日角月角都高,日角克父,月角妨母,对他们不好。


      不过这个也不是永远的,人的面相是会变的,修桥铺路积阴德,都能改变命里的厄运。


      我就想着,?#27426;?#20160;么时候我的?#25913;?#23467;就平了,到时候我就出去找爹妈。我使劲学习这个,就是想看?#20174;?#27809;什么法子,让这一天提早到来。


      吴先生也知道我看他的书,他没阻止我,也不教我,不过有时候有时候来一些比较罕见的面相,他还会主动叫我在一边看着,看他怎么批注。


      我高三毕业就不上学了,虽然我的高考成绩上清华北大都没问题,可是我不能离开吴先生,他也没有和我一起去北京的打算。我现在就是在他家里待着,打扫卫生,看书,打坐,然后就是琢磨着吃。


      我吃货的本质一直没变,今天是我二十岁生日,我从市场买了一?#28784;?#20820;子,一个猪蹄膀,加上野山?#21073;?#25918;在大瓦罐里面小火煨着,香味刚飘出来,吴先生让老王叫我去书房,我知道,又有面相奇特的人来了。


      看见吴先生书房里坐的人,我楞了一下,因为这人我在电视里看见过。


      我记得好像是县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里面,这人就跟在县里几个领导后面,虽然不知道他到?#36164;?#20040;官,肯定也是个有身份的人。


      吴先生冷冰冰的向我招招手:?#21543;?#26122;,过来!”我跟了吴先生八年,他从来都是直呼我的名字,也只让我叫他吴先生。他说所有亲属间的称呼,爸爸妈妈叔叔柏柏,都是在偿债和造业,叫一声应一声,就沾染了因果。


      我走过去,吴先生指了指求卦的人:“你来给他看看!”


      那人眉毛一轩,不满的说道:“吴先生,你有点儿戏了吧!”


      吴先生耐心的解?#20572;骸?#32769;实说,你应该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可以亲自给你算,但我把话说在头里。那我可就不管?#24179;?#20102;!算命就是揭破天机,我泄露了天机,再亲自破除,折寿太大。沈昊是我得意门生,他看出来的,一点不比我差,你自己选吧!”


      我有点吃惊,一般来说,吴先生给人看相,从来不管?#24179;?#30340;,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太折福报,我跟了他八年,他替人?#24179;?#30340;?#38382;?#37117;超不过一巴掌。而且他从来不承认我是他徒弟,怎么今天又叫我得意门生了?


      那人深深吸了一口气,?#32622;?#20102;一阵下?#20572;?#21676;牙点了点头:“行!那他算!”


      吴先生鼓励的看了我一眼,?#24322;?#24529;的坐在那人对面,认真的看起来。


      这还是我第一?#38382;?#25112;演习,我?#20945;?#20070;里说的,打量他的面部十二宫。


      最醒目的是他鼻头上面,长了一个火疙瘩,肯定也是最近事情比较多,上了?#20301;?#24341;起的。


      鼻头也叫财帛宫,这人鼻头肥厚,?#24471;?#30456;当有钱,不过山根略有塌陷,?#24471;?#36825;钱不是正道上来的。他鼻头上这个火疙瘩,算是把他的财运全堵死了,不但不能再来外财,还要破财。


      这人的印堂,也就是命宫,非常不错,光泽红润,肥厚合度,肯定是个大官。可是命宫中间出现了几道?#22478;?#30340;竖纹,这个是皱?#32426;?#24418;成的,而且形成的时间还不长。这?#24471;?#36825;个人最近遇到的烦心事多,也就是命中有劫。


      再看看,我就明白了。这人眼眶大,?#24471;?#39748;力和才智都很强,可是他眼袋很黑很大,延伸到了厄运宫的位置,眉毛散乱,这一切都?#24471;?#36825;人近期有牢狱之灾。


      他下巴有?#22478;?#19968;道伤,估计刮胡子的时候划的,那是奴仆宫的位置,肯定是他的下属有人要整他。


      我把我看出来的东西都说了,说完之后,这?#31639;?#20102;好一会,没言语,反倒是吴先生看了我一眼,眼神?#27490;?#30340;,我有点看不明?#20303;?/span>


      过了一会,这人取出一个牛皮纸袋,往桌子上一倒,一共有十几捆钱,他恳求的说道:“吴先生,您帮我过了这一关,我必有厚报!”


      吴先生叹了口气:?#21543;?#26122;说的没错,你最近要惹官司,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有关部门应该已经和你谈话了!你这一关,不好过!”


      这人脸上阴晴?#27426;ǎ?#21676;了咬牙,推开椅子对吴先生跪了下来,连连磕头,脑袋撞得地板当当响。


      吴先生唉声叹气了一会,说道:“起来吧,把你生辰八字给我!”


      这人急忙抬起头,脸上带着喜色,急忙把自己的生辰八字报出来。


      我忽然发现,这人额头都?#37027;?#20102;,整个面?#22047;?#21512;在一起,变成了……横?#20048;?#30456;!


      我惊讶的张大嘴?#20572;?#21556;先生用严厉的目光瞪了我一眼,不让我说话,他自己拿着这人的生辰八字开?#32426;?#31639;。


      我在书上看到过,给人算命,看面相是最简单的,因为人的脸都在外面露着,可以轻易看到,看手相其次,对方要有算命的打算,并且信任你,才会让你看手相的,这个叫求卦之心。


      有了求卦之?#27169;?#23601;是配合,就比?#20808;?#26131;算得准。心诚则灵就是这个意思。


      最难也是最准的,就是八字推算,八字是一个人最大的秘密,是人一出生时候上天给你的原始密码。被人知道了,有能耐的人可以给你逆天改命,改好了还?#30431;擔?#24819;害你,这人就算完了。


      吴先生在一道黄纸上写了一道符,揣在自己怀里,对这人点点头。


      “行了,你可以走了,今晚子时我给你改运,你就放?#38476;桑 ?/span>


      这人半信半疑的看着吴先生,也不敢质疑,千恩万谢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他刚一走,我就着急的说道:“吴先生,他刚才磕头……”


      “把自己的命磕没了!”吴先生淡淡的说道:“他本来就厄运缠身,命格衰竭。这一自破命宫,活不过今夜子时了!”


      没错,我刚才也看出来了,这人磕头?#35759;?#22836;?#37027;?#20102;,整个面?#22047;?#21512;起来,就是横?#20048;?#30456;。可是……


      “那吴先生能给他改命吗?”我疑惑的看着吴先生,他说这人活不过子时,又说自己子时给他改运,这有点自相矛盾啊。


      ?#25226;?#29579;要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吴先生冷冷一笑:“我只能给他改鬼命了!”


      我吃惊的长大嘴?#20572;?#21556;先生这不是骗人吗?吴先生指指对面的椅子,示意我坐下来,严肃的说道:“你知道你今天犯了几个错误吗?”


      我摇摇头,他继续说道:“无财不算,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我挠?#27833;罰?#24515;说这人不是给钱了嘛!给了十几万!


      吴先生严厉的说道:“这钱是给我的!你记住,以后给人算命,?#27426;?#35201;先要钱!算命是什么,是泄露天机,是要付出代价的!求你算命的人给你钱,那叫破财,破财?#25293;?#20813;灾!我们算命的人呢?谁来可怜?命有元神,卦有卦神!命越算越短,福?#35762;?#36234;薄,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天只算三卦,收费还高的原因!”


      ?#26263;?#20108;点!你算的太?#33098;澹?#32473;死人算卦?#25293;?#30475;?#27426;欢?#30340;面相!你给活人算卦,就要注意交流,和他谈话,观察他的面部表情,五官的?#36139;?#20320;注意到没有,他说话的时候,嘴边两道纹,那叫腾蛇入口,这人吃的太多也不吐,早就撑的不行了,神仙也救不了他!”


      ?#26263;?#19977;点,你说的太多也太少!说你说的太少,你把人什么都说出来了,说你说的太多,连别人要算什么你都没问!”


      我挠?#27833;罰?#36825;个确实我疏忽了,一般应该先问这人求财求婚姻还是前途之类的,我也是第一次给人算命太紧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30333;?#20043;一句话,算命是折福折寿的行当,你走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我不拦你也不鼓励你,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可是既然做了,就要?#20945;展?#30697;做。走一?#21073;?#30475;三?#21073;?#36825;才是算,算天算地算人?#27169;?#36825;才是算。你知道,我要他的生辰八字有什?#20174;茫俊?/span>


      我摇了摇头。吴先生对我笑了笑:“兔子糊了!”


      我一听,转身就跑,到了厨房,一看锅里面黑乎乎的一?#29275;?#20820;子和猪蹄膀完全不能吃了。


      中午吴先生从县城得月楼给我叫了几个?#33162;耍?#22825;上飞的大雁,地上的狗肉,江里的?#38431;悖?#21507;得我眉开眼笑。把吴先生为什么要那人生辰八字的事情也忘问了。


      老王陪我喝了点酒,他是吴先生的保镖兼司机,比我来得早,挺沉默挺老实的一个人。


      我这人酒量一般,一杯酒下肚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一觉睡到傍晚,醒了之后,老王给我打开电脑,示意我看新闻。


      我一看就愣住了,那个上午来求卦的人,真的死了。


      这人是我们县的土地局长,现在房地产这么热,他肯定算是?#31561;?#27966;的大官了。结果他收受了地产商的一?#31034;?#39069;贿?#31119;?#36829;规操作了一大块地,拆迁的时候还闹出了人命。


      结果这事被人举报了,他今天不明不白的被人在办公?#30097;?#20102;。


      我看下面有评论,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房地产商怕牵连自己,找人灭口的。


      我看着这人的相片,心里直冒冷气,这相片是他早年照的,原本的面相相当好,财运官运都亨通,家庭也和睦,再一联想到今天上午看到他的面相,不得不让我感觉,冥冥中有一双眼睛,监察着世间的一切,是非?#36139;瘢?#35841;也瞒不过他!


      老王告诉我,吴先生说了,让我醒了就去找他。


      我来到书房,吴先生说,今晚让我和他一起睡。


      我楞了一下,我在这里住了八年,吴先生都没让我进过他的卧室,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去你房里睡!我睡床,你睡地!”


      吴先生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震惊的看着他。


      “吴先生,你是怕上午那个算命的土地局长来报复我……”


      吴先生冷冷一笑:“没错!只要他来,我就敢?#30431;?#39746;飞魄散!”


      我挠?#27833;罰骸?#36824;真有鬼啊!他真来啊!”


      吴先生喝了一口茶:“我问你,五官是什么?”


      这难不住我,人们常常说——那个人的‘五官’怎样怎样……;这个人的‘五官’怎样怎样……,但是很多人不见得很清楚什么是“五官?#20445;?#20854;实“五官”是相学上的东西。


      我干脆利落的回答:“五官是耳眉眼鼻口,耳朵是采听官,眉毛是保寿官,眼睛是监察官,鼻子是审辩官,口是出纳官!”


      吴先生点点头:“你有眼睛,可以看见光,你有鼻子可以闻出香臭,你用嘴巴可以吃出甜咸,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没有这些器官,假如你是个盲人,你看得见嘛?你是个聋子,你听得见吗?”


      我纳闷的看着他,本来是问他这世界上有没有鬼的,怎么?#20828;?#20116;官上去了?


      “这个世界复杂的超出你的想象,有好多的东西,不是五官能?#35762;?#21040;的,你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并不证明他不存在!”


      我有点明白吴先生的意思了,他是说鬼这个东西,不是人的感官可以察觉的,但是确实存在的。


      吴先生从怀里抽出一本书,扔给了我:“相术是窥天机,欺鬼神的行当,遇鬼的时候少不了,你自己看看吧,这本书对你有点用!”


      我和吴先生一块生活了这么多年,知道他一个特点,他从来不说没有用的?#21834;?#26377;时候他无意中的一句话,当时不觉得什么,没准过了很久就验证了。这书挺古老的,磨损的不轻,拿在手里麻麻扎扎的,封皮上用隶书写着三个大字——《百鬼录》!


      我翻了一些,上面分门别类的介绍的都是鬼,挺详细的,?#28909;?#19990;间十二种常见鬼,排名第一的是缢鬼,也叫吊死鬼,披?#39134;?#21457;,面目苍白,眼睛突出,口里能够吐出一条血红色的长舌头,一般喜欢缠在有求?#20048;?#24515;的人的身旁,看着他自杀死去。


      我把这当成玄幻小说去看,看的津津有味,不知不觉月亮高挂,吴先生让老王给他收拾好被褥,躺了下去。


      我怕打扰他休息,关了灯,自己在地铺上?#19978;攏?#28385;脑子都是刚才看过的那些鬼,心里有点害怕,低声说道:“吴先生,那个东西,今晚真的会来找我们啊?”


      “你自己看?#20174;?#22530;!”吴先生回答。


      我用手机的?#21543;?#20687;头看了一下,我的印堂上还真有点发青,但是很淡,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我想了一下我看过的相书,印堂是精气元神聚集的地方,印堂红润黄明,升官发财,印堂粉紫,必有恋情,印堂赤红,有口舌是非,印堂发青,要受惊吓,也就是我这种情况,至于印堂发黑,那就有大灾难了。


      吴先生不再说话,不一会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好像是睡着了。


      他睡得着,我可睡不着,我脑子里面乱哄哄的,感觉躺着憋气不舒服,索性盘膝坐起来,用手机看小说。


      小说写得不错,不过我心?#23478;?#27809;在上面,看几眼正文就看看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晚上十一点。


      这就是子时的开始,我开始紧张起来,屏着呼吸听着动静,外面有个风吹草动我都心里颤悠一下。


      可是我紧张了一个多小时,啥动静也没有,人的精神是架不住老这么紧绷着的,渐渐我的两个眼皮开始打架,有点撑不住了。


      我往后仰倒,打算躺一会,谁知道我脑袋刚挨上枕头,视角一变化,忽然看到?#33539;?#30340;天花板上,有一团阴?#21834;?/span>


      这团阴影好像人的?#24043;矗?#21974;的一下向我飘过来,我吓得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窜起来,一出溜跑到床上。


      黑影紧随着我飘过来,模模糊糊的,我看出来了,这就是那个自杀的土地局长,只不过他浑身被一层黑雾笼罩着,朦朦胧胧的显得挺狰狞的。


      吴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来了,他把我拉到身后,盯着黑影说道:“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然我让你魂飞湮灭!”


      黑影呜咽叫嚷,声音不大,可是听在耳朵里,却让我心一个劲的?#20063;?#24515;够不着实地那种感觉,浑身乏力直冒冷汗。


      吴先生告诫我:“封住采听官,这是鬼话,你承受不了!”


      我赶紧?#30431;?#25163;堵住耳朵,心里那种?#21693;?#30340;感觉才好了很多。


      黑影张牙舞爪的冲我们飘过来,一阵阴森森的寒气随之而来,让我冷的直哆嗦。


      吴先生冷笑,从怀里取出一张黄纸,冲着黑影一晃,黑影嗷的喊了一声。


      虽然我堵着耳朵,还是不能阻挡这一声尖叫,我脑袋就跟被人砸了一锤子似的,鼻子下边温热,可能鼻血出来了。


      吴先生?#31181;?#19968;甩,那张黄纸无风自燃,变成一个火球,冲着黑影飞去。


      黑?#23736;?#36991;不及,被黄纸粘上,惨叫一声,化成一蓬青烟,?#30041;?#28040;散了。


      我双手从耳朵上拿开,不敢置信的看着吴先生,我不敢想象,这么轻松就搞定了??#28966;?#36825;么容易吗?


      “吴先生,你还会?#28966;恚俊?#25105;崇拜的看着他。


      吴先生掉头?#19978;攏?#25381;挥手:“回去睡吧,没事了!”


      我满脑子疑问,不过也知道吴先生的脾气,他不想说的事情,问也是白问。


      我擦干?#27088;?#34880;,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听见吴先生叹了口气。


      “你这孩子,就是心里搁不住事,我给你讲讲吧!省的你以后不能自己?#23637;?#33258;己!”


      自己?#23637;?#33258;己?这话让我听得心里?#27490;?#30340;,没来得及细琢磨,吴先生就继续说道:“我就是一个算命的,?#28966;?#37027;是道士天师的拿手本领,术业有专攻,我可差的太多!”


      “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刚才对付那鬼挺容易的,我不说,你自己想想,想好了告诉我!”


      我知道这是吴先生在考验我,我开动脑筋,?#31034;?#33041;汁的想,一想到那张黄纸,我忽然眼前一亮。


      “吴先生,你问土地局长的八字,然后写在黄纸上……是不是用这个消灭了它!”


      说到这里,我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吴先生这样做,确实是走一步算三?#21073;?#25402;让人佩服的。可是算计的这么深,真的好吗?总让人有种难以亲近的感觉。


      黑暗中,吴先生笑了两声:“蛮聪明的!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总感觉他今天?#27490;?#30340;,不过很快他就打起了酣,我也不敢再问,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我的日子又回归平淡了,我每天就是研究那个百鬼录,里面写的东西太匪夷所思,看的我晚上老做噩梦。过了有两天,就到了月圆的日子,每到这一天,都是吴先生为我扎针的时间。


      月光洒下,我光着脊梁,背对着他,他用银针蘸了鸽子血,一针一针的扎,我也感觉不到疼,就是麻酥酥的痒痒的感觉。


      今天吴先生扎针的时间有点长,大概扎了一个多小时,扎的我都昏昏欲睡了。


      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忽然浑身一震,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身体里面?#36824;嘟?#21435;好多水一样,沉甸甸的压?#27809;擰?#25509;着,我听到挺大的动静,吓得我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窗外劈过一道闪电,?#35780;?#22768;轰隆隆的响了两声,接着,附近的狗一起叫了起来。


      这些狗叫的挺卖力的,大半夜的,肯定吵人睡觉啊!我听见有人在大声骂街,还有小孩子哭,?#20945;?#25402;乱的。


      吴先生拍了拍我的肩膀:“别管闲事,睡觉吧!”


      说完,他拿着扎针的东西离开了,不过我怎么看,都觉?#30431;?#36208;路的姿势有点?#27426;?#21170;,好像走了很久山路,累得不行那种感觉。


      这一宿我睡的并不踏实,老是觉得身体发冷又发热,好像感冒了一样。


      我喝了点感冒药,才迷瞪了一会,后来我做了一个?#32622;危?#26790;见我站在一个悬崖的边上,好多的黑影在旁边叫唤,叫的挺凄惨的,不知怎么,我一失足,就掉进了深渊。


      吓得我啊的大叫了一声,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张人脸,近的快贴上我了。


      我差点没被吓死,不过很快看出来,这是老王,我才长出了一口气。


      “老王,你想吓死我啊!”


      老王今天显得挺严肃,瞪着我说道:“太阳?#24524;?#23617;股了你还不起来!快穿衣服,我有事和你说!”


      我纳闷的披好衣服,他一开口就让我愣了。


      “吴先生走了,他给你留了一封信!”


      ?#30333;?#20102;?”我挠?#27833;罰?#25171;我来这里,吴先生就从来离开过这宅子,他走哪儿去了?


      我撕开信封,里面的小楷是吴先生独有的笔体,飘洒有力。


      沈昊:我要出门?#27426;?#26102;间,什么时候回来说?#27426;ǎ?#26377;可能一年半载,也有可能十年八年。你身体里面的东西,我给你彻底封住了,你和我的缘分就算尽了。这宅子我卖了,钱留给你,你尽快收拾收?#30333;?#21543;。


      我知道,你心里藏着很大的疑问,你身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你?#25913;?#24573;然就跑了?为什么我治好了你就要离开……


      看到这里,我?#37027;?#28608;动起来,这些正是我最想知道的事情!我急忙向下看去……


    未完待续,想看后续更多劲爆内容,请戳下方阅读原文?#22868;?#32493;阅读哦!

    朋友 ?#35745;?/span>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26376;?#35268;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上海11选五计划码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 明升娱乐城可靠吗 篮球小说火箭 六肖复四肖多少组 香港马会内部传真一波中特免费下载 四川快乐12手机版走势图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官方 棒球棒是打人还是打球 彩票软件开发公司 十一运夺金万能 彩票走势图分析 七星彩论坛 30选5福利彩票中3个数算中奖吗 三期必开一期平特肖 dafa线上娱乐代理佣金